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闻骨蚀香

更新时间:2019-02-12 15:37:24

闻骨蚀香

闻骨蚀香 重黎 著

连载中 包宇马丹 豪门世家小说 轻松爽文小说 推理小说 伦理禁忌小说 军婚小说

爆款好书《闻骨蚀香》是知名作者重黎著作的悬疑灵异类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包宇马丹,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出生在一个被诅咒的家庭,几年间我就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而我也已经时日无多。幸好我的爷爷为我提前留了后手,我被交到了一个漂亮女人的手中,可对方却在给我安排了一个和死人打交道的工作后,就神秘的离开了。从起我开始了与死尸打交道的生活,但是这些死尸也不全是老实的家伙……

精彩章节试读:

我出生在一个四口之家,爸妈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汉,没什么文化,反倒是我的爷爷不是个一般人,只因为爷爷是个二皮匠。

这二皮匠说起来和皮匠差别不大,皮匠干的是皮革生意缝缝补补,我爷爷干的则是缝补尸体的工作。

那时候要是谁家的人被土匪砍了脑袋,一准来找我爷爷缝补尸体。

说起来我爷爷的手艺都有些出神入化了,只要是经他手缝补过的尸体,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缝补的痕迹。

久而久之,我爷爷的名号就打出去了,我家的生活也慢慢的富裕了起来。

可是爷爷毕竟吃的死人饭,这种钱花多了是要折寿的,爷爷有着一身的本事并不害怕,但我爸妈没有我爷爷的本事,便应了这份报应。

我爸妈死的都很蹊跷,我妈是夏天去浇地的时候淹死的,浇地的谁能有多深,可我妈却偏偏被淹死了。

我爸的死更是离奇,他在务农回来后喝水喝出根银针,不知怎的这银针竟然还刺穿了我爸的喉咙。

刺穿我爸的那根针事后被我藏了起来,因为我发现那和我爷爷干活用的银针一模一样。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认为是爷爷害死了爸爸,而我也可能惨遭爷爷的毒手,可是我这一等就是十年过去了,转眼间我已经到了快要娶亲的年纪了……

我叫包宇,现如今已经24岁了,可是家里出了那档子事之后,我们家几乎成了村里人的禁地。

别说保媒拉线的了,就是走个对脸,他们能不躲着我,就阿弥陀佛了。

虽然我一天天除了到地里干活,就是在家睡觉,但我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到了这个岁数我也对异性又好奇呀!

和往常一样,收拾完地理的农活,偷摸的看看村里的大姑娘,我就默默的朝着我家的老房子走去了。

走到门口,看着里面传出来的灯光,我就知道家里肯定是出事了。

我爷爷他这十年来两双眼早就哭瞎了,所以他更不可能点什么灯了,想到这里我放下手里的家伙,迈着大步就朝着屋子里面跑去。

一进门,就看到一个一身红装的素颜美女,我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美女呀,不自觉的就看呆了。

“咳咳,小宇,今年是你本命年,加上你阴性太重,我怕你出事,我请人来保护你了。”爷爷的话有些沉重。

但是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感觉到了我的沉默,爷爷随手递过一个针线包裹,准确的交到了我的手里面,看着包裹内大大小小的银针,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到我父母死前,爷爷也拿出过这个包裹。

难道他终于要对我下手了,以为找个美女就能对付我么,太小看我了,我心中不屑的想到,美女怎么了,美女也不能比别人多通那么一门吧。

毫不在意的把那个荷包扔到了一边,见这个红衣美女微微皱了皱眉,我也失去了在打量她的兴趣,打着哈欠道:“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当我起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见爷爷没有起来,我就先去做饭了,本想让爷爷多休息一会,做好饭在叫他。

可就在我做饭的时候,外面突然来了不少的村民。

听着外面的吵闹声,我心中也十分的疑惑,平时大家都当这里是禁地的,怎么今天这么闲都跑到这里来了,拿到听说我家来了个大美女,都认为我这换风水了。

还没等我发出疑问,就突然听到大不断的发出惊叫。

“哎呀,老包真死了,他真被人害死了。”

“怎么会,老包都这样了,谁还会害他,再说了没事谁来着呀,除非是他孙子……”

大家说着话竟然都看向了我,看着大家脸上的神情,我有些心虚,再加上听到爷爷竟然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且好像还有人可以往我身上破了脏水,我的声音听起来就有些不正常了。

“难道我会害我的爷爷么?”

在说话的时候我的身上都冒出虚汗了,我不由得想起了昨天的那个女人,她不来还没事,偏偏她一来我爷爷就死了,而且偏偏大家还在这个时候来我家了。

要说这背后没人推波助澜,打死我都不信,想到这些我不由得有些害怕,难道爷爷他是想临死也拉个陪葬的。

想到这里我有些不寒而栗,平时最希望看到的大姑娘和村民,此时却让我感到异常的烦躁。

更让我觉得烦躁的是,这些人也不回答我的话,只是一般人窃窃私语,还对着我指指点点的,那样子好像认准了爷爷是我害死的一样……

“柱子,你看死了包宇,我们回去报警,这事还是让他们处理吧。”最终还是村长赶来解决了我的困境,而我却没有一点感谢的意思。

相反我看着打算留下来的柱子,冷笑的道:“你不怕也死在这里么,这里可不是一般人待的地方。”

连一个愿意相信我的人都有,我心中十分的心寒,不知为啥我突然觉得人活着也没啥意思,这些人不是误会我杀了我爷爷么,那就让他们误会到底好了。

果然听完我的话,柱子的脸色也变了,有些担心的看向了村长,那意思好像是不想干这个活了。

“我在找几个人和你一起留下来吧。”村长明显没想到会这样,又留下几个人,便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见他们留下了四个人,我也不去理会他们,现在我哪还有心情吃饭呀,我想去看看爷爷的尸体,可是他们又不让,说什么怕我破坏现场。

没办法,我只能坐到了桌子上,我看着昨天没来得及收拾的油灯,本来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可我却怎么也移不开自己的眼睛了。

那油灯里面的根本不是煤油,而是爷爷以前做二皮匠时处理尸体用的尸油。

我有些不确定的取出一点,仔细的一打量,顿时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恰好在这个时候,那个红衣女人又突兀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看到对方悄无声息的出现,恰好又是在这个要命的时候,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她是女鬼,转身就想跑。

“站住,你跑什么?”她看着我脸色十分的不悦。

那几个看着我的人,看着我的动作也有些***,不知道我这是撒什么疯了,他们都知道我平时看到个大姑娘恨不得都迈不动步,怎么现在看到一个美女反倒害怕起来了呢。

我听到女人叫我,又见那几个人一脸想要献媚的样子,心道难道我多心了,可他要是没问题的话为什么要点尸油呢,这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么。

看着我满脸的疑惑,那女人来到了我的身边,趴到我的耳边轻轻的道:“怎么样,喜欢我送你的这份礼物么?”

听到对方的话,我一下子就想到爷爷的死,和大家对我的怀疑,我看像这个女人的也不像刚才那样和气了,面目狰狞的咒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你……混蛋,我叫李永玲,我是来帮你的。”

没有理会她在我身后气急败坏的样子,说完那些话我就转身离开了,此时的我需要冷静一下……

上面派人来处理我的事情时,我才不情愿的跟着他们出来,说实话我对于这些冷血的人没有任何的好感,我甚至都不在乎他们帮我洗去冤情了。

我陪着上面来的人,和他们一起来到爷爷的房间,此时我才看到爷爷的样子,我看着他身上的伤,我就知道这一定被人杀害的,而且还是一个和爷爷一样身份的人动的手,而在村子里会这手艺的就爷爷和我两个人。

看了看四周还跟着的几个胆大的村民,心中顿时没一点希望了,也许我就该这样被抓进去,然后为爷爷陪葬吧。

我的神情有些黯然,甚至没注意到那个叫李永玲的红衣女人又出来了,只是低着头呆呆的看着我的脚尖。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个来验尸的人才摘下自己的白手套,拍了拍我的肩膀对着我道:“小伙子你要节哀呀,他是***的。”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看着爷爷身上的伤痕,就算是对方不知道我们这行的门道,可对方却绝不会看不出这些伤的呀,偏偏对方却得出这样的结论。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笑,而且我真的就站在这里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此时我的眼角还打量着大家,他们看到我这样的样子,或许更加认准我是害死爷爷的人了吧。

这样也好,我一个人独活又有什么意思,我刚生出这样的想法,就感觉我的脸被重重的抽了一巴掌,紧接着就听到李永玲愤怒的吼道。

“混蛋,还不快滚出去!”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推理小说
  4. 伦理禁忌小说
  5. 军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闻骨蚀香或者回复书号3472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