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现情 > 宠妻入骨:霸道陆少放过我

更新时间:2019-01-30 11:07:49

宠妻入骨:霸道陆少放过我

宠妻入骨:霸道陆少放过我 阿楚姑娘 著

连载中 崔瑾瑜陆怀琛 神仙妖精小说 宫廷小说 报复小说 幽默搞笑小说 囚禁小说

精品好书《宠妻入骨:霸道陆少放过我》是来自阿楚姑娘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崔瑾瑜陆怀琛,书中主要讲述父亲死后,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小哥哥哪里去了?眼前的恶魔又是谁?一遍遍的欺辱她,折磨她;你们崔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父亲是,你母亲是,你崔瑾瑜,更是!

精彩章节试读:

陆怀琛因为她急坏了?!日夜守护?!崔瑾瑜仿佛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他怎么可能,他之所以留着自己的命,就是为了反复折磨而已。病好了,就可以开始下一番折磨了。

何姨走了。崔瑾瑜便掀开被子下床,脚一软,差点没站稳摔倒。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之后,崔瑾瑜穿戴好衣服,准备下楼。

才到门口,迎面就撞上了陆怀琛。崔瑾瑜被吓到,抬头一看,顿时又没了话语。

"你要去干什么?"

"我饿,下楼吃点东西。"

陆怀琛打量了她一会儿,忍不住嘲讽道:"一个千方百计想死的人,怎么会想要吃东西活下去呢?你不是想死吗?高烧四十度,朱元要是去的再晚一点,你就死在酒店了。"

崔瑾瑜的情绪丝毫没有波动,反而迎上他的目光,道:"我是很想死,但不是一直也没有死成吗?你看,我跟了你这么久,***了那么多次,不每次也被你救下来了吗?陆怀琛,我知道的,你不想我死,我死了,你就失去了一件玩具,是不是?像我这么有意思的玩具要是死了,想再找一个是很难的。嗯……"崔瑾瑜低头冥想了一下,随即绽放一个天真的笑容来,"其实晴姐姐,比我有意思的多呢!"

果然,只要一提到廖雨晴,陆怀琛的脸就不出所料的黑了下来:"你也配叫她晴姐姐?!"

"你是我哥哥,哥哥的女朋友,自然是叫姐姐啊,毕竟你们现在还没有结婚呢。哦我忘了,你们能不能结婚还不一定呢,呵呵……"

崔瑾瑜灿烂的笑颜在陆怀琛看来是那么的刺眼,以至于他忘了她病才刚好,抬手就要给她一个重重的耳光。

她习惯了陆怀琛的耳光,昂着头迎了上去。

偏偏手掌快要触碰到她脸颊的时候,陆怀琛又放了下来。

崔瑾瑜撩了撩头发,看着他道:"生气了吗?你这么容易愤怒的吗?你知道的,我这副身体没别的用处,就是禁得起折腾。"

陆怀琛掐着她的脖子往门上用力一按,低声道:"崔瑾瑜,跟了我这么久,床上本事没有一点长进,激怒我的本事倒是越发精进了。"

"不敢不敢,还差点火候呢,董事长大人还要多多指导……啊……"

话还没有说完,崔瑾瑜就感觉脖子上的劲更大了,几乎快要窒息了。她反手扣着门板,双眼死死的瞪着陆怀琛,嘶哑着笑道:"陆怀琛,董事长,杀人犯……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我想死不容易……但是你杀我,不是易如反掌吗?来啊……再……再用点劲……对……就……这样……"

陆怀琛看着她在自己手里瞪着双眼,用力喘息,额上青筋凸起,嘴唇发紫,到最后慢慢的停止挣扎,他才松开了手,看她倚着房门滑落在地,捂着脖子艰难的呼吸着。

再用力掐那么一会儿,她就会亲手死在他手里。这明明是他最初所愿,结果把人绑在身边这么久,她还是活着,顽强的活着。

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总是下不去手,只差那么一点而已。

崔瑾瑜的眼角泛出生理盐水,她的脸总算恢复了红润,无力的靠着房门沙哑着嗓音道:"陆怀琛,你又心慈手软了,你不是男人。"

"你说的对。"陆怀琛恢复了冷漠,"你死了,我就很难再找到一个和你一样有意思的玩具了。所以,你别想死,你死不了。"

说完,他就转身下楼。崔瑾瑜慢慢爬起来,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脖子上青紫的痕迹,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吃饭的时候,陆怀琛不在,何姨说他接了一个电话就急匆匆的走了,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崔瑾瑜想,估计是廖雨晴来电话了,只要是她的电话,陆怀琛就算是有再忙的事也会赶过去。

廖雨晴是崔瑾瑜的学姐,崔瑾瑜刚上大学的时候,从里到外都不适应,廖雨晴没少帮她。放假期间廖雨晴留在市区打工,没地方住就住在崔家,一来二去的,就认识了陆怀琛。

只是崔瑾瑜后来怎么也想不到,廖雨晴背着她和陆怀琛居然有长达两年的书信往来。当时的她脾气收不住,把那些信翻出来全给烧了,对陆怀琛道:"你居然背着我和她勾搭在一起!"

陆怀琛一句话就把她判了***:"我什么时候和你在一起过了?!"

每次想到这些事情,崔瑾瑜都有些烦躁。

崔家已经成了陆怀琛的地盘,她没有地方可以去,任由双脚漫无目的地前行,不知不觉来到一片墓园。

第三排从左边数第七个位置,埋着她的父亲。

站在墓碑前,崔瑾瑜的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她看着墓碑上爸爸的黑白照片,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爸爸,对不起……当时我没有想这么多,不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爸爸,有时候我也在想,我们崔家都已经补偿陆怀琛了,他为什么还要将我们逼入绝境……”

“爸爸你放心,我不会一直消沉下去的,属于我们家的东西,我都会夺回来。”

崔瑾瑜蓦地抬起头来,眼神异常坚定。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必须做出改变。

一只手搭在了瘦削的肩膀上,崔瑾瑜心里一惊,倏地扭头看了过去,眼底水雾消退,闪出了异样的光芒。

“你怎么回来了?”算起来,季昀出国已经有两年了,这段时间里两个人的联系也不多,他的突然出现还是让崔瑾瑜挺意想不到的。

“回来看你。”

只需要短短的四个字,崔瑾瑜就已经明白,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了。

“真是辛苦你了。”季昀替崔瑾瑜拭去眼角的一滴泪珠,忍不住义愤填膺道:"从他进崔家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果然,伯父一死,他就夺走了属于你的一切!"

一幕幕场景再度浮现在脑海,花园里枯萎多时的玫瑰花,地面上父亲冰凉的躯体,不断蔓延的鲜血,意气风发的陆怀琛……

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季昀拿出纸来给她擦泪,看着崔灿的照片道:"伯父,我来看你了。没想到出国两年回来,你就这样突然的离开了,我很难过。但是你放心,既然我回来了,就会保护好瑾瑜不让她受任何……"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崔瑾瑜打断了。

“如果我拿到了陆怀琛的那份遗嘱,你能帮我吗?”

她仰着脸,最近瘦了不少,眼眶都有些凹陷,可也能更加明显地看到,那一双晶亮晶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希望。

季昀无法拒绝,当下伸出双臂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你需要的时候,我都在。”

风有些大,吹开了崔瑾瑜脖子上的围巾,冷风嗖嗖的往里灌,她丝毫感觉不到。

季昀正要给她把围巾重新围上,眼睛却突然放大,一脸紧张的看着她的脖子上青紫的一道瘀痕,立马道:"瑾瑜,你的脖子是怎么回事?!"

崔瑾瑜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季昀就已经将她的围巾扯了下来,洁白的脖颈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那道瘀痕无比刺眼。

"你这是怎么回事?!"季昀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她的脖子,崔瑾瑜顿时就明白了,有些抵触的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用手捂住。

"陆怀琛干的?!"

"不是。"崔瑾瑜震惊于自己的心理反应,即便已经下定决心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她居然还想维护那个人,当下抚了抚胸口,镇定道,"没什么,不是很严重,过几天就好了。"

"你难道要告诉我这是你自己掐的?!"季昀简直快要疯了,上前就用力握住她的手拿开,看着瘀痕道,"崔瑾瑜,我不傻。现在我们两个就站在你父亲面前,如果你父亲看见你脖子上的瘀痕会怎样?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也要对他撒谎吗?就算你今天不说,我也会亲自去问陆怀琛。"

"够了!"崔瑾瑜甩开他的手,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爸死了,我唯一的亲人没有了,我也不想活了,就拿了根绳子想要自缢,没死成功,被陆怀琛发现了,于是就有了这道瘀痕。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他做出来的,我自己……对身体也挺不负责任的。"

季昀对她这番话持半信半疑态度,但他点到为止,没有再问下去。

这种时候,他不能再刺激崔瑾瑜。

他干脆给她围好围巾,又整理了一下她的头发和衣服:“我知道你曾经对陆怀琛有好感,但事到如今,你也决定拿到遗嘱,某些念头,该断了。”

当断则断。

临走之前,崔瑾瑜最后看了一眼爸爸,心口有隐隐的痛。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宫廷小说
  3. 报复小说
  4. 幽默搞笑小说
  5. 囚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宠妻入骨:霸道陆少放过我或者回复书号4521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