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现情 > 病娇向爷您的小哑妻她撩爆了

更新时间:2022-06-21 16:04:39

病娇向爷您的小哑妻她撩爆了

病娇向爷您的小哑妻她撩爆了 半个火龙果 著

连载中 林忍冬向晚城

病娇向爷您的小哑妻她撩爆了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林忍冬向晚城,由半个火龙果最新创作,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林忍冬被算计替嫁,丈夫是被大火伤害后毁容残疾的向晚城!一开始林忍冬以为他们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直到后来向晚城表现的越来越奇怪,像一个妒夫一般,吃醋且霸道黏人。林忍冬也想过会不会是男人真的爱上了自己,但她也不敢先一步捅破窗户纸。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个哑巴!什么东西,还想带这么好的玉坠,怎么,你以为你带个玉坠就能变成什么真麒麟不成,你也配,好货配好人,我用来配这套祖母绿的玉坠不见了,你的就应该给我。这次宴会你能来就已经是烧了高香了。”女子尖锐的声音充斥在宴会中。

林忍冬看着面前的女人,内心一阵冷笑。

但表面上,她还是装作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她不停用手比划着,“不行,这是我的,你不能将它拿走,你还给我。”

“啪……”,“你又来,说了几遍,不要把你的脏手在我面前乱舞,弄脏了我的裙子你赔的起吗,你个哑巴,有本事就开口说话呀,开口说不了话就给我忍着,忍冬忍冬,你妈可真给你起了个好名字。”

忍冬的头低垂着,她的眼睛闪了闪,再抬头,也只是看起来眼神诺诺的看着林念慈手中的玉坠,不敢再有反应。

“好了,小念,我们走了,你父亲还在里面等,不要让这么晦气的人影响你的心情,我们小念一定是这次宴会上最美的。”说罢,两人笑了起来。

“妈妈,这小哑巴一定要和我们一起吗,父亲怎么想的呀。”

“你以为我想,我一看见她就恶心,不过是因为今天你爸准备在这场商业聚会里给她物色物色老公,养了这么久,也该为咱们家好好的做点贡献了。”

“贡献?啊,昨天晚上父亲说的那个老头?不是说他有特殊的喜好吗?她个哑巴能行吗?万一惹了人家不开心怎么办?”

“哼,虽然她是个哑巴,但是那张脸,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喜欢,花钱买个喜欢,这种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还是愿意的。”

忍冬听见了她们母女的交流,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恶心,抬头一直盯着莫雅,冰冷不带任何感情。

这对母女,她们可真敢做的出来。

莫雅背后感到一阵寒意,啐了一口,转过身看向林忍冬,晦气的话还没说出口,却直直的对上了忍冬冰冷到要将自己撕碎的眼神,恍了恍神,再看过去的时候已经又是一副懦弱无能的样子。

林忍冬垂下眼,闪过了千万思绪。

她冷笑一声,嫁老头么,怎么不让林念慈去嫁?

不过这兴许也不失为一种脱身的办法。在这个家里呆着,不利于她找寻当年的真相,还有向家的事。只是,她此刻应该如何全身而退?

宴会设在顶楼,忍冬跟着进入之后,也只是垂着头,任凭海藻般的头发遮住自己的脸。感受到了全场的寂静,忍冬皱了皱眉,紧接着后面传来了。

“不好意思,让一让。”

忍冬下意识的侧身让开,一个轮椅停在了旁边。

“他就是向家大少爷?腿真瘸了呀,直接沦落到坐轮椅了,还有他的脸……”,“少说两句,怎么说也是向家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道你想家破人亡?”……

忍冬顺着人群谈论看去,一双腿了无生机的垂在轮椅上。

再然后的感觉就是白,很白,白的像纸一样,喉结清晰可见。

就是带了一张面具,黑色的面具颜色像他整个人散发的气场的颜色,沉郁阴冷。

忍冬稍稍一顿后,眼神从他的身上移开,打算离开去好好想想应该怎么脱身,让林父打消念头,转过身发现林念慈就站在自己的后边,下一秒林念慈就伸手推了一把,关键时候忍冬伸手抓下了念慈脖子上的玉坠。

“咚”的一声,忍冬已经摔在了地上。

“姐姐……你在干什么?你要是喜欢和我说就行,等宴会结束,啊……不,我现在就能给!”,林念慈捂住自己的脖子,梨花带雨的看着忍冬。

这样的闹剧吸引了旁边的人,也包括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男人。

向晚城微冷的眼神瞥了过来,然后瞳孔猛然收缩,用太久没开口说话而有些沙哑却依然磁性的声音问道。

“这个玉坠是你的吗?”眼神带着惊喜和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林念慈。

“是我的……啊,可是姐姐喜欢,我只能送给姐姐了!”

林念慈假惺惺转过身,抹了抹眼泪,将坐在地上的忍冬拉了起来。

忍冬未曾抬头,只是想着向氏集团,向先生。她想着想着边用手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泪眼婆娑的抬起头,一张小脸素白,直勾勾的看着向晚城,用手比划着,配着一副软弱样子,倒是真的多了几分真切。

“是她推的我,而且这个玉坠本来是我的,不是她的。”

向晚城看着挡在眼前的林忍冬,面色沉了下来,压制着内心的不爽,再次问林念慈道“是你吗?”

“我…是我的,对不起姐姐,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玉坠,我真的不想再让给你了。”林念慈道。

林忍冬听后,脸色更加发白,她缓缓蹲在向晚城面前,伸手在向晚城的手上写着什么。

“真的不是她的,玉坠是我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手上传来女人温软手指掠过的酥***痒的感觉。

向晚城面色微变,散发的阴郁却是散了许多,眉间却依然没有放松。。

可他面对这个女人,却并不感到排斥。他薄唇微抿,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受。

特助李衡上前将忍冬隔开,“不好意思,小姐,向先生不喜欢别人靠的太近。”无奈,忍冬只能站了起来,但还是不停用手比划,向周围的人解释。

“她就是林家不会说话的那位?”

“哎,别这么说,我小时候见过,是个聪明伶俐的!几年前忽然哑的。”

“忽然哑的?这不会是…”“哎,嘘!别乱说话。”……

林父从另一边应酬过来发现这边的事情后,听着旁边越来越过分的讨论,铁青着脸从人群中过来。

“向先生,小女不懂事,惊扰了您,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

“林总裁真是养了个’好’女儿。”说罢,李衡便推着轮椅离开了宴会。

林父听后脸色一变。

在向晚城离开后,宴会逐渐恢复了热闹,只不过偶尔投来的打量眼神仿佛在林父身上凌迟,只能板着一张铁青的脸对她们说“回家”,然后狠狠的剜了忍冬一眼。

向家是整个商圈顶端的存在,刚刚自己的举动肯定是惹恼了那位,那个老头也没有胆量敢娶自己。

这件事解决了,下一件便是……向家。该怎么做呢?忍冬低着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林父看着忍冬垂着头一副懦弱的样子,联想到公司里的自己,还有现在宴会上那些人的眼神,脸上更是一阵青一阵白,念慈母女只得屏息凝神的跟在林父后面,不敢再有言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