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穿越 > 世子风流

更新时间:2022-09-15 11:26:50

世子风流

世子风流 添三爷 著

连载中 齐等闲萧世元

世子风流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齐等闲萧世元,由添三爷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穿越架空小说,已上架万读小说。全文讲述了一代侦探齐等闲,穿越成王府风流世子?!本想洗心革面,一心揪出谋害原身的真凶,可结果,开局第一天,便宜爹就让他牺牲色相,和清冷美女共度良宵……这谁顶得住?

精彩章节试读:

“好姐姐,我好难受,你就帮帮我吧!”

“好姐姐,我就抱抱,绝不乱动……”

“好姐姐,我就进去一点点……”

……

“***,畜生啊!”

齐等闲花了半日,总算吸收完原主所有的记忆。

可结果……这犊子不是在泡妞就是在泡妞的路上!

“世子,世子!”

“不好了!”

忽而,一个小厮匆匆闯入,着急忙慌道:“王爷,王爷让您去明德堂……”

齐等闲拧眉,有些不明所以,“不就是去趟明德堂吗?你慌个什么劲?”

小厮哭丧着脸道:“您还记得昨夜去不休山招惹的小女娘吗?那是咱们云弥城左都护之女,卢汐啊!”

“卢左都护带着卢汐来兴师问罪,这会就跟王爷在明德堂呢!”

这小厮名唤福来,打小就伺候在原主左右,算得上是一名心腹。

眼下深知局势艰难,忍不住多嘴了几句,“世子啊,您这回算是闯下大祸了……”

“咱王爷虽是龙国异姓王,权势滔天,可龙国各大权城城主,皆听令于龙帝,便是王爷也要给上三分薄面,而那左都护又是城主都亲信……”

“他们若是不肯罢休,此事怕是不好收场啊!”

经此一说,齐等闲也算想起昨夜之事。

那卢汐乃是云弥城少有的天骄,年纪十六便突破到棋手九层,昨夜正是她迈入棋者之境的关键。

可原主也不知是从哪得来的消息,一听有漂亮女娘在不休山,那就跟撒了欢的泰迪一样,骑着马就冲去了山巅。

一路火花带闪电,结果连裙边都没挨着,就被一掌轰下了断崖……

“怪了,这原主摔下断崖时,就已经气绝身亡了……为何我穿越过来时,却已经躺回了齐王府的世子院?”

齐等闲摸了摸下巴,心中颇有不解。

可前世的名侦探直觉,隐隐令他感到这不休山一事,恐怕并不简单啊!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走吧。”

稳了稳心神,齐等闲拂袖而去,随着小厮前往了齐王府内的明德堂。

途经半个齐王府。

青石铺路,绿柳周垂,再往前走便是三间垂话门楼,四面抄手游廊。眺望去,飞阁流丹,山石点缀,富丽堂皇且不失雅致。

“少爷……到了。”

小厮脚步一顿,还未入堂便感到一阵彻骨凉寒。

此番,他这小主子怕是凶多吉少啊!

齐等闲听罢,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古色抱厦上悬挂【明德堂】匾额,字体威严肃穆,笔走龙蛇且刚劲有力。

如果他没记错,这应该是他那便宜老爹齐王的亲笔。

“孽子,还不给本王滚进来!”

一声怒喝从堂内传出,震得齐等闲耳膜生疼。

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一道无形劲风推入了明德堂!

抬眼间,就瞧见一抹曼妙身姿。

丽若春梅点雪,神如秋惠披霜,两颊融融,霞映澄塘,双目晶晶,月射寒江。

好,好美的女娘……

齐等闲有些看痴了。

察觉到这明晃晃的目光,俏女娘甩了一记刀眼,脸上浮现起一抹厌恶之色。

而堂中太师椅上中年男子见状,眉头拧得更深了。

蠢货。

人家都上门来讨理了,你还如此轻浮!

当真是不知轻重!

“孽子,看来是本王平日里太纵容你了,以至于你连左都护之女都敢轻薄!”

“今日,本王若是不给你点教训,他日指不定你还会干出什么荒唐事!”

说话之人,正是齐王府之主,齐衡!

随着他话音落下,也不知从哪来的持杖下人,一窝蜂涌入了明德堂中。

看这架势……还不得挨顿狠的?

齐等闲身形一僵,“父王,我……”

然而!

还没等他辩解,又见一旁的卢左都护卢深站了出来,寒声道:“齐王,此等处罚是否过轻了些?”

说着,他冷哼一声,目光凛然,“若非世子行龌蹉之事,我家汐儿早已突破棋者之境,又岂会破镜未成而遭受反噬?”

“反噬?”

齐等闲一怔,扭头打量了卢汐几眼。

容貌极美,清丽秀雅,除却那骨子里的清冷之态,也未见任何被反噬的异样啊?

闻言,卢深扫了眼齐等闲,讥讽道:“世子风流,又是荣华一生,自然不会将棋魂之道放在心上。”

“凡是初次破境者,以及从人道修为迈入神道修为的修者,突破未果皆会遭遇反噬,轻则五年内无法突破,重则……此生永无突破机遇!”

这……

齐等闲有些哑然。

早先吸收了半日记忆,他也清楚自己穿越到了一个以棋为尊的世界。

而棋魂之道分为两种,初阶乃人道修为,共为棋手—棋者—棋将—棋王—棋帝—棋圣六大境界,且每个大境界又分化九个小阶层。

高阶则是神道修为,仅有三个大境界,分为棋君—棋仙—棋尊。

二者的最大区别,便是人道修为只能将棋魂变成武力值,但神道修为却能将棋魂实体化,拥有武力值的同时拥有守护神!

但。

他自身修为也不过棋手三阶,先不说距离破镜遥不可及,主要是原主脑子里装的都是女人,哪有半点心思在棋修之上?

自然,对这反噬之论还是头一回听说。

“齐王!”

正思绪间,又听卢深道:“世子骄纵无度,仗势欺人又祸害良家女娘,种种恶行有辱王家威严,若不重罚,来日传到了龙帝的耳中,唯恐难平帝怒!”

“哦?”

齐衡眸光一暗,嗓音也徒然冷下了几分,“那照卢左都护的意思,是想如何处置我儿?”

“依本都护之见……”

“应废除世子灵根,以儆效尤!”

轰!

刹那间,全场陷入一片死寂!

偌大的明德堂中,气氛也变得一场诡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