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资讯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最新章节by云片糕无广告在线阅读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最新章节by云片糕无广告在线阅读

时间:2019-03-15 11:34:49编辑:乐菱

经典神书《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是来自作者云片糕写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叶清仪玄墨,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我叫叶清仪,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安安稳稳一起生活到了大学。但我没想到,因为一次叛逆,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梦境中出现的巨棺,巨棺中的神秘身影,玄门天才的历练,一件件事情,被搅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张难以破解的巨大迷网……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第一章 夜半遇诡 免费试读



    如果晚上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千万要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不要转头,不要应答,不要,千万不要!

    

    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规矩,但是对于受过高等文化教育的我,始终认为这只不过是老一辈为了吓唬小孩子的谎言罢了。每次奶奶说起来的时候,我就当做没听到,不是这样的。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我这一辈子竟然因为这一句话而彻底改变了。

    

    我们这儿的习俗,在快临近七月半的时候,要在外面点香。好让飘荡了一年了的孤魂野鬼们也讨点香火吃。也可以和他们祈求明年的相安无事。

    

    对于这种事,我向来认为是无稽之谈。甚至希望等到了我有了孩子,绝对不能让这些传统的东西传下去。到我这儿,断了也好。

    

    为了和奶奶证明这种东西根本没有,所以我特意和奶奶赌气,选择在鬼节的时候跑出了家门。和朋友在外面浪了一个晚上,等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这鬼门都要关了,还有可能有什么鬼跑出来么?

    

    果然,我又一次用事实证明了,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正确的。

    

    我家住在老式单元楼,三楼。楼下的邻居养了一条大狗,平常和我关系很不错。我经过二楼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死狗子叫唤了半天。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从何处吹来了一阵风,竟然让我感觉到了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我从包包里掏出来钥匙,应该是这段时间听奶奶唠叨的次数太多了,所以才会有这种可怕的幻觉吧。

    

    “叶清仪你回来了。”奶奶的声音忽然在我背后响起来。

    

    奶……我正准备回答,却猛然惊觉不对。奶奶说过,绝对不能在半夜里应答。我这才觉察到,奶奶今天的声音实在是太过阴沉可怕,就好像是从牙齿缝里逼出来的一样。

    

    不是奶奶!这个反应让我的手心出了汗,一定一定不能回答,一定一定不能转头。我再次告诫自己,

    

    正当我害怕得牙关都紧锁的时候,肩膀上搭上来可一只冷冰冰的手。那是谁……不好的预感充斥着我的心。为了应约,我穿的是露肩小短裙。而那只手在这样的夏日夜晚里,显得特别冰冷而可怕。

    

    我被吓得双腿发软。那只双不仅冰冷,还带着不知名的液体,滴滴答答地顺着我的肩头往下边划去。

    

    耳边有一阵风轻轻掠过。我的嗓子几乎都发不出声音来,勉强从包中掏出了钥匙。开门,快开门,开门就安全了。

    

    “乖孙女,你为什么不理我。”那阴森森从齿缝中钻出来的声音还是不依不饶,从我的耳朵一直往脑海中钻去。

    

    不是我奶奶,那不是!我拼命催眠自己,当做没听到,我听不到。终于,齿轮转动,我如同听到天籁一般,推开门。

    

    眼睛中已经不可抑制地流下了泪水。我轻声告诉自己,不怕了,进了门,就什么都不怕了,什么也不用怕了。

    

    !!!

    

    正当我准备迈开腿进门,我却发现,自己的腿根本迈不开去,就仿佛牢牢地被定在了地上一般。最可怕的还是,那只冰冷的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消失了。从脚上蔓延开来一股子冷意。

    

    推门啊!快推门啊!我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不停告诉我快推门,快推门,然而,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不听我的使唤。

    

    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我一直盯着那个门框动弹不得。最可怕的是,门框四周还爬来了黑漆漆的虫子,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虫子,一只跟着一只,密密麻麻,层层叠叠。

    

    难道这就是我不相信有这种东西的缘故么?

    

    那些虫子在我面前组成了一张溃烂的脸,上面疙疙瘩瘩。而我却在昏暗的月光之下,隐隐约约能看清楚那张脸反射出黑黝黝的光来。

    

    这是什么?!

    

    那张脸忽的嘴唇微微动了一动,隐隐约约是在说什么。我呆呆的看着。

    

    乖,孙,女。

    

    不是!那不是我奶奶!我彻底被绝望给笼罩。我会被怎么样?我会被吃掉么?我还能在见到我奶奶么?

    

    虫子继续层层叠叠地涌出来,不一会儿,那门框上的烂脸还有了一双烂手。那些来不及抓住门框的虫子不时往下掉。

    

    这是哪儿!为什么会这样!

    

    绝望漫上来。我能感觉到,即使是八公分的小细跟也抵不住这些虫子,有什么东西正朝着我的脚窸窸窣窣往上爬。

    

    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才刚考上大学,我要怎么办?

    

    正当我绝望的时候,我的手忽然被一只温暖的手一把抓住。就在那一瞬间,我身上仿佛有了无尽的力量,身上涌现出了一股力气。

    

    能动了!当我意识到能动的时候,我马上跟着他就往外面跑去。不想要死,一定不能死!身上麻木的地方越来越少,冰冷也被驱逐了出去。

    

    当我和那只手的主人终于停下步子的时候,原本的满月已经被乌云给彻底埋没。我竟然看到了在阴影之下,一个又一个的人经过。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安详而温暖的笑。

    

    此刻,我终于明白,老底子传下来的并不是假的。这一切都有它存在的道理。

    

    “谢谢。”不管那双手的主人是谁,我此刻的感激都必须要表达道:“今天如果不是你,我可能……”

    

    转头的时候,顺着月光,我看到一张格外干净美丽的手,细长而有力,顺着那双手一直往上看上去,在白惨惨的月光之下,我看到了一张白净的脸。他的表情淡漠,却在这个时刻给了我莫名的温暖。

    

    那双眼眸,就如同最明亮的星子落入了湖中一般闪烁,我莫名有些沉醉。一阵风吹来,一股熟悉的冷意顺着脚腕蜿蜒而上。我抓住了他的手,颤抖着嘴唇:“救我,救救我。”

    

    求你救救我,我还年轻,我还不想被抓走。

    

    “……”他抿着嘴唇,从背后掏出来一根木剑。上面痕迹斑驳,已经有些年头了。我看着那把木剑不过轻轻一挥,膝盖之上的冷意就渐渐散去。

    

    “谢谢,谢谢你!”我颤抖着和他感谢,又坐到了地上。

    

    那人收起了木剑,而后轻轻点头,便又朝着我们刚来的方向走去。

    

    别去!我怕!我心中呐喊着,最终还是勉强站起身来:“那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我奶奶她怎么样了!”

    

    他看了我一眼,继续往前走去。我鼓足了勇气,终于跟在他的身后:“我,我和你一起去。”

    

    “……”他看了我一眼,便不管我了。

    

    我跟着小跑了几步。后半夜的风出奇的凉,风一吹,吹得我身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原本身上的那点子汗也全部不见了。

    

    我小跑了几步,跟上了他的大步子:“我,我叫叶清仪,今天谢谢你。”

    

    他的脚步微微顿了顿,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大步往前走。顺着风,我能听到他的声音有些嘶哑:“恩。”

    

    不能知道他的名字,我心中有少许的失落,很快又调整了过来。奶奶还在家里,奶奶怎么样了?

    

    奶奶是我现在剩下唯一的亲人了。从小我的爸爸妈妈们就都不见了,奶奶将我拉扯长大,如果奶奶出了什么意外,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为什么偏偏要在七月半出去?

    

    “你不该跟上来。”他的脚步顿了顿。

    

    我们已经到了我家。在月光之下,整栋楼阴森地可怕,每一块黑漆漆的玻璃都反射出阴测测的光来。

    

    我清楚地意识到了,这儿就是刚才颠覆了我三观的地方。奶奶,你等我。我张了张嘴,对着自己说道。

    

    对于救我的男子的话,我装作没听到。他迈步继续往里面走去,我也紧紧跟上:“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裴璐。”顺着风,我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

    

    裴璐,裴璐。我在心中默念了几次,深深地记下了他的名字,又紧紧跟在了他的身后。

    

    “你不该来。”他又说了一遍。

    

    我拉着他的衣角,尽管心理慌张,却还是硬着醉说到:“我不怕。”

    

    裴璐继续往前走去,我的心更加害怕。

    

    从楼梯的角落中,不停有东西爬过来,想要抓住我的脚腕。但裴璐只不过是轻轻一挥手,它们就灰飞烟灭了。

    

    好厉害!此刻,我清楚地意识到,只要跟住他,我就一定能见到我奶奶的。

    

    我的视线之中,不断有奇形怪状的鬼物出现,又不断地覆灭。终于,我们走到了三楼。我的心紧张地蹦跳着。

    

    “就是这里。”裴璐意味不明地说到,而后推开了我家的房门。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作者:云片糕类型:悬疑状态:连载中

我叫叶清仪,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安安稳稳一起生活到了大学。但我没想到,因为一次叛逆,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梦境中出现的巨棺,巨棺中...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