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穿越 >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

更新时间:2020-03-23 14:43:13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 月伶伶 著

连载中 云馥云森

精品好书《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是来自月伶伶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云馥云森,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眼睛一闭,一睁,她因为熬夜猝死穿越了。别人穿越都是公主小姐,她怎么这么倒霉,穿越到了一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农家里,成了一个爷爷不疼奶奶不爱的农家女。亲爹懦弱,亲娘多病,还有个瘸腿的哥哥要治腿。偏偏这一家子没几个省心的,堂姐推她下河,堂兄觊觎她,甚至连几个叔叔婶婶都来找她麻烦!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看她如何斗极品,带着一家人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精彩章节试读:

云馥坐在一块儿大石头上,肚子已经咕噜噜叫了不下三遍了。

三天了,她来到这个叫南平国的世界,已经三天了。

云馥本以为,当代女生减肥,顿顿吃青菜已经够惨了。

没想到有朝一日,她穿越到了这个穷得叮当响的穷村子里,每天能吃一碗米糊糊就已经不错了。

她现在看见青草都想吃。

一个年约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肩膀上扛着一只已经奄奄一息的野鹿回来,憨厚笑道,“馥儿,饿坏了吧?不急,等会儿爹给你摘野果儿吃。”

这是她这具身体的亲爹,名叫云谷,是个憨厚老实的猎人。

云馥继承了原主的所有记忆,晓得这云谷再怎么费尽力气打猎,大房一家这个冬天,还是只能吃米糊糊果腹。

她连忙帮忙将肥硕的野鹿给搬到地上,有些埋怨的说:“爹,这只鹿这么壮硕,已经够了,我们回家吧。”

云谷嘿嘿一笑:“这哪里够哟,现在已经是初秋了,如果不多打猎,恐怕你们要饿肚子过冬的。”

云馥不悦的撅起了小嘴儿:“分明是爹您每次打来的猎物,都被分给了二叔三叔他们,就算你把这整座山的猎物都打了又有什么用,我们还不是吃不饱。”

“云馥,怎么说话呢。”云谷打水清洗了手上的血迹,“他们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

再说了,你爹我是云家长房长子,照顾一下你的叔叔们,又有什么不对的吗的吗?”

云馥背地里白了他一眼:“爹,我知道您好心,但是就算再怎么帮扶,至少也要保证咱们大房先吃饱穿暖吧。

先不说别的,娘亲现在还病着呢,大哥的腿脚也要医治。这哪哪儿都要银子,大夫可说了,大哥的腿脚并不是不能医治。

您想想,大哥明明满腹经纶,可却因为双腿残疾,连院试都不能去考,您让大哥怎么办。”

云馥的大哥,名叫云柳。是个实实在在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皆因五年前和云谷来山上打猎,被野兽咬断了双腿,从此残废。

这个云柳却是个争气的,读起书来,学问不低。奈何双腿残废,而朝廷又规定,身残者不能入仕,一直郁郁寡欢。

云谷的神色凝重起来,手上清理野鹿的动作也慢了下来:“你说的没错,但是,你说得轻松,究竟该怎么藏呢。”

“你放心吧,我已经想到好法子了。”云馥嘴角微微勾起,指向了后面的破庙,“就藏在那里吧,也方便咱们拿。”

云谷点头,抓了一把干稻草塞进了刚刚剖开的野鹿肚子,将血迹堪堪止住,这才和云馥抬着野鹿,走进了破庙里。

这间破庙原本是供奉一只狐大仙的,也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年了,破败得很。

只见一间小小的庙宇内,门窗已经全坏了,更有半面墙壁都倒塌了,实打实的危房。

而供奉的神像更是拦腰折断,看起来有几分阴森恐怖。

云谷来山上打猎的时候,将这里当做歇脚处,毕竟这里虽然看着阴森可怖,但却是山上唯一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

父女俩将野鹿放在了神龛桌子下方的红布里面,又往里面塞了一大堆的稻草,将野鹿藏得严严实实的。

做完了这一切,云馥拍了拍手:“好啦,这只野鹿,咱们就先不要动它了。

我们可以留着自己吃,或者抬到集市上去卖,这样得来的银子,就可以给娘亲和哥哥看病了。”

云谷此时却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儿似的,满脸菜色,有些不知所措:“馥儿,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再多打几天的猎物,也许就够给你娘抓药呢。”

云馥记忆中的云谷,每年都是这么说的,然后每次打回家的猎物,都被云家另外两房给瓜分了。

那些人都是敲骨吸髓的饿死鬼,又怎么会管大房还有两个急需看病抓药的病号儿呢?

“爹,咱做都做了,您还想反悔不成?”云馥柳眉一皱,“我不同意,反正方才利害关系也跟您说了,您要是不听,那就是对我们三母子不仁。”

云谷只能搓搓手,不再开口。

就在这时,破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道年轻男人的声音:“大伯,云馥,你们在吗?”

云谷紧张得就好像是做贼心虚似的,反倒是云馥镇定自若的走出了破庙,看清了来人,顿时一张小脸都给垮下来了。

来人名叫云森,是云家二房的长子,也就是云馥的二堂哥。长着一张人模狗样的脸儿,却做着猪狗不如的事情。

“你来做什么?”云馥不悦的说。

云森嘿嘿一笑,将手中的食盒亮了出来:“我想着大伯你们累了这么久,肯定饿坏了吧。偏偏大堂哥腿脚不便,所以,我就来给你们送饭了。”

刚刚才整理好情绪走出庙门的云谷,一看见二房的人来给自己送饭,顿时就慌了。

多年以来,都是他打猎,云家全家人一起吃。

可现在,他却听云馥的话,将野鹿藏了起来,顿时一种不知为何的愧疚感就涌上心头:“云森来啦。”

“嗯。”云森笑着将食盒摆上一块儿大石头,“大伯,云馥,快吃吧。”

云馥心底冷笑,要不是继承了原主的记忆,都要被云森这伪善的面具给骗了。

她看都不想看云森一眼,冷冷说:“爹刚才才摘了野果儿给我吃,我不饿。爹,你先吃吧。”

云谷老实巴交的,没有回味出为何云馥会说这话:“傻孩子,你堂兄来送饭这一趟不容易,快来吃。”

恰好,云馥的肚子又发出了咕噜的惨叫,她只好不情不愿的端起了饭碗,吃着这碗不干不稀的米糊糊。

她这三天都吃这个东西,都快吃吐了。可却没有任何办法,谁让云家穷得只剩下一块儿地,只够种麦子呢。

就在这时,远处天边传来了一声动物的惨叫声,云谷面露喜色的放下饭碗,腾地一下就站起身来:“看来是有猎物被捕兽夹夹住了,我去看看。”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