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阴狐妻

更新时间:2022-01-11 14:02:55

阴狐妻

阴狐妻 佚名 著

连载中 胡初霜封青冥

火爆新书《阴狐妻》由著名作者佚名最新创作的灵异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胡初霜封青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我家三代与狐结怨,姐姐出生只笑不哭,长了一张狐狸脸,夭折入土那天来了很多狐狸。我出生时全家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到一只红狐窜进了家门,我出生的时间不对,或者说……我压根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我的命,是借来的。当一纸成契时,他和劫一起来了。

精彩章节试读:

在奶奶去世不久后,我总会梦到一只通体漆黑的狐狸。

这只狐狸反复出现在我梦里,用一双阴森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瘆人之极。

昨晚,梦里那只狐狸化成了一个黑衫男子,他爬上了我的床,压住我的身体,可我完全动弹不得。

我摸着挂在脖子上,泛着丝丝凉意的双狐玉佩,忽然后背有些发凉,想到了奶奶说过的话。

“这是老胡家,一辈子都逃不掉的诅咒。”

或许如命里所言,从出生起,我就注定是一个祭品。

我姓胡,出生那天恰逢入秋第一天起早霜的日子,家里人就给我起了胡初霜这个名。我家在豫西边陲一个相对落后的村子。

从我降临在这个世上的时候,奶奶就说我出生的时间不对,或者压根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因为,我们家受了诅咒,不该有后代子嗣。

我们这里一直流传着几个禁忌,打不得蛇,吃不得鼠,赶不得猬,惊不得鼬,杀不得狐。

可是我家却犯了禁忌。

很多年前,那时我爸都还是个假小子,那个年代虽说不闹饥荒,但吃不饱饭却依旧时有发生。

那年刚好又遇大旱,地里的庄稼颗粒无收,迫于生计,爷爷就去山里打猎。

那次进山从早到晚一无所获,天已经渐晚,爷爷只好无奈往回赶。

只是就在快要出山的半路上,爷爷忽然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穿红衣服长发披肩的女人,背对着吊在一棵老松树上。

那时候爷爷才三四十岁,火气旺,虽然当时吓了一激灵,但反应过来后,还是鼓足勇气往前走了几步。

可走近一些再瞧了个仔细,才看清楚根本不是什么红衣女人,而是一只红毛狐狸。

当时的爷爷没多想为什么会这么邪乎,把狐狸看成女人。

权当因为天色擦黑,看花眼的缘故。

走进后看那只红毛狐狸似乎还没断气,吊在树头身子还在轻微晃动……

奶奶每次说到这里就止不住叹气,她总说如果再重来一次,爷爷绝对会有多远跑多远,不会靠近那只红毛狐狸。

我非常好奇,爷爷发现红毛狐狸后来是不是还发生过什么。

但奶奶说到这再不愿多说一句,我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的,但每次一追问,奶奶她都老泪纵横,一个劲抹泪。

那次进山,爷爷肯定发生了什么。

我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我妈在生我之前还生下过一个女儿,也就是我姐。

而正是我妈生了我姐,奶奶才说我们胡家不该有后。

我姐出生时,村子里猫狗都在哭嚎,场景让人毛骨悚然。

而她生出来天生畸形,耳边有点尖,嘴巴也尖尖的,尤其是那眼睛细长如丝。

当初稳婆抱起我姐看第一眼吓得差点摔在地上,她惊恐的说,“这丫头,咋像个狐狸啊。”

是的,狐狸!

除了没有毛发,我姐的模样和神态像极了一只刚出生的狐狸。

而且她出生不会哭只会笑,是那种阴森的笑,大晚上听起来让人心里发渗,场景十分诡异。

全村人都背地里说我妈生出来的是一个妖怪。不过我姐还不到一岁就离奇的夭折了。

童丧,横死是不能入祖坟的。

所以当初只用了炕席卷起尸体挖个坑埋在了村外的河水沟地里。

埋下地的时候我妈当场就哭晕了过去。奶奶泪眼婆娑的叹息了一声说,“这是老胡家的命!”

而后来一直到有了我。

当初我妈在怀我的时候,奶奶就不同意。她实在担心我妈怀了我,生出来后又会是一个怪婴。

但是我妈从我姐走后整天以泪洗面,我爸知道这样不是办法,最后下定决心再要一个。

如果生出来后还是一个怪婴和畸形儿,那也就彻底认了。

在怀上我后我妈的情绪明显好很多,随着日子肚子也越来越大,但奶奶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我并不是畸形儿,但从我妈怀孕到生下我,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都说十月怀胎,但是我在第十个月份并没有出生。

我姐的事,当年全村人尽皆知。

那时候闹得很凶,整个村上上下下都暗地里说,我妈又怀了一个妖怪,只要我妈扶着腰出大门,村民一看就躲得远远的,生怕沾了悔气。

所有人都对我们家指指点点,说我们老胡家招了邪,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才会招惹不干净得东西,以后恐怕断子绝孙。

从那以后,我妈连门都不敢出了。

我爸四处找药,奶奶更是急的不行,整天拿佛珠在屋子里来回走,求菩萨保佑。

而等我出生那天,奶奶在大门口打盹的功夫,梦到一只红狐狸窜进家门,吓得一屁股摔倒在地,头撞在门槛上。

后来我妈跟我说过,我出生的日子,像冥冥之中算好的一样。

从怀胎到我出生的天数,跟我姐出生到夭折的天数,是相同的。

奶奶像是知道什么,只说这一切都是命数。

翌日,吃早饭的时候我心神不宁的。

我妈看出我脸色异常,问我是不是哪不舒服。看出我妈脸上的关切,我支吾半响才说,“妈,他来了……”

我妈当即一愣,还怪紧张的问了句他是谁,不过刚说完,我妈就醒悟了过来,脸色难看的问我,“你又做梦了?还是跟以前一样?”

我抿嘴一言不发,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爸在旁虽然不说话,但我已经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了。

从我说完后我妈心事重重的,饭吃到一半突然放下筷子,然后拉着我就往外走。

我问她去哪,我妈说,“去奶奶家。”

我们跟奶奶是分开住的,奶奶家就在隔壁,是那种老式的三合院,可能因为奶奶刚去世不久的缘故,院落里布满了没有打扫的枯叶。

我妈把我拉到奶奶家堂屋,这里一直供奉着一尊檀木橡塑,雕得是一只盘坐的狐狸。

记忆中这个狐狸雕塑,好像从我出生就有了。

小时候,只要有个大病小灾,奶奶就会拉着我给狐仙上香。

那时她总说狐娘娘会保佑我。

每年过年时,要烧上一整只鸡,插上三根香,全家进行叩拜供奉。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一章狐吊尸
  • 第二章仙娘婆
  • 第三章与狐结怨
  • 第四章阴契
  • 第五章光头坟
  • 第六章遗照
  • 第七章封青冥
  • 第八章鼠上香猫哭坟
  • 第九章借命
  • 第十章出殡
  • 第十一章辟邪符
  • 第十二章请魂
  • 第十三章惊魂
  • 第十四章附身
  • 第十五章血债
  • 第十六章铁棺材
  • 第十七章驱邪
  • 第十八章狐婴
  • 第十九章阴谋
  • 第二十章吊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阴狐妻或者回复书号d179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