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资讯 这个女鬼有点婊小说全文 林正张晓雪最新章节阅读

这个女鬼有点婊小说全文 林正张晓雪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2020-03-30 07:44:14编辑:宛绿

经典美文《这个女鬼有点婊》是来自作者铁骑最新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林正张晓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在火葬场当保安其实我是逼不得已,但这才第一天夜班你这女鬼就色眯眯地看着我,还说要和我冥婚,我滴神呀,吓死宝宝了!虽然我很帅,但还没帅到人鬼通吃的地步呀!什么?你居然还能让那些我碰都不敢碰的女神主动送上门来,汗死,这...这,我到底是接受还说拒绝呢,但可不可以不要吓我,我真的胆子很小很小滴!

《这个女鬼有点婊》 第15章 试戏、赌场 免费试读

我,林正,我的名字告诉我要做一个正直的男人,现在突然美女投怀送抱,这绝壁是有问题的,但是如果我拒绝,那么美女会怎么看我,这个世上的无数宅男又该怎么鄙视我呢?

林正,上呀,是汉子就上,婆婆妈妈的是不是个男人?

林正,别上,这可能是圈套,也许这里真的是鬼界,你看到的这些人都是鬼!

两个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这两个声音是我的正反两面,老实说,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突然就变成了导演,我还有如此多的艳遇。

“林导,你站在那里干嘛,你就这样看着我试戏吗?”范冰儿双脚一个交叉侧身,看着我的样子更是含情脉脉到了极点。

“我,我应该干嘛?”我几步走到床边,接着开口问她。

装,林正你就装吧!我都已经开始鄙视我自己了,的确我自己都骗不了我自己的本心,我本来就很色,但是我可是闷骚的类型呀,这也太大胆了吧,这范冰儿可是明星呀,而且还是一线大牌,我,我居然要和她试戏,而且这场戏还是床戏。

“林导,你快到床上来,我们该对台词了。”范冰儿拉住我的手。

我居然就这样半推半就的被拉到了这张四五米大小的床上,并且和这女明星相隔不到五厘米。

“好,对台词!”我心里激动地紧,不过我更是观察四周,一旦有什么不利我的局面,我必须要第一时间有所防备。

“老公,你觉得我的睡衣好看吗?你喜欢我穿这一套吗?”范冰儿拿起剧本,声形并茂的念了一句。

我呆呆地看向范冰儿,她的意思是我念下一句。

“嗯,这睡衣不错,不过我还是喜欢看你不穿的样子。”我有些无奈地照剧本读完。

范冰儿听我这么一说,她居然‘噗嗤’一笑,躲进了被子里,只是露出一个脑袋。

“老公,现在我***了呢,你要看吗?”范冰儿念出第二句台词,并且在被子里脱了睡衣,抛向了我。

汗,我还要读吗?我心里有些纠结。

“嗯,那我钻进来了哦,不知道今晚你会给我带来什么乐趣。”

我,我刚才,居然鬼使神差的读了。

这一句话读完,范冰儿更是将被子罩在了我的身上,而且还拿起床边的遥控器,将四周的窗帘都拉了下来。

“老公,你衣服穿得好多,我帮你脱!”范冰儿继续念着剧本,但是她的手居然麻利的把我,把我,汗,我的背心和裤衩居然被她脱了。

我刚才怎么了,我居然没反抗,这,这不是我的路子呀?

我心跳越来越快,并且有些不知所措,这真的是梦,是现实,还是鬼界?

都对戏对到床上来了,这范冰儿当然不会再念剧本了,她居然直接翻身坐在了我身上,一股温热感传递到了我的身上。

“这,这怎么可以?”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弟弟不争气,居然还昂头挺胸。

“喜欢我这样吗,老公你喜欢我在上面吗?”范冰儿嗲声嗲气地开口说道。

我靠,原来这就是假戏真做,我有些抗拒但是内心却抗拒不起来,并且在我考虑这诸多方面的同时,范冰儿具居然开始扭动起来,微微抬起,接着再次一坐,我的妈呀,她强取豪夺。

一股丝滑的紧窒感充斥在我的脑海,不管怎么说,她好像真的成功了。

连续的‘啪啪’之声不绝于耳,在我半个小时之后,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走向了卫生间。

“林导,我这场戏试的怎么样,你满意吗?”范冰儿笑看着我,并且将睡衣再次穿了起来。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在卫生间洗浴一番之后,终于是穿上了衣服。

刚才那一幕就好像是春秋一梦,虽然这的的确确在我身上发生,不过我必须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让我陷入了这个局面。

始作俑者到底是谁?葛祥吗?这老东西能够把我带到这个地方并且让我化身导演?

叮铃铃的电话声突然响了起来,范冰儿拿起电话‘嗯嗯啊啊’了几句,接着忙跑到这跟前。

“林导,该去44楼了!”范冰儿开口说道。

“44楼?我去44楼干嘛?”我看了看此刻风韵犹在的范冰儿,刚才我在她身上奔驰的时候,她喉咙都喊哑了,现在更是走路连腿都无法并拢。

“林导你不是每年夏天都喜欢来这玩几把的吗?”范冰儿笑着开口。

“到底什么地方,我大概酒喝多了。”我揉了揉脑袋。

“44楼是赌场呀,很多土豪都去那里玩的。”范冰儿解释道。

赌场?我靠,我现在身无分文吧好像,我去赌场干嘛?

我心里思量着,而范冰儿更是指了指床边茶几上的一个信封:”林导,这是你管家刚才在你洗澡的时候送来的支票。”

一听到是支票,我忙几步走到床边,并且将这信封拆开。

“瑞士银行本票一千万美金?”我喃喃地看着这张支票。

这可是等于好几千万人民币呢,就为了赌几把?这也太夸张了吧?

当然了,导演哪里却这些钱,想必这一千万对于这范冰儿来说都能拿的出来吧。

“好吧,那我上去玩两把!”我点了点头,拿起支票直接塞进衬衣口袋。

范冰儿更是穿戴好衣服,她送我到电梯口,并且还让刚才引起我注意的刘菲儿陪我进了电梯。

“林导,刚才我看了一下剧本,我觉得我那个角色的戏份有点少。”走进电梯,这刘菲儿一把挽住我的手臂,嗲声嗲气地开口说道。

近距离看才发现这刘菲儿的精致,这和黄阿明扮演的神雕侠侣中那个小龙女可是一模一样的容貌呀,这小妮子长得也忒标志了,虽然岁数还小不懂得打扮,但是假以时日,肯定会引起娱乐圈的关注。

“那我就给你加戏!”我嘟哝一句。

“真的吗?林导你太好了!林导,那我晚上可以来你的房间试戏吗?”刘菲儿兴奋地跳起来亲了我一下,接着更是说晚上要来我房间试戏。

老实说,刚才那范冰儿的那场戏还算凑合,不是这刘菲儿怎么样?我暗暗地想着,但是很快,44楼就到了。

走出电梯,将近八十多个兔女郎分成两排在过道迎宾,看到我过来更是点头,并且还说欢迎光临。

八十多个兔女郎基本都是欧美人,蓝眼睛金头发,笑的非常的甜,因为这里是一个高档的赌场,所以那大堂经理叫做约翰的男子看到我之后更是跟我打着招呼,说什么‘好久不见,气色不错’,并且还带我直接去了一个vip包厢。

刘菲儿就好像是没见过世面一样,她跟在我身后,到最后更是有些慌乱起来。

在一个vip大包厢前,我终于是停了下来,我看到了里面有些陌生的男女,这些人大概有三四十个,不仅有男有女,而且更是气氛有些不太一般。

“林先生,需要换多少筹码?”约翰开口问道。

我一听当然明白什么意思,直接从口袋把那张支票丢给了他。

“一千万美金,好好好!”约翰一看支票上面的金额数,顿时大喜过望。

“林导,你玩的这么大呀?”刘菲儿嘟哝着小嘴,有些紧张。

“随便玩玩,你要喜欢你也可以玩两把!”我淡笑开口,反正这钱不是我的,我又不是林导,就当消遣好了,也许我还真能脱离这个世界,回到那唐逸宗墓洞里和黄先生和谭池汇合。

“我,我不会玩的!”刘菲儿摇摇头,小脸通红。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那约翰终于再次走了过来,并且把一千万美金的筹码放在一个金色的盒子里交到了我的手上。

“祝愿林先生旗开得胜,玩的尽兴!”约翰礼貌性地对我鞠了一躬,接着又去招待别的客人去了。

我和刘菲儿直接走到包厢里面,此刻正看到一帮人围在一张赌桌的四周。

整个赌桌有五六米长,三四米宽,中央位置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荷官正在摇着骰子,并且在赌桌左右有‘大小’两个字眼,下方更是倍数。

赌大小!

这东西不学都会,百分之五十的概率!

我看了看现在桌面上的赌资,按照十万一个筹码来计算,应该有将近五六百万了都。

“快开呀,大,大,大!”几个白种人更在叫唤着。

“买了离手!开!”荷官说着开,结果一开。

“我靠,有没有搞错,又是小!”

“输了我五把了,居然还是小!”

“我都输三百万美金了,今天真晦气!”

一道道丧气地话语声下,我上下打量了这个荷官一眼,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包间里哪里有什么不对。

而就在这时!

“滚,你已经借了三百万美金了!你的信用额度只有三百万,不能再借了!”

“我,我是没钱了,但我愿意赌十年寿命!”

“十年寿命可以换一千万筹码,你真的确定了?”

“反正我前面已经输了十五年寿命,只要可以翻本,我就可以把寿命拿回来!”

赌命!

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好家伙,这地方果然不一般,居然还可以赌命。

“喂,你下注吗?要下早点下!”荷官旁边的一个黑西服大汉看向我这边,他一脸凶神恶煞。

居然是赌命,我从来没听说过拿寿命还可以换金钱的,话说十年寿命居然可以换一千万美金的筹码,而照这么看,这里的人都是在以生命做代价来赌博了。

“我先看看!”我笑着开口,并且心底更是奇怪起来。

照这么看,这地方还真和现实世界很像,但是这赌场的经营方式还真不同。

买大买小都是运气使然,也就没几分钟的时间,其中一个高个子老头更是狂笑起来,他所押的是‘大’,而且倍数更是十倍的一栏,这上面所押的筹码更是有着五百万。

“哈哈哈哈,一把十倍,我这一把一下子就是五千万!”

“请问先生你需要把筹码兑换成寿命吗?按照规矩,你这五千万可以换五十年寿命!”老头旁边的一个侍从忙开口问道。

“换,老头子我今年七十岁了,本来以为差不多快要嗝屁了,但是现在嘛,呵呵,我要换四十年的寿命,另外一千万就留着养老。”高个子老头笑着开口。

一听老头这话,那侍从点了点头,接着居然是一抹白光在老头身上笼罩,也就一分钟左右的工夫,这老头一下子头发变黑起来,而且也不驼背了,顿时年轻帅气起来,模样也就三十岁上下的样子。

这一幕一下子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特别是我和刘菲儿,更是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太夸张了吧!

这简直神了,想不到还可以用金钱换寿命,这一下颠覆了我的价值观。

不过震撼虽说震撼,但是规矩不可破,毕竟要有足够的本金来赌,当然了,如果没钱就用寿命抵押,一下可以翻盘,那么不仅可以活的久,而且钱也多。

这本来就是一个局,没有什么人为的强迫,一些世界各地的富翁更是乐此不疲的玩着这个游戏,但是说来也是奇怪,大部分的人都是输红了眼。

“怎么样,大家准备好没有,准备好了就下注!刚才那位老先生大家也看到了,不仅加了寿命,而且还带着一千万美金走了,呵呵,那日子可是长着呢!”荷官淡笑开口,看向众人的目光更是极具挑衅的味道。

“下,当然要下注!”一位矮小的男子顿时向侍从兑换了十年寿命,并且拿着一千万美金的筹码,对着那个‘小’的位置投了过去。

“买不离手!买不离手的!”荷官笑着开口。

我看了一眼那矮小的男子,我感觉他在隐约间就好像是老了十年左右,本来三十岁模样的他,现在已经变成四十岁了。

当所有人都下完注后,荷官终于是再次开蛊!

“怎么还是大!啊,这是我最后的筹码了!”

“有没有搞错,又输!”

“哈哈,又赚了!”

一道道议论声下,其中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更是踉跄了几步,差点都要摔到地面。

这位老头穿着一件中山装,双手更是颤抖地扶着赌桌。

“老头,你没筹码就早点走吧,别影响别人下注!”荷官冷声开口。

“我换,我换十年寿命!”老头颤抖地说道。

“哎呀,我说你都流失多了,还换什么寿命,你还是回去吧!”

“是呀,是呀,你都那么老了,有意思吗?”

四周的一些人开始骚动起来,看来这老头的做法显然不太明智。

“哼,你的寿命一共就六十五年,你现在都已经六十岁了,哪里来的十年寿命?”那侍者一脸鄙视的开口说道。

“什么?我,我只能再活五年了吗?”老头听到侍者的话有些脸色都苍白了起来。

“怎么样,要不你把最后的五年寿命也兑换了?”侍者笑着开口,这句话说完,这整个vip包厢的气氛顿时有些不一样了起来。

“好,我用五年寿命换五百万的筹码!”老头面露决然的开口。

此话一出,那侍者的大手猛地一把触摸到老头的天灵盖,也就一两分钟的工夫,这老头顿时瘫倒在赌桌上,脸色更是苍白了很多,而且一副随时都会死的样子。

“这才真的是赌命!一旦这老家伙后面还是输,他也就完了!”一位穿着西装的男子就好像在看好戏般,他随意的点评着老头的生死。

我终于是已经明白这个地方的残酷,我拉着刘菲儿的手,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怎么?来了就想走?我记得你刚刚兑换了筹码的,我们这里的规矩是只要进vip包厢,那么必须要玩几把再走,这里什么时候有过看热闹而不玩的人!”黑衣大汉看到我要走,他一把拦住我和刘菲儿的去路。

“怎么,老子不想玩还需要得到你的允许吗?”我脸色一变,心下更是愤怒之极。

“哼哼,那你兑换筹码干嘛?如果你真的要走也可以,留下筹码和这个女人!”那黑衣大汉冷笑开口,显然比之之前那个经理的态度要差上很多。

“什么?”我脸色难看,这黑衣大汉简直太欺负人,而这时我透过旁边的那扇玻璃门,却是发现现在的我,就是真实的我,我已经不是之前所谓的林导演。

奇了怪了!

我脸色大变,这地方看来是真实和虚幻相结合的,一旦我在这里输掉寿命,那就永远死在这里了,而如果我赢了呢?他会不会让我一直赌下去。

“怎么样,你自己选择!”黑衣大汉耻笑开口,而在包厢里的其他人更是看向我的目光有些奇怪。

“赌就赌!”我几步上前,一屁股坐在了赌桌上,而此刻那黑衣大汉更是露出了诡异地笑容,至于在我身边的刘菲儿,更是突然消失在了这间包厢。

一旦我从林导的身份转变过来,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回归到了开始,但是如果我离开这个vip包厢呢?会不会再次进入到这个林导的角色?

这一切根本就无法用科学常理来解释,我只知道我自从被葛祥一脚揣进棺材之后,这个世界变开始改变了,也许我真的在鬼界,只是这个鬼家和我想象的不一样罢了。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也许是因为我坐下来的缘故,也许更是因为我恰巧坐在了那个奄奄一息的老头身边。

那老头子前面放着五百万的筹码,他可以押倍数最大的十倍,但是他只有五次机会,如果五次都不中的话,那么他就没机会了。

说起来这东西好像简单的很,看上去有着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但是反过来想想,如果我两边都押十倍的话,那会是一个什么结局呢?这不是稳赚的买卖吗?

不对,这里面肯定是有猫腻的,我看向那十倍押注的位置,上面居然还真的有些蝇头小子。

十倍大位置,必须三个六或者三个五!

十倍小位置,必须三个一或者三个二!

哼哼,怪不得是这样,原来这十倍的胜率果然是小的很。

而再看五倍的区域,同样是有一些说明在其中。

五倍是顺子!

好吧,我还是直接玩大小!

我把一百万筹码投到了‘大’字上面,而此刻那老头却是看了看我筹码的位置,将五百万的筹码也投了过来。

“小伙子,我看好你,这一把我跟着你!”老头都快断气了,居然还有力气和我说话。

所有人都默默了看了我们这边的筹码一眼,接着他们却是各自下注,不过我们这边的筹码数量倒是不多。

“买断离手!”荷官大声地说了一句,接着马上将桌面上的骰子放进蛊里摇了起来。

唰啦啦!

骰子和蛊发生一系列的碰撞声,接着那荷官更是将蛊一下子放平在了桌面上。

“开!”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荷官的手上,而此刻那荷官却是冷笑一声,将蛊打开!

“小!”

“哈哈,猜对了,真的是小!”

“终于扳回来了!”

我愣愣地看向那骰面的数字,一二三,小!

噗!

那老头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他非常不甘心的看了那骰面一眼,接着更是双眼一翻,已经嗝屁。

死了!

这老头就这么死了?

我这才发现老头真的已经死去,而我这边的筹码也是少了一百万。

“大家快下注,第二把也许还开小呢!”其中一位赢到钱的高瘦男子笑意盈盈,他刚才赢了一千万,并且还换了十年寿命。

“你小子真幸运,原本你都已经癌症晚期了,今天这把之后,你加上昨天赢得十年寿命,你获得了足足二十年寿命呀!”其中一位男子开口说道。

癌症晚期,都快死的人了,的确可以来赌一把。

见到那高瘦男子再次下注,我摇了摇头,这赌桌上本来就有输有赢,也许这一把你赢了,但是下一把呢,你能确定也是赢。

“快下注,小子,就等你了!”那黑衣大汉盯着我,就好像今天是针对我的。

心中闪过一股愤怒,要不是这地方古怪的很,我还真想揍他一顿,凭我好像也是凝神处境的实力,在身体力量方面肯定可以压他一头。

“催什么催!?”我又丢出一百万的筹码,并且为之还是‘大’。

“大家买断离手!”那荷官瞄了我的筹码一眼,接着大声说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这荷官和黑衣大汉或者是侍从肯定有鬼,也许他们都是鬼魂所化,是在迷惑人。

我心里面这样想着,但是转念一想,糟了,我身上什么都没有,连符文都没有,我摸了摸的脖子,还好,还好那黄先生给我的佛玉还在。

肯定是那荷官和黑衣大汉针对我的缘故,这第二把,乃至第三把,我押大,他就开小,我押小,他就开大。

剩下差不多还有六百万的筹码,我直接一推,推到了‘大’字上,并且还是加注的十倍,我根本就懒得考虑这把会赢,反正这赌场里肯定是有鬼物在操控,不管怎么搞,都会把我的资金抽干。

在赌桌上的其他人看到我押十倍的六百万,更是看向我的目光像看白痴一般,这一把如此能赢,那就是六千万,也就是说可以增加六十年的寿命,这怎么说都有些难以置信。

“好小子,你有魄力!”黑衣大汉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接着笑着开口。

而就在这时,我更是发现人群中好像有一道身影更是在默默地看向我,而当我转身看去,却又什么都没有,这真是有些奇怪。

十倍买大,除非出三个六,这概率可够小的了。

我心里面这么想着,而其他人更是将筹码放在了‘小’字上。

荷官笑着看了我一眼,他拿起蛊,娴熟的上下左右来回摆动,骰子在其中更是连续翻滚,虽然我看不到里面的动静,但基本可以料定这荷官肯定在动什么手脚。

啪!

骰子尘埃落定,那荷官冷笑地看了我一眼,他猛地掀开蛊,而就在这瞬间,里面的骰子突然一闪,接着更是让所有人惊讶了!

三个六!

居然是三个六!

我仔细了数了数骰子上的洞眼,没错,真的是三个六!

“靠,三个六!十倍!”

“这都有,这小子怎么运气这么好!”

“输光了,这可是我最后一把呀,本来还想翻本!”

四周一片议论声,而此刻那荷官更是眉头一皱,他慎重地看了看四周,接着和黑衣大汉对视一眼,一脸的难以置信。

“六千万!”我笑着说道。

荷官点了点头,并且一位年轻的侍者更是将六千万筹码放在了我的面前,连同我本金六百万。

“这六千万我就换六十年的寿命,六百万就换成六张一百万的支票吧!”我笑着开口,并且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这,这怎么会这样?”黑衣大汉脸色难看,他看向荷官。

“给他!”荷官单手托了下巴,吩咐黑衣大汉。

那侍者闻言更是跑到我们的面前,他的手轻轻地触碰在我的身体上,而我更是感觉身体素质在以极快的速度提升者。

“按照你本来寿命八十岁计算,现在你的寿命可以增加到一百四十岁!喏,这是你的六百万支票!”侍者做完一系列的动作,他丢给我六张支票。

我点了点头,将支票直接揣进衬衣的口袋。

“林正,你不该来鬼界!这里是那鬼王的地盘,不过还好那葛祥刚才在墓洞中被你的同伴击成重伤,他的魂魄要恢复过来根本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

一道沧桑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这道声音好像有些熟悉,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接着更是震惊的发现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在唐逸宗墓室外看到的那个白衣人,那人长得和我一模一样,黄先生更是说他是我的第七魂,并且修为很高的样子,看来刚才改变骰子点数来救我的就是他。

“不要回头,你看不到我的,早点离开死亡赌场吧!”当我要回头看看到底是不是他的时候,他的声音再次在我心中响了起来。

什么叫我不该来鬼界,我可不想来,都是那葛祥一脚把我踢进来的,不管怎么说,这地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至少现在这幻象好像还没消失。

懒得再搭理那荷官和黑衣大汉,我收拾了一下,对着门外走了过去,而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居然有位穿魁梧的男子拦住我。

“放他走!”黑衣大汉冷声开口。

此话一出,魁梧男子点了点头,退到到了一边。

而当我离开这个vip包厢的时候,那刘菲儿却是小跑的走到我的面前。

“咦,你怎么又出现了?”我眉头一皱。

“林导,你刚才进vip包厢了,我是没能进去,所以就在外面等你了!”刘菲儿乖巧的开口。

是吗?是这样吗?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会,不过不得不说她长得的确和小龙女很像,嘿嘿,难道今晚我要做一回尹志平?

一想到尹志平将小龙女猛补的场景,我就呵呵一笑,汗死,我怎么老想这些东西,这绝壁会被人鄙视的。

“林导,玩的可尽兴?”那大堂经理看我出来,他先是眉头皱了皱,接着忙堆笑的走了过来。

我点了点头,随即便对着电梯所在的方位走了过去,而走到过道的时候,那两排兔女郎更是喊着‘欢迎下次再来’的口号。

一走进电梯,我就直接按下了三十八层,毕竟这三十八层的总统套房是我的房间,我现在既然要休息,当然要回到那里去了。

“林导,你要回房间了吗?那试戏的事?”刘菲儿看向我,脸庞更是有些焦急。

“噢噢,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要不这样,现在直接来我房间试戏吧!”我一拍脑袋,好像刚才这丫头的确提过要试戏。

“嗯啦,谢谢林导!”刘菲儿点了点头,明显是开心之极。

电梯一开,我便打开了我的房间,这时候那范冰儿倒是已经离去,整个房间里就只有我和刘菲儿。

刘菲儿一走进我的房间就害羞的把门反锁并且还上了扣,这种双重保险的做法据她说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特别是宾馆服务生有些敲门没应答会自己开门换被子被套,而如此一来,他们打不开门,自然会知趣的走开。

“林导,你等一下,我到道具箱里拿衣服。”刘菲儿走到房间的一角,在那里刚好摆放着两口大箱子,而在这两口大箱子里,好像还真的有些道具。

“你要换衣服吗?”我疑惑地开口。

“嗯,这场戏是《神雕侠侣》中欧阳锋教杨过武功,然后点了小龙女的穴位,小龙女是不能动的。”刘菲儿点了点头,她将道具箱里一套雪白的纱裙拿了出来,并且还解释道。

囧,想什么来什么!

我震惊地看向刘菲儿娇羞羞地拿着衣服跑到换衣间去换了,也就四五分钟后,她居然真的和小龙女一模一样,并且走到了我的五米宽的大床上,背对着我。

“怎么背对着我,难道戏开始了吗?”我疑惑地问道。

“林导,现在已经开始了,我作为小龙女已经被欧阳锋点穴了,我现在不能动,而杨过早就跟欧阳锋练武功去了,现在是小龙女和尹志平的戏,反正我是不会动的。”刘菲儿解释道。

这丫头那么快就进戏了呀,我有些惊讶地看向她,但是当我仔细看向她所穿的白纱裙时,却是双眼都直了。

这白色纱裙带有一丝透明,里面若隐若现好像有肚兜的存在,虽然看不太清,但好像除了这裙,刘菲儿里面并没有穿什么吧。

我几步走了过去,并在在床边坐了下来。

“过儿,是过儿吗?”刘菲儿突然开口。

“啊,啥意思?”我疑惑地问道。

“林导,现在小龙女听到尹志平的脚步声,还以为是杨过呢,所以她会叫‘过儿,过儿‘,但是尹志平听错了,还以为是‘过来,过来’。”刘菲儿再次解释。

汗,这都有?

我也懒得和她说什么了,直接按照戏路来,用头纱将她脸一盖,直接抱起她,平放在了床上。

当我将刘菲儿平放到床上之后,刘菲儿的身体居然是有些颤抖,并且胸口部位剧烈的起伏着,不知为何,我的心跳也加快了起来。

这就好像我真的在和小龙女共处一室般,老实说,这刘菲儿今天在我房间试的这场戏绝对是成功的,而且她所扮演的小龙女更是可圈可点。

那一对入手刚好的饱满令我呼吸有些急促,当然了,那皓白的皮肤更是细滑如丝。

将被子直接盖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闪过一道靓影,那是萍儿姐的身影。

不,我不能这样,我心里喜欢的只有萍儿姐,我怎么可以朝三暮四?

我刚想到这里,刘菲儿更是嘴里连续喊了两声‘过儿’,并且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掀起裙子坐了上来,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我的裤衩怎么又没了。

“不,不要!”我惊讶开口。

而就在这时,刘菲儿迷离地看着我,那套白纱裙更是消失不见,并且脸庞带有一丝痛楚的往下一坐。

噗哧!

一股紧窒感直接包围了我,而且还是那么的热乎和润滑,而因为这一瞬间实在太快,后续刘菲儿更是咬着牙,忘情的动了动。

汗,我居然又一次被霸占了!

一个小时后,当我看着刘菲儿那熟睡的模样,我掀起被子偷偷看了眼,结果却是发现这白色的床单上居然有着一滩殷红。

汗,她演的真的到位,小龙女好像第一次也是给的尹志平。

荒唐,我觉得这太荒唐了,难道作为一个大导演,他的生活真的是这样吗?真的宛如游戏人生,并且和女演员发生那种关系并且还叫做潜规?

不管怎么说,这地方我必须要调查清楚,那所谓的死亡赌场有到底隐藏着什么?

趁着刘菲儿在熟睡中,我偷偷地离开了房间,并且对着范冰儿所在的那处房间走了过去,而当我靠近到房间的门口的时候,我却是听到里面有一声声的话语声。

“范冰儿,那林正搞定了没有,我们什么时候出手?”

这是一道阴冷的话语声,他话里的意思更是好像要对我不利,不管怎么说,我听到他的话后,脸色一变。

莫不成这范冰儿要害我,那陌生男子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你说林正拥有的是阳罡体质,一旦被我们吸收我的实力肯定是大进,还说这林正应该还是处,可为什么消息错误?”范冰儿冷声开口,显然心中不满。

靠,她们居然连我什么体质都调查清楚了,可是奇怪,我是不是童子身和这也有关系。

“那葛大人现在受伤正在魂池休养,他让我们严密监视林正,现在林正虽然已经进入我鬼界幻阵,但是我们却无法真正意义上的伤到他,特别是只要我们施展阴法,他脖子上的噬魂玉便会自动攻击你我灵魂,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阳气吸尽,让他无法促成阳罡体质之大成!”阴冷的声音再次开口。

“哼,我和姐妹们又不是真的已经死去,我们只是处于梦境中而已,灵魂进入这鬼界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至于林正,他进入鬼界后所处的幻象中刚好是林导,这林导魂魄也许和他还是一体的,谁知道这林正到底什么时候是真身,什么时候是假象?”范冰儿再次开口。

一听范冰儿的话语,那阴冷的声音顿了顿,接着开口说道:“林导这个人生性本淫,花钱更是大手大脚,这一眼都能看出来。至于林正,那穷小子却是葛大人所交代的,我们必须把他的主魂从林导的身体里抽出来,一旦抽出来,就是这小子的真身,到时再解决也不迟。”

“为什么他会进林导的身体?”另一道女声开口。

“哼哼,你们一个个在现实中都想成为明星,奈何娱乐圈却是根本不是那么好混,这一次你们花钱托梦到林导的梦境中,这一切都是以林导为主的,只是我们以鬼界的规则略微改变了一下这个梦境的模式,至于林正,那只是一个变数,是葛大人将他踢进来的,葛大人说了,现实生活里要对付林正已经不可能,但是他要林正永远躺在那口唐逸宗的棺材里,哼,说来也是可笑,这林正居然运气这么好,一下子进入了主导者的身体里,也许也就是因为这表明上的身体是林导的,所以你们要吸取阳气却是没能得逞,换句话说你们吸的是林导的?”阴冷的声音说到最后,更是脸色一变。

“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阳气的存在呀?”范冰儿再次开口。

“离开梦境空间,你们应该自然会感觉到阳气的存在,另外,这里所产生的虚拟货币或者其他都和现实关联,如果你可能从林导身上套到任何资金链,现实中也会实现!”

当最后一句话被我听到后,我更是震惊无比,这地方虽说是鬼界,可是却诸如盗梦空间般,而我虽然被葛祥一脚揣进了棺材,但是我的身体并没有进入鬼界,进来的只是我的魂,现在我的魂在林导身上。

另一边,此刻在现实中的西安唐逸宗墓洞外,此刻黄先生和谭池等人已经将墓室中的东西搬了出来,只是我此刻却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

“黄先生,小林子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还没醒来?”萍儿姐看着我平躺在地面的身体,忙开口问道。

黄先生闻言,他看了眼徐进、谭池等人,张天和董贺更是知趣的走到了一边。

“丫头,林正刚刚被那葛祥老鬼刚才一脚踹进了鬼界,所谓这鬼界是灵魂方可进入,所以现在林正灵魂已经离开了身体,也就是说他现在属于植物人!”黄先生微叹口气,接着开口说道。

“既然这样,那有什么方法可以救小林子的?”萍儿姐再次开口问道。

此话一出,黄先生顿了顿,接着再次开口:“林正属于阳罡体质,鬼界有很多恶鬼都在想尽办法除掉他,不过这倒还不打紧,因为我的噬魂玉这小子已经认主了,一旦有恶鬼要加害他,噬魂玉会自动攻击,只是我怕,我怕林正这小子年轻,会被幻想吸引不可自拔,当最后被阳气吸尽!”

“阳气吸尽?那会死吗?”萍儿姐顿时紧张起来。

“天地阴阳,生魂在天,阴阳二气所存在这天地间,魂魄当然也包含阴阳,一旦阳气耗尽,灵魂当然就会没有生机,阴阳不平衡你应该懂吧?”黄先生解释道。

“那我应该怎么办?”萍儿姐看着我躺在地上的样子,她紧张之极。

“幸好你是极阴体质,不过最好你再去找一个极阴体质的女子和林正调合,当然了,这个女子最好和你当初一样,都是第一次给林正的!”黄先生单手托着下巴,想了想之后,终于是开口说道。

这句话一说出口,萍儿姐脸色一红,接着更是有些尴尬:”可是极阴体质到哪里去找?”

“那公安局的警员许宛如就是极阴体质的少女,她从未谈过恋爱!”黄先生淡淡地开口,接着更是起身站了起来:“记住,必须要叫许宛如把第一次给林正,而一旦他们能够合作,那么短时间内林正可以实力大进,一下子荣登凝神中期,如此一来灵魂境界更是强大几倍,到时他便可以驾驭我的噬魂玉,从鬼界杀出一条血路!”

“嗯,我记住先生的话了!”萍儿姐重重地点头,表情更是坚定了起来。

......

另一边,我虽然不知道我身体的处境,但是当我得知范冰儿她们是花钱进去的盗梦空间,并且要对我不利的时候,我心下也是有些紧张,不过只要我保持和林导的性格,并且能够豪气一些,那么他们应该没有机会对我下手。

窃听范冰儿她们的谈话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我大摇大摆的对着我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进入房间,此刻刘菲儿刚好苏醒过来,而有些害羞的看向我。

我已经知道这梦境中发生的事情现实中也会关联实现,现在我更是几步走到床沿。

“刘菲儿,这是一百万美金的片酬订金,以后你跟着我拍戏!”我拿出一张百万的支票,并且笑看着她。

“真的吗?谢谢林导,可是林导我都还没拍戏,怎么可以那片酬呢?”刘菲儿大喜的对我扑了过来,并且还紧紧抱住我,她可是还没穿衣服呀,那一对饱满如此晃动,我还真吃不消。

“拿着吧,我相信你的演技一定可以得到观众的认可!而且你也不容易,你需要钱照顾你的家里!你要努力!”我用鼓励的眼神看向她,接着我起身转身看向窗外:“把衣服穿好,我们出去逛逛,这夏威夷据说风景秀美,我需要一些灵感!”

刘菲儿看着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而用崇拜地目光看向我,并且终于是开始梳洗打扮起来。

整个夏威夷四面环海,属于热带雨林气候,四周还有几个小岛,宽敞的公路,两排高高耸立的椰子树,公路旁边那美丽的海景,我开着一辆黑色奔驰敞篷,代表着我的稳重,我的副驾驶上的刘菲儿,至于后面,是五辆颜色各异的保时捷,范冰儿带着一大帮美女所要跟着我兜风,碍于要将我林导的身份表现的真实,我直接丢了五十万美金给范冰儿,意思只是让她没事带这些美女吃吃早餐,买买零食。

买些零食我都丢五十万美金,这可是几百万人民币呀,范冰儿对此更是深信不已,断定我就是林导,其余模特演员更是穿着暴露,没事总喜欢在我面前晃。

在一处浅滩前停了下来,我看了看四周。

整个沙滩不仅风景秀丽,而且气温更是适中,最重要的是在沙滩旁那一颗颗的棕榈树群,在灿烂的阳光下留下一处可以歇息成片树荫。

“就这里了,大家露营搭帐篷!”我开口说道。

我话说完,手下的工作人员顿时开始忙活起来,而此刻在离我不远的一处树荫旁,我却是无意间发现一道身影,但是这道身影却是在我看过去的时候,却是突然消失,就好像没有出现过。

“奇了怪了,难道有人跟踪我?”我心里想着,但是表面上却是几步走到了范冰儿等人的面前。

“好了,今天有谁要试戏的?这边风景不错,愿意拍***的可以拍一些!”我开口说道。

一听到要拍***,这些年轻的模特和女演员更是互相对视一眼,每个人都不满意对方的身材,就好像她们自己才算是真材实料。

“哼,不知谁说我的是假胸,今天我就要让你们好好看看!”

一道倔强的美妙声音下,那叫做柳颜儿的美女几步走了出来。

柳颜儿,曾经主持过综艺节目,因为连续接戏拍电影,被说缺乏演技,借胸上位,可惜后来却是被爆假胸。

这一次柳颜儿也算豁出去了,她居然第一个要求***将她的饱满呈现出来。

这个女鬼有点婊

这个女鬼有点婊

作者:铁骑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在火葬场当保安其实我是逼不得已,但这才第一天夜班你这女鬼就色眯眯地看着我,还说要和我冥婚,我滴神呀,吓死宝宝了!虽然我很帅,但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