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资讯 已完结蹲草笔记叶文州莫语小说全文完整章节app内阅读全文

已完结蹲草笔记叶文州莫语小说全文完整章节app内阅读全文

时间:2020-04-15 14:20:45编辑:沛珊

精选热书《蹲草笔记》是来自茹歌儿著作的游戏竞技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叶文州莫语,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一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让酒酿与叶文州相遇,并追随他走进属于自己的职业生涯。酒酿曾经想过,如果自己逃离的那几年都不算事实,我们俩彼此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更加懂得珍惜。秋风至,少年归。荣耀是否再次眷顾这个在赛场上一战成名的男孩叶文州,酒酿在次级联赛传奇故事是否会再次续写。少年们,荣耀加冕。各个俱乐部俱乐部夏天的失利是否会在秋天实现逆转。恋爱小白、腹黑男主;低调战术分析师、明星中单的故事与您不见不散。《蹲草笔记》每晚18:00连载更新,等您来gank

《蹲草笔记》 第四章 归去 免费试读

“请让人们永远记住这一刻!这是属于KCG.m五位少年的胜利。他们成功完成了让二追四,从常规赛黑马闯进,又经历季后赛一轮游,到晋级赛,五位少年的努力咋这一刻值得铭记!让我们恭喜KCG成为最后一支留在KPL的队伍!”

酒酿坐在飞机上,靠着舷窗,平流层的白云软软地附着在飞机两旁。刚经历过一阵颠簸之后,日暮的阳光透过云层洒在大地上,云边也是泛着金色的光。酒酿捧着手机在静静等待着现场传回来的消息。

“叮!”老班的微信悬浮窗弹了出来。

无敌小老班:你回来了?

爱喝酒的小姑娘:嗯。

无敌小老班:什么时候落地?

爱喝酒的小姑娘:两个小时之后吧!

经过一阵沉默之后,酒酿还是打出来。

爱喝酒的小姑娘:比赛情况怎么样?晋级了吗?

无敌小老班发过来一张照片。照片当中,金色的雨落在少年的身上,他们相互拥抱拒收庆祝。然后又一小段视频在缓缓缓冲中。一分钟之后,

缓冲结束之后,酒酿点击打开一小段视频。视频的清晰度很差,现场的声音也显得比较嘈杂。场中间银龙杯被镭射灯光称着更加耀眼夺目KCG是重塑的队伍,五位少年用实力证明,他们是可以去征服KPL赛场的。

请记住今天,今天之后,KPL将改变规则直通正规赛场的机会将不复存在,这也是一群幸运的少年!”视频就在队员们向观众们的鞠躬致谢中结束。

“辅助凡士林

边路小荀

中路暮辞

打野Adar

边路莫语”

酒酿又调出LM官方上传的比赛重播,从第一局介绍队员再次看了起来。两根手指放在嘴边,眉头紧紧皱成一个“川”字,脖子向下伸着,头倚在窗户旁歪向左手边的手机,酒酿一旦沉浸在游戏复盘当中时就自然保持这种姿势。

然后忘记时间,比如此时,自己刚把第二局的视频团战失利的原因找出来,写在本子上“野区视野丢失”,耳边突然想起“C市已经到了”。到给她吓了一跳。

“嗯?到家了吗”酒酿一边收拾好比赛手机一边自言自语起来。

拿出另一个手机是专门用于家里联系的电话,这一点上酒酿一向把家庭生活和事业分割的很是清楚。

等待飞机落地的过程,酒酿才真正体味到什么叫近乡情更怯。三年前离开家的时候,好像家里的飞机场也没有建的这么好,跑道上飞机也没有多少架。抱着书包,透过玻璃窗看见往来摆渡车随意按着线路走着,又有几架飞机起飞,又有几架飞机落地。

有人离开,就会有人回来。自己就属于回来的那一波人堆儿里渺小的一波。酒酿心里好像对这里熟悉而又陌生。环抱着书包的姿势像极了小时候刚刚放学坐在路边等待爸爸来接自己的情景。

联想到这里,酒酿甜甜地笑了一下,然后又很快恢复了冰块脸。

从机场大楼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走出来的那一刹那,酒酿觉得现在自己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甜的,即使自己看手机定位的天气今天有轻度雾霾,加上自己好像有一些小晕机。

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了好久才看见老爸的车,然后一路上父女俩有一言没一语尬聊。父亲想多了解自己三年到底在外边经历了啥,而酒酿现在只想到自己的狗窝里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用脑袋想的那种一觉睡到天亮的那种。所以从机场到家的半个小时的路程聊天内容就是。

爸爸:“我看你有点瘦了。”

酒酿:“嗯,有点。”

爸爸:“好像还有点黑了”

酒酿:“嗯,还行。”

爸爸:“今晚想吃啥?我让你妈给你做。”

酒酿:“随便”

……爸爸看见这种对话好像也问不出什么子丑寅某,还是闭麦吧。她想自己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爸爸用自己学的网络新词很合适的形容自己现在处境的尴尬氛围。

见一旁驾驶室的爸爸静了下来,酒酿的困意逐渐涌了上来,自顾合上眼睛,靠在靠椅上,浅浅的睡了一觉。凭自己的感知,觉得车子好像转了弯,又经过一个红灯,又转了一个弯……酒酿就在这种身体感知过程中,进入一个梦乡。

自己很容易做梦,或许是自己大脑皮层细胞过于活跃的原因。梦中自己好像进入一个旋涡,然后就变成好多年前的自己,那时自己还是一个小孩,遇到五个少年,女孩他们一起玩,还管他们叫哥哥!……

酒酿从梦中惊醒时候,还在自我反思,让我叫他们哥哥?那不等同于慢性***?那几个人都能飘到天上去!自己这个做了梦还能记住这个本事算不算超能力。快要到家的时候,酒酿还在嘻嘻品味刚才的那个梦,自己一直想要有个哥哥,自己当妹妹,就像电视剧里,哥哥总是护着妹妹那一种,哎多好!

然后转过头,对正在倒车入库的爸爸说:“爸,你说你们当初给我生个哥哥多好?”

老爸冷不丁听到自家闺女冒出这么一句话,差一点倒车时没撞到人家车的后视镜!等车停稳之后,老爸深深吐了一口气,对着一本正经问自己的姑娘回答到,“我当初要是和你妈生了个哥哥的话,也不可能有你了啊?”

酒酿仿佛小孩子没能得到糖果的失落感,“对哦!生我那时候,a kid of one family 哪还有其他人的事了”

老爸把车内锁打开,笑着催自己闺女,心里笑道,都快25的人了还当自己是个小孩。“赶紧下车吧!你妈都在家里做好饭了就等你回来了。”

酒酿也从晕机难受当中恢复过来,忙笑道,“好嘞!”

一推开车门,迎面走来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西装,白色运动鞋,把手揣在上衣兜里,带着黑色的棒球帽,个子不是很高,大致一米八,身材比例很好,主要是很苗条。跟另一位一对称,这一位就属于很好看的那一种,另一位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黑夜中还能看出此人有些中年发福了。

酒酿推了一下眼镜,眯起眼睛,不用动脑想,就知道这两个人是谁了。

酒酿半笑道,“行啊!两位兄长,一个从大西南来东北,一个从大上海来东北!”

穿黑西装的人走过来也是笑着回应,“妹妹都回来了,哪有哥哥不来接的道理?”

酒酿父亲在一旁看着这三个人,有点不理解,上一秒,闺女还问自己为啥不要哥哥的,下一秒怎么就出现自称哥哥的人,还不止一个?

父亲侧身听酒酿向自己介绍,穿黑西装的这个人是酒酿的好朋友,有个什么英文名,自己也没自己住,就听见酒酿叫他黑哥,也是个教练。另一个叫老富,是酒酿的老师算的上,但是这个人怎么长的像40多岁的人?但是酒酿说人家才30?

酒酿父亲和两位客人打了声招呼,然后请人家上楼吃饭。但是这两个人说不吃饭,有事找自己闺女。一想也到家了,自己闺女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自己一个人提着行李箱进了楼道。上楼了。

此时,楼下三个人,酒酿、老富、黑哥,在茫茫夜色里,忍受着蚊虫叮咬的危险,一动不动的站着。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酒酿觉得自己还是先开个话题吧,“不是,你们来这儿到底干嘛呀?说实话,找我有什么事?”

老富:“谢谢你!”

酒酿一脸不解,苦笑道“谢***什么啊?”

黑哥把脸板的正经“你那本在韩国给我的日记本,我们都懂了。”

酒酿道:“哦!怎么讲他们要是对我信任一些,我也不会做那件事,再者说,这也算我自己的工作范围之内的职责,只不过我给你们了而已。但是记得要还给我哦。”

黑哥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随后三个人陷入了一段无言的尴尬。

老富忍不住烟瘾还是从兜里掏出一盒烟,先是递给黑哥,黑哥也是经不住诱惑还是抽了一根,老富想了想慢慢的将烟盒递到酒酿面前。酒酿也是停顿了一下,冲着老富笑了笑,也是从里边抽了一根烟,从自己的兜里找出打火机,点燃。三个人一并走到垃圾桶旁。

暮色还有些未沉,天边残留着一抹嫣红的烧焦的味道。

沉默良久的老富,在吸了两口香烟之后,把剩下的半只香烟碾灭,抬着头看着天边留下的那一朵红烧云,吐了一鼻子浓烟。问酒酿,“还想回来吗?”黑哥也睁大眼睛看着酒酿,想要知道一个满意的答案。

而酒酿却掐着香烟,抬了抬手,又放下。良久,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看看吧!”

这代表或许是一种彳亍吧。老富和黑哥也不好再说什么。当初酒酿为什么执意离开,外边传的风生水起,但是他们都不知道其中原因。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老富还是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教练好苗子,不想放弃。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说出那个人的名字。用沉稳的语气说道:“总决赛之后,Kite会回到我们战队,成为Skyfx.m的中单。”

酒酿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了,即使在回国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随时随地都能听到他的名字,一旦听到还是要冷静对待。

她还是在这个人面前没了防备,瞬间就击破了她为自己心里狭小一隅的防线。磕磕巴巴的回答道,“哦?是……是吗?挺好的。”然后转过头去,狠抽一口夹在手指间已经冷却掉的香烟。

黑哥见状,说道。“老九,如果你不愿意一下子就从事教练这个职位的话,可以先到我的战队里当助教或者战术师。先熟悉一下国内电竞氛围,在说以后打算。”

酒酿还是沉默。“我看看吧,让我好好想想。”

因为两周之后是总决赛,黑哥的队伍要打赛前的表演赛,又要给CNG做赛前的训练赛。老富要忙着赛后转会事宜。所以他们又连夜赶车从东北回到基地,准备赛程。

只留下酒酿和天边已经消失的火烧云。

蹲草笔记

蹲草笔记

作者:茹歌儿类型:竞技状态:已完结

一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让酒酿与叶文州相遇,并追随他走进属于自己的职业生涯。酒酿曾经想过,如果自己逃离的那几年都不算事实,我们俩彼...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