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阴司咒

更新时间:2019-02-12 15:45:23

阴司咒

阴司咒 圣龙骑士 著

连载中 苏更生李二嘎 鬼怪小说 娱乐圈小说 婚姻爱情小说 修真小说 a小说

精选热书《阴司咒》由知名作者圣龙骑士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更生李二嘎,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阴病男,头疼病一犯,就会被女鬼上身……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苏更生,是一个得了阴病的人。

所谓的阴病,就是婴儿一出生,在风府穴上就有红点胎记。

正所谓十里一风,百里一俗。

我们村里就有这么个习俗,如果婴儿出生的时候,在后脑勺风府穴有红点胎记,那这婴儿就是得了阴病,是不祥之人,生下来就是为讨债而来的。

很不巧的是,我成了村里第二个得阴病的人。

爷爷告诉我,我妈生完我产后大出血死了,我爸在我四岁时出海就再没有了音信。

村里人知道我有阴病,传得沸沸扬扬,都劝我爷爷把我装进木盆扔到河里去,能不能活下来就看我的命运造化,免得给村儿带来灾难。我爷爷不忍心。

十三岁之前,我和别人家的孩子没什么两样。村里人也慢慢忘了阴病这回事。

直到那年发生了一次意外后,阴病发作,又出了一系列的变故,爷爷才把阴病的缘由告诉我。

这还要从一座老宅子说起。

我们村东头的那座老宅子,一直没有人居住,院内一口枯井,爷爷告诫我放学后不要在这座老宅子逗留,尤其不能靠近那口水井。

爷爷说这座老宅子有百年历史了,虽然破旧,但还是很结实。

我上学那会儿,这座老宅子是必经之路,每次经过都会加快脚步,有时候也会好奇的偷偷朝大门里面瞄一眼。

那天下午放学,我的死对头李二嘎带着他的同伙,围着我骂:阴病娃,阴病娃,克死你爸和你妈……气得我火冒三丈。我带上几个死党,一路紧追不放。

说来也怪,刚到老宅子的大门前,就不见了他们的踪影。

突然吱扭一声,老宅子的大门竟然缓缓开了。

我们几个被吓了一跳,动作瞬间停了下来,直勾勾的看着那扇门。

在我印象里,这座老宅子的大门一直闩着,现在碗口粗的山木断成两截,落到地上。

想起爷爷的嘱咐,我有点害怕。

正想带同伙撤退,苏铁蛋这小子手脚麻利,一边说:哼,李二嘎他们肯定藏里面了,抬腿就迈进院门。

其他人也前呼后拥跟了进去,没走几步路,就听扑通,妈呀一声。

铁蛋儿掉井里了!前面有人喊,几个家伙吓坏了,掉头就往院外跑。

这时,井里传来噼里啪啦的水声,还有带着呛水喊救命的声音传来。

我心里奇怪,明明是枯井,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我立马拉上两个同伙,趴到井边看。井不深,铁蛋儿在底下拼命扑腾着。

奇怪的是那水花,灰黑色,像喷泉一样向上翻涌,瞬息之间淹没了铁蛋儿。

我吓得腿脚哆嗦,但还是从井口旁边捡起一根竹竿,慌慌张张探到井里。

我身后铁蛋儿他弟和苏二小一起帮我拉。

我感觉手里一沉,铁蛋儿那四处没命乱抓的手抓住了竹竿,但就是无论怎么拉也拉不上来。

又使劲拽了几次,每次都是铁蛋儿头刚露出水面,水里就像有双大手,一下又拉回去。

铁蛋儿只来得及换了口气,就又沉了。

竹竿慢慢往水井陷下去,像是有东西站在井里跟我们抢竹竿。

我心里越来越慌,一边使劲拉扯,跟那个力量抗衡,一边大声呼救。救命啊!救命——!

竹竿还是脱手,和铁蛋儿一起向水下沉去。

铁蛋这次连露头喘口气儿的时间都没了。

井水越翻越急,墨汁一样的水花翻上来,水面漆黑一片。

那井水就像是一个趴着的爬行动物,沿着四周长着苔藓的井壁往上爬,直朝井口爬过来。

水里面好像有些黑东西,有的长长的,像是人手,有的圆圆的,像是脑袋。

啊——我旁边苏二小一屁股坐到井边,吓得惨叫:有东西!你们看见了吗?

那种恐惧让我们挤在一起彼此推搡着,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时身后院门忽然吱——呀,呯地一声撞上了。

连那块断掉的山木竟然也完好如初地闩好。

院门撞击在一起,像是倒了一地尘土,立即腾起了一团诡异黑雾。

我甚至清晰听见了门栓横上的声音。

一抬头,我看见远处宅门前的墙边,赫然立着一排灵位。

足有百多个,灵位边缘锋利,如刀砍斧削,有缕缕黑烟从中间渗出来,阴森森的。

我们几个坐在地上往门口方向退。

我旁边苏二小则是哇地一声没命地大哭起来,起身往门口跑。

跑了两步又像是撞见鬼一样,大瞪着眼睛翻身回来。

我看见门口那些细烟弥漫到空中,越来越清晰。

浓浓的一团,和井里的黑水一起,朝我们包抄过来。

这雾里有一股刺鼻的腥气。

我甚至看见烟雾里像是裹着没有皮、只有骨头的手,努力推着烟雾往前走。

一点点向我们聚过来,似乎是想抓住我们,再把裹在烟里面的那些骨头刺到我们的皮肤里。

我猜铁蛋儿这会儿肯定已经被结果了。

苏二小又跑到我旁边,眼泪在脸上七七八八地流着。

一开始我没仔细看,光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再一细看,我发现苏二小脸上竟然流下的是一道道血水。

吓死我了,我指着他的脸,害怕得我全身发麻。

你的脸,你的脸上!我声音哆嗦得都觉得听不出来是我自己了。

苏二小往脸上一抹,好家伙,这下子,那血水都在脸上涂开了,跟鬼一样。

他呆愣愣看着自己的手,立即放声大叫起来。血!血!

他的叫声刺得我耳朵生疼,而且一下了窜进我胳膊腿肚子甚至屁股各个角落。

我全身都软了,好像下一秒,气都喘不过来了一样。

我看见苏二小再抬头时,眼神和表情都变了。

他用沾满血水的手指着井口,发出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声音:在、那、里!

他一字一顿的声音在我听来,就像是嗓子眼儿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卡住了。

他只比我小两岁,平时说话的声音都是清脆还有点尖细的。

现在却像个老头儿,声音苍老混浊,满是邪恶的暗示和怨恨。

他是要让我们过去吗?去井里?我的妈呀!

我知道那不是苏二小的声音,那个声音绝对不是苏二小的!

离我们几步之外,井口开始水花四溅,那些黑水爬出来了。

窗口的几百个灵位也开始折腾,有细细的烟气儿从那一排灵牌里飘出来。

我突然感到一阵头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前这些吓人的画面,或者是苏二小的声音。

那种疼像一根针在我脑袋里,剜一下,沿四肢百脉往全身每一个角落冲。

每剜一下,就绵绵不断地把疼痛的波浪推向全身……。

苏二小开始摇晃起来,我想刚才他窜得太快,肯定是碰到那团雾气了。

他沾满血水的手垂在身体两边,双眼圆睁,瞪着我。

血水从两个眼角往下流,分成几股,在下巴处汇合,再一滴滴滑落到胸前。

双脚吃力地往前挪动,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脸。

我以为他要扑过来抓住我,他却只是从我旁边一拐一拐地往井口走。

他走路时的姿势就好像胳膊腿都不是他的了一样。

嘴里还在粗重地嘟囔着,在、那、里,呵、呵……,走啊。

他发出来的笑声,让我感觉头发都一根根竖起来了,而头疼也让我要发狂。

我害怕……更生哥,我害怕。我身边铁蛋儿他弟抓着我胳膊,不住地发抖。

我哪顾得上他啊,我头疼的厉害。

身体里的疼和意识里的恐怖掺在一起,简直令人崩溃。

苏二小一脚踩上井沿,那些井口咕嘟咕嘟翻滚的黑水一阵兴奋。

二小!危险!快……回来!

我扶着脑袋拼了力气喊,又不敢上去拉他,因为我不确定他还是不是苏二小。

墙边的灵位也起了波动,似乎也都想分享可口的美味一样。

灵位周围腾起的黑烟,像是要从灵位周围飞过来。

烟气一动,我就听见嘶嘶的声音,就像是有无数条蛇,吐着有毒的信子……

苏二小另一只脚迈上井沿,毫不犹豫地往前一踏,我心想完了!

果然,他瘦小的身子立即被翻滚的黑水吞了进去。

我听见苏二小沉入黑水之前,竟然长舒一口气,气息里像是混着浓痰。

他发出的嘶嘶的声音,跟灵位那边的声音很像,别、急,我、来、了!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修真小说
  5. a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阴司咒或者回复书号3470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