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棺材匠

更新时间:2019-03-14 18:21:11

棺材匠

棺材匠 小鬼上酒 著

连载中 陈小毛陈永贵 明星同人小说 网游小说 校园小说 洪荒小说 恋爱小说

精彩小说《棺材匠》是小鬼上酒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男女主角是陈小毛陈永贵,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棺材匠一行,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禁忌。一般来言,新打造的棺材,需要点燃三炷香,称之为敬棺。否则棺材会出现裂痕,发生不祥之事。人死入棺后,禁忌黑猫老鼠触碰棺材和尸体,以免发生不祥诡变,造成棺材流血,死人尸变。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陈小毛,今年20岁,父母早逝,从小我便跟着爷爷长大。

  我爷爷,是一名棺材匠,他是方圆几十里,唯一一位棺材匠,生意也还算过得去,足够我们爷俩的日常油米盐开支。

  棺材匠一行,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禁忌。一般来说,新打造的棺材,需要点燃三炷香,称之为敬棺。否则棺材会出现裂痕,极为不祥不吉利。

  我们这里是乡下,依然是传统的千年土葬。

  人死后,逝者家人,在祠堂里守灵三天三夜,之后尸体入棺下葬,入土为安。守灵途中,逝者亲人,理应禁忌黑猫和老鼠等阴气东西,触碰到逝者尸体,以免发生诡变,造成不祥的尸变。

  这天,我正在院子里晒衣服,

  “吱吱——”我身后响起丝丝轻微的脚步声,一只枯瘦冰冷的手掌突然搭在我肩膀上。

  被这冰冷的大手触碰时,我突然心头一惊,整个人犹如触电,后背发麻,浑身被吓得瑟瑟发抖。

  “谁啊……”我忍住被吓尿的感觉,颤抖着声音,惊吓的打着哆嗦。

  不知怎么,我感觉身后,站着一个披头散发,面容狰狞恐怖,血迹淋淋,可怕的丑鬼,正盯着我后背,诡异渗人微笑着。

  “小毛……”

  紧接着,从身后传来,爷爷那熟悉的苍老声音。

  “啊……原来是爷爷……”听到爷爷的声音,我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个拿着烟杆的小老头,就是一阵哆嗦,擦了把冷汗,唏嘘道:“差点被你吓死,爷爷。”

  大白天的,在家里头,差点被爷爷给吓尿裤子。

  我爷爷叫做陈永贵,看起来不算多高,身体比较瘦弱,留着一个光头和一缕白色胡须。手里的烟杆和烟丝袋,几乎寸不离手。即便是干活歇息的时候,也要找空抽上几口才有劲干活。

  “呵呵……”见我被他吓了一跳,爷爷也是略带歉意,慈祥的笑了笑。

  我拍了拍胸膛,稳下心神,问道:“爷爷,你棺材打造好了?”

  前两天,爷爷接到一家逝者订购棺材,下葬需要先守灵三天三夜,今个刚好是托运棺材,送去的日子。

  寻常,做棺木,先是挑选木材量尺寸,然后截开和用刨子刮好棺板厚度。再然后,用凿子凿出来小口拼装起来,最后外面刷一层桐油,放在荫凉地,彻底阴干便可。

  “嗯。”

  爷爷将烟杆嘴放进嘴里,抽了一口烟,吐出浓厚的烟雾,一脸享受的笑道:“做好了,桐油也刷好了,待会你去你大海叔家,让他下午帮忙送一趟,费用照旧。”

  大海叔,是我们陈家村本家亲戚,叫做陈大海。

  大海叔,家里买了一辆不带车厢的蓝色轻卡,而每逢需要运送棺材的时,爷爷都会让我,去先告诉对方一声。

  “爷爷,我知道了。”

  “我这就去大海叔家,给他说一声,让他下午帮忙送一趟。”晒好衣服后,我便向外走去,去大海叔家先说下。

  送棺材,也是有讲究的,都是趁着白天去送,禁忌天黑才送。

  天黑,赶夜路送棺材,是一件极为不吉利的事。

  “小毛哥。”

  在我出门,走了没有多远时,便从旁边巷子里,传来一阵熟悉的呼喊声,紧接着一个胖墩的身影出现在我跟前。

  “小胖!”看到来人,我也是心里一喜。

  眼前,这个胖墩的少年,叫陈小胖,和我从小一起玩到大,我俩是很铁的那种发小关系。

  陈小胖十九岁,比起我来小了一岁,最近听说他父母,给他张罗了一门婚事。

  陈小胖,一脸亢奋道:“小毛哥,我刚要去你家,便遇到了你。走!我们去后山掏鸟蛋去!”

  听到掏鸟蛋两字,我也是显得有些兴奋。

  “小胖,今天我去不了了。”

  想到,下午要去给逝者送棺材,我便微微摇头,无奈道:“前两天,我爷爷给人打了一具棺材,下午要我和大海叔,一起送过去。”

  去后山掏鸟蛋,我也想要去,可眼下的确是没有空去。

  “哦!”见我要去送棺材,陈小胖也是神情微变,没有了之前的亢奋,叹息道:“哎,好吧!”

  “小毛哥,那我先回去了,等你回来,赶明天咱俩再去后山抓野兔子!”

  想到野兔子,陈小胖便双眼一眯缝,忍不住流出一丝口水,不过很快便被他伸手擦掉,一点都不感到尴尬。

  “嗯,好!那就明天再去好了!”我点了点头。

  陈小胖照着原路回去,我也是继续向大海叔家走去。

  我来到大海叔家里的时候,大海叔正坐在院子,用手扒苞米,他老婆正在柴房里做饭。

  我进门,笑着喊道:“大海叔!”

  大海叔,是一个看起来堪厚的中年汉子,留着一把毛腮胡,看起来粗旷有力。年轻的时候,他在外地打工十多年,积攒下来一些不菲的家底。

  “是小毛啊!”见我进来,大海叔放下手里的苞米,向我看过来。

  “大海叔,我爷爷说……”

  我把送棺材的事情,告诉了大海叔。大海叔在家除了扒苞米也没啥事情,便直接应承下来。

  我离开的大海叔家后,他老婆从柴房,将几个做好的饼子端了出来,道:“小毛他家,又要用咱们的车啊。”

  “是的,去外面送一趟棺材。”陈大海笑道。

  “哼,要不是车子闲着也是闲着,还能让你赚些车费,我才不让你去拉棺材,多不吉利!”

  他老婆,发着牢骚嘀咕道:“小毛这孩子也怪可怜的,俺听村里老人说,小毛父母是被僵尸吸血害死的。”

  陈大海闻言,眉头皱起,叹息一声,摇头道:“这话,都是别人瞎扯淡的话,岂能当真………”

  过了中午头,大海叔便开着车,来到我家。

  搁放棺材的荫凉地,在不住人的老屋里。棺材属于阴暗的东西,不能暴晒见光。否则,棺材会暴晒出裂痕,更会对入棺的逝者极为不利。

  老屋里,门前左右边,有两个敞着通风的方形小窗口。里面昏暗一片,一具通体漆黑,看起来有些阴森邪乎的黑色棺材,静静的躺在阴暗的角落里,让昏暗的老屋里,若有若无透露出一股令人不冷而寒,阴气森森的冷意。

  爷爷找来好几个帮手,才将沉重数百斤重的棺材,从下面抬到车上。我爷爷做的棺材,用料很足,即便是棺底板,也是用的很厚的木料。

  一具棺材,两米多长,又加上大又长,重达数百斤,故此没有七八个人,很难将其抬放起来。

  “一二三!”

  “放——”

  我们七八个人,将棺材抬上去,而后将棺盖也是抬上去盖在棺材上。

  “哎呀……”

  就在此时,有人搁放棺盖的时候,被棺盖挤压到手指,手指都破了,血迹沾在棺材盖上。

  见此,大家都是一惊,连忙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不小心挤破手了。”那人,捂着手指头,便和其他人下了车。

  爷爷听到挤破手,当即眉头挑起,脸色微变。

  “没事,就好!”爷爷面色不改,笑着冲大伙道:“改天啊,老头子,我请大家吃饭。”

  很快,那些来帮忙的人,便相继离去。

  看到众人离去,爷爷也是笑容消失,脸色有些焦急,紧急的爬上车。

  “小毛,给我递把削木刀。”看到棺盖上沾染着的一点血迹,爷爷皱着眉头,神情严肃,让我递给他削木刀。

  “哦,好!”

  虽然让我感到有些纳闷,但我还是去给爷爷拿来一把削木刀,爷爷手握削木刀,轻轻削掉那一层血迹后,这才舒展开眉头,爬下车。

  最后在棺材上盖上一层帆布,用绳索拴好之后,我和大海叔便上了驾驶室,准备去送棺材。

  爷爷站在车窗前,抽着烟杆嘴,冲大海道:“大海,你们路上慢慢开车,沿途多多注意安全才是。”

  “永贵叔,您放心好了!”大海叔,堪厚的一笑。

  “爷爷,我们去送棺材了!”

  “嗡嗡——”车子发动起来,大海叔便握着方向盘,踩着油门,向村外面的路开去。

  爷爷,站在门口,目送我们离去。

  爷爷眼神微凝,变的有些复杂,低声担忧道:“棺材还未送去,途中便沾染血迹,真不知预兆的是吉还是凶那!”

  新棺材,还未用便沾染上血迹,是一件极为不吉利的事。

猜你喜欢

  1. 明星同人小说
  2. 网游小说
  3. 校园小说
  4. 洪荒小说
  5. 恋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棺材匠或者回复书号4979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