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资讯 叶清仪玄墨小说叫什么名字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叶清仪玄墨小说叫什么名字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时间:2019-03-15 11:34:51编辑:痴珍

精品好书《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是来自作者云片糕写的悬疑灵异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清仪玄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我叫叶清仪,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安安稳稳一起生活到了大学。但我没想到,因为一次叛逆,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梦境中出现的巨棺,巨棺中的神秘身影,玄门天才的历练,一件件事情,被搅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张难以破解的巨大迷网……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第九章 跟踪 免费试读



    第3章

  

    “谢谢师、兄。”我说道。

    只不过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师/兄已经备下了三菜一汤。

    裴璐放下了围裙,朝着我笑了笑。他的眼睛天生温润,是个如玉君子,现在洗手作羹汤,反而更多了一种摄人的诱、惑力。我反而愣了一下,拿了筷子,笑了笑,敛下了奇怪的感觉。

    忽然之间,我想我大概知道了师/兄为什么会让小安动心了。这般男子,世界上有多少人会不动心呢?

    “戒指,”才刚准备吃饭,忽然裴璐开口,本是温和的眼神之中泛起了涟漪,多了几分警惕和戒备:“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恍惚地放下了筷子,动了动手指,有些茫然。心中有种制止我说出来的冲动,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第六感:“这是家里人最喜欢的。我带着它,就好像家人一直都在身边了。”本是骗人的话,但越说我却是越委屈。

    到底是哪儿出了错,才让我在失去了爸爸妈妈之后又要失去我的奶奶?不就是因为没听奶奶的话,在不该出去的日子里跑出去玩了一趟么?

    乍然之间,一点点的小酸涩逆袭成了巨大的痛苦,眼泪珠子就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又一颗砸入了饭碗之中。

    裴璐叹了口气,从我手中拿走了饭碗,放在了一边,又给我打了一碗:“别哭了。奶奶没了,我陪你一起找。”

    我抬起头来,心理不知是心虚多点还是难受多点,朦朦胧胧只看到了裴璐清秀干净的脸上有着十足的肯定。

    “你不会放下我一个人走吧?”我抽噎着询问,就担心他也走了,我要怎么办?

    裴璐很坚定地点头:“只是要麻烦师妹了,可能要在师妹家住下。”

    我就像是得到了十足的肯定,虽还在悲伤,却定下心来:“好!谢谢师/兄!”

    等我情绪平静下来,时间已经缓缓流逝了快个把小时。

    “吃饭吧。”裴璐默默地去热了饭菜,看着又散发着热气的菜,我又模模糊糊地要掉眼泪了。但这次却是不同了。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大概裴璐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一反常态,竟然在吃饭的时候开了口。

    桌子一边放着那张病例,我机械地咀嚼着饭粒,有些不懂裴璐话中的意思。那病例虽然是在前两年之前,但奇怪的是,具体的病状还是手写描写。

    那一行行快要飞上天的字迹,我半天功夫才能勉强从中间认出一两个字来,根本就看不清楚病状到底是要说什么。

    但哪儿不对我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看向了裴璐,希望他能给我提醒。

    裴璐若有所思,微微皱着眉头:“可能这段时间需要跟踪那个主治医生了。”他小声说着,又催促了我一句:“吃饭,别发呆。”

    “哦。”我傻傻地应了一声,看着那些文字,又扒拉了两口饭,咀嚼着,这个病例……

    忽然之间,我一拍脑袋,放下了筷子,朝着书房去。

    裴璐在后面说了一句:“有什么事等吃完了饭再说!”

    但我已经冲入了房间。我是今年才高考入的大学,高中时候的笔记还来不及处理,房间中充满了淡淡的书卷特有的味道。我走到了书架之前,从中间抽出了一本书来,翻了翻。

    “哪儿不对?”裴璐也已经跟我进了来。

    我翻开了书,一页两页三页。忽然我抬头指着纸张:“我这本书是那个时候的,但书本已经泛黄了。”照理来说,病例也应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些问题。

    但是……

   

  裴璐出了去,带来了病例,相比较之下,这纸张实在是干净到无话可说。

    这是假的,我们对视了一眼,得出了结论,果然这位主治医生可能有什么在隐瞒我们。

    “不行,我得过去问问清楚。”我着急地就想外面冲,却被裴璐一把拉住了手。我奇怪地看着他:“师/兄?”

    裴璐像是触了电,松开了手,有些无奈:“吃完了饭。等吃完了饭在过去也不急,正好是他下班的时间,不要太急。”

    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吐吐舌头,乖乖地走到了饭桌前。

    这么一折腾,饭又有些凉下来了。眼见着裴璐又要过去热饭,我急忙制止了,胡乱扒拉了两口:“我吃好了!师/兄,你快点啦!”

    和我的迫不及待来相比,裴璐的动作显得慢条斯理多了。他天生就带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特殊味道,让人着迷,让人忍不住为他而倾倒。

    我无力扶额,可惜了可惜了,这样的好男人,竟然就被我家小安给看到了,回头还要被霍霍了,太可惜了。

    等裴璐用完了餐,我急忙收拾好了桌子,放了水,洗了洗手:“师/兄我们走?”

    “走吧。”裴璐看着有些无奈,还是语气温柔。

    我不知裴璐是从哪儿知道的主治医生的作息时间,我恍惚之间已经有一种只要是师/兄,什么事情都能简单搞定的错觉了。不知不觉之间,我竟叫裴璐的一句师/兄也越来越顺口了。

    我们俩才出发了没几步,电话忽然想了,小安气喘吁吁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清仪,你们去哪儿了?我怎么看不到你们?”

    我急忙捂住了电话,又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在老师的搜索之下,顿时又觉得有些好笑:“小安,那个主治医生有点问题,我们准备过去跟踪看看这位看看。”

    “清仪,我翘了课,你们现在在哪儿?等等我,我们一起过去。”透过手机话筒,小安的声音越来越急,我也不多想,便说到:“我们现在就过去仁爱,到时候仁爱门口见。小安你别风风火火的,到时候惊动了目标可就不美丽了。”

    “知道了老大!”小安笑嘻嘻地话语透过了话筒。

    我有些好笑地挂了电话:“小安那家伙翘了课,说要一起过来。等等去了仁爱,正好一起拉。”

    裴璐只清淡地点点头。

    和小安约定好了地方,我们加快了脚步,几下就赶到了仁爱的门口。

    没想到的是小安这家伙比我们来得还要快,看到我们之后,马上就跳着招手吸引我们的注意。我简直就要无力去看这位大仙。

    接了头,我才发现小安竟然背了一个大包。

    “这里什么?”我有些无力。

    小安鬼鬼祟祟地打开了包,只见里面红的绿的不要太刺眼,而后她从中间掏出来一条红围巾,一顶红帽子,一副墨镜,几下帮我穿上。

    “疯了疯了你疯了啊?这么热的天,这么醒目的颜色,不是瞎弄么?”我折腾着想要从小安的手中挣扎出来,却被小安给暴力镇、压了。

    而后她又喜滋滋地拿出了一套绿的来,几下给裴璐穿上,美滋滋地表示:“这样,就没人怀疑我们了!虽然天热了点,但是为了我们伟大的目标,忍忍啊。”

    听那简直就是哄小孩子的语气,我翻了个白眼:“那你怎么不。穿?”

    “我有啊。”小安熟练地从包中掏出来了作案工具,给自己给换上,还冲着我解释:“这玩意儿,我之前就选好了,但一直没机会放出来。现在终于可以了!”

    如此彩虹色的东西,我不知是如何被小安这么心安理得地带在自己身上的。她有些憋得闷闷地冲我们表示:“有点闷,幸好我是最后一个,忍受时间更少点。”

    对于这个从小到大的朋友,我蓦然之间多了一种无力的想法。但能怎么办呢?自己瞎眼交的朋友,就是哭着也要走下去。

    我们一行人畏畏缩缩地躲在了车后面,只有裴璐还光风霁月,毫不在意地接受路人们异样的眼光。

    小安在一边看着裴璐充满了佩服,看着就是恨不得一起去接受这些眼光的洗礼。

    我被气得直接就拉着两个人躲到了车子的后面,这俩人难道不知道我们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么!这简直就是给人把柄来着!

    小安恍然大悟:“忘记了,我们现在是在做一项秘密任务。”她小小地看了眼我,最后又痛心疾首地指着裴璐:“裴璐你这样是不对的!简直就是对不起我们!我们的任务是!跟踪!那个坏人!”

    我无力扶额。

    好歹这几位现在是明白自己要做些什么了,我们一行人就这么缩在了角落里盯着门口。

    但奇怪的是,我们等了很久,还是没等到主治医生。

    我有点疑惑:“是不是弄错时间了?还是人已经走了?”

    “不是。”裴璐回答地无比肯定,他盯着医院,但难得出现了焦躁的表情:“他没走。”

    那是……

    我和小安几乎是同时看向了他。他的目光直直得透过了医院大楼,最终停止在了白天我们停留过的那个办公室:“回去吧。”

    “为什么?”我和小安几乎是异口同声。

    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裴璐语气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他发现了。我们明天去康宁。”

    我看了看小安,最终只能选择应了下来。

    小安叹了口气:“都怪我。”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作者:云片糕类型:悬疑状态:已完结

我叫叶清仪,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安安稳稳一起生活到了大学。但我没想到,因为一次叛逆,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梦境中出现的巨棺,巨棺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