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奇幻 > 大梦天醒

更新时间:2019-01-23 07:42:58

大梦天醒

大梦天醒 沧海笑两声 著

连载中 白起南阳秀 空间小说 未来小说 英雄救美小说 宅斗小说 炼丹小说

精彩小说《大梦天醒》由知名作者沧海笑两声写的奇幻玄幻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白起南阳秀,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一梦入万古之后,一梦醒子落棋盘。这是一场梦里与梦外的的“缠绵”。似乎是一场黄粱梦,可又似是一场惊天谋密的布局,梦里掌棋盘落棋子,梦外亦做那掌局人。

精彩章节试读:

“咚......咚......咚......”

似乎是从远古那失落的神迹传来这一阵阵幽然震心而又酝酿着厚重感的钟声,整个学区校园在这声音的笼罩在整个校园,这是傍晚放学的下课铃声,除了新生,其他人都习以为常,不知道为什么学校会在下课铃上设定这样的声音,而且,还有一个“怪病”,就是无论谁见着了校园里的校长都不许叫他校长,而是夫子,像是在古代的教书先生才被这样尊称,若是哪个人包括新生,不叫或者叫错,被罚去敲三天下课钟,经历了那种“荡气回肠”的钟声洗礼,在以后未见夫子人先闻夫子声,都得诺诺称呼一声“夫子好”。

这个钟在后院的荷花池塘的四角亭,而在离钟大概三四百米的西北侧却是学院的禁区,学校明文规定,不得闯入,时间久了,也就无人问津。

“嘿,黑子,今晚继续走起?”说话的是一位少年,来自这座学校的初三年级A班的“老人”,相貌平平,但是那双乌溜溜的杏花大眼睛,和那长着乌黑秀直的三寸短发,搭配一身纯白色的T恤,却显得格外的阳光年少,脱洒着一股年少时不应有的俊气范儿。

而在其前面低着头,右手很是随意的耷拉在肩膀上的书包的带子上,听见后面传来的呼喊声,转过头去,却被一团黑压压的衣物遮住了整个头,然后闷哼一声,被白起压倒在地。

黑子一骨碌转起身来,反扑状的欲要将白起绊倒,不料却不了个空。气喘吁吁的瞪着没有灰尘的白起,反观自己屁股和后背弄的尘土,气不打一处来。怒骂道:“好你个老白鸡,欺负到老子头上来,是不是嫌我给你老妈告状告的少啊?你等着,看你今晚被你妈怎么收拾,呸!”说着拍了拍身上的土,扭头这就想告发地走去。

白起一听这大黑牛因为吃了亏,生气去告发自己的罪行,顿慌了神。赶忙上前劝慰黑子。

“哎呀,老大哥,是我的错,都怪我太皮。你老人家宰相府里能撑船,我这小人您就别计较了。”这一段又一段的官腔,苦口婆心的说着,大黑牛却不闻不问,直勾勾的往前走。

白起眼睛滴溜一转,心想:估计这小子最近有没好好交作业,被老师痛批过,自己恰好撞在枪口上,这气头还得软甜配。

白起右臂搭着黑子的脖子,很是“温柔的”那么一搂,这勾肩搭背还到好,正常铁哥们,绿林好汉的狂放姿势。可是,再那么一搂,这整个味道就不对劲了。黑子见状这般,不自然的翻了翻肩,想要挪开,但是白起这肘臂却紧紧地压着。

“咳咳,兄弟,要不这样?明天周末,今晚先去xx网吧嘿咻嘿休?”

“什么?嘿...”

白起连忙解释:“就是开黑啊,脑子往那想呢,我请客。”

“哼,就这么点福利?”

“再给你新生年级漂亮妹子的vx,这个可以吗?”

“不够!”

“给你冲xx联盟10000点卷?”

“对不起,我不缺钱。”

“次奥,我的限定款萝莉次元手办借你!”

“嗯,我想想,这个还阔以。”

“*日的,我就知道,无底洞。”白起为了解决问题,下了血本。那个萝莉可是自己熬夜熬了整个一宿花重金抢购的,现在虽说是借给他,可那跟肉包子打狗也没啥两样。

两人在去网吧的路上,一路上没少互相拆老底。

......

而在另一个地方,周边肃静的颇为凄凉,虽说是偶尔有蛙鸣声传来,但是那声音反而衬托这气氛更是瘆人心寒。可是就这么一个地方,在一间屋子里,老式的瓦片房屋,高架的木梁来支撑整个框架,方格珊插嵌式的旧时毛纸糊的窗户,室内幽幽的檀香,青色烟丝飘荡着,一盏蜡烛力亭亭的站立在黄花梨做的桌子上,似有若无的烛光闪烁着。四周的墙柱上也斜插这蜡烛,晃晃动动的,照亮整个屋子,在座椅上一位老叟,轻轻擦拭着泛黄了的古书,力道很是均匀柔和。

擦拭了半响,沧桑的言语,似乎是自言自语而又像是对别人说着什么:“这天寰那里似乎开始蠢蠢欲动了,似乎时机总是离计划里差那么一点点,这点差距或许可以称之为命运之道,对吧?”

约莫几个呼吸的时间,慢慢的在桌子前显出一道身影,这个身影的上半身形状却是像一个海马的头部,弯弯曲曲的圈起来,而下半身像是正常的人身,一身着装很是华丽凿凿的,眼睛小***的,嵌在两侧,嘴巴像老鼠嘴一样,更奇特的是那两撮八字胡很是扎眼。那如邻家碧玉的小巧之手,挥了挥衣袖,攒捏着胡须,抖了抖那可有可无的肩膀,颇为一副深深大有所悟,点了点头。

“我最近眼皮子总是抖个不停,和你所说的事情应该希息有关,而且那个孩子也是......”说道这里,那原本攒着胡子的收不由得停顿了一刻,而那一刻之间,那微微被衣袖遮掩了半个的无名指也抽搐了一下。

坐在太师椅的老叟在映着烛光下,仔细端详看去,竟然是被所有人成为“夫子”的校长,穿着灰色的麻布衣,但是袖边和领结,以及衣服角料都是暗金色的蚕丝精绣而成。那一把捏不住的白花花的胡须和梳过背去的满头银丝,看起来倒是仙风道骨,悠然自若。

校长似有若无的浑浊眼神中,闪烁着一丝明亮,像是一种希望那个的寄托;波动着一股汹涌气势,又像是下一盘棋欲要落子的智谋,透漏着一份精明,像是洒下一网弥天囚笼的手段。

似乎是停留了许久,校长轻轻嘘了口气,深沉的说道:“海马,我们先下手吧。就当是在为天寰搏命一把,为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在挣一口气。”

“好!”

“事不宜迟,我们走。”

说罢两人突然如幻影一般,消失在屋子里,空荡荡的,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除了那临走时窜动的微微气流所煽动蜡烛的烛火身影的摆动之外,变得鸦雀无声。当然,那屋子外的蛙声,是不是得传来,打破这周围的宁静。

“嗖,嗖......”

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来来回回的,趁着前方十字路口的红灯,两道身影飞速的窜过停留在路面参差不齐车辆,一溜烟儿,就溜达在熟悉的闭眼都能找到的巷子里。

两人那意气风发的神气样子,互相“拍马溜须”几番,有反着来都互相挤兑。

“你个菜鸡,要不老子那波行云流水的操作,你都不知道自己死几回了。跟我扯犊子?”黑子大喊大叫,深怕是众人不知我最吊的样子,要不是白起的个子稍微比他高出拳头大小,就差那鼻孔怼上去了。

白起呵呵一声,鸟都不孬他,摆了摆手问道:“你丫的心里能有点*数行吗?我不说也就罢了,自己嘚吧嘚吧的bb 个没完,打个匹配猛如虎,一打排位0-5,对面辅助奶量都比你输出量多。还好意思说自己行云流水?”

听着白起一顿嘲讽,黑子不乐意了。顿时爆料道:“刚才在网吧,你瞅着对面的那小姐姐眼睛都直了,那眼神比你抢什么萝莉手办还给劲啊,啊?哈哈哈。”

“行了,都一样,你也没少里哈喇子。瞧你那德行,我这叫窈窕淑女,我好逑,眼睛直勾勾哈喇(子)也流流。”

“哟呵,挺押韵的嘛!你......”

“嘘.....”

黑子正要叨叨,却被白起食指懟住了嘴巴。顺着白起的目光看向,在巷子里不远的拐角处,那里竟然友有一束亮光在闪烁,虽然现在只是春头,昼不是很长,天也早早的落下黑幕,黑市巷子里那怪异的光芒,确实领来那个人冰住了呼吸。往常这个点依然会有淅淅沥沥的人来来往往,可是今日突然冷冷戚戚的,要不是两个人经常走这条路,突然看见这种诡异的情况,估计吓得腿软。

白起蹭着墙边,摸索着往前走去,但是黑子却一手拉着白起的肩膀的衣领,眼神很是拒绝,示意不要往前走了,对于这好奇心害死人的事情,黑子可是再有胆子也不去,小命要紧啊。

似乎是眼前的奇特吸引着白起的力量大于黑子的胆怯之心,不由自主的由原本小心翼翼的前行变的挺直了腰板走去。

白起和黑子两人头这么往拐角这么一扒这看,黑子小腿肚子一哆嗦,整个人都软瘫在地上,白起也是牙齿直打哆嗦,动弹一下,像是铅灌在脚上,拔都拔不动,定耿耿的哆嗦的站在那里看着亮处发生的事。

而那光芒似乎是感应到了,便慢慢的淡了许多,而显露出来的身影正式先前和那老叟一起被称呼为海马的怪物。

那身影慢悠悠的转过来竟然打了声招呼:“呵呵,俩位小兄弟,老夫我叫海马,你们可以尊称我为海马大人。”

看着那怪异的言语和长相,两人二话不说,似乎是吃了**药一般,硬生生的转身欲要溜走。可是两人跑了半天,景物却不断的倒了回来。看了看身后的海马,还是离自己几步远,内心更是慌的不知所措。

“呵呵,两位小兄弟,可否借一步说话?”随着海马的声音落下,两人眼前一黑,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有个小说梦,那里有武侠,仙侠,玄幻,希望有一天能成就自己的一段佳梦。)

新书上传,希望大家支持。感谢你门也喜欢小说。谢谢!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未来小说
  3. 英雄救美小说
  4. 宅斗小说
  5. 炼丹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