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玄幻 > 弹剑九天

更新时间:2019-01-26 17:35:50

弹剑九天

弹剑九天 笨虫子爬爬 著

连载中 古剑霍启斌 轻小说 未来小说 抗战小说 吸血鬼小说 星空小说

精选热书《弹剑九天》由著名作者笨虫子爬爬写的一本玄幻仙侠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古剑霍启斌,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主要讲的是弹剑轻歌云海间,笑语声声慢。长忆浮生梦断,狂风卷,烟波乱。□□天门忍顾旧衣冠,花眠人未散。浮沉江湖宿愿,凡尘远,蛾眉淡。

精彩章节试读:

中洲大地,莽莽平原,八百万里沃野当中,孤零零耸立着一座巍峨高山。

此山大不可量,高不见顶,下镇神州,上接云宵。从上往下,粗细如一,四壁光滑如镜,隐隐约约有几列磅礴大字深印其上,东西南北依次为:心外无物,四大皆空,抱残守缺,我自逍遥。

山巅又有一座奇伟瑰丽的高大门楼,上书“天门”二字。

此时门楼前,正有四人盘膝绕圈而坐,默然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打从北边平空炸响一个惊雷,霎时间妖风阵阵,黑云漫天,一个铜锣般的声音瞬间就从天边来到门前。

“来晚了,来晚了,诸位恕罪则个,哈哈,老子今天也跟酸丁学学那啥先王之礼!省得你们成天嫌弃老子粗鲁。”

这厮身如黑炭,满脸横肉,浑身上下都仿佛写满了“滚刀肉”三字。

黑汉子驾着妖风一落地,恰好就落在白眉老和尚身边,顺手拍了拍和尚的肚子,皱眉道:“秃驴你又胖了,少吃点。”

说完朝对面的老道走去,老道士不动不摇,盘坐着的身体却猛然朝身后滑去,动静之间不沾一丝烟火气。

黑汉子身形一闪一现,老道终究没躲过这遭,被他一把揪住头发,数落道:“嘿,老杂毛,老子可不是在骂你,瞧瞧你这头发一边白一边黑的,不是杂毛是什么?”老道士嘴巴嗫嚅半天,楞是没说出话来。

这时候手捧竹简的中年文士站起身来,正想打个招呼,黑汉子赶紧将手一抬,嚷嚷道:“打住,老子不想听什么鸟言大义,你要是敢跟我念叨什么子曰,老子可就要我日了。”

中年文士摇摇头,哭笑不得地坐下了。

黑汉子骚扰了一整圈,唯独放过了那个精瘦的方脸汉子,那汉子却丝毫没有感激之意,紫铜面孔微微胀红了几分,没好气地低喝道:“好了,都等你半天了,赶紧坐下说正事吧。”

黑汉子嘴一咧:“你这黑厮最是无趣,成天一副谁欠你八百吊钱的衰样,老子今天不跟你计较。”四人一阵无语,倒不知道谁才是黑厮。嘴里不干不净,终究还是磨蹭着坐下了。

————

“咳咳”,方脸汉子清清嗓子,朗声说道:“诸位都是大忙人,我也不敢太过啰嗦,只是既然轮到我主持本次天门***,就免不了有些道理要跟诸位辩一辩。我今天想谈的就是一个何为道,怎么修的问题。”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自三皇以降,修士日增,行则餐风饮露,坐吞日月精华,手握乾坤,寿比先天,凡此种种,本已是邀天之幸。怎奈人心不足,得了道法,还要逍遥,得了逍遥,又求长生。于私,早已失了修行真意;于公,神州灵气入不敷出,绝地天通为期不远。

所谓修道得长生,道为本,长生是果。可是一树生得万朵花,又何必人人都结长生果?

以我之愚见,扶危济困,功济于时是道;快意恩仇,不负平生是道;怡然天外,笑看风云也是道。唯独长生真个不是什么大道,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老道听完后面露不快,捻须反驳道:“尊者所言太过偏颇,我辈修真,固然有取诸外物之处,但天道繁衍之下,本可应付周全。之所以灵气越来越少,归根结底是诸位修真的路子不对,索求无度,方有此祸。

所谓天道,本就是最大的神明,人身又何尝不是一个小天地?有天地人三桥勾连首尾,中间五脏运化五行,又有三百六十五窍穴,上应周天星辰,还缺什么?还求什么?求道求道,求来的真是自己的道吗?何不反躬内省,求诸己身,等到自身圆满之日,以己心代天心,那天道也就圆满了。果能如此,何求于天地耶?”

老和尚合什道:“善哉,善哉,真君所言,不无道理。在老衲看来,这世间就是一个混浊的大泥坑,世人生而有罪,须得在这泥坑中辗转反侧,轮回历劫。有朝一日彻底污秽了臭皮囊,也就功德圆满了。

从此污无可污,秽无可秽。轮转生死间,不受诸因缘。身心俱朽坏,本性自超脱。这就得了大解脱,大自在,既然解脱了,又何必再与泥坑计较呢?”

中年文士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把竹简往地上一拍,正色道:“诸位谬矣,忽而上体天心,忽而普度众生。岂不闻天威难测,众口难调?我辈俗人,万不可好高鹜远,妄自揣度。

所谓大道,不外天理人情,圣人自有教化。我等后学末进,只需时时诵读夫子微言大义,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大道成矣。”

黑汉子掏了掏耳朵,唾沫四溅地嚷着:“你们这干子鸟人,一个个的忒不爽利,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狗皮倒灶。成天琢磨来,算计去的,能快活吗?不快活老子修个鸟道啊?”

方脸汉子满脸都是吃饱了大便的表情,默然半响,终于意兴阑珊地说道:“受教了,既然诸位各有执念,那本次***不如就此结束吧。”

诸人不以为意,一个个呵呵笑着,站起身来微微示意,各自飘然而去。

唯有黑汉子抠脚抠得正起劲,并不急着走,一边抠一边闻,摇头晃脑地说道:“你这厮就是爱穷折腾,这些鸟人也是你能说教的?恁的自讨没趣。”

方脸汉子苦笑一声:“再是无用,说还是要说的。”

黑汉子晒笑两下,并不纠缠。又想一出是一出地问道:“你真不把你那几个破字刻上去?就差你了。”

方脸汉子摩挲着横卧腿上的长剑剑鞘,决然道:“不刻了,我又不求什么飞升,何必非得天柱留名。”

黑汉子穿鞋起身,在身上抹了两把,随口说着:“不刻也好,不然老杂毛非得跟你打起来。啧啧,一个心外无物,一个剑外无我,你说你们这两人啊,何必呢?”说完屁股一扭,冲天而去。

方脸汉子独立峰巅,喟叹一声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猜你喜欢

  1. 轻小说
  2. 未来小说
  3. 抗战小说
  4. 吸血鬼小说
  5. 星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