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重生 > 重生后奸臣摄政王给我暖脚

更新时间:2022-05-14 15:13:03

重生后奸臣摄政王给我暖脚

重生后奸臣摄政王给我暖脚 玉俞 著

连载中 苏玺顾沉烨

重生后奸臣摄政王给我暖脚中主要人物有苏玺顾沉烨,是玉俞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说来也真是够讽刺的,苏玺为了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她对摄政王顾沉烨竟然以死相逼。以国公府嫡女的尊荣,下嫁给一个秀才,而那时候的她一直以为自己会得到幸福,可是苏玺却看走了眼,她的夫君吃喝赌,对她动辄打骂。到最后她不甘屈辱,只能以死结束自己悲苦的人生。如今苏玺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了,这一世的她只想和顾沉烨好好的过日子……

精彩章节试读:

清亮的日光照进古色古香的屋内。

她混混沌沌的睁开眼,

入目雕花的床榻,精致的梨花木梳妆台,绣着金丝线的屏风。

无一不透着奢华尊贵。

这是摄政王府。

她,竟然重生了?

说来讽刺,她逼着摄政王顾沉烨和自己和离,以国公府嫡女的尊荣,下嫁秀才,本以为能够平稳度日。

没想到秀才终日里吃喝嫖赌,动辄打骂,甚至将她贱卖给他人。

她不堪羞辱,被逼自尽,惨死在茅棚里。

濒死的窒息感仍历历在目。

最后顾沉烨赶来了,她仍记得他眉目颤抖,眸里的光芒一点点落下,眼眶充血,抱着她哭着,一遍又一遍说他后悔了。

那样搅乱朝堂风云,心狠手辣的人,她第一次见他哭,眼泪烫的她心尖发疼。

怀抱好暖,暖的她想闭眼。

又一会儿,那道声音好轻,他说,阿玺我来殉你。

命运似乎给她开了一个玩笑,她厌恶半生的人,给她收尸,甚至为她殉葬。

爱她至死,她却不懂珍惜。

既然重来一回,她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苏玺轻轻转动了一下脖子,疼的像是被勒断了一般,她痛呼了一声,哑着嗓子道:

“彩儿!烟儿!”

门外两个丫鬟忙不迭的跑了进来,声音里都染了几分哭腔。

“小姐!”

“王爷在哪?”她踉踉跄跄的起了身

彩儿和烟儿都愣了一下,上前去扶,没有想到小姐竟然主动提起了王爷。

“刚才……去了书房。”彩儿没敢多说。

苏玺看着镜子里的伤处,脑海中的记忆愈发清晰,若没记错,现在是永和八年,她上吊以死相逼,让顾沉烨休了自己。

不行,她决不能让这件事重蹈覆辙。

苏玺出口的话都带了几分急促:“以后记得叫王妃,烟儿,替我更衣。再去准备一点王爷爱吃的点心!稍后随我去送给王爷。”

她一连串的话,让彩儿跟烟儿面面相觑,惊的合不拢嘴。

这是她们家小姐吗?勒了脖子,把脑子给勒坏了?

刚刚才闹上吊,竟然会主动去找王爷?

还是想在吃食里投毒?

“快去办!”苏玺出声催促。

彩儿不敢耽搁,烟儿则是手忙脚乱的开始给自家小姐梳洗。

约莫半个时辰后。

她穿着一身粉色的彩绘裙,脸上涂了粉黛,不急不缓的去了书房。

彩儿跟烟儿相互递交了一个眼神,心道,这下王爷惨了。

苏玺一进门便看见身材修长的男人,端正的坐在书案前,蹙紧了眉头,在写文书。

“王妃来了……”身旁的小厮提醒,男人握住笔的手紧了紧,看起来没什么反应。

苏玺走到书案前,微微颔首行礼:“妾见过王爷。”

王爷那两个字犹如敲击在自己的心头,有点疼,心头乱跳同时也有点紧张。

男人的面色依旧很平淡,甚至是冷漠。他薄唇紧抿,眉峰蹙起,不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侧颜削瘦,轮廓精致,整张脸犹如巧工雕刻,不知道她当初是怎么放着这么好的人不要,非要和离的。

反正这一世,她绝对要抱紧男人的大腿。

可是上辈子她怕他怕的要命,从来就不敢接近半分。

苏玺拎着衣摆,终究鼓起勇气,一步步走到了男人的身边。

“阿烨!你为什么不理我。”

这时候,男人才抬头看她,微施粉黛的小脸,显得格外精致,透着矜娇,脸颊浮上了一层淡粉色,与一席粉裙格外相衬,诱人好看。

顾沉烨眼底闪过片刻的惊艳,拎着羊毫的手微微颤了颤,耳尖微微泛红,从前的苏玺避他如蛇蝎,不会这样,也不会打扮给他看,这次肯定又有什么阴谋。

“王爷!”她轻声唤他声音里还有委屈,尾音还夹杂了一点点恐惧,眼神落在他的笔下,看到了和离书几个字,心头闪过了一丝痛意。

男人看见她的目光落在和离书上,周身的气势愈发冷厉,她果然,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和离。

“苏玺!”顾沉烨一手捏断了手里的羊毫,正要开口质问,瞥见她脖子上的伤口,眼底骇然的冷意逐渐褪却。

她清晰的瞧见了他眼底的心疼,垂在一侧的手微微握紧,原来这时候的顾沉烨,已经将所有冷漠在她面前敛尽。

“我们和离吧。”隐忍几番顾沉烨终究开了口,他心口处却像是被人生生戳了一刀,疼的浑身发冷。

如果是以生命为代价,他不敢赌,宁愿永远得不到她。

却见苏玺捋起袖子,白皙的指尖抓住了书案上的和离书。

他讽刺的扯了扯嘴角,心中一片苦涩,看吧,即便梳妆打扮,也只是为了和离。

可下一刻,裂帛的声音散开,和离书被一撕两半。

她清甜的嗓音格外坚定。

“不和离,顾沉烨!我想跟你过一辈子。”

声音里几分骄纵几分任性,却无形中透着坚定。

她又在闹什么?

顾沉烨惊讶之余,满脸的难以置信。

还来不及反应,面前的和离书已经被她亲手撕毁。

看着地上的纸屑,苏玺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可男人的目光,却冷的厉害。

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冷言质问。

“苏玺,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看着他猩红的眼眶,苏玺着实被吓了一跳。

皱着眉,另一只手轻轻落在她手背上。

“我是认真的,不要和离了,阿烨。”

一句阿烨,软蛇一样,直往顾沉烨的心里钻,眸子里的怒火,又逐渐消散了大半。

“过几日陪我一起回娘家?”

见状,苏玺乘胜追击,又欢喜的揽上了他的腰,头轻轻贴在了他怀里。

男人的眉眼卸下了往日的冷厉淡淡应声:“嗯。”

翌日。

两人难得一起用早饭。

席间彩儿匆匆忙忙从门外走了进来,附耳上去:“小姐司徒公子说是要见您。”又将手里的信物拿给她看。

司徒询也就是她前世深信不疑的秀才。

男人提着筷子,微微蹙了蹙眉,她感觉到周遭氛围的变化。

“以后这些不必拿来给我看。一来身份不方便,二来我跟他不熟,让他离开。”说完便继续拾起箸,捡了一个包子给了身侧的顾沉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