A-A+

泰国短篇小说 |爱情,从来就不是一件谨慎的事情

2015年09月13日 推荐文章 评论 5 条 阅读 270 次

他是一家泰国著名投行的高管。她是一个曼谷私募基金经理。

他们都在休假。在纽约一个共同朋友家的后院酒会上认识了彼此。

那天,他应邀作了远东宏观经济主题演讲。来宾中有人喊道:你们太喜欢出口了。他回应说,所以我们才攒了你们那么多国债。然后就有人接着说,是的,你们很喜欢存钱,看,我们就不存钱。他一笑:谁不希望花钱?请你们给国会写信,让我们更多进口你们的机床。还有人问:你们国王更喜欢布什还是川普?他一脸坏笑:我估计国王更希望你们选川普当总统,让你们也尝尝高房价会给社会带来多大麻烦。

她静静地在草地边看着他。他穿着布克兄弟蓝色条纹西服,笑容如加了蜂蜜的朗姆酒,忍不住让人想多接近一会儿。

他在人群中也看到一个美丽脸庞,牙齿闪闪放光,还有一个克拉恋人里女主角戴的圆顶毛呢小礼帽。

草坪旁,乐队在奏着《TheGirl from Ipanema》,主唱卖力的摇摆着。

两人微笑着凝视了几秒钟。依帕内玛的女孩走过去了,又奏响了一曲纽约纽约。于是两人好像得到了信号,把手里的香槟一饮而尽,向彼此大步走去。

他们依偎在中央公园西南角哥伦比亚圈的一个高层公寓里。从落地窗向下看去,无尽车流,就像时间的循环。下雨了,地面积水倒映着霓虹灯和月光,不断闪烁,就像莫奈的画。

他们整天在床上躺着,静静拥抱,紧紧亲吻,一刻都不想离开。这么说也不精确,因为两人也会跳下床,抢着跑到洗手间,用橙味李施德林漱漱嘴,然后又急匆匆跳回床上,再次拥抱,接吻。

他不接电话,她也不接。他给她念所有能记得的诗歌,从顺吞蒲、泰宋蓬到中国诗人李白。她唱台湾人莫文蔚的歌儿,从阴天、他不爱我和当你老了。

他说李白是其实不是中国人,是中亚人。她说你肯定错了,我在中国留过学,他是中国人。他立刻用谷歌查,你看你看,李白生在中亚,不是中国人!既然你错了,要惩罚你。她笑着,你怎么惩罚。他环抱着她,很使劲儿的抱她。她咯咯的笑:我快呼吸不过来了。于是他把嘴对着她的嘴,做人工呼吸。

完全呼吸着他肺里送过来的橙味空气,她觉得自己快和他融为一体了。

利用短短的假期,他们还自驾去了波士顿。他们在公共草地上看书,在哈佛校园的大百叶窗下讲自己的人生故事,在查尔斯河上划艇,在芬威球场上为红袜队加油,和当地朋友沿着马拉松线路骑车郊游,在奥尔科特的故居里听艺人朗诵《小妇人》。

在哈佛,他们还赶上了一场中国诗人北岛的诗会。瘦弱的北岛,不知所措的站在哈佛阶梯教室里,慢慢念自己的诗歌名篇。身旁有两位金色头发的姑娘,一位为他翻译,另一位用小提琴来伴奏和诠释。

他说:中国人北岛,真是个孩子。她说,你也是我的孩子。他瞪了她一眼,你是我永远的小妇人。

休假,很快就结束了。就像夏天的暴雨。

她得赶回去,还有好几亿客户的资金要照顾。泰国资本市场太好了。暴涨,一再暴涨。数百万新的账户被开立,数十万亿资金前赴后继。

他送她到肯尼迪机场。星巴克里,她问他,你看这股市要涨到什么时候。他说,不知道,也许好几年吧,上一次牛市是2008年,大家憋屈好久了。她说,好啊,真希望我管的基金能够再翻一番,那我就成了泰国最有名的女基金经理了。他说,何必出名,出名不好。你看,最近曼谷有个什么女一姐,那么张扬,有什么意思,迟早摔跟头。投资这个事情,只要发财,不要出名。她说,也是啊,以你的本事,早该出名,可从来不见你们投行宣传你。他说,宣传我?那就更不要提了。我们投行是泰国最大的投行,可也是人事最复杂的投行,和你一言两语说不清啊。

她说,什么说不清啊,你不就是领导吗。

他看着咖啡杯里的奶沫,一笑。什么领导,领导很多啊。太复杂了。也许哪天,我就辞职了。不说了不说了,干杯。

在肯尼迪机场,他和她,再次紧紧拥抱,亲吻得无法呼吸。

回泰国后,股市涨得更快,时间变得更快。

两人还会见面。但次数少了很多。因为,她其实很早就有了婚约,只是她不很喜欢对方。

对象是父亲战友的小儿子。他是个官员,因为祖父曾经是这个国家非常重要的高级官员,和国王也关系很好,所以,他的孙子,当然也很有前途。

但是这位年青官员对她管理的私募看不上眼,认为对他仕途不利。也曾委婉向她和她父亲表达过。

她不高兴,还根本没什么呢,就想管我,凭什么。她父亲则对未来的亲家说,这事儿,我不方便发言,那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情。

但是,如果她要完全对这个婚约说不,那也是两家人的天大的事。很难。

有次去给母亲扫墓,父亲说,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小X,不过这是你母亲的心愿。小X人不坏,也很上进。他希望你不做私募,也是为了你好,这工作太累了。是不是适合女人,你们年青人自己看着办。不过,要慎重。

是的,要慎重。父亲的意思,就是不要说不。

所以,她花更多的时间在工作上。也不想见年青官员,也不想见他。

回国后,她曾经去他在曼谷东四环的公寓。公园1872,多好听的名字。屋子里的摆设,和哥伦比亚圈公寓几乎一样。都有竹子,巨大的鱼缸,栗色沙发和白檀佛像。

他们还会拥抱,接吻,亲热。但是,她渐渐觉得,橙味的李施德林不好闻了,紧紧的拥抱太难受了,使劲儿的亲热,有点太疼了。

他反复问怎么了怎么了。她看着他的双眼,就像看着中国人北岛。

对于他打的电话,发的微信,她回复得越来越少。

她对自己说。感情,也要像投资股票一样,理性,理性,理性。重要事情说三遍,不要把这事儿搞得不可收拾。

他似乎懂了。他那么聪明。

彼此电话和微信越来越少,偶尔他会发一张查尔斯顿河照片过来。她看了,也哭了。也许,发照片时候,他是快喝醉了。

泰国股市暴跌。跌停再跌停。几十万亿的钱,灰飞烟灭。

曼谷私募圈里,不断有坏消息传来。有人清盘,有人抑郁,有人跳楼。

父亲来电话,她说没事儿。年青官员也来电话了,她没接。她的组合表现非常差。有好几只股票毫无节制的跌停,而且交易很少。再过几天,她可能就要清盘了。她喝了不少酒。

突然一天,他来了。

这是两人之间,第一次没有谈及感情的对话。他问了问她的投资组合,然后给她打了打气,说这几只股票,没事儿,肯定没事儿。你放心拿着。千万别卖。

她说,好,我再坚持几天。坚持不了,就清盘。我就不做私募了。也许结婚更适合我吧。

进电梯的时候,他默默看着她,扬手告辞,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国家救市了。股市得救了。她的组合也彻底得救了。那几只股票疯狂的上涨,就像春天的竹笋,半夜里都能听到破节生长的声音。

好光景,又赶上了她的生日。在曼谷国贸中心的办公室里,她和同事们开派对,喝香槟,地毯上全是蛋糕和彩带。

他发来祝贺短信。只有几个字:“开心,莫尔斯电码”。

她喝醉了。靠着沙发,她拿着香槟瓶子看了看,和那天纽约草地上喝的,是一个牌子,Perrier-Jouet,巴黎之花。

她挣扎着站起来,迎着同事们的模糊笑脸,走到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Silom大街。

她爱的,是他。

仰首,她又喝了一杯。等明天醒了,就去找他。去波士顿,去结婚,去划船,去亲吻,李施德林,无法呼吸。

她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办公室沙发上,细心的秘书给她盖了薄薄的鸭绒被子。

32了,又老了一岁。不过没事儿,爱,就在眼前。应该给他一个惊喜。前一段对他太不好了。

不过,她知道他还在。他是个极端念旧的人。喜欢去吃曼谷府右街的延吉冷面,一吃就是二十多年;喜欢布克兄弟西服,于是连袜子也是这牌子。

她轻轻吹着口哨。打开彭博终端。

好像有点不对。她揉了揉眼睛。

彭博信息终端上闪烁着一条信息:泰国几位知名投行家被要求协助政府调查,其中据说有XXX,XX,XXX。

其中,有他的名字。

她双手插入乱发,深深陷入深思。这不会是真的,他那么低调一个人。她冲向沙发,抓起移动电话。哆哆嗦嗦的拨打他的号码。

电话上显示了一张他正在草地上演讲的照片。

但是,一直没有人接听。

后来几天,她继续拨打他的电话,至少100次。但电话后来显然是关机了。她拜托了一切关系,从警界到军界,一切有能力的朋友。但关于他的近况,一点信息也没有。

她不回家,天天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同事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基金净值表现很好啊,已经是这次股灾中的奇迹。老板到底怎么了。

只有秘书不说话,她似乎猜到了什么。偶尔的鲜花,快递的礼品,以及老板回国后异样的神态,似乎都在传递一个信息。

终于,他在泰国国家电视台上露面了。

面对着几千万观众,他说,我错了。我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我不应该利用别人对我的信任。我希望得到政府和人民的宽恕。

她含着眼泪,一遍遍的看。他还是穿着蓝色条纹衣服,只不过不是西服。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只不过如此沙哑。他的面容还是那么英俊,只不过憔悴异常。

她把电视录了下来,反复的看他。办公室看,吃饭时看,白天看,睡觉也看。每次看,她总是微微的笑,然后又痛快的哭。

有天晚上,又看视频时候,突然,她觉得,有个火花在心里爆闪了一下。

拿了一根笔和纸,她看着他眼睛的眨动。一边计数,一边哆嗦着写下:

滴滴(空空空空空空空)滴嗒滴滴(空空空)嗒嗒嗒(空空空)滴滴滴嗒(空空空)滴(空空空空空空空)嗒滴嗒嗒(空空空)嗒嗒嗒(空空空)滴滴嗒。

.. / .-.. --- ...- . / -.-- --- ..-。

这是莫尔斯电码的:我爱你。

出身军人世家,她懂。抱着沙发靠枕,她难以遏制的失声痛哭。

故事是这样。股市不断暴跌,已经威胁到泰国整个金融市场的稳定。虽然泰国财政部和央行态度冷漠,但经过一夜秘密谈判和协商后,泰国总理府最终决定突然出手救市。

作为泰国最重要投资银行的高级管理人员,他参与到救市决策,并得到了巨大的买入股票的权力。

第二天,他没有通知她,就到了她的公司,问了问组合的细节。回到国家救灾中心后,他考虑了很久,最后指示交易员们,大笔买入她组合中的绝大部分股票。

原来是没事儿的。但是,这个组合有一只股票,是泰国创业板股票,在救市数日后,公司发表公告,宣称国家已买入本公司股票,并成为第一大股东。于是整个泰国疯了,股价毫无边际的上涨。曼谷第一证券大报的社论说,这个公司的股价边际是天空。

但整个社会的舆论同时也哗然:为什么国家要买入这个亏损沉重的股票?为什么国家会成为这个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什么要用公帑、税款和国有资产,来挽救这个私营上市公司?

一封封抗议信飞向总理府。反对党也开始自行成立调查组,并发表了一系列结论非常负面的新闻报道。

后来,事情就发生了。

后记:

他爱她。不顾一切的爱她。那种爱,比查尔斯河水还要奔腾,比芬威球场的人浪还要热烈。

她冷落他,他接受。她离开他,他理解。回国后,他只是默默不说话。

他是个谨慎的人。只不过,情急之下,做了一件不够谨慎的事情。这就是爱。爱,从来就不是一件谨慎的事情。

她走在湄南河边,看着无数的水果船来回穿梭。

你是我的孩子,我是你的小妇人。爱,真不是一件谨慎的事情。

来源网络转载

标签:

5 Responses to “泰国短篇小说 |爱情,从来就不是一件谨慎的事情”

  1. 文艺青年说道:

    一个月没更新了啊~~~

  2. 文艺青年说道:

    小老鼠还没胖~~~~~~~~~~~

  3. 清风美文说道:

    也喜欢读书,以后可以每天来读几篇文章了。
    顺便再祝节日快乐,天天开心。

  4. 麦谦生博客说道:

    感谢博主的好文分享

  5. 看完了。感觉,爱得很真实。

Copyright © 五四阅读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豫ICP备15008704号-2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