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妖娆蛇君

更新时间:2020-10-30 13:52:58

妖娆蛇君

妖娆蛇君 渴雨 著

连载中 柳莫如苏知意

妖娆蛇君中主要人物有柳莫如苏知意,是作者渴雨倾情著作的一部灵异小说,目前正在微阅云连载。全文讲述了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我妈怀着我嫁给我爸,我爸好赌成性,为了钱,把我嫁给了一条蛇……

精彩章节试读:

我妈嫁给我爸没到半年就生下了我,从那后我爸就经常酗酒、赌博、***。

小时候喝醉了输了钱就打骂我,说我是个野种,生下来的时候屋外有蛇群乱舞,身上还带着蛇鳞,就是条蛇。

骂我外公家造孽,害得他在外面抬不起头做人。

后来有一次我妈被骂得发了火,拿着菜刀追了他两条街,生生砍断了他指着我骂的那根手指,他就再也没敢打骂我了。

那所谓的蛇鳞其实是鱼鳞症,我每年都被折腾得厉害,年年都要褪一层皮,身上还总带着一股子腥味,吃了很多药都没好。

可来月信后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就好了,我和我妈都松了好大一口气。

问过医生,说鱼鳞症是内分泌的病,可能来月信后,内分泌不紊乱就好了,反正就是查不到原因,却也没有复发。

其实以前外公家境挺好的,外公家据说是开养了个大的蛇场,蛇全身都是宝,蛇皮,蛇胆都是药,蛇肉可以送饭店,只赚不赔的生意。

但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外公突然失踪,外婆就疯了,然后我妈就嫁给了我爸。

我爸被砍掉一根手指后,人老实了很多,找了份活,给人看工地,挣的钱依旧酗酒打牌,但不敢再找我妈要钱,也不敢再骂我。

大二那年暑假,我在裁缝店给我妈帮忙,这年头做衣服的少,可却有很多改裤脚换拉链的,尤其是夏天要换收收裙腰之类的人特别多,我妈一个人忙不过来。

出事那天,闷了一天,好不容易搞到晚上八点多,开始刮起了风,眼看要下雨了,这才松快点。

我爸居然破天荒的拎了个饭盒来给我们送饭,这些年他跟我妈关系不冷不热,却也没敢再乱来,他厨艺不错,有时也会下下厨。

或是因为我考了个不错的大学,给他长了脸,有时也会给我拿点零花钱,我也会接着,不要白不要吗。

吃了饭,外面下起了大雨,店里只有一把伞,他就将伞递给我:“你年轻脚快,回去拿两把伞来接我和你妈,这雨还有好大一会。”

我当时也没多想,接过伞,朝我妈笑了笑,就朝家里去。

裁缝店就在我家小区的门口,进了小区门,转过两栋楼就到了。

只是那天风特别的大,路灯都被吹得东摇四晃,黑蒙蒙的,雨跟泼一样哗哗的直下。

我朝家里跑的时候,路边花坛子里时不时窜出个什么东西,吓得我心都快跳了出来,有时积水里有什么唆唆的直飚,我连想都不敢想是什么,就直接朝家里跑了。

到了家门口,推开门一进去,就感觉屋里凉唆唆的,鞋架边上摆着一对红烛,还是亮着的,被外头风吹得东摇西晃,那红烛正中间好像还摆着我的照片。

我看得愣了一下,门就被风给吹得砰的一声关上了。

那红烛诡异得很,人家用的红烛要不就是光面什么都没有,要不就是雕着龙凤呈祥什么的。

这两根红烛居然雕着一条蛇缠着一个的女人,那女人还半昂着头,看上去十分舒服的那种。

我暗呸了一声,以为是我爸最近玩什么花样。

就把那照片拿过来看了一眼,一伸手就感觉手指尖锥心的痛,这才发现照框背面戳了许多小小的倒刺,而且还用鲜红的东西写着我的名字:苏知意。

旁边就是我的生辰八字,鲜红得触目惊心。

我看了一眼那一对雕着蛇缠人烛的红烛,直接吹灭了,拿着自己的相框随手放到茶几上,就要去找伞。

只是红烛刚灭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嘶嘶的声音传来:滴血认,红烛灭,缘定成,三日迎,七日归,代代承,源不绝。

那声音嘶嘶的好像风从门缝里刮进来,又好像是电视故障沙沙的,听得人心头发麻,可吐字却特别清晰。

我当时也没在意,以为是楼下放电视,拿了伞就去接我妈。

到店里的时候,我妈就说我爸已经走了,说是工地上有急事。

我们俩冒着大雨回到家里,我妈看着那对吹灭了的红烛,猛的就是一愣,被大雨淋湿的身子发着抖。

“妈,快去洗澡换衣服吧。”我换着鞋,推着我妈道:“你都抖了。”

“知意,这红烛哪来的?”我妈指着红烛,几乎咬着牙朝我道:“是谁吹灭的?”

“我啊,风这么大,燃着不怕起火啊!”我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呵了一声道:“肯定是爸又在哪里搞了什么,我本来想收起来的,可那东西我不想碰。”

话音一落,我妈整个脸都好像僵住了,一把拉住我的双手,左右看了看,看到我手指上的伤口后,沉喝道:“是不是摆了照片?”

我有点奇怪的点了点头,我妈就好像疯了一把的掏出手机打电话,只是电话那头明显关了机,我妈将手机朝地上一砸,大骂道:“苏卫国,你个王八蛋!”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还没想好怎么安慰她。

我妈却拉着我的手,朝我道:“今晚你跟我睡,明天我们一早就出去旅游,你不是一直想要旅游的吗?”

暑假旅游当然想,可她的手又冰又冷,还抖得厉害,我忙扶着她到浴室,让她先洗个澡,只是当我出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阳台边上有个拳头大小的黑影一闪而过,跟着下面树稍哗哗的响。

当晚并没有什么事,我妈却紧张得不行,紧紧的抱住我,不停的跟我说:“有我呢,不用怕,当年你爸敢打骂你,我就砍死他,这次也不怕的,无论什么来了,大不了我砍死它,砍死……”

第二天一早,我妈就带着我去旅游,坐了两个小时高铁,又打了个出租,最后还换了个摩的上山。

本以为这么折腾肯定是什么风景优雅的好地方,却是一座高山上的小庙。

说是庙吧,却又没有什么香火,也没见供什么神象,连门都破烂不堪,却挂了个牌子:佛心庙。

只有一个老汉看门,他似乎认识我妈,看到她来了,满脸的嫌弃。

但也不知道我妈朝他偷偷塞了个什么,他张嘴流着口水,立马开门放我们进去。

那递着的东西似乎是塑料袋包着的,我们一进门,老汉就急急的打开,我好像看到有血水滴落。

但老汉瞪了我一眼,拿着塑料袋就跑到一道石壁后面去了,肯定是去偷吃了,这深山老林没香火,连看庙人都要偷荤食吃了。

我想着来都来了,就烧个香吧,毕竟进庙不烧香,怎么也说不过去。

可我妈却怎么也不让我进殿,将背包给我,指着条一人刚好能走的阴暗小道。

推着我道:“那里面有一间独的小房子就是客房,你自己收收拾,住在里面,无论如何都别出来。看到刚才那个守门的老汉,你千万别跟他说话。”

她说得慎重,怕我不听,还特意说了两遍。

我扭头看了一眼,那小道铺着青石,长的草都到我膝盖了,好像还朝着树林里延伸而去,我妈怎么知道这么个地方的。

还有那守门老汉,怎么看都怎么不像好人,我是不会和他说话的。

“快去。”我妈却推了我一把,让我朝客房去。

她自己却急急的推开了一扇看上去是佛殿的大门,那门吱的一声推开,灰漱濑的就朝下落,我妈并没有将门全部推开,露出条细缝就闪了进去,眨眼就不见人了。

我盯着那古怪的门看了一会,拎着行李袋朝着小道走去。

刚走过院墙,到了后边空旷的地方,隐约听到有人说话。

一扭头就见给我们开门的那个老汉,跪在一个穿着白色僧衣的和尚面前,不停的磕头。

那和尚低垂着眼看着他,脸色低沉,看不出神色。

老汉似乎变得痛苦了起来,在他脚下捂着肚子打滚,不停的哀嚎。

我看得于心不忍,不由的“咂”了一声。

那和尚却突然抬头朝我看了过来,只是那一眼,我瞬间感觉整个人都惊呆了。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蚂蚁推书

回复妖娆蛇君或者回复书号a10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