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资讯 (完整版)杜小心偷香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杜小心偷香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时间:2022-06-01 09:10:55编辑:紫真

杜小心偷香是著名作者佚名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下面看精彩试读!杜小心,一个身怀玄阴绝脉、贼里贼气的乡野少年,在机缘巧合下习得茅山奇门遁甲和神鬼之术,从此人生轨迹发生骤变!时值北宋末年,天下大乱,为夺九州权柄,妖邪粉墨登场,杜小心为保炎黄血脉,毅然转战万里江山,纵横七国,收窃脂妖兽,激战青须鬼王,殿斩西夏王子……从此,他悖逆天意,扭转命运,化不可能为可能,终成无可比拟的——绝代天师。

《绝代降魔天师》 第4章 茅山小天师 免费试读

茅山乃是道教上清派之发源地,其原名为句曲山,也称地肺山,相传西汉景帝时,有茅盈、茅固、茅衷三兄弟在此修炼,并为民治病,后于此山得道成仙。后人为纪念茅氏兄弟,遂将句曲山改称三茅山,简称茅山。

山上景色奇特秀丽。有九峰、十九泉、二十六洞、二十八池之胜景,彼此配置得体,巧合成卷。山上奇岩怪石林立,大小溶洞深幽迂回,灵泉圣池星罗棋布,曲涧溪流纵横交织,绿树蔽山,青竹繁茂,物华天宝。

春游茅山,淡烟薄雾如纱,身临其境,飘飘欲仙。夏日登山,朝观日出,暮赏彩云,雨后初晴,但见流云在深谷幽林中缭绕,峰峦时隐时现,若"山在虚无缥缈间";秋季山瘦林薄,红叶含笑,松涛阵阵,使人逸趣横生;冬雪茅山,银装素裹,分外窈窕。

茅山上宫观道院众多,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三宫五观。三宫是九霄万福宫、元符万宁宫、崇禧万寿宫,五观为德佑观、仁佑观、玉晨观、白云观、乾元观。

其中九霄万福宫,位于茅山主峰大茅峰顶。从山麓上远眺,抱扑峰、积金峰尽收眼底,四面峰峦叠翠,云雾缭绕,传言于峰顶更常有万丈霞光,直上九天霄汉,遇者皆可成仙。故而茅山有道家洞天福地之称。

茅山开山立派以来已经经历九百余年,一直都执江湖中道家门派之牛耳。然而在两百年前,茅山掌门第二十一代掌门青松子在修炼过程中意外发现了脱凡成仙的捷径密法,本该是茅山的幸事,不想却引来天妒,招致雷劫。青松子也遭遇天劫,导致茅山大部分密术失传,甚至一部分茅山立派时的典籍也在雷劫中被焚毁。从那以后,茅山逐渐衰落。到今日,茅山在第二十四任掌门流云的带领下,只能勉强在武林立足。这还是靠着流云偶然得到了从从万福宫的地洞内找到的两册残缺的奇门遁甲秘籍才勉强做到的,否则只怕茅山已经从江湖门派中除名了。

在九霄万福宫与抱扑峰之间的峭壁下的深谷中,弥漫着奇怪的烟雾,透过淡淡的烟雾可以看见一间倚着石壁建造的茅屋。一个看起来还不到十四岁的道装的小鬼正蹲在地上,似乎玩的很起劲。但是如果走近点的话你就会发现,那扎着冲天道髻的小鬼正拿着一条墨黑色的蛇咬自己的手指,然后再将被蛇咬过的手指依次放进一碗泛黄的液体中。

十个手指全被蛇咬过并浸过液体之后,那道装小鬼站了起来一脚把手中的那条墨黑色的蛇踢的老远。喃喃自语道:“老鬼真的没有骗我,墨猩蛇的尿果然能解蛇毒。看来他不是和我开玩笑。老鬼这次急匆匆的跑路一点都不像他的风格,而且居然肯提前告诉我出山的方法,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不过很快这小鬼就露出狡黠的笑容,大叫一声:“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啦!”奇怪的是他那么大的喉咙在这山谷中居然没有一丝的回音。原来在这茅屋外围大约十丈的范围内,当声音穿过的时候,立刻会形成环状的旋涡,涌动的暗流在一瞬间就将声音淹没。

这道装的小鬼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独臂神医杜月的孙子杜小心。不知道是不是投错胎的缘故,这小子自从小时候偷偷溜上茅山玩时看见很多穿道袍的道士以后,天天嚷着要穿道袍。缠的神医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厚着脸面找上九霄万福宫,向住持流云要来一件小道袍。

从那以后,十岁都不到的杜小心便天天粘在流云道长的身后,流云道长竟然对这小鬼非常投机,再加上杜小心那张能甜死人的嘴,哄的流云整天都眯着眼睛直乐!竟然将他一身的奇门遁甲、招魂引鬼之术倾囊相授。直把杜小心看作衣钵传人,不想杜小心在十二岁那年和他刚结识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候,排阵引起了火灾,几乎将半个九霄万福宫烧成灰烬,偏偏他的那个小伙伴是当今哲宗皇帝的幼弟成王赵烈,所以罪过只好让杜小心一个人来抗了。还好赵烈答应给九霄万福宫修建更辉煌的宫殿,否则只怕杜小心早就被那些眼冒火光的道士生吞活剥了。

他爷爷独臂神医正好借此机会把这烦人的小鬼关在这间小茅屋内,并请流云道长在茅屋外设了一座太极归元阵,逼迫他在三年内学完神医的全部医书。太极归元阵杜小心自己也会摆,要出阵并不困难,但是他爷爷比他贼精的多,又在阵内阵外又布下三道墨猩蛇阵,这墨猩蛇不仅奇毒无比,更能在游过的地方留下浓浓的气味,这气味虽然不至于致人于死地,却也能让人瞬间麻痹,失去知觉。(注:山海经桑空之山脚,有蛇墨黑,味腥而有剧毒,名曰墨猩。)

所以杜小心只好乖乖的在茅屋里啃了一年多的医书。

本来应该还有一年半时间,神医才会将这小鬼放出来,但不知什么原因,独臂神医前天给杜小心留下一张字条,告诉他解蛇毒的方法——蛇尿可解毒,将墨猩蛇的尿涂在鼻子下面也可以不用惧怕墨猩蛇留下的气味——然后就不知所踪了。刚开始杜小心以为老鬼又想整他,一直没敢动,没想到老鬼真的失去踪影,连饭也不送来,害他饿的半死。如果不是他用役鬼术让几个野鬼摘来野果,只怕早就饿晕了。

所以才会有刚才以身试毒的那一幕,没有想到老鬼真的没有骗他!杜小心转身进入茅屋把准备好的大布袋系在腰上,布袋拖在地上,看起来非常滑稽。在举步为艰的情况下,杜小心叹了口气,从大布袋里掏出一个小口袋塞进怀里。毕竟是第一次出远门,不能把所有家当都带上总是非常可惜的事。

杜小心按照神医的指示,用道袍的袖口浸满墨猩蛇的尿后,便开始破阵,虽然他早已经熟知太极元神阵的破法,但要真正出阵还是费了很大的劲,途中还被三条墨猩蛇咬到,如果不是有解药,恐怕杜小心已经呜呼哀哉了。这让他意识到光说不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路上得抽空把从流云那老道那里学会的奇门遁甲好好练习练习。

下山前,杜小心用降雨术把道袍好好清洗了一下,虽然蛇尿有解毒的功能,但是味道实在是不怎么好闻,万一在刚出山的路上就把谁熏的晕过去就不怎么好了。

丹阳府珥陵镇的集市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

杜小心哼着跑调的歌,在集市里到处闲逛。前面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原来是一群小混混在收取保护费的时候,看见一个外来的乞丐坐在街心行乞,那几个小喽罗便冲上前去。

其中一个小喽罗恶狠狠地道:

“哎,老不死的,谁让你坐在这里讨钱的?有没有交地头税?”

老叫化被这几个凶神恶煞的小喽罗吓呆了,他心想自己要饭要了一辈子,走遍了大江南北,还从没有听说过叫化子行乞还要交地头税的。

“跟你说话呢,你是聋子还是哑巴?这老东西。”说着伸手就把老叫化破碗中仅有的几枚铜钱抓了过来。

“看你这老东西像根木头似的,算了,这几个钱就当税钱了。”

老叫化只能眼巴巴的瞧着,可旁边围观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个浓眉大汉腾地一下冲上前来。

“你们还是不是人啊?连叫化子的钱也抢?”

小喽罗们先是一惊,看清来人后,脸立刻就黑了下来。其中一个獐头鼠目,脸带刀疤的小头目阴森森地道:“哟,弟兄们,看见没有,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敢出来架咱们屠虎门的梁子呢。怎么着,兄弟们,是不是好好招呼一下?”

一听是屠虎门的,那浓眉大汉倒吸一口冷气。屠虎门是丹阳的一霸,门主李财林一身横练的金钟罩已经有八层火候,他在江湖上虽然只是个二三流的小角色,但在这丹阳府,尤其是屠虎门的总坛所在的珥陵镇,却还无人敢捋他的虎须。普通的老百姓自然只能任由他欺凌了,就连他手下的爪牙也个个鱼肉乡里,老百姓们全都是敢怒不敢言。

那几个小喽罗说着就把那浓眉大汉围了起来。刚要动手,围观的人群里忽然想起一个响亮而清脆的声音:“门主驾到。”

人群自动往两边分开,那几个小喽罗忙不迭跪了下来,“恭迎门主大驾。”

只听一个稚气的声音道:“免了免了,你们都起来吧。”

那几个小喽罗一听不是门主的声音,抬头一看,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个梳着三寸多高道髻的小道士,正笑眯眯的一边捋着冲天发髻一边盯着他们看,这些家伙不由得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小鬼,刚才是你叫门主来的?”

“对啊。”

“那门主呢?”

“已经来了,就在这儿呀。”

那獐头鼠目的小头目又往四周看了看。这才反应过来。

“好小子,你敢耍我,李门主在哪儿呢?”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李门主?难道就不能是赵门主,钱门主,孙门主么?”

“笑话,在这丹阳府珥陵镇,除了我们屠虎门的李门主外,还有谁敢称门主的?”

小道士笑眯眯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也是一门之主,我乃是丹阳屠狗门门主杜小心是也!”

围观的众人一阵哄笑。那小头目顿时恼羞成怒,挥拳向杜小心胸口击去。

众人听得“哎呀”一声,都以为小道士已遭毒手,定睛一看,谁知却是那小头目倒在地上不听地抽搐。

杜小心贼贼地笑着,手里拿着一根竹签。原来他在下山前准备了很多墨猩蛇的尿,他手里的竹签十有八九是在蛇尿里泡过的。这墨猩蛇的尿虽然不能致命,却可以使得中毒之人血液慢慢凝滞,浑身抽搐,仿佛受到雷击一般,让人痛苦万分。

这小头目乃是众喽罗中武功最好的,所以其他小喽罗一见连他都在一个照面之下倒地不起,立刻四散而逃,片刻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那些热情百姓的杜小心,心情愉悦地继续游荡着,毕竟这是他十四年来第一次受到那么热烈的欢迎,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正当他玩够了准备离开珥陵镇的时候,在集市尽头山谷前的官道旁被一群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家伙拦了下来。

为首的老头大约六十上下,长着一副鹰钩鼻,耳朵耷拉着,露着一脸阴沉的笑容。

“嘿嘿,敢问这位小道长如何称呼,师承何派?为何要与李门主的人过不去呢?”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是谁?”杜小心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老夫马华中,江湖人称沙洲老怪的便是。屠虎门李门主乃是老夫好友。”

“沙洲老怪?”杜小心故作诧异状,没等沙洲老怪露出得意的笑脸又紧接着说道:“没听说过。”

笑容僵在脸上的沙洲老怪阴森森地道:“哼,贫嘴的小子,等会你就会知道老夫的厉害了。”

正说着,沙洲老怪身后一名黑衣的屠虎门头目闪身上前对老怪道。

“马老前辈,已经弄清楚了,方才那个兄弟是中了墨猩蛇的毒。但不知为什么这毒性却不如传说中那么霸道。”

沙洲老怪眼中暴出一阵精光。“黑猩蛇?请问这位小道长与黑龙教有何瓜葛?”

杜小心撇了撇嘴。“什么黑龙教、白龙教的,没听说过。”

沙洲老怪怔了一下,阴笑道:“嘿嘿,那就好,你若是真与黑龙教有什么牵连,我还真不好下手。哼,小道士,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手段。”

说着,沙洲老怪晃身欺上前来,双掌翻飞印向杜小心胸口。却猛然间又缩了回去,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杜小心不但没有防备,居然还露出一脸的怪笑,沙洲老怪立刻意识到眼前这小道士是个用毒的高手,心中一惊,不等招式用老,立即飘身后退。

刚一站定,沙洲老怪瞪翻双眼怒道:“小子,你笑什么?”

“我只是在想,万一我被你打到我会怎么样,你又会怎么样。呵呵。”

这样以来,沙洲老怪更加认定杜小心有古怪。他哪里知道杜小心其实心里直打鼓,他之所以装出一脸的怪笑,只不过是因为他根本就不会武功。虽然杜小心跟着流云道长学会了奇门遁甲和茅山的法术,但却没有学到丝毫的武功,而他爷爷也从来只是叫他学医术,对于武功却从来不提。刚才看到沙洲老怪的招式过于凌厉,无从闪避,所以只好博一下了,谁知沙洲老怪果然上当。

沙洲老怪黄眼珠转了两圈之后,上前几步道:“其实呢,你我之间并无多大过节,只要你向李门主道个歉,然后帮中毒的兄弟解毒,这场就算揭过去了,如何?”

杜小心暗地里松了口气,刚准备开口,突然感到一股暗劲当胸涌来。躲闪不及的杜小心被沙洲老怪一招劈空掌击中肩头。原来沙洲老怪怕杜小心暗中搞鬼,竟然不顾自己成名多年的身份,施以偷袭。

杜小心摔出去一丈多远,脸色苍白。

沙洲老怪也是脸色骤变,“你不会武功?”

杜小心居然还笑得出来,他擦着嘴角的鲜血惨笑道:“废话,要是会武功,会被你打成这样么?”

沙洲老怪怒冲冲的转身,大声吼道:“刚才是谁说这小道士武功高强的,骗的老夫到此,若是此事传了出去,江湖同道岂非要耻笑老夫居然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后辈?”说着甩袖离去。

方才那名黑衣头目扬声道:“将这小子带回总坛听候门主发落。”

杜小心闭紧双目,念出一串咒语,轻如蜂鸣。

两个小喽罗走近杜小心,伸手抓向杜小心的双臂,一触之下立即抱头狂叫,犹如神智失常一般,拼命出拳击打虚空之处。屠虎门余下的爪牙大惊失色。已经准备离去的沙洲老怪以为他们又中毒了,不过仔细一看并不像,一般来说,中毒的人很少又这样狂叫但动作依然灵敏的。并且那两个喽罗的眼睛呈现出一种奇异的红色。

沙洲老怪一个掠步走近那两个喽罗,双手急点他们肩头的肩颈穴,其中一个被点中,僵立不动,当神色之中却似无比恐惧,脸上肌肉不停痉挛。而另外一个却偏了几寸,顺手一手向沙洲老怪拍来,老怪一时不察,护身真气立刻将那喽罗的手臂震断,那喽罗涂了一口血,昏死过去。

老怪怒极,抓向杜小心颈下天突穴。“原来你是茅山门下,难怪这般有恃无恐了。”一抓之下,杜小心的脖子应声而断,发出咔的一声。老怪耳中却分明听到杜小心的声音道:“老怪物你抓断我的脖子了,我死了!”

原来杜小心早已防备老怪,施展五鬼搬运术,将一棵枯树搬运过来,再用幻形术变作他的模样。其实如果不是方才不小心被老怪打成重伤,无法施展***召唤术的话,杜小心早就招来金甲***惩治这个不要脸的老怪物了。现在只能施展一些不损耗元神的小法术和幻术。

杜小心借着这个幻术,趁机在路旁进山谷处布下一座简易的幽门太阴阵。说简易是因为布这样一座幽门太阴阵必须要依据所在的山谷地形而设,才能招役方圆十里之内的阴魂。否则只是一般的迷宫阵,发挥不出万分之一的威力。如果山像一条蟠龙,宛转斜曲,那么就必须顺龙身蜿蜒,使得阵形首尾相从;如果山形状如同一只凤凰,翅翼开张,那么就必须要带陇扶冈,使得前有印绶,后有回翔;如果山像飞龙,首尾远同,时横时纵,就应该能台倾池润,舞鹤翔鸿;如果山像一只卧狗,头拳尾就,就要求能项连山首;如果山像麒麟,乍立乍蹲,就要能群从千万,立阵眼数只增强此阵的威力;如果山如同一条长蛇,或曲或斜,就必须布阵在冈后谷前。

因为受伤仓促,杜小心无暇考虑太多,所以布出来的幽门太阴阵并不能发挥它的威力,否则只要入阵之人一时三刻无法破阵而出的话,就会被阵中招役的阴魂吸走三魂七魄,七窍流血而死。

沿着山谷,杜小心一路往北遁去。可是由于内腑受伤过重,他已经接近了昏迷的边缘,而耳中屠虎门那些爪牙的嘈杂声以及犬吠声却越来越近了。看来那座简易的幽门太阴阵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

山谷的前方忽然出现一条小溪,渡过小溪后便是一条通往镇江府的官道。杜小心擦拭着嘴角溢出的鲜血,伏下身在河岸上开始插竹签布阵,所有竹签只留一小段在外,阵形隐隐的成五星状,这是一座天罡太岁阵。此阵能配合临空之星宿发挥巨大杀伤力。(天罡太岁,亥上神岁星,午上神炅星,酉上神太白,子上神辰星……)加上杜小心用来布阵的竹签全部都浸过墨猩蛇的尿。可以想像那些屠虎门的那些不入流的小喽罗陷入阵内会有怎样的后果。

果然,沙洲老怪一马当先,直冲过来,第一个陷入阵中,顿觉四面八方金光直射,就像利箭一样穿过沙洲老怪的眼睛往脑中去,沙洲老怪大吃一惊,忙运功抵御,却见金光转暗,氤氲铺天盖地而来,氤氲中却隐有无数神兵法相,手持刀斧砍将过来,随老怪同陷入阵中的那些小喽罗是触者皆亡,尸体瞬间就倒了一地,沙洲老怪咬牙大喝一声,咬断手指,鲜血直涌。老怪头顶天灵处一个三寸小人缓缓挣脱他的身体,穿过神兵的空隙直飞阵外。

沙洲老怪若是知道他眼前的神兵都只是幻觉,只要他站着不动就没事的话,不知道会有何感想。这一番大惊之下使用元神脱壳最少要让他损失二十年的阳寿。那些倒地的喽罗其实都是中了黑猩蛇的毒,但在阵中沙洲老怪看眼中却似被神兵砍死一样。其实杜小心在这样重的伤势下根本已经没有召唤神兵的能力了。

官道上一辆运草车在缓缓而来,疲乏的杜小心偷偷爬上运草车,然后用剩余的全部精力在身上施了一道隐形术后,便昏死过去。

绝代降魔天师

绝代降魔天师

作者:佚名类型:灵异状态:已完结

杜小心,一个身怀玄阴绝脉、贼里贼气的乡野少年,在机缘巧合下习得茅山奇门遁甲和神鬼之术,从此人生轨迹发生骤变!时值北宋末年,天下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