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现情 > 星不会转

更新时间:2019-03-14 16:09:25

星不会转

星不会转 或扉 著

连载中 孟璟书姜迎 讽刺小说 逆袭小说 民国小说 监狱题材小说 纯爱小说

精品好书《星不会转》是来自作者或扉著作的现情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孟璟书姜迎,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主要讲的是读书那会儿,姜迎暗恋了多年的男人和她的死对头在一起了,从此朱砂痣变成了蚊子血。几年后意外重遇,借酒装疯,当着前男友的面强吻了他,一夜荒唐。睡了白月光,绿了死对头。舒服。

精彩章节试读:

“说你要我。快点。”

他顾不得高傲了, 用破碎的嗓音直白地催促她。

针锋相对时,他再痛也只是红了眼。可当她软化了态度, 他的防线就崩塌了。被人在意着, 委屈才会像病毒疯长。更多的爱惜是唯一良方。

“把刚才的记忆刷掉,不然我难受。”

姜迎说不出话, 只抱紧他。

“快点, 快说……”

孟璟书密密催她,搂在她肩膀的手也着急地晃她, 像极了个跟大人讨要玩具的小朋友。

姜迎忽然低了低脑袋, 从他的禁锢里逃脱,抬头去看他。

他马上转过头去。

她双手去捧他脸, 强行掰了回来。

他有些难为情, 但又不舍得拿开她手,只好低头盯着地面,不看她。

孟璟书比她强,情绪失控到难以自抑也只是几分钟的事, 很快止住了。但痕迹还在,眼角和脸颊都湿润着。

姜迎用手指抹了抹,心软得像棉花糖。

指尖抚过他眼底黯淡的乌青,她问:“没有睡觉么?”

“找不到你,睡不着。”他仍垂眸避开她视线, 明明是英气冷峻的五官, 此刻看起来却格外乖顺。

姜迎叹息。

她是疯了才会反复想去折磨他。

她踮起脚尖, 去亲吻他嘴唇, 触及之后停顿几秒,不轻不重,不深不浅。

孟璟书条件反射地闭紧眼睛,又随着她离开而睁开。

终于看她了,说的话却有些泄气:“又是这样搪塞我,上次也是……我想听的,你都不会说。”

姜迎反应过来,他说的上次,是指他出差前,在他家大吵一架的那晚。他迫切寻求安全感,问她:“我爱你,你呢?”

她吻了他,却不告诉他。

这也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他们之间,兜兜转转,究竟是谁伤了谁,谁亏欠谁,早已经算不清了。

她果然,也不是无辜的。

但她仍有改过的勇气。

她自己想要公平,却忘了他也一样。有关他们的一切,他都有知情和申辩的权利。

姜迎凝视他片刻,低声问:“你有没有和别的女人说过,想结婚这种话。”

孟璟书盯着她,眉头夹得紧紧的:“你竟然还问这种问题?付萱找你,是说这个了?然后你信了她,就要和我分手?”

“我讨厌你曾经也这么喜欢过别人。”

“我没有!”

姜迎垂下眼睑:“可是你们在一起没多久,你就带她回家见奶奶了。”

“那是……爷爷突然去世,奶奶精神状况很不好,我想让她高兴点,所以才这样的。”

他仍皱着眉,对自己过去的作为感到厌弃。姜迎说的没错,从现在回望过去,早已不是相同的心境,他才发觉自己荒唐。

姜迎抱紧他的腰,仰脸问:“那、那她有没有见过你哭?”

“……”

孟璟书闷不做声,拿手掌盖住她眼睛。

姜迎视野没了,但嘴角却飞扬,她笑起来,摇摇他,追问:“有没有啊?”

他无奈极了:“……怎么可能。”

“那别人呢,别人有没有见过?”

他深吸一口气,说:“有啊,还不少。”

“……”姜迎不笑了,扯开他的手,瞪他,“谁啊?都是谁?高一那个11班的?还是大一那个历史学院的?还有哪个?”

“我想想啊……”他故作思考,看她越来越气得像只河豚。

他慢条斯理地说:“有……我爷爷,奶奶,大姑母,二伯,二伯母……嗯,二伯母存疑,我记不清她见没见过,还有翟姨,家里的阿姨,高三的时候来家里烧烤,你应该见过她?还有我哥,小时候跟他打架,打不过他,我就装哭去跟爷爷奶奶告状,然后他就挨罚了。对了,还有我小叔,应该就这些……”

姜迎听得心花怒放,接着说:“还有幼儿园老师呢?”

“大概率没有。我又不是你,那么爱哭。”

“嗤。”

他亲了亲她嘴唇,喊她:“姜迎。”

他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让她莫名心跳加速。

“嗯?”

“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别人结婚,甚至没有想过会结婚。”他定定地说,“我说要和你结婚,也不是因为想结婚。我只是想要你。”

我只是想要你。

“所以,快把那句话收回去。”

——我不要你了。

只是回想起来,都觉得可怕。

在他灼灼的目光中,姜迎颤抖起来。她咬着唇,才稍稍平复了几许。

她轻声低语,向他应许,也向神祷告,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了。”

孟璟书双眼霎时又红了,他结实地抱住姜迎,身体是完全地紧贴,可他还觉不够,埋头在她发间,让嗅觉侵染她的气息,用胸膛感知她的心跳。

姜迎用力搂紧他后背,她微微笑着,声音却在轻颤:“别哭啦,小朋友。我会接你回家的。”

他的嗓音比她更抖,比她更轻,

“I love you,mommy.Don’t leave me,please.”

他接收了她的应许,信物是在她心上刻下这道咒语。

就这样吧。

再也不会有别人了。

……

这个夜晚,他们拥抱着彼此,漫无目的地说了许多话。明明折腾几天都累了,但精神丝毫不疲乏,像两个大考之后终于放假的中学生,势必要用玩乐去把精力榨干。爱与被爱使他们无比振奋。

孟璟书问她这几天到哪里去了。

姜迎说去海边晒太阳了,“椰汁真好喝。”

他问:“真碰到姓邓的了?”

“……对啊。”

“说什么了?”

“打了个招呼。”

“哼。”

姜迎狐疑:“你真的不知道么?你没找人跟我?”

孟璟书一顿:“正要找,你就回来了。”

她惊讶:“那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来得这么快,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

“你门口有个消防栓。”

“?所以呢?”

“我在那放了个监视器。”

“…………………………………………………………”

“还有你单位门口,也放了。”

姜迎无话可说,只能朝他竖起大拇指。

孟璟书笑着抓她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

他说:“你记不记得,上回我跟你说过,我回南青的时候,找人帮忙调查了件事。”

“啊?”她稀里糊涂地觉得有点印象,好像话没说完就被什么事打断了?那时他突然叫她一起去参加朋友的求婚仪式,搞得她很紧张,都没听清。

“什么事啊?”

“付萱的事。”

姜迎眼皮一跳:“付萱的事,是指……”

孟璟书瞥她,淡淡地说:“就是她给我戴绿帽的事,监控弄到手了。”

姜迎心情复杂:“你不是挺无所谓的吗,怎么突然去查这个?”

他奇怪地说:“不是你介意吗?怕别人说我背叛在先,说我们关系不正当,”他不满地嘟囔,“在外面手都不让我牵。”

姜迎盯着他好一会儿,忽然“噗嗤”笑出声:“难怪都说,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

他一怔:“不是因为这个?那是为什么?”

“没什么,说回监控的事吧。”

孟璟书翻了个身,压着她,“你先说为什么。”

姜迎要被压扁了,使劲推他:“你先下去。”

他坚持道:“你先说。”

姜迎气急败坏:“谁要和***牵手逛街啊!”

孟璟书沉默地翻身下来,又用手去捏她脸,阴着脸道:“你倒是很会自作主张地界定我们的关系啊,在你心里我就没点好的。真心真意喜欢你,你就这样看待我。遇上事自己生气,一声不吭地跑了,还要分手,还又拉黑我……我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样的气。”

姜迎扑过去抱他脖子,对着他嘴唇下颌一顿乱亲,一边吧唧吧唧,还一边给他***说:“不气不气,你不气。孟璟书脾气超好,孟璟书是不会跟姜迎发脾气的……”

孟璟书给她逗得想笑,还要装作没好气:“手机拿来!”

“好的,孟总。”

这次孟璟书亲手把自己从黑名单里拉出来,还仔细检查了一遍朋友圈权限,总算满意。他拿来自己的手机,给姜迎录入指纹。礼尚往来,姜迎也给他录了。

她笑说:“以前我理想中的恋爱,应该是两个人互相信任,有彼此的独立空间,并且完全尊重对方隐私的。我以为看对方手机这种事,是不会在我身上发生的。”

“我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孟璟书思索了一下,便说,“只能说,绝对理想的状态是不存在的。我们选择了彼此,这是唯一的必然,跟之前所有的设想都无关。”

“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所保留。我这样,你讨厌吗?”他问她。

热忱固执,也豁达冷静。

在她眼里一直都发光的人,确实是唯一的必然吧。

她说:“我不会讨厌你的,孟璟书。我到死都不会讨厌你的。”

他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自己下床去找东西了。

姜迎看他拿着外套,在兜里掏什么,没一会儿又爬上床来。然后她觉得手指一凉,那枚被负气摘下丢在他家里的链节钻戒,又回到了她手中。

她刚想为自己的任性妄为感到汗颜,就听他一声叹息。

“……怎么了?”

“想结婚。”

“……”

“你高兴的时候什么好话都说得出来,不高兴的时候还不是怎么折腾怎么来?结了婚,至少你就跑不掉了,我也能安心一点。”

“不行!”姜迎很坚持,“你现在就是头脑发热,哪有这么快就结婚的。”

“快吗,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认识跟在一起又不一样,而且……”姜迎剜他,凉凉地说,“你以前都不喜欢我,只是我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罢了。”

孟璟书默然。

其实从前对于她的态度,他是很有些困惑的。

他把她揽紧,正儿八经地争辩:“可是你也没多喜欢我吧?你和你舍友打赌,说要把我搞到手,赌注是十个鸡腿,我可都听见了。”

“?!?!?!?!”

回想起来,还真有这码子事。那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傍晚……

话说孟璟书在国旗下当众读检讨,那不卑不亢,那风彩卓然,一战成名,送情书的人几乎踏破他们班门槛。

那时候姜迎似乎还真的没有太上心,某天下午放学后,和舍友在教室画板报,不知怎么的就说起这件事。说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如自己班女生努把力,把这个帅小伙收入囊中。那时她好像还跟朋友说,“你们怎么不上。”

她们说:“他好像有点凶,你是副班长,还是纪委,你不怕他,他要不从,你就记他迟到。”

“行,我上就我上,成了你们给我买十个烤鸡腿,一天一个,双手奉上。”

……

和舍友吹个牛都能让他知道?

她愣神:“可是,教室里没别人啊……”

“我护腕落班里了,想回去拿,哪知竟然听到有人说,我就值十个鸡腿。鸡腿就这么好,嗯?”

“……你没吃过吗?真的很好吃,下次带你回去吃啊。”

“别转移话题,”孟璟书少有这么得势的时候,当然不放过她:“说要和我报一个学校,还趁机抱我占我便宜,结果出了成绩也没见你来问我。暑假都玩疯了吧,一句话没跟我说过。”

说到这个事情姜迎又理直气壮起来:“明明是你不好!我问你想不想和我一个学校,你说什么来着?‘随便’!这么敷衍,不就是委婉拒绝的意思吗,我还找你干嘛啊!”她神气地说,“我当时就决定放弃你了!”

“‘随便’怎么就是拒绝了?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哪次你找我,我没去?”

“你只是怕我记你迟到!”

孟璟书被她呛得牙痒痒,掐着她的腰,拿胡渣去磨她脖子。这几天没刮,可不得了,姜迎瞬间要弹起来,又被他按住,整个人翻来滚去,哇哇乱笑。她溜开一点,他就抓她回来,长手长脚缠紧,两个人闹成一团。

他们是彼此的魔盒,打开了,里面涌出来的是回忆无数,是年少轻狂,是岁月如歌,也是历久弥坚。

姜迎不需要再猜疑和试探。

她已经知道了,他从来不是无动于衷。

闹得累了,他们也还抱着对方。

“结婚吧,姜迎。和你在一起好开心。”孟璟书冷不防又说。

姜迎几乎听出抗体了:“可是我们在一起,也有很多不开心的时候。”

“任何一件事情都不会只有让人开心的一面,你不能因为可能会不开心,就拒绝一切。”他买菜似的讨价还价,“我一定会对你好,但没办法承诺只让你开心。不过,你有额外的福利。”

“什么呀?”

“你对我好我也喜欢你,对我不好也喜欢你。而我会一直对你好。”

“你骗人。我像刚才那样闹,你也喜欢?”

“刚才吵架的时候,很难受。可是吵完,我又觉得更喜欢你了。”

再私密放荡的事情也做过,可是他一口一句喜欢、喜欢、喜欢……这么单一的词汇,却让她脸热到不行。

她问:“为什么。”

“因为……”他努力解释着自己的想法,“因为我们又多经历了一件事,可能就是因为难受,才更加深刻。开心也好,难过也好,这些事情会越来越把我们绑在一起的。”

他从前活得高傲散漫,不屑倾谈。

每个人由生到死都是独立的个体,各寻其道,根本没必要也不可能求得理解。

可姜迎是不一样的,他们是不可分割的,他的所有欲求都与她有关,向她表达、敞开自己渐渐成了本能。

他开始觉得生命有了重量,他不再是自己一个人。想到他们拥有这么多共同度过的岁月,她的记忆大部分有他的参与,他就感到无比熨帖,说不出的舒服。

她忽然亲了亲他眼睛,说:“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后悔,我们没有早在一起。因为你那时候根本没这么好,所以你不应该得到我。”

“那现在了。”

“你已经得到了呀。”

爱需要时机,也需要一点死心眼。没有从一开始就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有无论甜美或苦涩、无论欢愉或受伤,都还不愿放手,都还有机会努力走近对方的两个人。

是所有共享的时光,造就了彼此的独一无二。

他们有说不尽的话,长夜不熄,到后来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迷迷糊糊中,姜迎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孟璟书,我们没有跟奶奶视频啊……”

“嗯,没事的。”他揉了揉她后颈,以示安抚。

“你怎么跟她说的?说我们吵架了?”

“怎么可能。我说我加班,不过生日了。”

“对不起啊……”她小声嚅嗫着,摸摸他的手,“你的生日,我却给了你很多的眼泪。”

他笑了笑,吻她额头,说:“也很珍贵,别人都给不了。”

“可是你上一次许的愿,没有实现。”

上次他说,希望她不要再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跟他发脾气,这个愿望实在是被她毁得干干净净。

姜迎甩锅:“你不应该说出来的,就是因为你说出来,才不灵的。”

他说:“这本来就是说出来逗你的,我当时还在心里许了另一个。”

“是什么呀?”

“不能说。”

“哼。”

“姜迎,再送我一样礼物吧。”

“想要什么?”

“你家新锁的钥匙。”

“你都会自己拿了,还问。”

“就是要你给。”

“哼。”

那夜——

姜迎拿他打火机点燃了烛芯,然后把灯熄了,房里瞬间只剩微弱昏黄的烛光,她扯他过来。

人一动,光影摇曳。

“快点许愿,没时间啦!”

孟璟书深深看她一眼。

他向着寒酸的小蛋糕,阖上眼帘的一刻心中生出了虔诚。

“我希望……”他低语,“姜迎不要再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跟我发脾气。”

她闻言愤愤瞪他。

之后他停顿片刻,心想:我愿,今后的每一个生日,她都在身边。

他还是得到眷顾了,不是吗?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逆袭小说
  3. 民国小说
  4. 监狱题材小说
  5. 纯爱小说
  •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它的特征是用嘲讽的表现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极落后和腐朽反动的事物。在艺术表现上,这类小说充分调动各种讽刺艺术手段,用夸张、巧合、漫画式描写等手法突出被描写对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强烈对比,极其简洁尖锐地把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引发读者从中得到否定和贬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悦,达到警诫教育或暴露、鞭挞、抨击的目的。

  • 神医小毒妃
    神医小毒妃

    作者:姑苏小七

    穿越小说

  • 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
    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

    作者:安小念

    现情小说

  • 万象神帝
    万象神帝

    作者:存在只为重演

    奇幻小说

  • 维罗尔的美人鱼
    维罗尔的美人鱼

    作者:至爱天然

    奇幻小说

  • 王爷护妻不讲理
    王爷护妻不讲理

    作者:小陌兮兮

    穿越小说

  • 阴差阳错之爱上腹黑大叔
    阴差阳错之爱上腹黑大叔

    作者:糖娃

    现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