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重生 > 重生之神级首富

更新时间:2021-02-17 09:32:11

重生之神级首富

重生之神级首富 步舞 著

连载中 陆卫东陆援朝

热门好书《重生之神级首富》由知名作者步舞最新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陆卫东陆援朝,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陆卫东一场宿醉,重生到了1993年。这一年,国企改制大潮乍起,全民下海经商。这一年,真正意义上的民营资本洪流,刚泛起几朵漂亮的浪花。这一年,父亲私酿酒水悄然攒下百万财富,却浑然不知七年牢狱之灾即将到来......重活一世,陆卫东决心改变这一切,力挽狂澜,重振家业,在最辉煌的时代中,造就一段最传奇的首富之路!

精彩章节试读:

1993年4月3日。

望着墙壁上的台历日期,以及四周既熟悉,又陌生,且带着久远记忆的环境。

“老子这是,重生了?”

陆卫东心中无声呐喊着。

为了拿下那笔足以决定公司生死的订单,在酒桌上,被客户灌得酩酊大醉,不醒人事。

再睁眼醒来,居然回到了13岁这一年。

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痛楚清晰,确定真的重生了。

他压抑着想要放声狂吼的冲动。

上辈子,这一年,家里发生重大变故,父亲被扣上倒卖国家资产帽子,锒铛入狱七年。

下岗的母亲,从此带着才三岁的妹妹,靠着摆地摊艰难维持生活。

彼时,还在读高中的自己,在学校,承受不住一个罪犯家属的沉重折磨,学习成绩很快一落千丈,没多久之后就选择了辍学。

再后来过的这大半辈子。

其中苦乐酸甜,实在不值一提。

其他不说,只一个,人到中年,却仍要在酒桌上,依靠拼酒量豁出命去拿业务订单,便足以道明一切。

卧室一角,有张电脑桌。

桌上,摆放有一台,老古董级别的联想1+1电脑主机,大肚式的14寸CRT显示器上用鲜艳的绒布盖着。

四周,墙壁上,张贴满了港台明星们的大幅海报画。

电脑桌的旁边是个巨大的书柜。

书柜内,满当当的都是各类书藉。

除此之外,书柜专门有一个隔档,里面全都是磁带歌碟。

再往一旁,有部八十多公分宽,二十多公分高,银灰色外壳,同样颇有年代感的双卡录音机。

这些,都足以表明,他年少时的兴趣爱好。

“老子,曾经可也是个,勤奋好学富二代呐!”

现在是四月初。

距离父亲出事,还有一个月时间。

上辈子,父亲是五一劳动节当天,在家里被警方拘走。

接下来的这一个月内,老子一定要力挽狂澜,要彻底改变家族命运。

老子非但要让父亲脱罪,让母亲还有妹妹,免于日后的艰难生活,老子还要坐实这富二代的好命。

老子从今往后,就是要做一个,富贵逍遥二代。

老子要望父成龙、望母成凤、望妹成星。

回想起重生之前,一把年纪的父母,还要操劳不停,不能安享晚年。

已经三十岁老姑娘的妹妹,仍怀揣明星梦飘在横店当群演,在他上酒桌之前,两人还通过一次电话。

妹妹拐弯抹角的提要求,想让他这个,所谓事业有成的大哥,赞助一笔钱,想带资进组……

出卧室门,正准备下楼。

院里,这时传来叫嚷声。

“老陆,在家没?给我打二斤白酒。”

“来了来了!”

“多少钱?”

“老样子,一斤五元,二斤十元,这还用多问。”

“嘿,老陆你到是个实在人,得,钱你收好,走喽。”

“呵,慢走……”

透过二楼窗口,全程目睹了父亲的又一单私酿酒水小生意,陆卫东情绪复杂万千。

他快步下了楼。

正好迎上关了院门转身往回走的父亲。

正值壮年的父亲,眼下正是意气风发时候,走路时都带着风,一双眸子格外有神。

“爸!”

想着上辈子,父亲承受七年牢狱之灾,出狱时那个形消枯瘦,半大小老头儿模样,不由就是一阵鼻酸。

他强忍落泪感觉喊了一声。

这一声喊,分明带了一缕控制不住的颤音。

陆援朝看着儿子不由就来气。

唉,这孩子,小学、初中时,学习成绩多好,年年都是全校第一,才十三岁,就已经跳级开始读高一。

可是,高一上学期那成绩,勉强才进了年级前百。

最近一段时间,又迷恋起所谓音乐创作。

小小年纪,好高骛远,偏喜欢上什么港台追星。

还指望你,将来考清华北大呢。

照现在这发展迹象,两年后考不考得上一所普通大学都成问题。

陆援朝是个复转军干。

当年。

南疆枪林弹雨里趟过。

真正死人坑爬出来的战斗英雄。

后来转业地方,在县国营酒厂,当了生产车间主任。

八十年代末的国企,职工都捧着铁饭碗。

反正每个月都是那点工资收入,工作干好干坏一个样。

至于他们这些领导干部,像他这种,一心还要把厂子搞好的异类,实在是独木难支。

没办法,干不几年,实在忍受不了厂里人浮于事风气。

于是一咬牙,联合了一帮工友,用了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借了酒厂的壳,私下却干起了私酿酒水的买卖。

跟厂里,达成不见条文的规矩,每年除了替厂子完成一定配额的生产任务之外,再就是上缴相应的‘管理费用’,其他收入全归自己这个小团队自由分配。

如此一来,其实等于架空了酒厂,实质性地开始模仿农村包干到户的土政策。

这种做法,再延后个几年,自然根本不算什么问题。

但在国企改革,尚未全面展开时,敢这么做,那自然是冒了极大风险。

上辈子,陆援朝被抓,正因为这一点,结果被那害了红眼病的一小撮举报构陷,最终又引发了酒厂职工集体闹事风波,这才成了侵吞国有资产的***典型,被严格惩处。

陆援朝又怎么可能知道。

眼前的儿子,已经是重生归来。

原本就看着来气,冷不丁听到,儿子喊他一声‘爸’时,居然还有点哭咧咧酸味儿。

好家伙!

心里这气,莫名越发炙盛了三分。

老子这几年,冒风险干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给你创造这么好的学习条件,前不久一家伙花两万多块,最高端的电脑都给你买回家了,混蛋小子你怎么就不肯多努力一把,成绩重新追上来呢?

他眼睛一瞪:“你还知道起床,这都几点了?”

“呃……”

感受到父亲那幽怨,陆卫东愣怔了下。

不过,随即就调整好了情绪。

却也是,哭咧咧个什么劲。

天时、地利、人和。

都占着。

上辈子那些磨难。

如今,有了他的重生,那些都算个屁啊!

“爸,今天这不周末,所以起床晚了会儿。”

“你那叫晚了会儿?这都上午十点半,猪都该饿醒,起来找食吃了,真好意思。”

看着父亲很不忿,迈开大步进屋的背影,陆卫东咧嘴笑了笑。

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的至亲们。

这辈子,谁也休想,再给你们屈辱与难堪。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