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资讯 《王妃太轻狂》最新章节无弹窗by风过无痕无弹窗在线阅读

《王妃太轻狂》最新章节无弹窗by风过无痕无弹窗在线阅读

时间:2019-12-09 12:10:58编辑:芷蕾

热门好书《王妃太轻狂》由知名作者风过无痕著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俞北鸢霍铭,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不好,没工夫给您看诊,让您自己个儿疼着去。某男:反了她了?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还不错,要去给太子爷下毒试试新药的效果。某男:绑回来!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好,已经入宫找太后扯犊子去了。某男:……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大好……某男:她又想做什么?侍卫:王妃说要给自己放个长假,天明时分已经出城了。某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王妃太轻狂》 第十三章 收留阿潼 免费试读

俞北鸢跟着官兵们来到李员外府中,认真一顿翻查,一旁的阿潼心急如焚。霍宇川不知为何,心中却对这刚结识不久的女子莫名信任。 时间渐渐流逝,半晌,俞北鸢终于起身。一旁的李员外的夫人一脸不安,急切的上前询问:“姑娘,可知道是何原因?” 俞北鸢这才嘴角上扬,轻眼将屋子一一扫过? 只见屋中紧闭,还未入冬便已烧起煤炭。俞北鸢这才悠悠: “李家这是煤气中毒。” 众人一愣,一脸不解。俞北鸢轻微挑眉:“李员外可是极其怕冷?” 李夫人连忙:“是,每次还没入冬,老爷便会找人大批购买煤炭。” 俞北鸢不禁翻了个白眼,真是有钱人多作妖。“李员外腹部的伤口根本不至于昏迷这么久,更别说致死了。” “我看这屋中乏闷,窗户也未打开,我一进到这屋中甚至有些缺氧,更别说一整日都在屋中从未出去过的李员外了。” 李夫人一听,连忙大哭:“姑娘,救救我家老爷吧,我求求你了,救救老爷吧。”说着,一副要跪下的姿态,痛哭流涕:“我给你跪下了,救救老爷好不好。” 俞北鸢连忙将李夫人扶了起来:“李夫人莫要折煞小女,李员外发现的早,应还能及时救醒。” 李夫人一听,喜极而泣:“真的吗?” 俞北鸢微微点头,向一边的官兵们吩咐:“你们把李员外搬出屋子。” 官兵一听,连忙将昏迷的李员外搬出屋子。众人惊讶,连忙随着官兵们一起前往屋外。 只见俞北鸢皱了皱眉,最终深呼一口气,左手托起李员外的下巴,右手捏着李员外的鼻子,双手打开李员外的嘴巴。 令众人大吃一惊的举动出现在他们眼前,只见俞北鸢翻身而上,嘴唇对准李员外的嘴唇,不断为李员外输送氧气。 只是古代人民并不知道,甚至李夫人身子颤抖,双腿发软。一旁的一名捕快摇摇头:“没想到这姑娘这么大胆。” 霍宇川眸光微闪,心中一紧。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 许久,在俞北鸢不断地努力下,李员外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俞北鸢见此,终于停了下来,翻身下来。李员外睁开眼便看见一名戴着古怪面具的女子靠自己极其之近,瞬间猛地咳嗽。 李夫人见李员外醒来,也不管俞北鸢用了什么法子,连忙奔向李员外,紧紧抱紧李员外。 李员外一愣,有些疑惑。只见李夫人又放开李员外,冲着俞北鸢一脸感激:“谢谢姑娘,谢谢。” 俞北鸢嘴角含笑:“李夫人不必言谢,救死扶伤是医者的责任。” 随后,语气一顿:“只是——以后切莫冤枉好人了,更何况阿潼只是个孩子。” 李夫人一听,连忙应声赔笑:“是我太心急,冤枉了阿潼,以后定不会这样了。” 俞北鸢微微一笑,望了望那与弟弟一模一样的脸,缓缓走去,俯下身子:“阿潼,以后一定不要这样了,你一个孩子就算跑了,以后的路,更加艰难。” 阿潼一听,一脸可怜兮兮,拉了拉俞北鸢的衣角:“大姐姐,阿潼想跟着大姐姐,就算为大姐姐做牛做马,阿潼也会努力让大姐姐开心的。” 俞北鸢迟疑,只见身后李员外暴跳如雷:“不行!阿潼我看你是活腻了!” 俞北鸢一听,轻微皱眉。只见还未等俞北鸢出声,一旁的李夫人便厉声:“你给我闭嘴!” 俞北鸢起身,缓缓转身,一脸不满:“我本想着把阿潼留在这儿,如此看来,阿潼并不适合待在员外府上。” 李员外心底不满,碍于一旁的李夫人,不敢言语。李夫人见此,赔笑:“姑娘是我员外府上的大恩人,要什么我等都应双手奉上。只是…这孩子难训,怕是会扰了姑娘。” 俞北鸢微微挑眉:“无碍。” 李夫人迟疑,无奈:“姑娘,不如我给您挑个壮健一些的小厮,也好帮衬着些姑娘。” 只见俞北鸢刚想出声,一旁的霍宇川却是看不下去了。 “李员外李夫人,洛九姑娘可是救了你的命的,要个小孩子做书童,你们这般推托,传出去,可是要落下个不仁不义之名的。” 那李员外不知眼前的男子是谁,李夫人自然是知道的。眼看李员外就要发脾气,李夫人连忙应声:“既然六皇子殿下这么说了,那——” “那便将阿潼送与姑娘便是。” 李员外一听,瞬间腿软,刚刚还铁青着的脸庞瞬间难看。 如此,李员外双手将阿潼的卖身契奉上。俞北鸢与霍宇川携着阿潼,开开心心前往京城最大的酒楼——红楼。 只因阿潼一出员外府,肚子便不争气的传来阵阵咕噜声。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红楼,俞北鸢开怀大喊:“掌柜的,一间包房!” 只是,几乎同一时间,俞北鸢身后也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掌柜的,要一间包房!” 掌柜的连忙俯身而来:“二位客官,只剩一间包房了,要不——” 俞北鸢挑眉,冤家路窄也就罢了,这等尴尬的事情也太惨了。 身后的俞挽沁一脸高傲:“我们多加五两银子便是了。” 掌柜的喜出望外,眼看这包房就要给俞家姐妹,俞北鸢眼底溢出满满笑意,缓缓:“我加十两。” 空气一阵寂静,俞北鸢优雅转过身子,冲俞汐儿与俞挽沁微微一笑。 只见霍宇川等人也转过身子,俞汐儿见到霍宇川一愣,随即投以微笑。 只是俞挽沁见此,脸色难看,见霍宇川竟与这女子同往,而这女子浑身廉价衣裳,心中不快。于是便朝着俞北鸢厉声:“你什么意思?” 这女子戴着古怪面具,却能与六皇子一同用餐?定是个狐媚子!俞家姐妹心中不满,瞬间对俞北鸢产生敌意。 俞北鸢故作无辜:“不是价高者得吗?” 俞挽沁一听,又提高声音:“二十两!” 俞北鸢悠悠:“我出三十两。” 俞汐儿皱了皱眉,故作惊讶:“姑娘,何必费这么多银子呢?” 俞挽沁也高傲附和:“是啊,我看你身上的衣裳也不过尔尔,你有那么多银子吗?” 俞北鸢嘴角一抽,光顾着打她们脸了,她身上确实没有那么多银子。 霍宇川见俞北鸢身子一僵,似是有些失神。附在俞北鸢耳边轻声:“小九,需要救助吗?” 俞北鸢一听,二人相视一笑。于是,俞北鸢挺胸抬头:“关你们什么事?我既然敢喊价,我定是有银子的,还是——” 俞北鸢嘴角微微上扬:“二位姑娘今日没带够银子?”
王妃太轻狂

王妃太轻狂

作者:风过无痕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不好,没工夫给您看诊,让您自己个儿疼着去。某男:反了她了?侍卫:爷,王妃说她心情还不错,要去给太子爷下毒试...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