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重生 > 锦绣田园:步步为商

更新时间:2019-01-21 10:56:57

锦绣田园:步步为商

锦绣田园:步步为商 红色锦鲤 著

连载中 刘秀娘秦烨 监狱题材小说 修真小说 召唤小说 a小说 相术小说

男女主角是刘秀娘秦烨的小说名字叫《锦绣田园:步步为商》,这本书是作者红色锦鲤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重生回到芳华年代,刘秀娘惊叹之余,再次重温了多年不曾有过的温情。虽然这个家还是有些磕磕绊绊,但比起她前世的结局而言,实在是要好太多太多了。刘秀娘发誓,她一定要用前生所学,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幸福的日子。凭着一手刺绣,她很快就得到了第一桶金,并顺利地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着。可这个时候,她却遇到了秦烨,这个曾经给过她一些温暖的男子,被她偷偷所思慕着的男人。为了秦烨,刘秀娘决定要好好地为自己争取一下,从此千方百计地在秦烨面前晃。

精彩章节试读:

一阵剧烈的疼痛,如针锥一般,刺激着刘秀娘的脑袋瓜。

她眼前一片混黑,什么也看不见,似乎全身都提不起力量,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哭什么哭,我耳朵都快起茧了。这丫头死掉了,我们老刘家好歹也能给乡亲们一个说法,也不算坏事。”

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充满了不屑和轻蔑。

仿佛,眼前人的死活并不重要,能给一个说法更值得关注。

“秀娘,我的女儿啊,你这是作了什么孽啊?你怎么就这么傻啊!”

另一个干哑的声音,不断地啜泣着,哭得很是凄惨。

刘秀娘听到这声音,猛然一震。这不是自己娘亲的声音吗?可是,她娘亲很早以前就死了,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我死在天牢里了?我娘来接我到黄泉里相聚了?

刘秀娘的念头闪过,又觉得不太对,她还能够感受到脑海疼痛的感觉。

“死了也好。”接着又是一个沧桑的声音响起,“呸,跟男人私逃,我们老刘家祖祖辈辈就没出过这么见不得人的事。这死丫头害苦了我们一家,我现在出去都不敢见人,丢不起这脸。”

这,好像是爷爷的声音?他也死了吗?好像也是该寿终正寝了……

刘秀娘这么想着,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这些许久不曾见过的亲人。

至于刘老头子那痛骂声,她倒是不以为意了。生前,她跟着周鹤年私奔,不顾已经谈妥的亲事,幻想着去城里过富贵的生活。

结果,她被走到穷途末路的周鹤年卖进了青楼之中,又被人欺压,犯了大罪,押入天牢之中终生监禁。

那一走,她就没再见过自己的亲人,受尽了他人的冷眼和欺压,再也没有体会过温情。所以,听到这些声音的时候,她内心非常的激动,也没怎么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在刘秀娘的努力之下,她终于睁开了眼睛,随着一丝光线渐渐凝聚,她看清楚了身边一张人脸。

王氏正抱着刘秀娘的头痛苦地啜泣的,猛然看到刘秀娘睁开了眼睛,不禁吓了一跳。

“公公,秀娘还没有死,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王氏反应过来后,惊喜地叫了起来。

“还有气吗?远山那小兔崽子,怎么还没把胡大夫请过来?”

“居然还没死?真是作孽,我去看看胡大夫来了没有。”

爷爷的声音和之前那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同时响起。

屋子里的人影晃动了起来,刘秀娘没看清楚,但是看他们急急忙忙的样子,倒是能够看出一二。

随着脑海里的疼痛渐渐缓和了一些,刘秀娘渐渐想起来了一些情景。

这好像是她很久之前,想要跟着周鹤年逃离村子,结果因为没有足够的盘缠,结果又被带回到了村子里,被老刘家关在柴房的一幕。

现在这事情已经传了出去,整个刘家都被人笑话。她奶奶便将她毒打了一顿,最后倔强的刘秀娘便撞墙寻死,昏死了过去。

怎么回事?这不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吗?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天牢里死了吗?

刘秀娘有些想不明白,浑浑噩噩地看着自己的娘亲王氏。

王氏抱着刘秀娘,一边流泪一边笑。

“傻闺女,你怎么就想不开呢?那周鹤年是骗你的。那城里的富贵生活哪是咱们能过的?你可不能再跟你奶倔了。”

“娘……”

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眼前这个妇人,刘秀娘是绝不会认错的。

这就是自己的娘亲,这个世上可能真正唯一疼爱着她的人。她不知道有多少次在夜里做梦都会梦到的人。

一声轻呼出口,刘秀娘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悄然从眼眶里流出。能够再次看到自己娘亲,她心中好像有万千委屈都涌了出来,说不出来,全都化为了泪水。

“傻闺女,不哭不哭,你头上还流血呢,不哭。”

刘秀娘这一激动,额头上又传来阵阵刺痛。在王氏的安抚下,刘秀娘只得先躺好,半靠在王氏的怀里,平静着自己的心情,同时打量着屋里的老头子。

爷爷老刘头正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时不时地瞥她一眼。

能够看得出,他眼里有些怒色,但他隐忍了下来,估计是看到刘秀娘已经这样了,也不好再责难吧。这个好面子的老头,最看重的就是家门名声,现在肯定是很恼火的。

刘秀娘正想着,要不要向爷爷认个错?这事情的确是年幼无知的她犯下的第一个错,要是当年没有跟着周鹤年逃跑的话,或许她的人生会是另外一副景象。

“造孽,这死又死不了,还要花钱给她看伤,我们老刘家到底是欠了她什么啊?这样的女子,我都无颜去见刘家的祖宗了。”

院子外还传来了喊骂声,听起来,应该是刘老婆子。

刘秀娘想起来,好像她的奶奶和姑姑自从此事过后,一直都很仇视她。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刘秀娘可是一个跟着男子私逃,声名狼藉的女孩。

不单是是她们,只怕整个老刘家日后都会受到村里人的指指点点,这老脸都没处搁了。

那小姑都还没嫁人呢,刘秀娘这么一闹,只怕对她影响更大,她能不仇视刘秀娘吗?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秀娘以后会好好孝顺你的,你别生她的气,她还小,不懂事。”

王氏连忙为自己女儿做辩解,同时用半边身子拦在刘秀娘面前。

“她还不懂事?她都跟野男人跑了?只怕都经过人事了,还不懂事?我们整个刘家都被她抹黑了,你还好意思为她说话?是不是我这几天没打你骂你,贱骨头又发作了?”

刘老婆子一边骂,一边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

这个老头便是请来的胡大夫,刘老婆子看到胡大夫来了,心疼又要花钱,忍不住又骂了王氏几句。

刘秀娘听了,不由又看了娘亲王氏一眼。当初的自己,实在太幼稚太无知了,一心只想着要逃离这个家,却没想过会给自己的娘亲造成多大的影响。

只怕,她没少为这事被奶奶打骂吧。

越想,刘秀娘发现自己越是太对不起王氏。

“娘,我错了。”

王氏愣了一下,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欸,知道错了就好,知道错了就好。”

女儿干出这种事情来,王氏也十分气愤,可看到刘秀娘这般模样,她又是在不忍心再责怪。

“好什么好?”刘老婆子心里可是一百个不舒坦的,听到媳妇这么轻易就原谅了刘秀娘,她立马就想要发火。

“你给我住嘴。”刘老头子瞪了她一眼,然后看向了花白胡子的胡大夫,“胡老哥,你给她看看,这血流得,只怕再不理就真出人命了。”

胡大夫自从进来后,就忙着把药箱子打开,取出东西来给刘秀娘擦拭伤口。

额头上的伤口包扎好之后,他才给刘秀娘搭脉。

“脉象微弱,有虚浮之现,眼神涣散,唇白无血。”胡大夫多少有两把刷子,看了一下,就念出了刘秀娘一些症状,然后便皱着眉头。

“这孩子,是以头撞墙,昏倒不醒吗?”

他露出一副疑惑的神色,王氏连连点头,“就是如此,有什么问题吗,胡大夫。”

“我看她这脉象,倒是经受惊吓后,魂不附体,精神亏损才昏倒的。奇了怪了,她怎么这么快就醒了呢?”

刘秀娘听了,瞳孔微微睁了睁,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这个胡大夫还真是厉害,居然从一些脉象,就看出刘秀娘重生的端倪。

猜你喜欢

  1. 监狱题材小说
  2. 修真小说
  3. 召唤小说
  4. a小说
  5. 相术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