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资讯 卫霖白源小说阅读 卫霖白源全文免费无广告

卫霖白源小说阅读 卫霖白源全文免费无广告

时间:2024-04-03 11:09:53编辑:沛珊

破妄师

推荐指数:10分

《破妄师》在线阅读全文

卫霖白源是著名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内容主要讲述时间:公元2066年。坐标:镜像地球,华夏F市。卫霖用脚尖带上车门,一手拎着公文包,嘴里叼个早餐袋,用千辛万苦匀出来的另一只手,一指禅点向单位大门口的打卡机。腕表上的倒计时显示,离早晨签到的时限只差最后几秒。

《破妄师》 第六章 免费试读

门后是一条摆放着泔水桶、满地油渍的小巷子,他们没跑多远,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李敏行惊恐地回头看了一眼,整好见到白源撕开纸盒,现出一把头重脚轻、枪筒细长的枪支——准确地说,是电磁脉冲激光器。

它的形状有点类似大口径步枪,设计却较之复杂得多,为了保持枪身平衡,枪筒上还安装了跟踪探测仪。后座的脉冲能源箱内装载着所需燃料,在核反应堆爆炸时产生强烈的电磁场。枪身主体是反应加速器,将加速后的电子束穿过装满混合气体的钢管,以近乎光的速度射出,堪称破坏力与杀伤力极强的致命武器。

李敏行不看还好,看了以后吓得绊到了垃圾桶,踉跄摔在地面。卫霖拖着他往拐角处躲,身后墙面立刻被射穿了一个大洞,砖屑四溅,粉尘蓬然飞舞。

卫霖用力拽了一把嗷嗷惊叫的李敏行:“快跑,去开车!”

李敏行手脚并用地跑了几步,回头问:“你呢?”

“我拦住他,你先走!”

“往哪走?”

“往南,市郊工业园南门碰头。”

李敏行连滚带爬地冲向停车场,卫霖看他消失,转身从拐角探出头,正要说话,又一枪轰在墙面上,溅了他一嘴砖粉水泥,脸颊上还被石屑划出口子。卫霖一抹流出的鲜血,怒道:“白源,你公报私仇!”

白源端着枪,冷冷地说:“既然做了,就要逼真,别被看出破绽。”

卫霖恼火地伸手入袖:“行啊,这可是你说的——”他猛地一抖手腕,数点寒芒接连射出。

白源下意识地挥动枪身,拨飞了其中两个,最后一个却乘隙而入,扑面而来。千钧一发之际,他的面前陡然凭空出现无数条光线,交织着构成网状,网眼迅速收缩,在极短的时间内聚合成一块钢铁盾牌,堪堪挡住了攻击。

盾牌与脱手镖一齐落在地面。白源看着脚下那枚尖头三棱、表面有黑色涂层的脱手镖,想起方才对方发镖时刁钻的角度、强劲的力度与几乎超越人力极限的速度,很有些意外:真·暗器啊,卫霖这小子,居然会这一手!

卫霖则在琢磨:白源这混蛋真能耐,瞬间弄出个挡箭牌,难道在虚拟世界中具现化各种物质不需要消耗精神能量?怎么可能!也许这家伙精神力比我想象的更强大……两人对峙了片刻,忽然听到车辆引擎的轰鸣声。

卫霖回头,见李敏行的那辆车竟然直统统地冲过来,车头***巷口,挡在两人中间。“快上车!”李敏行几乎把脑袋缩进方向盘下面,朝车窗外大叫。

卫霖有那么一点错愕:像李敏行这样看起来胆小软弱的男人,没想到还会回头来接应他,真是人不可貌相。

“快!”李敏行满头大汗地再次催促。

卫霖拉开车门,蹿进去。李敏行一踩油门,车子后退出巷口,调头朝街道飞驰。

不多时,后面有辆车也追逐而来,显然是不肯善罢甘休的白源。

李敏行把一辆逃亡中的车开得左扭右摆、战战兢兢,不停叫着:“我我车技不行,你来开!”

卫霖正盘算着怎么在凸显双方战斗力的情况下,合情合理地“弄死”白源,嘴里敷衍道:“你开,我想办法击退他。”

李敏行说:“你前面的储物格里有把手枪!我有持枪证!”

卫霖打开副驾驶座的储物格,果然摸出了一把半自动手枪。他灵机一动,对李敏行说:“刚才动静太大,八成有人已经报警,要是警方掺和进来就更麻烦了,你继续往市郊开,注意在白源视野受阻的地方减速,我要跳车。”

李敏行大概被吓过了头,脑子莫名地好用起来:“你的意思是我继续吊着他跑,给你创造背后偷袭的机会?可万一他直接朝我们的车开枪怎么办?”

卫霖检查了一下子弹,重新插上弹匣,“在市区他不敢这么明目张胆。他们在警方内部虽然安插了人手,但毕竟数量少,不能见光。到了偏僻无人处,他可能会开枪,所以要把握好跳车的时机。”

李敏行就像旱鸭子看海岸救生员一样看他:“到时你吭声,我全都听你的!”

车子一路向南,渐渐开出了繁华的市区,周围车辆行人变得稀少。李敏行提心吊胆地加油门,生怕身后紧追不舍的邪恶杀手用那把人间凶器将他们连人带车送上天。

当他拐过弯,开上一条坑坑洼洼的碎石路时,不禁担心地说:“我这车轮胎好久没检修了,不会爆胎吧……”

乌鸦嘴要显灵!卫霖当机立断地叫了声:“快减速!”

李敏行一抖,赶紧松油门,后胎就在此刻发出一声爆响,车身猛烈震动着,不受控制般向路基旁边斜冲出去。眼见要撞树丛,他发疯似的死踩刹车,眼泪夺眶而出:“……啊啊啊我猪啊我为什么要乌鸦嘴抽死我算了!”

车子碾过灌木杂草,在当头撞上一棵粗大树干的同时停住冲势,幸亏之前减了速,并未造成更大的撞击力。

李敏行胸口被安全带勒得生疼,转头发现卫霖不见了,副驾驶座的门半敞着,看样子很像是弃他而逃。但他相信对方只是下车去布置后招,一定会来救他于危难之中——不知何时,卫霖已经把保护者的姿态与誓言深植入他的心底,让他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信赖感。

不行,我不能留在车上等死!在倒车失败后,李敏行决定放弃车子,逃进树林深处,先尽力把追杀者甩掉再说。他鼓足勇气,猛地推开驾驶座的门,慌不择路地朝树林深处奔跑。

一道光束击中了他身边的大树,将合抱的树干拦腰轰断,声势沉重地擦过他的鼻尖砸在地上。李敏行惊叫摔倒,回头见白源正端着枪一步一步逼近。他心中满是绝望,嘴里胡乱叫道:“别杀我!别杀我!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我什么都不知道,求你们放我一马吧……我有钱!所有钱都给你……”

白源走到离他三米远的地方,停住脚步,枪口对准他的脑袋,用一种冷酷中饱含嘲弄的姿势偏了偏头:“你一死,这个世界就完了。”

李敏行惊恐而茫然地看着他。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对这个世界而言,意味着什么。”白源把手指扣在扳机上,“但是没关系,生而无知、死而无谓,这就是人类。”

李敏行盯着扳机上那根弯曲的食指,瞬息的动作在他眼中犹如痛苦的濒死期一样漫长。他在心底狂乱而强烈地祈祷:别开枪!开不了枪……枪坏了……对,枪炸膛了!

白源猝然感觉到一股无形而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从充斥天地的所有物质中,无孔不入地向他压了过来,仿佛海啸席卷微渺的船只。他立刻调动起全部的精神力加以抵挡,脚下仍不由自主地踉跄后退了几步,枪柄在手中发热,越来越热,他能感应到里面的燃料正在产生超剧烈的核反应,难以负荷的脉冲能源箱很快就要自爆解体!

——“绝对领域”的规则力量!因这个世界的主人的强烈精神波动而悍然降临!

破妄师们受过严格的精神训练,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抵抗这种规则压制,然而人因求生欲望而爆发出的力量是如此强大,此时此刻稳稳地占了上风。

白源当机立断,将枪支使劲扔了出去,同时具现化出一支小型喷射器贴在枪柄上,将它倏地推送出几百米距离,在落地前就炸成了一团巨大的烈焰。

李敏行震惊且后怕不已:这枪竟真的炸膛了!看这自爆的威力,要是对方没把它远远扔出去,绝对是玉石俱焚,连带自己也要搭上一条性命!万幸啊……白源微微皱眉:“绝对领域”的规则果然麻烦,在主人无知无觉时就具有这么强的控制力,要是对方发现了其中奥秘,就更难应付了。

李敏行回过神,转身正要乘机逃跑,从身后传来一个沉静如水的声音:“举起手,白源!慢慢后退,退到距离他十米以外,否则我就开枪打烂你的后脑勺。”

……是卫霖!卫霖回来了!李敏行停下脚步回过头,激动地寻找保护者的身影,心中又有些疑惑:他既然要伏击白源,为什么不直接开枪击毙对方,不是一了百了吗?但转念一想:或许白源身上还有什么危险武器,微型炸弹什么的,卫霖一定是怕对方在临死前引爆,累及我的生命安全——他果然是把保护我放在了首位!

白源非但没有举手后退,反而把手伸向肋下风衣中,在李敏行的心提到嗓子眼之前,卫霖果决地开了枪。

一声枪响。

白源的身体猛地一震,面朝下扑倒在地。

李敏行连连向后跳去,惊慌地看着地上纹丝不动的白源——暗红色的血从他后脑勺汩汩流出,很快被松软的草丛与土壤吸收。一枪击中要害,他肯定死了。但奇怪的是,流出的血量很少,且很快就停止了,就连李敏行这种毫无医学常识的外行人看了,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卫霖冲过来,握住他的手腕:“走吧,在他的同伙找到尸体前,我们离得越远越好。”

李敏行晕乎乎地被他牵了一路,直到走出树林,看见白源之前停在路边的越野车,才有种恍如梦醒的感觉:“他死了……你杀了人?”

卫霖停下脚步,侧过头一脸认真:“没错,为了保护你,我会杀人。”

李敏行仿佛抽了口气,在他的注视下觉得眼眶发烫。

好在卫霖没有让他尴尬太久,直接摸上了白源的车,“他临走时把钥匙拔了,混蛋。我们的车撞坏了,这地方又偏僻得很,没有车很不方便。”

“怎么办?”李敏行问。

卫霖朝树林抬了抬下巴:“回去他的尸体上找车钥匙。”

“啊?”李敏行露出为难的表情。

“你不想过去也没事,就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卫霖走了几步,李敏行追上来,说:“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

破妄师

破妄师

作者:佚名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时间:公元2066年。坐标:镜像地球,华夏F市。卫霖用脚尖带上车门,一手拎着公文包,嘴里叼个早餐袋,用千辛万苦匀出来的另一只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