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古言 > 回到夫君少年时

更新时间:2020-08-08 10:42:47

回到夫君少年时

回到夫君少年时 宋家桃花 著

连载中 顾无忧李钦远

男女主角是顾无忧李钦远的名称为《回到夫君少年时》,是作者宋家桃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乐平郡主顾无忧和魏国公李钦远琴瑟和鸣了一辈子,死之前唯一后悔的是和李钦远相识的太晚。一朝重生,回到十五岁。顾无忧满心欢喜去找李钦远,打算这辈子一定要和他相识在最好的年华,然而,看着从枝头上跳下来的少年郎...

精彩章节试读:

庆禧三十五年,冬。

顾无忧披着狐裘站在城门口,两旁是跪伏的百姓,他们正低着头,痛哭不止,身旁也站了许多人,她的太子表哥、公主表妹还有她和李钦远的家人......身后,还有低头抹泪的百官。

这是很大的阵仗啊。

这样的阵仗,也只有很多很多年以前,上一任魏国公,她的公公战死沙场时才有过。

那一次。

顾无忧尚在琅琊,并未亲眼看到,只听说陛下领着百官站在长街前,在百姓的啼哭声中亲迎大将军归家。

好像也是这样一个冬日,雪下得很大,地上都攒了不少积雪,一脚踩下去都能踩出一个大坑来......顾无忧从前很喜欢这样的下雪天,她喜欢牵着李钦远的手站在窗前赏雪,喜欢趁着他没有发觉的时候伸出去窗前任由雪花落在掌心化成水,然后在他宠溺又无奈的目光下让他帮她擦手,她还喜欢啊,喜欢撒娇耍赖让他背着她去梅园摘最艳丽的梅花。

可现在。

什么都没有了。

她身旁明明有那么多人,却没有那个最熟悉的身影。

她的夫君,她的大将军,再也不能背着她去摘梅花了......

白露在一旁替她撑着伞,她看着顾无忧沉静如水的脸,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嘴唇微张,犹豫几秒,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顾无忧身边的这些人啊,哪个不想跟她说话?

他们都担心她,自从李钦远的死讯传过来后,顾无忧就像是在一夜之间成了哑巴,一句话不说,一滴泪不落。

她每天还是照常起床,照常睡觉,照常处理府中的内务,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只有日渐消瘦的身形让人知晓她并不是那么无动于衷。

他们倒更希望她哭一场,痛哭一场,也好过这样强撑着。

“来了......”

不知道是谁,这样说了一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城门口看去,顾无忧那张平静了许多日的脸也终于在这一刻有了变化,她的手在无人看到的地方紧紧攥成拳头,已经瘦成尖下巴的脸紧绷着,被风雪冻紫了的唇也抿成一条直线。

似乎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宣泄出她的情绪。

入目的首先是大周的国旗,再往后是刻着李字的几幅战旗。

此时。

这几幅战旗在冰天雪地之中,被猎猎寒风吹得呼呼作响,往后便是一架黑漆漆的棺木,两侧的将士们沉默着推着棺木向前,无人说话,就连原本痛哭不止的那些人见到棺木出现的刹那也止了哭音。

顾无忧已经看不到别的东西了,她那双清凌凌的眼睛此刻一眨不眨地看着那架棺木。

棺木已经被推到城门前。

车轮停下。

满身是雪的傅显走到顾无忧面前,单膝跪下,原本意气风发的人啊,此刻白雪覆满头,像是苍老了十岁,跪在她的面前,红着眼睛哑着嗓音和她说:“我......”他哽咽道,“没能把他安全带回来。”

顾无忧没有说话。

她甚至好像都没有听到他在说话,她的目光始终落在棺木上。

突然。

她动了。

“夫人......”

“乐平......”

那些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好出声喊她,顾无忧却不听不应,径直走到了棺木旁,她一身素服,整个人仿佛跟天地相融,可头顶的雪啊还是没个消停,短短一会功夫,她的头发就覆了一层雪,就连那双鸦羽般的睫毛也沾上了白雪,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伸出手,一寸寸地抚过棺木,把棺木上的雪都给抹干净。

可怎么抹得干净呢?

她抹掉一寸,空的地方就会重新被覆盖,她的手、她的脸早就被冻得麻木了,可她就像没有知觉似的,就这样擦拭着,动作温柔的仿佛是在擦拭心爱之人的脸。

“乐平......”

萧景行见她这般,实在不忍,撑着伞走上前,替她遮住头顶的雪,轻叹道:“停下吧。”

“表哥。”顾无忧终于说话了,她已经快十多天没说过话了,刚刚出声的时候,声音很轻,也很哑,“他爱干净,我不能让他这样回家,他会不高兴的。”

“乐平......”

萧景行看着她,讷讷张口,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他只能这样看着她,所有人都在看她,看着这个纤弱的女子,站在棺木旁,仿佛擦拭心爱之物一般,一寸又一寸地擦拭着那黑漆漆的棺木。

无人说话。

风越发大了,像是有人在哭。

顾无忧的长发也被风吹乱了,她却无心去管,有人撑伞罩在棺木上,然后是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伞,他们都红着眼眶,没有说话,安静沉默地看着顾无忧擦拭棺木。

终于。

棺木擦拭干净。

顾无忧精致的脸上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她把脸枕在棺木上,“大将军......我来带你回家了。”

“我们......”她开口,声音温柔,“回家了。”

寒风猎猎。

顾无忧撑着伞站在棺木旁,众人始终陪伴在侧,满京城的百姓跪满了长街,以这样的方式接他们的大将军回家。

*

李钦远的丧礼办得很简单,在操办丧事的时候,所有人都担心顾无忧会倒下,可她始终保持着理智和清醒,不哭不闹,冷静又沉着。

她接待客人,选择福地,不曾显出一丝软弱和不堪。

......

丧礼结束后。

傅显一身素服跪在顾无忧的面前。

“他是怎么死的?”顾无忧垂眸问他,神色平静。

“他......雁门关一役就受了重伤,后来,我们被人偷袭,他,他为了保护我,乱箭穿心。”傅显低着头,却还是掩不住满面沧桑,眼睛通红,声音哑着,以前一直挺直的脊背此时仿佛支撑不住佝偻着,“要不是因为我,他,不会死。”

“他和我说过。”顾无忧看着他,说起无关的话,“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幼时,你护他许多,所以,他护你而死,我不怪他。”

“嫂子......”

顾无忧抬手,止了他的忏悔,只问,“他可曾留给我什么话?”

“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没气了,手中却牢牢握着一个香囊......”傅显颤着手,从怀中取出一个沾了鲜血的香囊,递给她。

顾无忧看着这个香囊,眼神微动,搭在桌子上的手也轻轻抖了一下。

半响。

她才伸手接过。

这是她嫁给李钦远那年送他的香囊,那个时候,她女红不好,针脚也蹩脚得厉害,后来,她总想着给他换一个,可他啊却始终不肯,完全不嫌丢人似的,一直挂在自己的腰间。

那香囊上的鲜血早已干涸了。

她紧紧握着它,似乎能想到那个男人在临死前,握着香囊时的样子。

其实就算他没有给她留话,她也能猜到他会说些什么,他啊就算死了也会给她安排好一切,不会让她受一丝委屈,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他在不在都会给她留有退路。

外面的风雪似乎还没停,呼呼作响的,衬得这屋子更加安静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顾无忧才开口,“你下去吧。”

傅显还是有些担心她,事情发生这么久,眼前的女人却始终没有哭过一声,但他这样一个外男也实在不适合多待,便只好说,“我让白露进来。”

他说完便出去寻白露,还没寻到白露就看到了赵承佑夫妇。

夫妻两撑着伞往他的方向过来,傅显和赵承佑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他心中厌烦赵承佑,可他的妻子是顾无忧的表妹,他自然也没这个资格去拦他们。

眼睁睁看着他们夫妻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他抿了抿唇,继续去寻白露。

等走到紧闭的屋门前,赵承佑才开口,“你就侯在外面。”声音冷淡,全然不像是对妻子的样子。

王昭见他这般,尖锐的指甲掐着手心的皮肉,眼中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嫉恨和愤怒的神色,她压着嗓音,却压不住心底的怨气,刻薄道:“你就这么自信,李钦远死了,她就会回到你的身边?”

“她恨透了你,心里早就没有你了,就算李钦远死了,她也不会跟你走!”

赵承佑听着这番话,猛地转过头,他平日那张温润如玉的脸此时铁青一片,暴戾的神色掩都掩不住,“你要还想当这个赵夫人,就给我闭嘴。”

说完。

他也不顾她是哪般神色,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王昭眼睁睁看着他在转身的那刹那,把脸上的暴戾收得一干二净,动作轻柔,眉眼温柔,那一份温柔,与平时那种伪装出来的样子全然不同,真实的,就连那双深邃的凤眼都有着藏不住的亮光。

她就这样捂着心口,红着眼看着她的丈夫带着满心欢喜和期待进了另一个女人的房间。

那个被她唤作表姐的女人。

她都能想象到待会赵承佑说完那番话之后,顾无忧会怎么想她?她一定很骄傲吧,她费尽心思从她那边把赵承佑抢了过来,耗了这么多年,终于做了赵夫人,最终却还是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去寻她。

真是......可笑啊。

陈旧的门即便动作再轻,也还是发出了“吱呀”一声。

赵承佑小心翼翼地关上门,似乎是怕打扰到屋中人的清净,又或许是怕外头的寒风冻到她,直到把门都合上,直到屋中没有一丝冷气,他才开口唤她,“蛮蛮。”

他喊得很轻,也很温柔。

心情却很激动,脸上更是有着藏不住的笑意。

他为再一次可以这样近距离的接近她而雀跃,伴随着“砰砰砰”的心跳声,他一步步接近她,看着她抱着李钦远的牌位站在窗前,才皱了眉,但还是温声说道:“外面风雪大,你怎么站在那?”

“你来了。”

顾无忧似乎早就猜到他会出现了,也没回头,只是等他要关窗的时候才淡淡开口,“开着吧,我想看雪。”

赵承佑的手一顿,还是如了她的愿,他收回手站在她身旁,目光在看到她这张脸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晃神......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这些人都因为岁月变了个样。

只有她还跟以前一样。

岁月仿佛格外厚待她,在她的脸上找不出一丝痕迹,甚至比她当初离开他时,还要明艳几分。

“我记得从前下雪的时候,你最喜欢赖在我怀里,让我把贵妃榻搬到窗前,抱着你看外面的雪景......”或许是想起从前,赵承佑整个人都陷在以往两人恩爱时的回忆里,他弯着眉,嘴唇也忍不住翘了起来,“蛮蛮,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家?”

顾无忧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牌位,指腹缠绵的划过他的名字,轻轻笑了下,“我没有家了。”

赵承佑最看不得她这幅样子,当日在城门口的时候,他就想不顾一切把她从棺木上拉开,只是那日众目睽睽,他尚还有顾虑,而如今......他却再无一丝顾虑。

他沉着一张脸,声音有些怒气冲冲的样子,“你怎么会没有家?我还活着!”

察觉到自己的态度,赵承佑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把嫉妒和愤恨压在心底,又换了一种温柔的语气和她说,“蛮蛮,我知道从前是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你不必担心别人的眼光,也不必在乎他们是怎么说的。”

“我会好好对你的,我会把你捧在手心,会拿一辈子去爱你。”

他越说,声音就越温和,宽厚的掌心贴在她的头顶,一寸寸地,仿佛对待稀世珍宝一般,“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好好对你吗?以后我谁都不要,只有你一个人,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

顾无忧看着他,摇了摇头,“太迟了。”

眼见赵承佑神色微变,又想发怒,她却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还露了个笑,“你总是这样,每次都要等到事情没有转圜余地的时候才知道后悔。”

赵承佑变了脸。

他张口想辩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

顾无忧似乎并不在乎他在想什么,转过头,任由风雪袭身,重新看向外边的梅花,“他走得时候还跟我说,每年冬天都会背着我摘梅花,就算老了,背不动了,也会牵着我的手。”

她笑了下。

看着肩上的白雪,又把目光放在覆盖了一层白雪的牌位上,不知想到了什么,痴痴笑道:“雪落满头,也算白首。”

“......你就这么喜欢他?!”身后传来赵承佑咬牙切齿的声音。

顾无忧笑笑。

她想起那个初见时,站在她面前,敛着一双眉同她说“你以前也是这样,被人欺负了也一声不吭”的男人,肝肠寸断似的,笑着哭道:“是啊,我好喜欢他啊。”

“好喜欢......”

她有些忍不住了,眼泪滑落脸颊,轻轻哭道:“好喜欢啊。”

“顾无忧!”

“我不准——”赵承佑暴怒的声音在屋中响起,可他还没说完就发现原先站在他面前直着脊背的女人突然向后倒来,他一怔,手却快速伸了过去,把她接到怀中。

“你怎么了?”

他的声音充满疑惑。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顾无忧的嘴角流出一丝血迹,赵承佑瞪大双眼,他似乎猜到什么,嘴唇都在颤抖了,“你......”他红了眼眶,不知是被气得,还是哭了,颤着手去擦拭她的嘴角,可那鲜血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他就像是疯了,一边擦,一边暴怒道:“去找大夫,快去给我找大夫!”

门被打开,王昭走了进来,她呆呆地看着这幅画面,然后是白露的尖叫,“夫人,您怎么了?!”

赵承佑就这样抱着顾无忧,红着眼眶,不停地说道:“你别死......”

“蛮蛮,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

“我不准你死!”

顾无忧没有理会他的声音,她只是抱着那块牌位,牢牢地放在心口处,她的意识其实已经有些不大清楚了,恍惚间似乎还看到了李钦远的身影,他站在她的面前,一脸的无奈和怜惜。

她突然就笑了。

伸出手,朝着那个身影,笑道:“大将军,带我回家吧。”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 1 章
  • 第 2 章
  • 第 3 章
  • 第 4 章
  • 第 5 章
  • 第 6 章
  • 第 7 章
  • 第 8 章
  • 第 9 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