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穿越 > 谁可倾国

更新时间:2019-01-27 11:59:06

谁可倾国

谁可倾国 可心 著

连载中 周宗方天均 未来小说 推理小说 浪漫小说 多肉小说 囚禁小说

精选热书《谁可倾国》是知名作者可心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是周宗方天均,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有两个倾城绝色的姐姐一个母仪天下,美艳绝伦,却被人横刀夺爱,芳魂恨归一个聪慧无双,妩媚天下,却难逃家国飘零,折辱落泥她还有一个英姿飒爽的童年好友身踏铁骑,指点江山,风云变色,横扫天下论色、论才、论情、论义,千古风流,终被雨打风吹去,只道是这男人的天下,却为女子倾国。等待、寻觅、创造、掌控,我的幸福谁可独断,只看这倾城小花,于乱世中找寻属于自己的人生和幸福。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太子的册封大典在一片忙乱中,终于还是顺顺利利的过去了,老皇帝的病情在太子精心的看护下,也似乎有所好转,忙乱的司徒府慢慢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生活。转眼间,已是桃李纷飞的三月,花种节一过,小花也要跟着姐姐去读书了。

“娘,我要梳一个和二姐姐一样漂亮的发髻。”小花坐在梳妆台边的高凳上,对着镜子扭来扭曲。

“你乖乖的坐好,不然娘可不管你了。”阿桃嘴上说着,手上却没有闲着,一缕一缕细细的梳好,挽起。

“进了学堂,要听夫子的话,夫子不高兴,会打人的。”阿桃嘱咐小花。

小花一扭脖子,讶异道:“夫子这么凶?那我不要去学堂。”

阿桃拍了一下小花的脑袋,哼道:“你敢?你看你大姐姐和二姐姐,书都读的可好了,琴棋书画,连夫子们都夸的。你可不要给你爹丢脸。”

终于梳完了,小花刚跳下高凳,房里的小丫鬟云鹊已经拿了包袱走进来,说道:“二夫人,时间不早了。老爷说,今天是第一天,误了时辰,怕夫子脸上不好看。”

“嗯。”阿桃应着,将桌子上的香酥糕和桂花饼用食盒包好,交给云鹊,小花已经蹦蹦跳跳的走得远了。阿桃终是不放心,倚着门,直到小花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才回到房里,拿起一件做了一半的月牙白色小袄,一针针缝起来。

学府离司徒府并不太远,小花刚吃完第三块香酥糕,就听得外面高声叫“涟漪书斋到”小花吓得一哆嗦,差点把已落到喉咙里的酥糕呛出来,云鹊赶紧用手帕擦了擦她的小嘴,掀开车帘。

一间素雅的五进的小院落,薇儿站在门口的石阶旁,正眉飞色舞的等着她。小花赶紧跑上去牵了姐姐的手,全然没有注意到旁边一个高瘦的身影。

“咳,这位就是司徒府的三小姐?”

听得有人说话,小花抬起了自己的脸,一个须发花白,又高又瘦的老人严肃的注视着自己。小花心里一咯噔,这不会就是娘亲说的会打人的夫子吧,看着这人的面孔黑黑的,脸上像刀刻过的树皮一样,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心也不由哆嗦一下。

“孔夫子,她正是我家三妹,家里的人都叫她小名,小花。”薇儿向夫子行了个礼,俯首说道。

“小花”,夫子皱了皱眉,“周大人乃文臣楷模,为何小女起名如此随意。”

“孔夫子,小花这个名字是妹妹娘亲取的。从小叫惯了,父亲曾想另取,二娘不同意。”

孔夫子唔了一声,不再说话,小花懵懵懂懂的听着,不由心头火起,这个夫子好像是嫌自己的名字不好听了,可是花不漂亮么,叫小花哪里不好了。

心里腹诽着,却跟着众人踉踉跄跄走到了一个院落中,四合的厢房里,一排排坐着带白冠,着白衣的少年。而院子正中一棵桃花树正开的旺盛,微风一吹,纷纷扬扬的花瓣随风而舞,轻轻落下。小花看得出神,薇儿已跑上前去,云袖翻飞,光影婆娑,竟是跳起舞来。

一时间,花雨、人影,如翻飞的精灵,众人都看的呆了。

一曲舞罢,只听“啪、啪“掌声响起,一个白袍的书生从帘后含笑而出,小花茫然转头,眼前顿时一亮。在小花眼中,早已认定两个姐姐是天底下最美丽的仙女,可眼前这个穿着白衣的男子,眉目之间,却似乎与大姐、二姐一样美丽了。

那边薇儿对着孔夫子轻轻行了个礼,说道:“夫子,刚才是小女子一时性起,请夫子勿怪。”一边说,一边抬起亮晶晶的眼睛,两个酒窝犹自颤颤的盛着笑意。

不等孔夫子答话,白衣少年突然从旁一跃而出,在薇儿身旁俯首拜道:“夫子,薇儿舞姿曼妙,性情坦荡,真是我涟漪书院的典范啊。”

“嗯,嗯”夫子捻着胡须,似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小花见薇儿伸出舌尖,对那白衣男子莞尔一笑,而那男子身形似乎一顿,头虽低着,眼神分明痴了。

小花的个子最小,阶下两个人的情境,别人没留意,小花却看的清清楚楚。这白衣的美丽少年分明和自己一样喜欢着紫衣的二姐姐,而二姐姐似乎也很喜欢他了。

二姐姐这般美丽,旁人自然都喜欢。小花抬手摸摸自己的小脸,恍然中才想起今天自己也梳了一个和二姐姐一般美丽的发髻,而今天自己没有翻上院墙,也没有爬到树上去掏鸟蛋,二姐姐说这样自己也会美丽了。

想到这里,小花高兴起来,手舞足蹈的跑到薇儿的身边,牵着姐姐的手,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眨也不眨的盯着那个白衣少年。那少年微微一愣,薇儿却笑起来,拉着小花的手对他说道:“天青哥哥,这个是我妹妹,小花。小花,这个是莫公子,是翰林莫大学士的长公子了。”

“天青哥哥”小花呐呐的重复着。

“小花”?莫天青有些诧异,望了一眼薇儿,见薇儿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脸一红,低头说道:“嗯,你也可以叫我天青哥哥。”嘴上说着,眼睛却再也不愿意从紫衣女子的脸上移开。

小花看着看着,心里不由得一丝委屈,难道今天自己不好看吗,为什么天青哥哥只愿意看着二姐姐了。对了,天青哥哥好像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了,夫子刚才也不喜欢,一定是我的名字不好听,回去一定要让娘亲给改了,改了。

小花一边想,一边赌气的用脚狠狠地踢着脚下的青砖。

孔夫子这才像回过神一般,“好了,好了,授课钟声已响,都回到课堂上课去罢。”

小花跟着夫子转到院子东边最靠里的一间书房里,中间五六排书桌,都是一群跟小花年纪相仿,五六岁大的孩子,除了自己,只有一个女孩子,大家都叫她燕燕,却是大将军崔占庭的***。崔占庭本是一介武夫,并不愿女儿出门读书,只不过人人都知道当朝太子最喜文墨,最好风雅,崔占庭也不愿太落人后,终于别不过女儿的坚持,打听的金陵唯有涟漪书院声名最盛,连大司徒家的二小姐也在此读书,故将女儿送了过来。

燕燕生的白白净净,两眼灵动,因为是武将之女,眉宇间更有一种英挺之气,只不过小花自小长在司徒府,周边尽是美丽女子,所以在小花的眼中,燕燕并无特别的美丽,但二人年纪相仿,且燕燕性格疏朗,倒格外合得来。

这第一天竟平平安安的过来了,小花没有挨夫子的打,晚上回家想了想,觉得除了坐得难受之外,这读书也并不算太坏,至少有许多小孩做朋友,胜过自己一人在司徒府无聊,成日只能翻墙爬树,也实在玩的腻了。所以阿桃问起,也拍着胸脯说很乐意上学了。只是和娘亲闹着要改名,阿桃却死活不同意。小花哭了一场,红着眼睛睡着了,第二天便也不记得了。

…………………………………………………………………………………………………

岁月如梭,待得书院中的桃花谢了又开了,开了又谢了,三年已经过去了。

三年里,原来的太子早已登基成了皇上,太子妃成了皇后,小花也认了好几百个字,不过依然顽劣如故,开头倒是每日高高兴兴挽了高髻去上课,只是那白衣的天青总是拉着二姐姐说话,实在被小花缠不过了,才轻轻拍一下小花的头,说声“淘气鬼”。

小花虽然年纪小,但也隐隐悟出了就算自己梳着和二姐姐一样的发髻,穿着一样的紫衣,自己也不是二姐姐,没有她那样漂亮,也不会跳那样好看的舞蹈。小花为此闷闷不乐了好几天,不过很快也就忘了。

从此恢复了自己的本性,脱下碍手碍脚的长裙,换上短衣,每天简单的挽一下头发就去学院,和燕燕两个女孩子居然成了书院里的孩子王,偷隔壁静修庵里挂满枝头的鸭梨,掏夫子庭院柳树上雀巢里的鸟蛋,背地里为老夫子画像,只差没把学院翻了个个。

只是小花的功课却不是一般的糟糕,古琴总是弹的杀鸡一般,跳舞也会某明奇妙就摔倒了地上,凡此种种,真是一笔难书,学院的夫子异口同声,都说这司徒府三小姐的才情,比起两个姐姐,简直二个天上,一个人间。

司徒大人刚开始还不愿意放弃,毕竟同是自己的女儿,不能差得太远,于是特地抽了时间,来教女儿丹青,一笔笔教着,让小花临摹,自以为教学相长,大有孔子风范,没想到小花不耐烦,也不看父亲在上面画的笔翼飞动,自己构了图,却是画了一个蛐蛐,虽然墨色乌黑,但小花凭多年抓蛐蛐的经验,还是颇觉得自己的画也算是形神兼备,欢欢喜喜拿了给正画牡丹画的出神的父亲看,把司徒大人气的差点呕血。两三次后,周宗的心也便淡了,只说其母资质平庸,连累女儿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而司徒府上下,看着这个不成器的三小姐,在鄙视怜悯中又多了份嘲笑。

小花自己倒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中,二姐姐在学院里自然是护着自己,就连天青哥哥也因着二姐姐,对自己非常的好。虽然天青哥哥的眼睛里面还是只有一个紫色的身影,但看见小花一个人倒挂在树枝上,总是微笑着上前抱她下来,扶着她站好,还会刮刮她的小鼻子,说声“小花儿,你又淘气了。”

但是小花的一切让阿桃非常的灰心,小花偶尔半夜醒来,会看见娘亲一个人呆呆坐在自己的床边,抬头望着窗外的皎月,不知道在想什么。小花看着母亲的侧脸,忽然觉得其实自己的母亲原来也很美,很美。

后来,阿桃便求了司徒大人,在后花园中整了一个小小的菜园,里面种了各式各样的瓜果蔬菜,养了鸡鸭。小花正奇怪娘亲做这个有什么用了,却被阿桃叫到身边,叹道:“跟娘学种菜吧。”

小花吓了一跳,虽然小花年纪不大,但也知道这个是下等人才做的活计,自己一个堂堂司徒家的小姐,才不做农夫了。

“我不学!”小花大声说。

“你不学,那你学什么,你和娘一样,学不好读书写字,学不好诗词歌赋,学不好琴棋书画,你什么都不学,什么都学不好,娘亲至少还能自食其力,你能做什么,难道日后去讨饭吗?”

小花怔忪了半天,实在不知道如何反驳母亲的话,只能说:“我不学,我是司徒府的小姐,父亲不会让我去讨饭的。”

“你父亲,”阿桃冷笑了一声,“难道他养你一辈子么?”

小花想了一想,想明白女儿长大了终要离开家的,气鼓鼓地说:“那我就找一个大姐夫那样的,那样的良人”小花顿了顿,又想了想,说道:“他不会让我讨饭的。”

“像你这样饭桶,怎么会有大姐夫那样的男人,像喜欢你大姐那样的喜欢你?”

“我才不是饭桶了”小花顿了顿,眼里仿佛闪过了一个男子模糊的身影,好像是……天青哥哥?!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推理小说
  3. 浪漫小说
  4. 多肉小说
  5. 囚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谁可倾国或者回复书号4473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