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资讯 苏玉岭燕昭野全文阅读最新 苏玉岭燕昭野小说目录

苏玉岭燕昭野全文阅读最新 苏玉岭燕昭野小说目录

时间:2024-06-15 17:07:18编辑:宛海

苏玉岭燕昭野是著名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的那男主苏玉岭燕昭野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京城,黄昏,巷子。一个少女跌跌撞撞往前冲,后面有几个家奴模样的人紧追不舍。“臭丫头,站住!”“世子可等着呢,可别让她跑了!”少女身体虚软,额上还有一个红肿的大包,眼前开始模糊,但她知道绝对不能让对方抓住。她在乡下住了十来年,好不容易被接回京,家门都还没进,就被从马车里扯了下来,打了一闷棍塞进了花轿。

《苏玉岭燕昭野》 第13章 一半生机 免费试读

苏玉岭本来睡大半天才缓回那么点精神,这一次又全耗光了,还倒亏不少。

这会儿她觉得手都在颤抖。

晋王却觉得自己好了起来。

他示意青锋退开,自己伸手扶住了苏玉岭的手,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领口又被拉开了。

“你我总共见面两次,你就扒拉了本王两次衣裳。”他说。

苏玉岭呵呵,“你当我乐意?还不扶我起来?”

青锋退开两步,低头守着。

但是苏小姐跟王爷说话是真不客气啊。

晋王扶着她站了起来,刚准备松开手,苏玉岭腿一软,又差点儿摔倒下去,他立即就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这么搂着,都能够感觉到她身体的颤。

这是脱力了的表现。

他抿了抿唇,明白为了救他,她一定是费了不少力气。

但是——

晋王还是立即看向了床上的太上皇。

他既然没死,那太上皇是不是也有可能救回来?

“你是不是也能救回太上皇?”

“不能。”

苏玉岭立即就堵住了他的话,打破了他的幻想,“他已经死了。”

说得毫无敬畏。

那可是太上皇!

青锋张了张嘴巴。难道是因为在乡下养大的?

晋王眸色微暗,他也很震惊,但他震惊的是,这么说来她等于是破了那个秘法?

“不过,他也不能死得太彻底。”苏玉岭又说,“你和他用了同命秘法,不能彻底断了。”

晋王都听懵了,人死了,还不能死得太彻底?

“扶我到床前。”

晋王扶着她到了太上皇床前。“青锋,在外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

已经震惊得懵了的青锋赶紧退了出去。

现在整个宁寿宫的人都沉浸在悲伤中,一边布置着宫殿,皇上离开的时候允了晋王一个人留在寝宫里陪太上皇,所以没人进来打扰。

苏玉岭到了床边,看着太上皇的脸色,又看了看四周。

目光在晋王脸上扫过。

这对父子,算是互相救赎了?

太上皇自愿给了晋王十年寿元,而晋王则与他共享寿命。

一个是先皇,一个是帝星命格,紫气浓郁,虽然同是帝星,但还是有区别的,晋王的帝星命格超出其他皇帝。

因为有他的紫气压制,太上皇的生机竟然还没有完全消散,余下一半,被她刚才及时凝聚住了。

“你说他不能死得太彻底,是什么意思?”晋王问。

“有木牌吗?”

苏玉岭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看向他。

“什么样的木牌?”晋王皱眉。

“就跟灵牌那样的,如果可以,要金丝楠木的。”

晋王根本就不知道她要寻木牌干什么,但看着躺在床上的太上皇,还是应了。

“有。”

他传音让青锋去取。

宁寿宫里,金丝楠木多得是,比如屏风。

削一块下来就是了。

很快,一块金丝楠木木牌就被送到苏玉岭手里。

苏玉岭将木牌放到了太上皇心口处,伸出手指,取簪一划,指腹上就渗出血珠来。

她将手指往太上皇额心一摁。

“苏玉岭!”

晋王大惊,出手抓住她的手臂。

父皇已死,怎可随意弄脏他老人家的尸身?

苏玉岭瞥向他,“松手,你还要不要活?”

“你要做什么?”晋王沉声问。

苏玉岭看着他身上冒着的浓郁紫气,另一手突然就在他面前一捞,一抓。

扒拉一点他的紫气,不然她都要撑不住了。

晋王看到她做出了这么一个动作之后,将手中捞到的空气往自己眉心按了下去。

“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但是苏玉岭做了这么个动作之后,他看到她的脸色明显好了一些。

就跟吞了什么十全大补一样。

苏玉岭轻舒了口气。不愧是万里挑一大帝星,这紫气对她来说真的是太补了。

“我刚才留下了太上皇一半生机,可以将生机安顿在这木牌上,用来承受你们的同命秘法,可以骗过天道,假装他没死,你也可以不用死。”

看在那么一捧紫气的份上,苏玉岭好心地跟他解释。

晋王神情一震,很是惊诧。

“还能这样?”

“换成别人都不太行,你和太上皇的命格,我的本事,缺一不可。”

苏玉岭这话说得相当骄傲。

晋王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事情。

“可以松手了吗?”

“生机安顿在这木牌上,这块木牌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苏玉岭想了想,“就相当于一块真的供奉了祖宗的灵牌?到时候送到你们供奉皇家香火的地方就行了。也许,某个晚辈去叩拜的时候,它会显显灵?”

不知道为什么,晋王听着她后面这句话说得有些嘲弄。

他可不信。

哪里还有这种事?

但他还是松开了手。

苏玉岭手指按在太上皇额心,然后缓缓地抬起来,朝木牌上移动,那样子好像在拉着一缕什么东西似的。

到了木牌上,她用手指在木牌上写字。

“太上皇叫什么?”

“燕长熹。”

苏玉岭问他是哪两个字,晋王想了想,抓住了她的手,握着她的手指,在木牌上写下了几个字。

燕长熹灵位。

那是用她的指尖血写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后一笔写成时,晋王仿佛看到那几个字闪了一闪,像是覆上了一层银光似的。

“好了。”

苏玉岭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

“你们皇家香火供奉的地方——”

“送到祖庙吧。”

晋王松开她的手,把那块灵牌拿了起来。

苏玉岭身子摇摇欲坠,写了这么五个字之后,她的脸色又变得很是苍白。

“回头给我寻些年份高的人参,炖点鸡汤给我喝——”

苏玉岭说完,眼前一黑,身子就朝床上栽了下去。

这一栽,只怕得栽到太上皇身上。

晋王立即伸手一捞,搂住了她的腰,抱着她退开两步。

这一刻他才突然发现,自己的膝盖之前本来是跪得钻心痛,站都站不起来的,现在竟然不痛了,还能站能走了?

苏玉岭到底做了什么?

“王爷,皇上驾到!”外面传来青锋的声音。

但皇帝没理青锋,在他出声的时候已经快步进门,一看就看到搂着个姑娘的晋王。

“你们在干什么?!”

苏玉岭燕昭野

苏玉岭燕昭野

作者:佚名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京城,黄昏,巷子。一个少女跌跌撞撞往前冲,后面有几个家奴模样的人紧追不舍。“臭丫头,站住!”“世子可等着呢,可别让她跑了!”少女...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