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盗墓往事

更新时间:2019-03-06 16:00:44

盗墓往事

盗墓往事 八尺镜 著

连载中 张传邦阿霜 讽刺小说 民国小说 冤家小说 搞笑小说 伦理禁忌小说

独家新书《盗墓往事》由著名作者八尺镜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男女主角是张传邦阿霜,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一个怪异的玉扳指,牵出一段尘封的倒斗往事。1995年震惊全国的僵尸事件,让我前往四川寻找有关失踪四舅的线索。当探险一层层抽丝剥茧。真相,是有幕后推手在暗中指引,还是讳莫如深的轮回宿命?

精彩章节试读:

夜黑如墨。

浓密的林荫和黑暗下,一队人影正前后跟进,只听得见碎步踩在地上的碰撞声和衣物的摩擦声。不一会儿这群人停在了一处荒郊的土岗前,"哗",只见其中一个人点燃火把,五个人的脸孔和身形马上显影出来。

"就是这地方"。陶牛跺了跺脚下的地面,看着眼前一道缸口大小的盗洞,顺手将裹着油膏的火把扔了下去。黑黢黢的洞底,在火光下现出了一片明朗开阔的空间。

当地人陈三看上去有些迫不及待,兴奋的表情写在了一张胖葫芦脸上,他对几个人中的一位问道:"聂先生,你怎么看?"

他问的这个人带着一副厚厚的方片眼镜,偏分头下长着一张中正清秀的脸,一身藻蓝色的长衫穿到褪色,约莫三十出头却是一副斯文书生的打扮,瘦削的体型在这群五大三粗的壮汉中显得格格不入。这人点了点头,缓缓开口道:"八九不离十,这个地方有点门道的人都很难看出来,除非有当地人带路"。

他说完顿了一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说:"事情宜早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下去吧。"众人听着他咬文嚼字的说话,其实都是一知半解,只是想等他发布指令,毕竟他是这次来的主事者,繁重的力气活可以靠他们,但是除了这些,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只有这位先生能做了。

几个人听完开始收拾准备,在即将下斗前摩拳擦掌,活动筋骨,陶牛把自己带来的家伙都系在背上的布包里,看向一边,大声道:"怎么的马花子,又怕了?!"

叫马花子的人站在一边,看着众人将几碗黑狗血,一些奇奇怪怪的黄纸符带到洞里去,心下有些不自觉的发憈:"我我……还是给……给你们在外面把风,等你们出……出来吧。"

"他吗的,看你那点出息样。可别给我坏事了,不然待会出来老子饶不了你。"陶牛怒骂后,和其他人相视点了点头,自己当先跳下了盗洞,接着聂先生、陈三和另一名帮工也陆续跟着下来,只留马花子一人在上面守望把风。

众人从地面下来不到两人高的距离,之后是一段缓缓向下的斜坡,尽头朝里是一面墓墙。这块墙体看上去较厚,其实上面已有了明显的挖凿痕迹,在头天踩点的时候已经被陶牛通过了一遍,如今只是填上去了几块砖块用作虚掩。陶牛猿臂一挥,军用铲拍在墙上,两三下的功夫就把墙通开了。

"从这里开始,我就没动过了。"他说。

聂先生接过旁人递来的电筒,照进了通道深处,一边端详墓道的具体情况一边前进。阵阵阴风不时从里面吹出来,从脸到脚把人拂一遍,在这阴冷潮湿的环境里,硬是能给人身上吹出一层毛毛汗。

"先生,看出来什么了没有。这个墓,是不是好墓啊?"陈三不由自主的问。从来下斗的路上起,他就按捺不住自己一身的兴奋,腿肚子上阵阵的跳。

他会这样打颤,有一部分是因为激动,想他陈三活了半辈子游手好闲,混吃等死的过着日子,至今还没讨到老婆,被村里人瞧不起,今天他就要干一番大事,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狗眼看人低。

而另一部分,是因为内心的紧张,他也清楚此行的目的是什么,所谓寻龙问穴,盗墓下斗,无非是凭一身胆魄和伎俩,在这地下世界里往来穿梭,发一笔死人财!

既然是跟死人打交道,若自身八字不稳,命不够硬,得不到财不说,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很有可能交待在下面,最终是人财两空。陈三又想干点动静出来出人头地,又担心危险的发生,所以十分敏感,在这下面有一肚子的好奇想要问。

"废话,聂先生要找的墓,自然是好墓,够你喝一壶的。"陶牛没好气的对他说。陶牛本名叫陶世勇,之所以都这么称呼他,是因为此人力大如牛,再加上生的人高马大,虎背熊腰,是这里出了名的壮汉,自是看不起陈三这样的小混混。若不是陈三这个人从小顽劣,眼尖耳滑,知道这些村里老人都避而不谈的地方,这两个人也不可能组成同一个队伍。

陈三听后也不敢造次,老实的闭了嘴。聂先生并没有理会他们,一言不发的从甬道走入前殿,这殿内有一座完整的石屏,将这里前后的空间一分为二。石屏之后的空间有一道石门,依照这石门的厚重度和格局来看,门后面应当就是正室。

陶牛看了眼聂先生,召集剩下的二人开始在墙上凿洞,从墙上通洞到存放墓主人棺椁的正室相对来说最快,几个人挥着工兵铲和铁锹,在墓室里开凿起来。聂先生则继续打着手电,像是在这里寻找着什么,四处探照着前殿的环境。他和那些急于打开棺椁,搜刮珍宝和财物的莽汉完全不一样,来到这里似乎是怀着别的目的。

他从进来之后就一直眉头紧锁,沉默不言,直到他把手电筒打在正中的石壁上,上面有一些繁复怪异的纹路,他又绕到背面,仔细一看,发现光线照到这里就变得黯淡了,仿佛被这东西吸收掉了一样。

这不是石头……

聂先生走上前,用袖子将壁上厚厚的灰掸掉,再用食指和中指在其上划了两下,凑到鼻尖上细嗅。

铜。

他越发觉得不对劲,于是走到另一面看了一眼。又再度转过来。

如此重复,绕了足足五个圈。

阴和阳。

他突然意识到什么,第一次张口问道:"陈三,你当时听那些老人说的,这是什么时候的墓?"

陈三听到后想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的说:"我想想,他们好像说的是离现在不远,啊对,就是清朝的墓!"

清朝,不对!聂先生暗道不妙,刚要出声喝止还在动工的三人,只听得一声闷响,土石齐塌,那墓室的内墙已被从外向里完全打通了。

三人正要说话,一股刺鼻的气体从里倾巢而出,他见状大喊:"不好!快躲开,这玩意闻不得!"说罢将衣衫从内里撕扯下一块,从中再撕一截,连忙捂住自己的口鼻,另一截向他们投了过去。

"他吗的这是什么味道!熏死你大爷了。"陶牛被这气味冲的双眼昏黑,忙掩住鼻子骂道。

离得近的几个人被这剧烈的气体呛得不行,连连撤退,慌乱中也顾不上脚步,陈三一脚踏空狠狠地跌了一跟头。

等到浊气散尽,聂先生走上前去,查探几个帮工的情况。陶牛甩了甩头,掸走了一头的昏沉,看来这东西没让他吃太多苦头,另一个帮工由于接过了自己扔来的碎步,掩护的及时,也无大碍,倒是陈三,此时才拍了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两眼酸胀都有了血丝,看来就他方才被熏得最厉害。

"刚才这是什么气味啊,是神仙爷爷的屁还是这墓主人的尸臭啊!呛得老子真逮劲。"

"这是墓主设下的机关,目的就是让前来的盗墓者中毒,好跟他一起陪葬。"聂先生淡淡道。

陈三听完,一改往日的敏感怕事,指着那墓室里的棺椁就是一阵火起:"陪葬?呸,老子都走到这一步了,大活人还怕你个不会喘气的不成。老子今天就要掀了你的盖子,拿走你的明器,顺带还把你个龟儿子的寿衣给扒了,让你知道得罪老子的下场——"

"住口,不要口无遮拦。"聂先生说道。他看了看那道被打通的墓室,厚重的棺椁就那样摆放在墓室中央,冰冷而死寂,仿佛在向人发出一种无声的邀请。看了一会儿,他面色凝重的说:"这座墓,和我之前预想的不一样。我有种感觉,再干下去可能要出事。大家考虑一下,最好是今天就此打住,我们回去再从长计议。"

听这么一说,几个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毕竟是策划者发的话,如果在此停手,就相当于宣布这趟差事告吹了。

"回去?这都挖到这里了,棺材盖子一掀就是宝贝了,你他吗的居然说要回去?!"陈三像炸了毛的猫一样,龇牙咧嘴的向他***,"你是不是怂了?怂了就早点滚蛋,老子来开这个棺!"

"慢着!陈三,你怎么流血了?!"陶牛大声喝道。

众人都为陈三一反常态的暴躁感到惊讶,纷纷看去,这个家伙的脸上不知何时出了鼻血,并且越流越多,像挂面一般落到了衣服上,而他还兀自不知。看他歇斯底里的样子,陶牛走过去一把手给他制住,放到在了地上才消停。

他看着这样的局面,说:"大家这一路下来也忙活了挺久,先生你看,打道回府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说到底,这处墓计划了那么久,如今正殿都打通了,放着不动岂不是便宜了后来人?

聂先生沉默半晌,也不再制止,只看着他们先走进去。正室里面的长方体棺椁,通体盖着发灰的石盖。陶牛和帮工拿出物件,只需撬开棺椁,下面就是棺木了。这当的功夫,聂先生点着了一柄油灯,走到墓室的东南角,让它缓缓燃烧。

一会儿过去,墓室里只剩下一副棺木,众人合力抬开,从里面飘出一股成年的腐臭味。他们朝里望去,只见棺内躺着一具高大的男尸,身型健硕,穿着清朝年间的将服,看上去确是如陈三所说。但是再一看,这具尸体全身肿胀,四肢发端都长出了白毛,聂先生怔了一下,叫他们只许动棺里周围的明器,凡是尸体身上的东西都不要碰。

陶牛他们遵照执行,戴上手套,谨慎的取那些细碎的陪葬品,看着穿戴在尸体身上的首饰、腰带和环佩之类的物件,没有妄下心思。

聂先生自己对这些不为所动,这里还有一些他没想通的地方,他扫了眼棺内,又把目光看向墓室四周,发现自己点的那盏灯,火焰不知从何时变成了青绿色。

怪了。见这鬼火一般的灯烛,他回头发现陈三不知何时溜了进来,居然在对尸体身上的宝贝打主意。对于如此异化的尸身,陶牛都不敢妄动,何况是陈三,但此时的他哪还有一点人样?只见他双眼发红,满脸滴血,正在像饿鬼一样啃着尸体的手,想把他拇指上的一枚扳指给咬下来。

混账!聂先生大叫一声,另外装财物的两人急忙冲过去,把陈三拉下来。那陈三像是中了邪,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死死抓着尸体不放,看来是之前吸了太多尸气,中毒很深。他七窍流出的血滴在了那尸体的手和身体上,阻拦都来不及。

聂先生连连摇头,直叹没算到这一出,这墓主人让他们进来之前中毒,之后用他们的血来引起尸变,这是中了别人算好的道儿了。尸体沾了活人的阳气,都会有诈尸的迹象,这陈三的血一股脑的滴上去,活活流了一手,这不是养尸而是醒尸!突然间,只见那男尸像是受到感知一般,一身的白毛在一下子竖立起来。

只听嗷的一声怪吼,那粽子一挺从棺材里坐了起来,旁边三人都被这一下震倒在地。还没来得及反应,离得最近的陈三就被这粽子一手拽了过去,如同提一童稚一样,张开血口对着他的脖子就咬,陈三半边的颈口被咬了下来。

粽子咬完后一甩,将陈三重重地甩在地上,他的身首几近分离,脖子上的血溅了一地。众人慌忙取出家伙,陶牛抄起工兵铲,对着凑上来的粽子就是一敲,这一铲像是打在钢板上,一声脆响过去对方却是安然无恙。粽子双臂一扫,将铲子打了回去,众人见势后退。聂先生刚撤到墙洞一边,这怪物已经追了上来,另一个帮工拿出黑狗血,迎面泼在它身上,只见这怪物挥手一抓,发出几声惨叫,变得更加的暴烈。聂先生被推着往外,一股力量将他带倒在地,只听得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回头一看发现那位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帮工,已被粽子架着肩膀抓了回去,一手怪力从肩头往下一撕,整个人就这样被撕成了两半!扑面而来一阵腥味,聂先生忍住胃部的翻腾,拔头就往外爬。

刚爬到前殿,感觉脚下一重,原来是被白凶抓住了右脚腕,正要把他往里面拖去。聂先生没了命的呼喊,突然一支工兵铲打下来,铲在了这只手上,陶牛从后面赶了出来对他说:"快跑!"

说完又大力挥出一击,这一铲打在白凶的后脑上,那白凶吃痛松开了手,聂先生得以抽出腿,趁机从地上爬了起来。白凶转过身去,一声怪吼扑在陶牛的身上,陶牛的工兵铲被这一下打掉,反倒血气翻涌,使出双手将这白凶从背后死死钳住,猛地朝这边大喊:"快跑啊!"

见着白凶在大汉的身上啃咬,聂先生心一横,奋力往外面跑去了。身后传来刺耳的叫声,他是再也不敢回头,一步并做两步的跑,跑到了盗洞处,抬头就朝外面叫人。

马花子在上面听到声音,连忙丢下绳子,很快把他给拉了上来。看着聂先生狼狈的模样,马花子舌头打结,惶恐的问怎么只有他一个人上来。

"快!快把这洞填回去。"聂先生焦急的命令,刚上来就一心顾着把盗洞封上。马花子见状也不敢多问,哆嗦着跟他做了起来。

外面新挖的土覆盖上去还是松的,马花子铲过之后想把地给踩实了,绕到了填过的洞口边。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愣了一会儿,转过头对着聂先生说:"先生,下面好像有……有动静。"

聂先生听完一怔,在填洞的时候没有发现,的确有一种细微的声音在这地下,而且正离他们越来越近。忽然,从马花子脚下的那块地穿出一支大手,猛地抓住他的腿往下拽去。

长满白毛的手上,突兀的长指甲嵌进了骨肉,说时迟那时快,马花子还没来得及惨叫几声,就被生生拖到了地下去。地上还残留着人身上的肉屑,聂先生的眼前溅得全是血。

他放下家伙,肆无忌惮的跑。透过被血糊的脏兮兮的镜片,看这天上都是挂着一轮血月,到处都是黏腻的腥臭味,而这里就是阎罗地狱。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楔子
  • 第一章 玉扳指
  • 第二章 黑影
  • 第三章 阿霜
  • 第四章 尸玉
  • 第五章 张大烟袋
  • 第六章 石条
  • 第七章 疯了
  • 第八章 山冲子
  • 第九章 死马当作活马医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民国小说
  3. 冤家小说
  4. 搞笑小说
  5. 伦理禁忌小说
  •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它的特征是用嘲讽的表现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极落后和腐朽反动的事物。在艺术表现上,这类小说充分调动各种讽刺艺术手段,用夸张、巧合、漫画式描写等手法突出被描写对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强烈对比,极其简洁尖锐地把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引发读者从中得到否定和贬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悦,达到警诫教育或暴露、鞭挞、抨击的目的。

  • 神医小毒妃
    神医小毒妃

    作者:姑苏小七

    穿越小说

  • 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
    盛世暖婚,腹黑老公太霸道

    作者:安小念

    现情小说

  • 万象神帝
    万象神帝

    作者:存在只为重演

    奇幻小说

  • 维罗尔的美人鱼
    维罗尔的美人鱼

    作者:至爱天然

    奇幻小说

  • 王爷护妻不讲理
    王爷护妻不讲理

    作者:小陌兮兮

    穿越小说

  • 阴差阳错之爱上腹黑大叔
    阴差阳错之爱上腹黑大叔

    作者:糖娃

    现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五漫画

回复盗墓往事或者回复书号3433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