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读书笔记:《烏合之衆》

2016年06月07日 名著导读, 好文推荐 评论 18 条 阅读 737 次

一、書評

作爲社會學讀物的《烏合之衆》,其對社會心理學特別是羣體心理學的影響甚遠。作者通過大量的實例,佐證其論點,行文流暢、有趣,其深邃而富有遠見的觀點哪怕是在百餘年後的今天仍然振聾發聵,令人深思。讀罷此書,方能理解各式羣體不同尋常的模式和行爲,對於研究集羣心理特點,預測羣體變化,甚至有效干預、引導羣體事件大有裨益。作者言簡意賅,觀點主觀、不中立,脫離一板一眼的說教,透過大量論據,將其觀點逐條表達出來。
文中穿插作者對於歷史上著名的羣體事件和革命事件的分析,也有一些關於中國的分析。透過不同民族和地區間的社會制度的橫向比較,作者對於一些社會制度進行了批判;透過歷史上的社會變更和羣體事件效應,作者縱向討論了羣體的顯著和普遍的特徵,準確預言了即將上演和已經上演的悲劇。聯繫中國歷史上各種羣體事件,乃至身邊的社會羣體,都能找到很多有趣、實用的範例,這爲培養觀察能力、鍛鍊心理素質都有好處。
但是,Javen個人覺得此書也存在一些問題。作者顯然對於羣體沒有什麼好感,行文語氣難免過於主觀,包括一些遣詞造句和標點符號。作者是位絕對的民族性決定性論支持者,在對於民族秉性的決定性作用上,論證缺乏關鍵科學論據;所舉範式有不少出自未經證實的史料、野傳甚至傳說。本書幾乎沒有註釋(可能是Kindle官方審校的問題),寫材料時缺乏引用依據。
總的來說,瑕不掩瑜,看看在此書在社會學界的地位就能知道,這是一本對於研究羣體心理的必讀之書。

二、提綱

一 群体心理
1.群体的一般特征
2.群体的感情和道德观
3.群体的观念、推理与想像力
4.群体信仰所采取的宗教形式
二 群体的意见与信念
1.群体的意见和信念中的间接因素
2.群体意见的直接因素
3.群体领袖及其说服的手法
4.群体的信息和意见的变化范围
三 不同群体的分类及其特点
1.群体的分类
2.被称为犯罪群体的群体
3.刑事案件的陪审团
4.选民群体
5.议会

三、筆記

群体中的人们表现出的盲从、冲动的一面使古斯塔夫•勒庞对人类的历史抱着深深的悲观情绪,怀疑论、虚无主义在《乌合之众》中俯拾即是,他甚至认为“衰弱和死亡似乎是所有民族的最终归宿”。历史总是在不断重复,所以基于对历史的深刻反思后的真知灼见具有永恒的价值,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很多事情,不论是文化大革命还是现在的网络暴力,都与《乌合之众》中对人类群体的预言严丝合缝,让人叹为观止。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6-29

曾经被捧上神坛的群众,其实只是容易被蒙蔽的群氓而已,于是有了《乌合之众》。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38-39

很多在后世被广泛传颂的群众英雄事迹,在古斯塔夫•勒庞犀利笔触的分析下,内在都是群体被蛊惑、煽动而犯下的暴行而已;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48-49

经过形象化后的历史,也许面目全非,很多英雄事迹背后,都是个别人在群体压力下的冲动、冒险的不理智行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53-54

很多群体行为,不管长远结果如何,首先是带来的是伤害、破坏和动荡。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55-56

古斯塔夫•勒庞的研究基于两个起点,一是传统的宗教、政治及社会信仰的毁灭和技术发明给生产带来的巨变,这两个互为表里的基本因素,是引发社会转型,走向现代化的主要原因;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66-68

教育制造出拥有文凭的人,但只能利用其中的少数,其他人则只能失业,国家不得不养活前者,而让后者成为自己的敌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81-82

诸多权威资料都告诉我们:任何一种精神结构都包含着各种性格的可能性,而环境的突变,却会让这种可能性表现得更为突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23-124

当他们成为群体中一员的时候,他们的感情、思维和行为与他们单独一个人的时候迥然不同。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9-140

无意识主宰着有机体的生活,而且在有机体的智力活动中,这种力量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2-153

积淤在这个深层次结构之中的,是生物无数个世代传承相递的不计其数的共同特征,正是这些永远也不为我们所知的共同特征构成了一个种族的先天秉性。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8-159

文学家使用一种更易于为公众所接受的方式来描述这一潜隐的共同特性——宿命!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9-160
Notes: 1) 基因构成了宿命。

我们以为自己是理性的,我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其道理的,但事实上,我们绝大多数的日常行为,都是一些我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62-164

但真正起决定作用的,却仍然是这种固结在基因链条上的独特遗传信息。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66-167
Notes: 1) 基因决定秉性。

群体的叠加只是愚蠢的叠加,而真正的智慧被愚蠢的洪流淹没了。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84-185

通常情况下我们说“人民群众”,以强调我们在智力上所占的优势,但实际的情况却是,“人民群众”绝不比任何一个人更聪明,反倒是他们的愚蠢是有目共睹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85-187

第一个原因:本能的力量,而激发一个人最原始本能的决定性因素是数量。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93-194

群体则不然,群体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群体就是法律,群体就是道德,群体的行为自然是合理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0-201

群体是无名氏! 无名氏不需要为他所做的任何事情承担责任。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2-202
Notes: 1) 红卫兵群体搞破坏不需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第二个原因:传染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4-204

传染——感性的、本能的情绪特别容易传染,而理智的、冷静的情绪在群体中不起丝毫作用。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7-208

群体中,任何一种感情和行动——只要这种感情与行动不合常理——都会很容易传染开来。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24-225

一个被群体情绪传染的人会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他的行动完全听凭另一种陌生的力量主宰。这时候他的心中笼罩着的是一种悲怆的感情,这种感情会让他表现得完全像另外一个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27-228
Notes: 1) 正义感生成悲壮的牺牲情绪。

第三个原因:暗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31-231

这是一种接近于迷信的状态,事实上,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所有迷信者,莫不处于一种缺乏认知的无意识状态。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53-254
Notes: 1) 宗教非理性。

群体只接受暗示力量的影响。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72-272

如果有谁想让群体冷静下来,或是改弦易辙,那只有使用不同的暗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72-273

除了暗示,群体对一切明确的告诫置若罔闻。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73-273

除非是群体,才会体现出这种大义无畏、一往无前的凛然气概。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351-352

群体最主要的特点表现为冲动、急躁、缺乏理性、没有判断力和批判精神,以及夸大情感等等。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365-366

现代心理学认为:类同于群体表现的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主要是以女性、野蛮的原始人以及儿童为主。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369-370

所谓群体,不过是外界刺激因素的奴隶而已。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384-385

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反应行为的能力,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389-389

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起义中,都不乏群体慷慨悲歌、从容就义的场面。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424-425
Notes: 1) 田横五百士、狼牙山五壮士、抗战国军……

群体一如狂风中席卷的落叶,随风飘零,任意西东,随着飘忽不定的气流向着任何一个方向飞舞,但它们最终要落回到地面上——解散后的群体中的每一个人终归要回到他们初始的生活状态中去。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429-431
Notes: 1) 群体飘忽不定,没有长远打算。

群体有着太多的理想或愿望,那些愿望与目标纵然凌乱但总是指向同一个方向。然而,这些目标注定很快就会被群体所丢弃,任何一点儿意外的刺激都会很容易让群体陷入迷失。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436-438
Notes: 1) 施加刺激可以击败群体。

这就导致了这样一个社会学现象:所有的群体都是盲动的、急躁的、冲动易变的。但是,不同群体的情绪冲动程度却有着明显的差异。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480-481

尤其在拉丁族裔的群体中,女性化的倾向流露最为严重。他们的爱憎是非标准是那样扑朔迷离、变幻不定,凡是能够赢得他们好感的人,命运就会为之大变。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499-500
Notes: 1) 投群体之所好。

群体特性之二:易受暗示与轻信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502-502

群体通常总是处于一种期待被注意的状态下,所以他们非常容易被影响与暗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509-510

群体一旦形成,他们就会在急切之中期待着什么,无论是什么,只要能够让他们立即行动起来,他们就会欣然接纳。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511-512
Notes: 1) 先发制群,指出方向  2) 群体受骗。魔术障眼法比比皆是。

而真实的情况却是,所谓的灵魂现形,只不过是达维先生运用了简单的骗术的结果。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600-601

一旦人的智力品质泯灭,独立思考能力被严重消耗的时候,此时的判断力和逻辑都任由暗示与传染的作用引导,转向一个共同的趋势。这样一来,暗示的方向就会立即成为判断的结果,它又反过来进一步吞噬残存的智力品质,这就构成了群体智力泯灭的惊人机制。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605-608

可以说,一位博览群书的学者,在群体中会表现得极度无知,甚至会迷乱于简单的常识。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620-621
Notes: 1) 宗教何以让高智商人士笃信之。

妇女和儿童是群体谎言的坚定支持者,他们的话往往不可轻信。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664-665

群体的证词毫无意义,他们只会撒谎。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694-694
Notes: 1) 农民起义的谎言,领袖诞生的忽悠,天灭某某的石头,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

当时间推移,当历史传承到需要记载下来的那一刻时,它就早已丧失了它的本来面貌。像这样的历史被记载下来,恐怕也只是一种纯粹想象的产物。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699-700
Notes: 1) 历史的真相从来无法得知。

于是,我们又得到一个全新的结论:那些被载进史书,业已成为史实的历史事件,其未必是有价值的产物。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701-702

于是,我们又得到一个全新的结论:那些被载进史书,业已成为史实的历史事件,其未必是有价值的产物。而那些皓首穷经的所谓智者,也远非他们自己说的那样秉笔直书。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701-703

我们不了解赫拉克利特,不清楚释迦牟尼或穆罕默德的生平,关于他们,我们不曾拥有过一句真实的记录。所有能够打动群众的,能够在群众中流传并保留下来的,只是这些伟人被神话了的形象。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704-706
Notes: 1) 对宗教领袖的真相赤裸裸的揭露,宗教实际上是教徒集体智慧的结晶,领袖或创始人只不过被冠以名不副其实的帽子罢了。

他们的生平对于群众来说无关紧要,群体想要的只是满足他们需要的、打动他们心灵的伟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706-707

群体的历史观是何等地善变而混乱。它从来就不具备一个明确的标准,只凭借想象力和群体的好恶来臧否人物,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737-738

只有身处群体之中,这些傻瓜、低能儿和心怀妒忌的人才能摆脱自己卑微无能的感觉。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758-759

他们会因为人多势众而产生一种强烈的力量感,这会让群体表现出一些孤立的个人不可能有的情绪和行动。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762-763

整部十字军的东征史,毫无疑问是历史上最严重的集体狂热。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777-777

可以肯定地说,夸大其词、言之凿凿、不断重复、绝对不以说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这些都是公众集会上的演说家惯用的论说技巧,也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打动群体的手段。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790-792

假如一个民族过分地严谨而理性,最严重的后果无非是精神领域的空虚;但如果一个民族只按照情绪的指令来行事,那么简直无异于灾难性的后果。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875-876

群体总是对强权俯首帖耳,却很少为仁慈心肠所动!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880-880

他们喜欢的英雄,要永远像恺撒一样威严而残酷。他的权杖吸引着他们,他的权力威慑着他们,他的利剑让他们心怀敬畏。他们甚至总会为这种人塑起最壮观的雕像。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896-897

而当这样的专制者失去权力时,群体又会在转眼之间面目大变。他们并非有所醒悟,只是因为群体喜欢践踏被他们剥夺了权力的专制者。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897-899

因此,只要对它们撒手不管,它们很快就会对混乱感到厌倦,本能地变成奴才。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906-907
Notes: 1) 放任群体与压制群体同样有效。

群体可能会渴望着改朝换代,为这样的变革,他们甚至不惜发动暴力革命,然而革命并非为了改变深层的东西,只是群体发泄情绪的手段而已。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910-911

当群体以名誉、光荣和爱国主义作为号召时,最有可能对群体中的个人产生影响,甚至达到让他慷慨赴死的地步。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941-942
Notes: 1) 爱国主义与爱己主义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诸如中世纪的基督教观念,上个世纪的民主观念,或今天的社会主义观念,所有这些基本观念都包含了一些令人叹息的错误。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021-1022

从这里可以看出,群体推理的特点,是把彼此不同、只是表面相似的事物搅在一起,并且立刻把具体的事物普遍化。因此不妨这样说,他们并不推理或只会错误地推理,并且绝不会受到推理过程的影响。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032-1034
Notes: 1) 只要为群体提供这种表面普遍化的论证,就可以操纵群体。

我们往往会忘记一点,那就是这些演讲稿并不是为哲学家准备的,而是用来说服民众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036-1037

事实上,假如我们尝试着对一种文明进行分析,就会发现,它得以存在的真正基础其实是那些神奇的、传奇般的内容。在历史上,表象总是比真相起着更重要的作用,而不现实的因素总是比现实的因素更重要。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066-1068

想要领导群体,就要在他们的想象力上下大功夫。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089-1089

让我们来看一下那些重大的历史事件,诸如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兴起,宗教改革、法国大革命,以及我们这个时代社会主义的崛起,都是因为对群体的想象力产生强烈影响而造成的直接或间接的后果。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090-1092

终其一生,拿破仑始终全神贯注的事情,就是淋漓尽致地运用这种想象力。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097-1098

想要掌握这种本领,实际上只需要注意一点,那就是万万不可以求助于智力和推理;也就是说,绝对不能够采用论证的方式。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02-1103

不管刺激群众想象力的是什么,都必须遵循以下两点原则。 第一,采取的形式必须是令人吃惊的鲜明形象。 第二,一定不要做任何多余的解释,只要再列出几个不同寻常或神奇的事实就足够了。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09-1111

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只有对它们进行浓缩加工,它们才会形成令人瞠目结舌的惊人形象。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22-1124

群体的信念有着盲目服从、残忍的偏执以及要求狂热的宣传等等这些宗教感情固有的特点,因此可以说,他们的一切信念都具有宗教的形式。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64-1165
Notes: 1) isis

身为一位领袖,如果想让自己创立的宗教或政治信条站住脚,就必须成功地激起群众想入非非的感情。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68-1168

建立一套类似于宗教信仰的机制,需要这样几个步骤。 第一,要对群体的想象力善加利用,为群体提供一个鲜明的形象,使之产生幻想。 第二,当群体开始沉湎于妄想中时,要果断而大胆地对其进行洗脑,以夸大其词、言之凿凿、不断重复的方式来煽动群众的情绪。 第三,当群众开始陷入狂热之后,则要以领导者的面目出现,为他们指出方向,用信念来激励他们,使得他们重新开始想入非非,并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77-1181
Notes: 1) 建立宗教和成为领袖的步骤。

偶像崇拜永远不会消亡,因为群众需要宗教。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86-1187

在历史上同理性永恒的冲突中,感情从来都是战胜者。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88-1188

无论是政治还是神学,或者是社会信条,如果想在群众中扎根,就必须要采用宗教的形式。因为除了宗教团体之外,没有一个团体能够排除讨论,而讨论必然会产生分歧,这往往是危险的分裂开端。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88-1190

即使群众接受的是无神论,这种信念也会表现出宗教情感中所有的偏执,它很快就会表现为一种崇拜。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190-1191
Notes: 1) 因此必须对军队等杀人机器进行无休止地洗脑。

因为所有的屠杀命令,固然可以由君王来发布,却必须由群体的灵魂来贯彻。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216-1217

民族是最重要的间接因素。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238-1238

为了保持传统,自从有人类以来,他们就进行着两大努力,一是建立传统,二是当有益的成果已变得破败不堪时,人类社会便努力摧毁这种传统。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263-1264

如果一个民族使自己的习俗变得过于牢固,它便不会再发生变化,中国是这方面的典型,它死气沉沉的固有习俗,使得整个国家没有任何改进的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暴力革命也没多少用处。因为由此造成的结果,或者是打碎的锁链被重新拼接在一起,让整个过去原封不动地再现,或者是对被打碎的事物撒手不管,让无政府状态来取代衰败。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266-1269

因此,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保留过去的制度,同时又用不易察觉的方式一点一滴地加以改进。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270-1271

信仰与思想既是历史的儿女,又是未来的母亲,然而也永远是时间的奴隶。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290-1290

每个民族都有它自己的性格,对各个民族的统治,不是根据他们一时的奇思怪想,而是根据他们的民族性格决定要怎样统治他们。一种政治制度的形成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改造它也同样如此。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13-1314
Notes: 1) 历史土壤孕育制度这个婴儿,是历史的选择。

决定制度是否完善的因素,除了实用和时间之外,别无他物。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22-1322

当一场目的在于摧毁过去一切制度的大革命过后,人们惊讶地发现,这样大革命的结果仅仅是毁灭了一套集权制,继而建立了一套新的集权制,甚至它还得到了进一步强化,更具压迫性。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31-1333

各民族都是受自己的性格支配的,凡是与这种性格不合的模式,都不过是一件借来的外套,一种暂时的伪装。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37-1338

教育既不会使人变得更道德,也不会使他更幸福;它既不能改变他的本能,也不能改变他天生的热情。 甚至在某些时候,只要进行不良引导,教育的坏处还会大于好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46-1348

制度造成的危险要远比这个严重得多,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它使服从它的人强烈地厌恶自己的生活状态,极想逃之夭夭。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60-1361

应试教育的结果是:工人不想再做工人,农民不想再当农民,而大多数中产阶级,除了吃国家职员这碗饭外,不想让他们的儿子从事任何别的职业。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62-1363

说到底,应试教育制度在社会等级的最底层创造了一支无产阶级大军,这个群体对自己的命运愤愤不平,随时都想起来造反。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65-1366

而在最高层,它又培养出一群轻浮的权贵阶级。他们既多疑又轻信,对国家抱着迷信般的信任,把它视同天道,却又时时不忘对它表示敌意,总是把自己的过错推给政府,然而离开了当局的干涉,他们便一事无成。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66-1368

尽管国家用教科书制造出这么多有文凭的人,然而它只能利用其中的一小部分,于是只能让另一些人无事可做。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68-1369

尽管国家用教科书制造出这么多有文凭的人,然而它只能利用其中的一小部分,于是只能让另一些人无事可做。它只能把饭碗留给先来的,剩下的没有得到职位的人便全都成了国家的敌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68-1369

从社会金字塔的最高层到最底层,从最卑贱的小秘书到教授和警察局局长,有大量炫耀文凭的人在围攻各种政府部门的职位。商人想找到一个代替他处理殖民地生意的人难上加难,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谋求最平庸的官差。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70-1371
Notes: 1) 神预言。

很明显,法国在教育制度上犯了不小的错误,它所实现的唯一价值就是,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添加了数以万计的懒汉、寄生虫和不安定因素。放眼全世界,犯下此种错误的民族仍大有人在。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76-1378

我们必须再一次重申,向人灌输大量肤浅的知识,不出差错地背诵大量教科书,是绝对不可能提高人的智力水平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80-1381

在我们的生活中,能够帮助我们走向成功的条件是判断力,是经验,是开拓精神和个性!而这些优良品质,偏偏是不能从死啃书本中得来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381-1383

当我们了解了现实之后,就更有理由知道,那些被恶化的群众头脑,究竟是如何由当前的制度培养出来的,冷漠而中立的群众是如何变成一支心怀不满的大军,随时打算听从一切乌托邦分子和能言善辩者的暗示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430-1432
Notes: 1) 应试教育之恶果。

在这方面,历代政治家都颇为精通。 假如群体因为政治动荡或信仰发生了变化,开始对某些词语唤起的形象深感厌恶,而有些东西又实在没办法改变,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给这些词换个说法,用新名称把大多数过去的制度重新包装一遍。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484-1486
Notes: 1) 巡视组与钦差大臣。

群众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必须拥有自己的幻想,于是他们便像趋光的昆虫一样,本能地转向那些迎合他们需要的巧舌如簧者。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26-1528

推动各民族演化的主要因素,永远不是真理,而是谬误。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28-1528

今天,社会主义之所以强大的原因,就在于它是仍然具有活力的最后的幻想。尽管有许多证据证明了它的荒谬,但它依然继续发展。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28-1530

说到底,想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演说家,或者做一次成功的演讲,都必须把握这样一条原则:演讲者必须要遵循听众的思路,而不是自己的思路,否则他就不可能取得任何影响。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59-1561
Notes: 1) 投其所好。

毫无疑问,是幻觉引起的激情和愚顽,激励着人类走上了文明之路。在这方面,人类的理性反倒没有多大用处,它既不能带来音乐,也不能带来美术。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72-1573

我们的结论是:群体永远不欢迎理性,一切文明的主要动力也并不是理性。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85-1586

只有最极端的人,才能成为领袖。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596-1596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最适合成为领袖呢? 根据我们的经验,在那些容易兴奋的、半癫狂者、神经有毛病的以及一切处于疯子边缘的人中,尤其容易产生这种人物。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609-1610

他们强烈的信仰使他们的话具有极强的说服力。芸芸众生总是愿意服从意志坚强的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610-1611

这些领袖往往精通巧言令色之道,他们一味追求私利,善于用取悦无耻的本能来说服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618-1619

这些领袖往往精通巧言令色之道,他们一味追求私利,善于用取悦无耻的本能来说服众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618-1619

而当两个指挥罢工的领袖一被抓起来,罢工便立刻结束了。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662-1662

领袖之所以会拥有如此的权威,是因为群体的奴性心态。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663-1663

可以说,在群体的灵魂中占上风的,并不是对自由的要求,而是当奴才的欲望!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663-1664

每个领袖都有自己独特的动员手段,其中有三种手段最为重要,也十分明确,即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法。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721-1722

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们会忘记谁是那个不断被重复的主张的作者,认为它来自自己的判断,最终对它深信不疑。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743-1744

这也是为什么法官总是会戴着夸张的白色假发的原因,假如没了这种东西,他的形象就会混同于常人,他的权威则至少会损失一半。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836-1837

可以说,民众的血液里流淌着对贵族的崇敬,正像西班牙人热爱舞蹈与斗牛,德国人热爱音乐与机械,意大利人喜欢恋爱与足球,法国人喜欢美食与革命一样。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848-1850

某个人或某件事是对是错无所谓,人们只认名望,也只屈服于名望。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853-1853

这种近似于魅力性质的个人名望,是没办法用学习的方法获得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884-1885

至少可以让你在个人名望方面不至于走下坡路。 这条守则就是:要意识到自己的名望,并懂得以命令的方式将它运用起来。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886-1887

拿破仑同样有着清醒的认识。他知道,如果他把自己身边的人看得还不如马夫,他的名望就会更上一层楼,而这些人中甚至包括国民议会里的令全欧洲心惊胆战的显赫人物。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888-1889
Notes: 1) 粗暴与羞辱可以刺破一个人自信的外衣,让他在你面前低下头来,你的名望就来了。

成功是通向名望的主要台阶,其证据就是成功一旦消失,名望也几乎总是随之消失。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922-1923
Notes: 1) 仕途一时荣。

群众会把末路英雄视为自己的同类,为自己曾向一个已不复存在的权威低头哈腰而进行报复。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924-1924

缺少成功的名望,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消失。这是保持名望的关键。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939-1939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无论是保持名望也好,博取名望也罢,都需要不断取得事业上的成功来作为支持。而在这个过程中,务必要以种种手段维护名望。假如有人对此表示反对,则需要强势的舆论、弹压,甚至不惜用最残酷的手段把它扼杀在苗头阶段。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1946-1948
Notes: 1) 必要的镇压是不可少的。

这些人的确都是可怕的暴君。但是只要他们死去,这些暴行也就终止了。而那些躺在坟墓深处的人,诸如摩西、释迦牟尼、耶稣和穆罕默德,却在他们死后,还对人类实行着更深刻的专制统治。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00-2001

人类世界中的唯一暴君,历来就是他们对死人的怀念或他们为自己编织出来的幻想。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06-2006

抓住群众的关键,就是让他们在崇拜和服从中,找到自己的幸福。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09-2010

社会主义信念虽有明显的破绽,但也没有阻止它们赢得群众。因为它成功地抓住了群众,让它们开始信仰社会主义。 然而,和所有宗教信仰相比,它只能算是等而下之的信仰。因为前者所提供的幸福理想只能实现于来世,因此人们无法反驳它,而社会主义的幸福理想要在现世得到落实,只要有人努力想实现这种理想,它的许诺的空洞就会立刻暴露无遗,从而使这种新信仰身败名裂。 照这样看来,社会主义力量的增长,也只能到它获得胜利,开始实现自身的那天为止。由于这个原因,这种新宗教虽然像过去的所有宗教一样,也以产生破坏性影响为起点,但是将来它并不能发挥创造性的作用。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11-2016

无论是给那些意见所起的名称,还是其骗人的用法,都不会改变事物的本质。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28-2028

一切与民族的普遍信念、情感相违背的东西,都没有持久力,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048-2048

拉丁民族集合成的群体,不论它是革命派,还是保守派,为了实现自己的要求,总是会要求国家实施干预政策,也总是倾向于集权统治,总是或明或暗地要求建立独裁。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148-2150

正因为有了如此多的差异,我们才能够看到,几乎有多少个国家,就有多少种不同的社会主义和民主。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153-2153
Notes: 1) 这里作者由民族性决定论得出结论。中国似乎从来没有适合培育民主的土壤。  2) 这里作者由民族性决定论得出结论:中国似乎从来没有适合培育民主的土壤。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条基本定律:正是由于这种精神力量的强大,才使得群体的其他性格不那么重要。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155-2156

在那些被召集过来参加观礼的绅士中,有些人起初也对此冷眼旁观,然而当整齐的近卫军掷弹兵方阵通过观礼台的时候,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许多人在一瞬间就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情不自禁地融入到对帝国军队的歌颂中来。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它再次验证了我们前面的论断,群体具有强大的感染力,而个人的情绪也会因为这一点而发生变化。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192-2195
Notes: 1) 这就是阅兵式的作用。

我们必须在这里指出,认为群体犯罪情有可原的观点是绝对错误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211-2211

而在刑事犯中流传的经验是,一个妇女只要装出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就足以赢得陪审团的慈悲心肠。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331-2332
Notes: 1) 做一个讨人喜欢和一个为达目的装出一幅让陪审团站在你这边的样子的人是无比必要的。

想要做到对陪审团产生影响,秘诀就在于打动陪审团的感情。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390-2390

和所有团体一样,在陪审团里也存在着少数对别人有支配作用的人物。根据一位著名律师的经验,往往一两个有势力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401-2402

想要操控陪审团,辩护人并不需要让陪审团里的每一个人都接受他的观点,他只需要争取那些左右着普遍观点的灵魂人物就足够了,而这就需要用巧妙的暗示,来取得那两三个人的信任。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402-2404

在这个过程中,最简便也最实用的诀窍就是,取悦那一两个关键人物。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404-2405

当一名被告被带到陪审团面前的时候,那些地方官员、督察官、公诉人和初审法庭已经认定他有罪了。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422-2423

一位名人在竞选中胜出的概率,要大大高于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其原因就在于名望的作用。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469-2470

享有名望的候选人,必须能够迫使选民不经过讨论就接受自己。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472-2473

候选人必须用最离谱的哄骗手段,才能够征服选民,同时还要毫不犹豫地向他们做出最令人异想天开的承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480-2481
Notes: 1) 大嘴巴川普就是这么获得民意的。

假如你的对手正在诋毁你,那么就必须记住,为任何表面证据费心都是没有用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487-2487

像不义之财、卑鄙的剥削者、可敬的劳工、财富的社会化之类的说法,永远会产生同样的效果,尽管它们已经被用得有些陈腐。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501-2502

像不义之财、卑鄙的剥削者、可敬的劳工、财富的社会化之类的说法,永远会产生同样的效果,尽管它们已经被用得有些陈腐。此外,如果候选人满嘴新词,其含义又极其贫乏,因而能够迎合极不相同的各种愿望,他也必能大获全胜。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501-2503

你可知道什么是选举委员会?它不多不少,是我们各项制度的基石,是政治机器的一件杰作。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559-2560

我们无法否认一桩事实,那就是社会一定是要由少数人操纵的。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571-2572

一种文明的繁荣与进步,如果仅仅依靠以人多势众自夸的低劣成员的选票,是绝对无法让人放心的,一个国家的稳定与发展,必须要由少数社会精英阶层来掌舵。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574-2575

学者和专家对社会问题一无所知,他们所谓的学问,只不过是在我们普遍无知的基础上,加上了那么两三本专业著作。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612-2613

所以说,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当选领袖的意见,都会反映这个民族的禀性,而我们看到,这种禀性从一代人到另一代人,世世代代地流传下去,从来都不会出现显著的变化。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626-2628

各种制度和政府对一个民族的生活来说,只能产生很小的影响,它主要受种族的禀性支配。换句话说,我们世世代代都要受着某些遗传品质的支配,而所谓的禀性,正是这些品质的总和。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629-2631

因此,无论情况多么错综复杂,种族和我们日常所需这两架枷锁,才是决定着我们命运的神秘主因。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631-2632

他还必须知道如何对他们说话,要善于以激烈的排比句式、反问句式营造振聋发聩的效果。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711-2712

他尤其应当了解各种词汇、套话和形象的神奇力量。他应当具备特殊的辩才,这其中包括信誓旦旦的断言、排除掉一切理性的思考,以及生动鲜明的形象,并伴之以十分笼统的论证。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712-2713

只要喋喋不休地说些最离谱的大话,就会对你产生莫大的帮助。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726-2727

一个极端狭隘的头脑,再加上坚定不移的强烈信念,是一个人获得权力最基本的条件。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749-2750

因为群体本能地在精力旺盛、信仰坚定的人中间寻找自己的主子,他们永远需要这样的人物。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750-2751

每增加一条限制性法令,就需要增加一批公务员负责执行它,或是让那些从前的公务员权力更大。议会不断地增加限制法令,就意味着对公务员势力的不断培养。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839-2841

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这些公务员就会成为一个新兴的贵族阶层,最终有可能成为文明国家的真正主人。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841-2842

即使是一场革命,也很难动摇公务员的力量,因为在政府不断更换的过程中,只有他们不会受到这种变化的触动,只有他们不承担责任,也不需要个性,因此能够永久地存在,永远地保存着他们手中的权力。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842-2844

如果议会不断制定一些限制性法规,用最复杂的条条框框把最微不足道的生活行为包围起来,那么就意味着公民自由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公民的自由越来越被压缩,整个国家又将重回旧日的死气沉沉之中。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846-2848

在世界各国的政界与学界看来,保障自由、平等的最好办法就是多多地制定法律,因此它们每天都在批准进行一些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的束缚。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848-2849

一个文明在达到一定的强盛和复杂程度之后,便会止步不前,而一旦止步不前,它注定会进入衰落的过程。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883-2884

随着古老理想的丧失,这个种族的才华也完全消失了。它仅仅是一群独立的个人,因而回到了自己的原始状态——即一群乌合之众。 这群乌合之众既缺乏统一性,也没有未来,只有乌合之众那些一时的特性。它的文明现在已经失去了稳定性,只能随波逐流。民众就是至上的权力,野蛮风气盛行。文明也许仍然华丽,因为久远的历史赋予它的外表尚存,其实它已成了一座岌岌可危的大厦,它没有任何支撑,下次风暴一来,它便会立刻倾覆。 我们可以看到,人们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从野蛮状态发展到文明状态,然后,当这个理想失去优点时,便走向衰落和死亡,这就是一个民族的生命循环过程。
Gustave Le Bon), 乌合之众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庞, loc. 2891-2896)

文章来源:好窝博客

18则回应给“读书笔记:《烏合之衆》”

  1. 懿古今说道:

    读书笔记,读后感之类的,我每次都不懂写什么,可能跟自己读得比较粗有关

  2. key说道:

    前段时间刚看了这本 很经典的社会心理学读物

  3. 这个主题笔记适合你
    原来那个主题太简单了

  4. 洋洋洋博客说道:

    无论从字里行间都能看得出楼主是很用心的!欢迎回访洋洋洋博客,谢谢

  5. 木盒说道:

    来观摩此博客 留个记号 方便下次造访 谢谢博主

  6. 纯洁博客说道:

    标题加个拼音 [尴尬]

  7. 斯托克笔记说道:

    这本书很经典,京东卖得很多,做活动时我也买了一本,只是还没看,等有机会要看看。

  8. 热腾网说道:

    还是繁体字?看不懂得多。

Copyright © 五四阅读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豫ICP备15008704号-2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