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追源者不弃

更新时间:2020-04-20 09:59:55

追源者不弃

追源者不弃 胡腾方 著

连载中 刘臻李聪

精品好书《追源者不弃》由知名作者胡腾方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刘臻李聪,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一个年过三十,并不算成功的创业者,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打击后,又遭雪上加霜。他的父亲突然离世。然而他却发现父亲离世的背后,似乎隐藏着惊天的密谋。且看他如何破解重重迷局,找到杀父真凶,粉碎跨国犯罪。

精彩章节试读:

漠北市,寒冬,腊月。

刘臻面无表情的在出租车上坐着,车窗外大雨倾盆。

不停地有雨打在车窗上,发出嗒嗒的声音。

也不知走了多久,出租车司机突然说:“小伙子,前面应该是出车祸了,可能要堵一会了。”

刘臻只是淡然的回了一句:“只要12点前能到就行了。”

出租车司机仿佛很自信的说道:“那肯定能到!”

刘臻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冲出租车司机说道:“师傅,介不介意我抽根烟?”

“都是男人,没事,你抽吧。”

刘臻将车窗摇下了四分之一,然后点燃了一根香烟,默默地抽着,其实他平时是不抽烟的,但今天他破例了。不一会,烟抽的差不多了,刘臻又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卫生纸,把烟头按在卫生纸上给灭了,然后把包着烟头的卫生纸放进了口袋里。

车里又安静了,刘臻只是冷冷的看着车窗外的雨。出租车司机则在不停的鼓捣他的手机。

大概过了几首歌的功夫,一阵急促的鸣笛声,打断了出租车司机鼓捣手机的节奏。交通恢复正常了,那司机极不情愿地放下了手机,嘴里嘟囔了几句,终于还是老老实实的开车了。

刘臻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坐着,也不管车里车外发生了什么,默默地将车窗摇了上来。

“小伙子,到了。”出租车司机说道。

刘臻掏出两百块钱递给那司机说:“不用找了。”

那司机喜笑颜开的说:“小伙子,下车注意安全啊!”

刘臻也没有理会,径自淋雨朝漠北市最大的酒店,物华酒店走去。

刘臻来这,是来参加婚礼的,他谈了五年的女朋友,曾经最爱的女孩,今天要嫁给别人了。是的,嫁给别人,新郎不是他。

刚进酒店大堂,就有浓妆艳抹身着大红色旗袍的女子过来询问:“请问您是来参加何慧娟女士的婚礼的吗?”

刘臻默默地点点头,那个女子接着说道:“请您跟我来。”

刘臻被带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刚一进门,一个体型肥硕,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就凑过来说道:“请问您是新郎还是新娘的朋友啊?”

刘臻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都是。”

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红包,递给了那个男的。

那个男的接过红包笑嘻嘻的说:“请到里面坐,招待不周,还请海涵。”

刘臻找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来那个包着烟头的卫生纸团,丢进了垃圾桶。他是不喜欢吵闹的,也不喜欢阿谀奉承虚假寒暄。

刘臻刚坐下没多久,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道:“刘臻,是你吗?”

刘臻回过头,一眼就认出了叫他的是大学四年的室友,曾经睡自己下铺的李聪。

刘臻微笑着说道:“李聪,你也来了啊,好久不见了啊!你来这可不近啊!”

是啊,好久不见了,毕业都已经十年了,除了毕业前两年联系频繁点以外,以后就联系的少了。刘臻心想。

李聪坐到了刘臻的身边,用带着羡慕的口气说道:“你小子是怎么保养的,皮肤还是那么好,头发也没见你掉,体重也控制的那么好,还是当年那个帅小伙啊!你看看我,体重逐年往上涨啊,现在都开始脱发了。”

刘臻苦笑着说道:“我哪能跟你们比啊,你们都成家立业,事业有成了,我还是光棍一条啊。”

李聪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还记得当初我们两个追何慧娟的事吗?我以为你们两个会修成正果的,没想到还是事与愿违啊。”

刘臻说道:“记得啊,你当初为了给她买礼物,可是连续吃了两个月的泡面呢!”

“可惜人家喜欢的是你这个臭小子啊!”李聪说道。

“往事就不要再提了,等一下小心新郎出来揍你。”刘臻说道。

李聪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听同学们说,你现在可是坐拥几家公司的大老板啊!创业这些年来,你的事业可是越做越大啊!”

“也不知道是谁跟你瞎说的,我要是大老板今天还能坐出租车过来啊!”

刘臻心想:公司还有一大堆难题在等着自己解决呢。见公司日渐强大,投资人背信弃义,他们不甘只占原有的股权比例,伙同煽动公司部分股东欲强行调整股权及组织架构,欲架空自己;公司一股东投资的另外一家公司因经营不善,欠下了五千万的高利贷,已无力尝还,如今自己的股东被扣着,放贷者正找自己赎人,虽说那家公司与自己无关,但自己也不忍心见死不救;再者,公司前高管盗窃公司软件源代码,开发出了与自己公司及其相似的竞品,并利用在公司所积累的资源,正不断蚕食着原本属于自己的市场。如今公司已是内忧外患,面对这一连串的难题抑或者说是打击,刘臻已是焦头烂额。

“你就装,是不是在记恨我你开业时,我没来道贺啊!反正以后我要是混的没地方吃饭了,可就投奔你了。”

“那你来吧,我们一起烤红薯去,反正我有红薯吃就行了。”

说到这,两人都呵呵一笑,刘臻确实喜欢吃烤红薯,这是他身边的朋友都知道的事。

大学那会儿,李聪没少吃刘臻的苦头,大家都知道吃完烤红薯屁是比较多的,而李聪刚好睡刘臻的下铺,于是这源源不断的屁,对李聪来说,就是一颗颗爆炸的原子弹,而他被轰炸了整整四年。

两人聊得正酣,一个身着西装,长相清秀,名包名表傍身的男子坐了过来,一个专业的假笑过后,略带高傲的说道:“这不是刘臻和李聪吗?你们也来了啊?”

李聪拉高了嗓门说道:“你张大公子能来,我们就不能来啊!”

这个张大公子,本名张澍乃是漠北市最大房地产企业筑城置业董事长的独子。

“都是老同学,我怎么会有那个意思呢。唉,刘臻,当年你在学校时,成绩可是我们计算机系里最好的,还搞过不少稀奇古怪的软件,现在怎么样了啊?”

“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要再提了。”刘臻冷淡的说道。

“当年你搞得那个软件也卖了不少钱啊,那会儿你可是风云人物啊,怎么能不提呢!”

“张大公子倒还是像以前一样风流倜傥啊。”刘臻说道。

“我就是无聊,整天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再过两年等我爸退休了,我就接手他的公司了,到那个时候也许会充实点吧。”

说罢,整个大厅的灯光暗了下来,《婚礼进行曲》随之响起。

新郎挽着新娘缓缓朝舞台中央走去。

这个画面,刘臻也曾幻想过无数次,甚至想过将来他和何慧娟的孩子应该取个什么名字,等孩子长大了教他打篮球等等。世事无常,如今他却只能亲眼见证自己曾经最深爱的女孩嫁为***。

一旁的李聪,已是泪流满面。刘臻还是第一次见一个男人如此激动,或许李聪的泪水里,也掺杂着刘臻的泪水吧,这泪水有青春、有无悔、有爱情、有友情也有憎恨。

刘臻看着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互相许下爱的诺言,心里顿时生出一阵喜悦,默默祝福到:希望你余生平安喜乐,无波澜。刘臻也未想到,此时除了心酸竟也会有喜悦,其实所爱之人得所托也是爱的一种延续。

物华酒店是漠北市最大的酒店,用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来形容其装修尤不为过。酒席自然也是山珍海味飞禽走兽极尽奢华。

“这席面每桌怕是不下两万啊。”张大公子说道。

“连你张大公子都如此感慨,看来确实花费不少啊。”李聪说道。

“多年不见,咱仨喝一个吧。”张大公子说道。

刘臻李聪对视了一眼,也都端起了酒杯。

“敬我们逝去的青春!”刘臻说道。

三人皆一饮而尽,似有万般思绪与无奈都随这酒饮进肚里,任他时光蹉跎。

酒过三巡,新郎携新娘过来敬酒,刘臻静静地看着新娘说道:“你今天很漂亮,祝福你,新郎很帅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新郎新娘同声说道:“谢谢。”

李聪、张澍也都送上了自己的祝福,他们三人又是一饮而尽,新娘拉着新郎默默地低头走开。

此时,刘臻的电话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便挂断了,自从他创业的这几年来,每天都不知道要接多少个骚扰电话,要挂断多少个陌生电话,他都习惯了。

没过多久,又是同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电话,他心想,这个谁还挺有锲而不舍的精神的啊,挂了一次又打一次,那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知难而退吧。于是他又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张大公子见状笑道:“刘总这又是招惹上哪家姑娘了啊?”

“骚扰电话,这些年每天也不知道要接多少,我直接挂了。”刘臻说道。

话音刚落,刘臻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又是同一个号码。这回刘臻心里也犯嘀咕了,究竟是谁。

一旁的李聪说道:“你接一下吧,万一真有事呢,要是骚扰电话,你再挂了就是了。”

刘臻点点头,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急促的声音:“请问你是刘臻吗?”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请问你认识刘诚吗?你是他什么人?”

“我认识,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是漠北市古城县人民医院的,刘诚现在在我们医院,经过我们医院全力的抢救,但是还是没能挽救刘诚生命,他现在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你是他什么人,能联系上刘诚的家属吗?”

刘臻顿时思绪万千,既有担心害怕,又有万般疑惑,这些年谎称亲人出事的诈骗新闻屡见不鲜。

刘臻说道:“我是他儿子,我父亲除了血压有点高之外,没有其他疾病,连院都没住过,他身体很健康,而且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在单位上班,不可能出什么事,还有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刘臻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很明显他的手脚都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更急促了:“联系上家属就行了,我们在派出所民警的见证下,从你父亲的衣物里找到了一个钱包,里面有你的名片,我们便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除此之外我们没有找到其他你父亲与外界的联系方式,我们也知道你会有很多疑问,但是请你务必相信我们,我们不是诈骗犯,我身边现在有派出所的同志在,我让他跟你说一下具体情况。”

“你好,我是漠北市古城县永信街道派出所的民警,我叫张志,你们刚才的通话我都听到了,刚才医院医生所说的都是事实。我的警号是:XXXXXX,你可以去核实我的姓名和警号。我的电话是:XXXXXXXXXXX你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拨打这个电话,你父亲是被一个货车司机送到医院的,据货车司机所说,他是在路上碰到你父亲拦车,他见这段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好心让你父亲上车了,可是上车没多久你父亲就说身体不舒服,然后他就把你父亲往医院送,可是到医院时你父亲已经没有了心跳,但医院还是尽全力进行了抢救,更多详细的细节,等你到医院后再进行沟通,所以请你务必尽快赶到医院。”说罢,那边便挂断了电话。

刘臻好似想到了什么,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一遍、两边、三遍、四遍、五遍,一直无人接听。一种恐惧夹杂着悲伤的感觉涌上刘臻的心头,如潮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拍打着刘臻的心。

此刻,刘臻的耳朵在轰鸣,他瘫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面色苍白,白的恐怖。

李聪见状,急切的问到:“刘臻,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刘臻沉默了一会儿,朝李聪说:“家里出事了,我得立刻回去!”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一章 惊变
  • 第二章 疑云
  • 第三章 神秘人
  • 第四章 遗憾
  • 第五章 货车司机
  • 第六章 对话货车司机
  • 第七章 抢救记录
  • 第八章 和黑衣人的谈判
  • 第九章 化工厂
  • 第十章 手机里的秘密
  • 第十一章 渣男
  • 第十二章 货车司机的秘密
  • 第十三章 刘臻的抉择
  • 第十四章 再会刘院长
  • 第十五章 魂归故里
  • 第十六章 夜探医院
  • 第十七章 交易
  • 第十八章 对弈者
  • 第十九章 筹备葬礼
  • 第二十章 高峰的话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