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资讯 施婳祁砚最后结局 施婳祁砚完结版免费阅读

施婳祁砚最后结局 施婳祁砚完结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4-02-27 09:07:14编辑:雁卉

施婳祁砚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内容主要讲述倘若没有对应的解药压制,便只能纾解,否则热毒会侵蚀五脏六腑,血液沸腾而亡。若是以往,他早就抽身而去,可现在他根本无路可退。

《施婳祁砚》 第四章 免费试读

宁王祁恒与宁王妃沈芩,很是重视施婳的到来,几乎一里一哨,早早就派了人去打探着。

一得到消息,二人便领着王府众人在门口等着了。

一夜没睡好,马车上又颠簸的厉害,施婳现在是又累又困。

她以手掩唇打了哈欠,迷迷糊糊掀开车帘,下了马车。

宁王妃瞧见施婳,当即眼眸就亮了!

她上前两步,率先来到施婳面前,高兴的道:“这便是婳儿了吧?好一个娇媚出尘的美人!”

外间的风一吹,施婳才清醒了些,连忙面带羞涩的低了头,眼前的人都没瞧清,便屈膝行了一礼:“婳儿见过王妃,见过王爷。”

宁王妃急忙牵起她的手,将她搀扶了起来,嗔怪的道:“讲究那些虚礼作甚?你爹娘没有同你说么?你爹是宁王的结拜兄弟,你娘与我乃是手帕交,你唤王爷叔父,唤我姨母便成!”

宁王在一旁笑着点了点头:“你姨母说的没错,婳儿不必见外。”

寻常来说,这话其实是有些怪异的,毕竟要么是姨父姨母,要么是叔父婶婶,现在一个称叔父,一个称姨母,简直就是各论各的。

施婳闻言,从善如流的乖巧唤道:“叔父,姨母。”

“哎!”

宁王妃笑的见牙不见眼:“瞧瞧,女儿家多乖巧,真真是让人心生欢喜!哪像我生的那两个臭小子,一个闷葫芦整日就知道舞文弄墨,另一个吊儿郎当,什么正经事儿都不干!”

宁王自然也是有女儿的,但都不是王妃所生,自然略过不提。

施婳温婉的道:“姨母说笑了,临别之时,爹娘还在夸赞,说叔父与姨母将两个哥哥教养的极好,让我来到京城之后,定要听哥哥们的。”

宁王妃面上的笑容更深了,她朝一旁默不吭声的祁晗看了过去:“喏,这就是我那只会舞文弄墨的大儿子,你唤他晗哥哥便是,旁边的臭小子,就是你砚哥哥。”

祁晗看着施婳,率先柔声开口道:“婳儿妹妹。”

施婳抬眸朝他看去,迎上了一双带着温柔笑意的双眸。

她面上露了羞涩,正要开口,却瞧见了站在他身旁,面无表情冷冷看着她的祁砚。

一瞧他的样貌,施婳一颗心顿时如坠冰窖。

赫然就是昨晚被她扔下海的朝廷钦犯!

施婳连忙低头,生怕被瞧出了异样,轻声唤道:“晗哥哥,砚哥哥。”

祁晗面色温柔的应了一声。

两家已经商量过,施婳来到宁王府的目的之一,便是与祁晗培养感情,从而定亲成婚。

眼下瞧着一个含笑盯人,一个含羞低头,宁王与宁王妃顿时露了笑,正欲说些什么,一旁冷眼看着的祁砚却忽然冷冷出声:“婳儿妹妹好生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施婳心头顿时咯噔一声。

“臭小子!”宁王一个巴掌拍在祁砚的后脑勺上:“收起你那些不着调的话,婳儿可不是你认识的那些莺莺燕燕!”

祁砚看着施婳,冷笑。

宁王妃牵着施婳的手道:“别理那个不着调的臭小子!你远道而来,肯定累着了,咱们进府慢聊,顺道让你见见府上其他人。”

施婳乖巧应声,由她牵着往府里走去。

祁砚看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

一旁祁晗低声问道:“你与婳儿妹妹不过是第一次相见,怎的态度这般不好?往日你不是最怜香惜玉的么?”

祁砚看了他一眼:“看人不能看表面,大哥知晓什么是蛇蝎美人么?”

他的声音不小,前面的施婳听的明明白白。

她垂了眼眸,一颗心渐渐拧紧。

平阳王府看似风光无限,然而天子自从沉迷炼丹之后,便日渐昏聩,受奸人挑拨已经对平阳王府起了歹念。

此次她入京,看似是受皇后之邀上京做客,可事实上,她就是来当人质的!

只是这事儿还未摆上明面,宁王夫妇并不知情,接到母妃托他们照顾她,并且有意两家联姻的信后,便欢欢喜喜主动求了恩典,让她住在宁王府,顺道与祁晗培养感情。

若是昨晚之事被宁王夫妇知晓,不仅婚事必定作罢,她想要通过联姻,为平阳王府寻求庇护的打算也定会落空!

宁王妃见她白了脸,当即回眸怒斥道:“不会说话就别说话!知道的明白你是在夸婳儿貌美,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她有什么不满呢!”

祁砚看着施婳,缓缓开口:“不过是第一次相见,我有什么可不满的,婳儿妹妹,你说是不是?”

施婳回身朝他行了一礼:“多谢砚哥哥夸赞我的容貌。”

祁砚闻言顿时给气笑了,明知他在说什么,她却还依旧敢应一句多谢,真是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

宁王妃引着施婳往屋内走:“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夸人的话都说不好,你别放在心上。你父亲母亲可好,上次相见已经是几年前的事儿了。”

施婳温婉的一一答了。

宁王与宁王妃见她不仅貌美,而且端庄得体谈吐不凡,顿时就更满意了。

来到前厅坐下,宁王与宁王妃同施婳闲话家常。

施婳余光落在祁砚身上。

虽不知他怎的成了朝廷钦犯,但他做的事儿应该是瞒着宁王夫妇的,此刻他不再开口,想必昨晚之事,他也不会告知宁王夫妇,这让她默默松了口气。

但事实证明,她这口气还是松的太早了。

就在她与宁王妃闲话家常的时候,一旁宁王忽然冷喝了一声:“祁砚!你袖子里藏的什么?!”

突如其来的冷喝,让众人的目光,齐齐朝祁砚的袖子看了过去。

施婳也不例外。

然而,在看到他从袖子里扯出的大半块布料时,她的脸刷的一下又白了。

那是……她昨晚用来堵他嘴的肚兜!

施婳祁砚

施婳祁砚

作者:佚名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倘若没有对应的解药压制,便只能纾解,否则热毒会侵蚀五脏六腑,血液沸腾而亡。若是以往,他早就抽身而去,可现在他根本无路可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