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哪种女子可以击垮男人的灵魂

2015年05月01日 推荐文章 评论 3 条 阅读 385 次

说美人,谁是美人?

多年以后,我在南方秋天里想起那些锲入大脑皮层的中国式美人,发现她们都已成枯骨。美女如英雄,终归要被时光和微生物侵蚀于碧血黄沙之下,才会被后人眷恋,稍微不同的是,英雄可以晚死,美女却是死得愈早愈好,阮玲玉和翁美玲若是活到老妖之年,只怕美丽度锐减。英雄必须冤屈,美人必须早夭,才能符合悲剧美。

我懂得鉴赏女性后见到的第一个美女是姜黎黎,是在30年前的电影《红牡丹》里。她在露天操场的电影幕布上回眸一个浅笑,我的脑壳边犹如一枚鞭炮脆响,呆得涎水都流了出来。当时我刚上小学,荷尔蒙还没涨潮,否则我本应喜欢的是在芦林湖里跟郭凯敏泡澡的张瑜。

我不觉得刘晓庆漂亮,因为她嘴大,当年都推崇樱桃小嘴,还没刮起姚晨风,许多年后,久居岭南的我第一次在北京吃到樱桃,还端详了半天,我愧疚地想这么要求刘晓庆委实苛刻,嘴巴若长成樱桃大小,那不是影星,是中华鳖了。我亦不觉得陈冲漂亮,那时的她还有些婴儿肥,还没开始诱僧,宛如村姑。

同是村姑,我更喜欢丁岚,她的鹅蛋脸在那个饥饿的年代里教人食欲大开,每回在《少林寺》里看到李连杰剃度,牧羊女泪光盈盈,芳心碎成一地的玻璃渣,我就很开心地想:姐姐,莫嫁那秃驴了,俺娶你。

多年以后我又想:姐姐幸亏你没嫁他,否则不然他休的就不是黄秋燕,而是你了。据说丁岚在影片中被歹徒吊在树上调戏,我已不记得如此细节,若是,也算绳艺鼻祖了。

总体观之,49年到80年代初的女影星几无任何美感,个个不爱红妆爱武装,板着晚娘脸,像极我敬爱的女班主任,我一看到她们出现在荧幕上就想敬礼请安,汇报思想动态。

反倒国军女特务从来不缺妖媚,凹凸有致,那股女人味直逼丹田,我确信当年无数男知青在荒凉山野里的性幻想对象肯定是她们,而不是凌厉逼人的女民兵。女人一凛冽,男人的血只会轰往天灵盖,不会流到其他地方。

上官云珠,秦怡,张瑞芳,黄宗英,都是民国时千娇百媚的美人,走进新中国后就洗尽铅华了。上官云珠何其绝色,在《南岛风云》里也开始紧锁柳叶眉,展示起并不熟稔的坚毅来。

后人谬赞上官如何冰清玉洁,却不知她如何追求进步,如何为争夺角色而长袖善舞,但上官终究是美的,这种美注定被人撕碎,所以她即便向领袖面陈冤屈,最终还是飘落在1968的深秋。

若选上世纪的三大名伶,我以为是上官云珠、王丹凤、夏梦。上官甜媚,让男人为之踉跄;王丹凤妖艳,眼波中竟依稀有梦露之神;夏梦清雅,只宜出现在男人梦中,据说金庸苦恋其多年,甚至多个小说原型都是夏梦,我揣摩再三,觉得惟有小龙女像夏梦,金庸设计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显见胸中块垒难消,借牛鼻子长舒盎然醋意,也算他笔下留情,没把小龙女整成全真诸子的性奴。

过去100年间,风韵皆在民国。此前晚清的审美令人苦笑,清末十大名妓之照片,看毕失落苍茫,轮廓神韵都配得上粗鄙一词;甚至溥仪帝的淑妃文绣,眉眼都宛如凤姐前世,我早年只觉溥仪口味重,后来方知他压根就没口味。【文绣(1909年12月20日-1953年9月17日),字蕙心,自号爱莲,蒙古族,鄂尔德特氏,满洲鄂尔德特氏端恭之女,为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妾侍,溥仪册封她为淑妃,此后直至两人于1931年离婚为止,未再得进封。】

民国女子之美,不单聚集于繁星满天的伶人,更弥散于民间。旧时名媛如严仁美,艳光无法直视,她在香港与赵四小姐有张合影,照片里6个女子,如同国内选美冠军聚会,水准之高教人不单头皮发麻,连前列腺都要发麻。

十多年前上海有桩坊间旧事,说有个7旬老太被奸杀,她是旧上海滩名媛,以古稀之身热心教导小青年跳舞,遭遇求欢,拒绝后死于非命。据说她看似仅有40余岁,不难想见少时芳华。

至于张伯驹夫人潘素,钱学森夫人蒋英,非但美若天仙,才艺亦为一绝。貌是皮囊,艺是核,那般大家闺秀的气概,需要家教和学养温之润之,今世美女只识游走于大腹富贾之间,媚笑于象牙床上,又岂能望其项背。又或者,她们也无心望前尘名媛项背,她们只想爬上达人之项背。

说起民国名媛,林徽因总是被反复提及。我却不觉林徽因美到哪里去,清秀而已,而且面有苦相——中年之后尤其明显。真正极品之美,是自己浑然不知或略有小知,而林徽因是太知了,半推半就于几个男人之间,看狂蜂浪蝶坠机撞崖,或鳏居毕生,欣然享之。林之暴名,或缘于其情史之传奇——其实也不算太传奇,孙维世比她传奇多了。

女子美到绝境时,男人内心只有惶恐和敬重,断无亵玩之念。那种美女亦是无价的。今朝美女随处可买,从北京天上人间到东莞星级酒店,比明星还明星的面孔俯拾皆是,当然俯拾之前要拍出信用卡。

且现今美女多是刀下之妖,你无法赞叹造物之鬼斧神工,只能赞手术师刀法够叻。我不反对整容,但割出来的女子不算真正美女,就像吃伟哥的男人不算猛男,传闻植入猿睾的康有为更不能算。盆栽再美,终究敌不过荒野芝兰。

只有两种女子可以击垮男人的灵魂:美得不可方物;骚得不知所云——当然是在床上不知所云,毫无语法地嗯嗯啊啊。既然已经没有绝世容颜摧毁我们,那么请用肉弹。叶玉卿叶子楣像外挂32D重型炸弹的战斗机呼啸而来,演员石兰20年前在《大众电影》封面上的胸怀至今被人传颂,再往后,互联网时代到来,再说下去就三俗了。

男人总是贱入骨髓。那些葬身荒冢、遥不可及的骸骨才叫美,解尽罗衫让你拍透风景的全是寻常脂粉。臭男人为嗅花而生,否则尘世房价那么贵,何苦投胎。惜乎投生晚了几十年,招嫖卡片上的美丽萝莉比大白菜还好找,世间已无一个女子,能令我们像徐志摩泡妞那样目光迷离地赶赴死亡航班了。

想了又想,终归有些怅然。

文/刘原

— 2015.5.1

标签:

3 Responses to “哪种女子可以击垮男人的灵魂”

  1. Me.稀奇说道:

    每个人对于美的追求都不一样,能经得住岁月的摧残的女人,一定是好女人。

  2. 七弦琴说道:

    每个时代的审美都不同,而且老照片反应不出来当事人的美(ps:自以为长得不错,照片出来就是。。。)。。那时代人物的美多是用文字形容,文字的朦胧性让看到的人会幻想出一种美,但现实往往会击碎这种美。。话说多数人对林徽因评价较高,我觉得她让人恶心。。

  3. stuartlee说道:

    哈哈 你也搞了个老鼠在左边哈
    51快乐 迟来的祝福

Copyright © 五四阅读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豫ICP备15008704号-2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