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扒一扒我在剧组遇见的诡事

更新时间:2020-03-18 11:52:39

扒一扒我在剧组遇见的诡事

扒一扒我在剧组遇见的诡事 草草如非 著

连载中 阿非阿亮

精选热书《扒一扒我在剧组遇见的诡事》是来自作者草草如非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阿非阿亮,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在剧组里,我见过了太多的怪事儿,走阴、冥婚、养小鬼……无论哪一件,至今想起来都会让我脊背发麻。如今我已离开了那个行业,但是心中却依旧有着太多的敬畏与恐惧,我想写本书,以此来告诉后来者……绝!!不!!要!!触碰剧组里面的禁忌!

精彩章节试读:

首先我要声明一下,写这本书只是为了记录一下,我这些年在剧组的生活和在剧组里遇见的怪事儿,在坐的可以全当个故事听,没必要深扒到底是哪个明星,或者哪部电影。我呢,也只是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将心中压抑已久的恐惧表达出来。

本人在此声明,大部分,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有一些则是圈子里盛传的鬼话或者禁忌,没有十足的把握,小弟我呢也不敢乱说,毕竟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以后还得在这个圈里混呢。

说到鬼片,大家很多都会想到香港的林某某、黎某、罗某,大陆的林某某、莫某某等等。

首先说明,不是哪个明星入行时都想拍鬼片的,跑去拍鬼片的一般都是经过高人指点,再加上从泰国养上几只小鬼的。你会发现,他们的星途或者事业都是一帆风顺的。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年刚刚流行网络大电影的时候,有一名刚出道的36D女演员拍了一部关于校园的恐怖电影,随后在圈子里就大红大紫了起来,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

不过我们今天先不扒这些明星,今天我要说的是关于一些拍恐怖片的禁忌……

我叫阿非,今年26岁,毕业于XX大学的新闻传媒学院,在这个毕业就等于失业的年代,我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做起了横漂,因为会后期,人勤快,再加上什么都愿意尝试,刚开始的那两年,还真是浑的有些风生水起,有一次我还和一个国内一线的大明星演过两场对手戏,具体的就不方便透露了,我只能说,那部电影是2014年的贺岁档,而且票房还不错。

当时我原本以为可以这样顺顺溜溜的走下去的时候,偏偏事与愿违,现在想想,可能也真的就是自己一时糊涂,竟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途。

2013年的夏天(不用纠结时间,因为一部片子的制作周期是很长的),演员副导在演员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大体意思就是有一个剧组想要拍一个关于古宅的鬼片,问有没有人愿意给一个明星演死人的替身。

那段时间,我正好也没什么活儿,想都没想就私聊了当时的演员副导演。

又是叶导,又是叶哥叶哥的叫,最终谈定了,一共要拍摄五天,拍摄价格每天是1800元,剧组免费提供食宿和三餐。

这在当时的群众演员里,乃至特约演员中,都是高的离谱的好价格。我这么说您可能不明白,就是只要我拍完这五天的戏,就能抵得上一个正常演路人甲乙丙丁的小群众两个月的工资。更何况,这部戏还是个院线电影,出演的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明星,在利益与名利的双重诱惑下,我居然就这么的上了贼船。

刚去的第一天,我就被化上了厚厚的白色粉底,然后被套上了给死人穿的寿衣,并且还被一群剧务的坏小子给扔到了棺材里。

这场戏是这样的,世家二公子(也就是我)突然暴毙,要娶个新媳妇给这个世家冲冲喜,结个冥婚。

而我呢,前半段时间都要躺在棺材里,还要被盖上棺材盖,整个空间密不透风,没一会儿身上的的确良料子的寿衣就被我的汗水浸湿了。

当天导演也不知道抽什么邪风,一条很简单镜头他竟然喊了无数次的CUT。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拍第二条的时候,就已经过了,后来他喊的那些,都是在告诉好兄弟,我们只是逢场作戏。

因为,之后我听执行导演说,他们在现场看到的,明明是我双眼紧闭的躺在棺材里,可是在监视器里看到的却是我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镜头,导演是个台湾人,人家对这方面很有经验,也不慌张,也不说破,就那么一条有一条的拍,直到监视器里的我双眼紧闭为止。

在补妆的时候,服化小妹可能是因为害怕就一直再和旁边的道具哥哥(我们都简称道哥,是不是很像狗的英文谐音)聊天,直接自动忽略了面前的我。

而我当时确实在棺材里被闷的不行,也没心跟他们说笑,就这样我一声没吭的坚持到了补妆结束。

殊不知,我已经犯了拍鬼片的禁忌,那就是在导演喊了CUT或者休息补妆之类的词后,我们这些“死人”一定要和周围的活人有说有笑打闹成一片,以此告诉周围的“好兄弟”,我并不属于你们阴间,而是属于阳世……

后来,又趁着天没有黑透又拍了几组镜头,一个是我被众人抬出棺材的镜头,另一个是我被自家三弟抽嘴巴的镜头,这两个镜头拍的都很快,好像没拍几条就寥寥收场了。

结束之后,导演跑过来狠命的拉我一把。当时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今天的表现导演不满意呢,于是我朝他礼貌的笑了笑,想表一表自己的谦虚好学,就听导演用特别大的声音在我耳边吼到:“CUT————————”

然后,他又从自己的导演服中掏出了一个带着香味的小红包,并且叮嘱我,一定要花掉。

我谢了导演就跑去后面卸妆了,心想真不错,竟然还有红包拿,一过转角我就迫不及待的翻出了红包。

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只有六张崭新的一块钱。当时就觉得这个导演怎么这么抠,就把这个红包塞进了剧组的寿衣里。

而这个举动在我现在看来简直是蠢到家了,哎,不说了,各位还是听我继续讲吧。

因为,我的妆要比一般人的都厚,所以卸起妆来也比其他人费劲的多,等我一切都弄完,再从化妆间出来的时候,门口就剩几个灯光组的师傅在收灯。

我本着不多事儿的原则,就在现场闲逛了一下,心想一会儿和灯光大哥们一起就回酒店了。

可是等我绕了一圈再回到灵堂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我靠,那几个不讲义气的灯光大哥居然招呼都没打,就这么装车走人了!!!!!!!

当时我就觉得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了,刚才还人来人往的现场,怎么这么快就变的如此肃静,我不由的脊背一阵发麻。

二话没说掏出手机,打了一个滴*专车,就回到了剧组给我订好的宾馆。

可是谁知道,这一切,似乎已经成了不幸的开始,当天晚上我回到了酒店就觉得浑身特别的酸疼,而且脖子特别的酸,就好像我仰头看了一天的太阳一样。

我也没多想,只是感觉可能是今天被狂扇了几十个巴掌,太累了,赶紧洗个澡睡觉,刚才统筹老师还在群里发了明天的通告,明早八点就要在酒店大堂集合。

当我脱了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好家伙,我着实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就在我的右肩膀的位置,赫然是一个白色的手抓印。

我用手轻轻一扣,这白色还能被我用手扣掉,当时气的我只想骂娘,心想这个服化小妞也太不敬业了,怎么给我画个装,还能弄我一身的白手印啊,明天她要是再这样,我可得和她们服化组的老大好好说道说道。

洗完澡,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却发现我的室友似乎还没有回来,于是翻了一下通讯录,找到了我的室友,电话打过去,对面竟然是关机的。

得了,我还是先睡觉吧,这剧组还算是良心,给我定的房间居然是当地有名的锦***星酒店,对于我这种创业吊丝来说,这儿还真算的上是高床软枕了。

睡到后半夜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就感觉门口有响动,心想可能是我的室友回来了,也就没管他,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可是又睡了一会儿,就感觉不对。

住过锦***星的读者朋友们应该都知道,他们家的那个床是非常柔软的,人一躺下去就会陷进去一个坑。

我正想翻身换个舒服一点的姿势,突然就感觉到有人贴着我的后背重重的坐在了我的床边,还一直朝着我的后脊梁喘着粗气。

我这人本来就觉特别的轻,被这么一弄顿时睡意全无了,不由的心中就是一股无名之火,感觉整个剧组的都是傻叉,他们是故意来针对我的。

那时的我特别想起床翻身臭骂一顿我的室友,可是我刚想翻身的时候,身体竟然不听我使唤了,怎么使劲就是动不了,想喊,喉咙里也发不出一点的声响。

之前也听过有人说过的鬼压床的故事,不会这么巧就发生在我的身上了吧。

此时的我只感觉全身上下的每一根汗毛都是直立立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我生怕自己一转身,就能看到些不干净的东西,于是我也不管灵不灵了,心中连忙念叨了起来,南无***菩萨,大慈大悲的***菩萨,救苦救难的***菩萨。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觉得身后的力道突然一松,自己又能动了,看来是我的祈祷起作用了,我连忙起床打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灯,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5点多了,这时候也正是雄鸡一唱天下白的时候,我连忙拉开了屋子里的窗帘,窗外凌晨的阳光洒进了屋子里,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室友居然一夜都没回来。

我连忙打开了电视,找了一个重播的喜剧节目,把声音放到最大,虽然我听到了隔壁气急败坏的敲墙声,但是,我并不在乎,最起码,能让我知道我的附近是有人的。

害怕归害怕,但是一想到今天还有新戏要拍,我还是稳定了一下心神,准备先洗个澡再出门吃早餐。可是我刚到浴池,就结结实实的被镜子中的自己吓了半死。

深陷的眼眶,乌黑发青的脸蛋;更重要的是,我的左腰上,居然又出现了一个和昨天晚上差不多一样大小的手掌印!!!!!!

就在我惊恐的看着面前镜子中的自己的时候……

嘭嘭嘭——

嘭嘭嘭——

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力的敲门声……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扒一扒我在剧组遇见的诡事或者回复书号c165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