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推荐阅读: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家装睡的公司

2016年01月19日 阅读推荐 评论 9 条 阅读 492 次

一、

因为“血友病吧”被卖,百度——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被舆论骂惨了。一家公司在两三天内遭到那么密集的批评甚至咒骂,它自己应该没有料到,我们也没有料到。

以往我们通常认为,百度是有“被免于批评的权力”的,因为它控制着中文互联网搜索的入口,入口即意味着流量,而流量是网络新闻媒体和个人媒体的咽喉。百度的收录与否,百度提供的搜索权重的排序,百度指数的高低,在那个人们对新媒体的想象力还过于匮乏的年代,往往被用来验证一家依附于互联网传播的媒体的知名度、流行度和影响力,这些指标同样影响着媒体的广告定价。

因此,在这样的体系下,那个用竞价排名机制把虚假的医疗机构排满搜索结果首屏的百度,那个随便将血友病贴吧卖给某蒙古大夫机构的百度,那个一键默认安装所有百度旗下应用的全家桶的百度,那个长期提供盗版音乐和图书内容的百度——因为机构媒体和个人媒体对其流量控制能力的忌惮和恐惧,就这么享受了免于被批评的权力。

直到这次以血友病吧被卖作为导火索,铺天盖地的指责纷涌而至,好像有一些防线被冲垮了。

冲垮这条防线的,首先是百度曾经和现在持续的“恶”——如果这样的“恶”仅来自过于主动和积极的信息过滤,或是以广告作为大棒对中小网站权重的任意修改和生杀予夺,甚或是在你不知情的状况下一键安装了个全家桶套餐,人们尚有隐忍的余地。但是如果“恶”的升级带来的是对用户医疗信息获取权的肆意篡改和剥夺,是让虚假医疗信息和广告的提供者主导患者及其亲属的信息搜索和获取全过程,这种“恶”的泛滥和让人憎恶愤怒的程度,就超越了价值观和商业利益,变成了一种“普世的恶”。

对这种普世的恶,人人得而诛之;对这种穷凶极恶,人们也无需再卑微地沉默。

而另一方面,网络媒体、新媒体和个人媒体对百度骤然爆发的大张挞伐,也是因为他们终于意识到:百度对他们“流量”的控制,正在变得越来越没那么重要。

在移动的平台上,阅读工具、社交网络和微信公众号在朋友圈上带来的阅读量和可以被几何级放大的影响力,已明显甚于百度搜索结果指向的一条条单向度传播的文字链接。在内容传播更多依赖于人群、个性和互动方式的今天,百度流量禁运的杀伤力,已经从3年前美国与欧盟联合贸易制裁的威力,褪减到菲律宾和越南施加贸易制裁的影响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媒体们面对百度的恶,积压的愤怒就能轻易地战胜对流量损失的恐惧。

百度的某些恶,已经成为一种普世意义上的恶。百度对流量生杀予夺的控制和禁运能力,已经不再能扼住一个机构、一家公司或一家媒体的咽喉。这两点,在突如其来的批评、指责和咒骂面前,百度内部上上下下已经意识到了么?

好像还没有。百度的删稿机器在高速运转,一些独立媒体和新媒体批评百度的文章开始从互联网的各个平台上消失;对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的批评,或许百度还有新的办法。毕竟春节和315又快要临近了。

百度的搜索结果中找不到与这次血友病吧事件有关的批评声音——除了一封百度官方发布的表示对贴吧相关现象“坚决整改”的声明——过去这样的声明他们也发过很多次了。

近日百度创始人CEO李彦宏先生发话了。在公司内部的高管群里,李彦宏是这么安抚公司高管的:

最近贴吧血友病吧的事件引发了公司内外的一次大讨论,感谢大家的积极建言献策,这两天在外出差,没有及时回复,我们在运营上,产品上,市场公关上都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尤其这次公关应对,不够及时, 酿成一次大的危机,舆论完全被带跑了,我们的声音被淹没了。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到了对我们商业模式, 甚至价值观的质疑上。
我坚持认为我们的价值观是好的,是高尚的,我们是亿万中国人最主要的信息来源,能做到这一点归根到底是我们提供了对大家有价值的信息,并且让人们很容易获得。
我们的商业模式没有根本性的问题,全世界的搜索引擎商业模式都是一样的。但任何商业模式都不能说是完美的,阿里的商业模式里假货不好处理,腾讯的商业模式里游戏贻误青少年,但这些都可以通过好的运营,好的价值观来弥补,瑕不掩瑜。
为了让人们放心地使用百度,我们为登录用户买了保险,如果因为在百度上搜到信息而受骗,我们会赔付 ,我们确实也为此付出了不少补偿费。为了让骗子不出现在百度搜索结果当中,我们构建了庞大的销售监察团队,反作弊团队,不断完善我们的用户反馈机制,商户分级机制,跟监管机构的联动机制等,因为我们知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赢得用户的信任,把用户伺候好了,公司才会好。

看到了吧,你永远无法叫醒一家装睡的公司。直到它自己一个激灵,鲤鱼打挺地跳起来。百度目前应该还没到能够自己鲤鱼打挺跳起来的份儿上,它只能继续地竖起半只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自己兀自地在那儿眯着眼睛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它知道依赖医疗和医药广告的商业化已经成为这家公司商业模式上的痈疽,但不想很快拔除它,因为新的商业模型还不足以替代它带来的收益,所以,就先这么着吧,别太过分就行,假装它是没有根本问题的,反正天底下谁也不是尽善尽美的。它知道自己在移动支付、社交网络和线上线下商业服务等领域还没找着北,但又能怎么办呢,继续找吧,反正还有现金流撑着新业务的开展——这个现金流可来自莆田的医疗广告,千万不能断了。

它也清楚自己对新闻媒体、公司网站和网络舆论的流量控制力今非昔比,但能控制一点还是控制一点,能玩玩权重就还玩玩权重,能胁迫一个就胁迫一个。你去问问医疗和教育领域的创业公司,有多少是被百度搜索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屏蔽了的?当然你问了它也不会承认的,因为它在装睡嘛。

作为一家永远在装睡的公司,哪怕它的身上有那么几个兴奋和跳跃的细胞,也是徒劳的。百度试图在人工智能领域有一些动作,但人工智能最终还是做成了跑分模式;百度想做智能硬件,可从筷搜到智能自行车再到百度Eye,无一产品真正量产,无一不是虎头蛇尾。百度今年想做线上线下交易,据说要砸200亿,我们都知道百度还有点家底,那我们就看吧,反正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后,百度终于幸运地排第二了。

在百度这样的肌体内,任何一点不安的欲望和兴奋感,都会被麻木的大脑皮层抑制,导致的结果就是:好的事没能继续做好,坏的事越来越坏。

李厂长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商业模式都不完善,但可以通过好的价值观来弥补,但百度的现实状况是:在Google手里没那么明显缺陷的商业模式,因为被百度附加上了恶的价值观,弄得天怒人怨千疮百孔。您说天下没有完美的商业模式可以,但您非说百度通过价值观让这个商业模式变得更美好,我就真想骂人了。

二、

说到装睡的公司,我想起了N年前,3Q大战前的腾讯。

那会儿的腾讯就像和现在的百度,曾经声名狼藉,被互联网业内亲切地唤作“狗日的腾讯”。之所以被人痛恨和咒骂,是因为它几乎用极低的成本染指了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可能会辛苦耕耘的所有产品线——从播放工具到下载工具,到输入法,到音乐盒、桌面和移动浏览器、游戏平台、桌面管理、图片管理、音乐播放器,再到电子商务和网络游戏开发。

当时的腾讯是一家模仿和复制能力很强的公司,而因为具有流量和用户量基础,基本是模仿谁谁死。“一直在模仿,从来不超越”是当时业内对腾讯的普遍评价。

除此之外,腾讯对竞争对手的打压手段也无所不用其极:比方说用UC浏览器接入腾讯某款农场游戏的用户会直接被降级……腾讯这个名字,对创业公司和整个中国互联网世界来说,形象是可憎和可怕的。

当时的腾讯内部也和现在的百度一样,认为这没什么问题。那会儿,腾讯的BD们出去跟游戏公司谈接入合作,永远是一副不按照我的条件走就搞死你的姿势。腾讯的公关对明显持批评态度的媒体报道通常都通过律师函和找高层施压的方式处理。他们都觉得这家公司没问题,一切事都搞得定,都under control。我们不需要什么改变,我们继续这样就好。

直到3Q大战,腾讯与360短兵相接——360安全助手骑在了QQ的身上,专司拆卸QQ的各种延伸功能和工具,也就是腾讯赖以为生的各种增值服务。腾讯骤然而惊,方寸大乱,祭出了360和QQ卸载二选一的大招。结果从商业道德到舆论上都把自己逼到了死角。据说当时腾讯内部决定祭出“二选一”大招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昏招,大家都觉得这么做天经地义,合乎常规。很少有人预料到这么做最后的结果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更很少有人思考这么做从商业伦理上,对用户可能会有哪些伤害。

就和现在的百度一样。

然而,伤害真正地发生了——用户受伤了,360受伤了,腾讯自己更是伤得不轻。它没想到自己看似坚不可摧的商业模式其实那么容易被攻破,它没想到自己在360的闪电攻击下一时找不到同盟;它没想到业界那么多跟360毫无关联的公司在一边等着看它的笑话;它也没想到自己被舆论批评和指责得那么严厉苛刻。

于是腾讯变了。3Q大战的第二年,腾讯就全方位重组了这家公司的架构。不到3年的时间,它剥离了搜索、电商、线上线下商业和大部分的游戏业务,它用合理而非压迫性的估值,投资了业内大量顶级的旅游、电子商务、内容、娱乐、游戏、搜索、知识工具、移动流量、交通出行和消费等领域的成熟公司和初创公司,让它们成为自己的伙伴,为它们带来资源,帮它们对抗竞争对手,同时把它们连接到自己的业务主体上,为这些公司带来新的用户,也通过他们激活了自己的一些新业务——腾讯战略投资出行工具滴滴之后,快速激活了自己的支付服务就是典型的例子。

腾讯开始变成了一家公司和一系列周边公司看似松散实而密切的利益同盟体,并由此锻炼出了一支中国最顶级的投资团队——几乎有机会主导中国互联网领域绝大多数价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并购交易,同时是极少数能参与到全球最顶级前沿科技公司投资布局里的中国投资机构。

更重要的是,在3Q大战之后的第二年,腾讯内部几乎是自发地培育出一款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具有吸附力和影响力的产品——微信,而它从一开始在腾讯内部,就是冲着跟QQ打擂台去的。

一切的转折点都是2010年终的3Q大战——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初就那么扛过去的话,腾讯也不会因为那场战争就死掉。但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成为一家要伙伴有伙伴,要产品有产品,要投资有投资,要利润有利润,要未来有未来的公司。某种程度上,现在的腾讯比2010年的腾讯更可怕,但已经不那么可憎。

在那场战争之后,腾讯醒过来了,不再装睡了。而且醒得很彻底,很迅速。但是百度,能在这次铺天盖地的舆论指责和商业伦理的拷问之下,迅速地醒过来么?

恐怕很难,我甚至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迹象。要知道,3Q大战之后腾讯的迅速醒悟、反思和改革,并不是完全因为舆论压力导致的。面对舆论的压力可以顺水推舟发个声明,但更关键的是腾讯的创始人马化腾的切实痛感。在那场纷争刚结束的时候,马化腾立即发了一封内部邮件,他在邮件中说:

如果没有360的发难,我们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反思,因此也就没有今天这么多的感悟。现在是我们结束这场纷争,打开未来之门的时候。此刻我们站在另一个十二年的起点上。这一刻,也是我们抓住时机,完成一次蜕变的机会。

于是,蜕变发生了。试想一下,如果马化腾当时云淡风轻地说:“我们的商业模式和做法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接下来的5年多,腾讯会发生些什么?

一场战争之后,一个创始人感受到了自己的脆弱、危险、痛苦和内疚。他说,我要蜕变,我要涅磐,我们要变成一家新的公司。

另一场冲突之后,另一个创始人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公关的错,反正我们没什么大问题,我们也挺高尚的,让我们一不小心再高尚点吧。

两个人的痛苦点是如此的不同——如果再把时间轴往后拉10年,我们在预期中能预测到这两家公司未来的命数。

三、

一家公司是不是在装睡,首先要看创始人和CEO是不是在装睡。如果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CEO,那么你肯定永远无法叫醒一家装睡的公司。

即便CEO醒过来了,能不能叫醒一家装睡的公司,还得看创始人和CEO能不能叫醒其它装睡的高管和员工们。

2011年腾讯CEO马化腾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提到在新的公司架构下需要更多依赖合作伙伴而非自身内部研发各种的产品和服务——这就是今天腾讯”内容和连接“战略的雏形。被问到怎么能让那么庞大的体系下的腾讯高管、中层管理者和员工们改变做事的方式。马化腾说:“我得抑制他们做一些事的冲动”。

所谓“抑制冲动”,就是明确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今后不能做,不能做的事今后就绝对不能再做。过去事业部可以像野草一样地复制和借鉴别的公司的产品,以充实自己的产品线和流量,现在这种事不能再做了,说不能做就不能做。必须学会找合作伙伴,跟合作伙伴商量,学会剥离和砍掉业务,改变考核KPI的方式。必要的时候,重新调整公司和部门的架构,以及关键岗位上的人。

2010年底之后的腾讯,就是这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一个人醒了,叫醒其他的几个人,其他的人再叫醒自己的部门和自己的人,这样,全公司就都醒了,做事的方式就变了。

如果一个人看上去好像醒了,扫了一眼其他的人,扯着嗓子嚷嚷了一句:大家都赶紧醒醒!然后自己又去顾影自怜觉得今天春光明媚一切都挺好自己很高尚去了,下面的人抬抬眼皮子,晃晃脑袋,翻了个身,装作已经醒了的样子,然后翻个身继续装睡。这样,所有的人就都没醒过来,这家公司就继续在那儿挺尸装睡。

对百度来说,如果觉得商业广告系统只是小修小补的问题,只是多雇几个广告监察员的问题,只是需要加强监管和反作弊系统加道防火墙的问题,那么一切就都无济于事,KPI的考核方式不做任何改变,不抑制内部的人用过去一贯自以为正确的方式去做那些偷梁换柱偷鸡摸狗伤天害理的事,出了事就说哎呀我们做的还不够好但我们本质上是好的啊,那么一切就都不会改变。狗皮膏药黑心医院的骗子广告就仍然会塞满百度产品各个角落,中小企业就仍然会被讹诈,医疗和教育领域的创业公司就仍然会被百度全网屏蔽,一切充满恶的商业模式和商业行为就仍然会继续绽放。

也许这家公司仍然不会醒过来。也许会有更大的劫难等着它,让它如梦方醒。也许装睡着装睡着它就真的睡过去了,就这么睡死了。

你可以选择继续做它的用户,或不得不继续做它的用户,但当它有朝一日死去的时候,你不必为此有任何一丝一毫的伤感。

阅读推荐:百度贴吧事件】

9则回应给“推荐阅读: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家装睡的公司”

  1. 听雾读书说道:

    其实叫不醒的是Robin,执念太重未必是件好事

  2. 李洁博客说道:

    我这是进入了夜晚睡眠模式么,换成黑色的了?

  3. 小媒体说道:

    百度确实需要反思自己了,不过百足大虫,死而不僵啊。

  4. themebetter说道:

    以后找到新的利益来源再洗白,还是行业老大,但是做过的错事就不用付出代价了吗?

  5. 扯蛋网说道:

    扯蛋网(唯美头像站)赞一个!!!

  6. 威客网说道:

    最近百度很火啊。

Copyright © 五四阅读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豫ICP备15008704号-2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