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穿越 > 偷心凰妃

更新时间:2020-01-12 08:49:42

偷心凰妃

偷心凰妃 桃七七 著

连载中 慕云浅辛夷

大家应该都在找一本叫《偷心凰妃》的小说,这本书是大神作者桃七七最新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想泡我?”云浅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还不等他有所反应的时候,“今个你祖奶奶就陪你好好爽一爽!”云浅话音又落下,抬起脚将他踹翻“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爽不爽啊?”云浅足下用力,珍珠镶嵌的绣鞋狠狠的踩在他的裆部,轻蔑一笑。见他竟疼的昏厥过去,口中渐有白沫冒出……吃瓜群众:惹不起惹不起!

精彩章节试读:

“慕云浅你是嫡女又如何?过了今天,这嫡女的名头也该是我的了!”盛装打扮的少女,站在高桥上,看着远处那一抹被人拖走的身影,唇角掀起冷笑。
也只是昙花一现,随后又恢复成她温婉的模样,提着裙摆从高桥上缓缓走下,与久候的众家小姐们相聚。
今个乃是当今皇上的长姐大长公主的举办的花宴,但凡在京城里的权贵,基本全都出席了。
想到稍后要爆出的惊天消息,走向人群的少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
梅林中
慕云浅刚走进梅林就被人从后面敲晕脑袋,随后又出现一个丫鬟,二人假装搀扶实则拖着,送到了偏僻的小苑里。这里是长公主府专门为前来参加宴会的人换洗衣服的地方,寻常时候很少来。而此时早已有人等候着,看到被带过来的少女,眼睛一亮,急不可耐对着送过来的丫鬟挥手:“快走,别让人发现了……”
“宋少爷,可别忘了你承诺的事情!”将人搬到床榻后,为首的丫鬟看着面前男子猴急的样子,低声提醒着。
宋少爷挥挥手:“我自不会忘记的。”
见如此,丫鬟很有眼色的离开了。看着躺在床上的慕云浅,眉眼露出计划得逞的嚣张笑容,转身走了出去,并关上房门。
“你留在这里守着,别让人发现了!”其中一位临走时,对着另一个丫鬟打扮的人交代着。
“是!”
头脑昏沉的云浅感觉到耳边有粗重的喘息声,且还有生人的气息。一直紧闭双眼的她,刷的睁开眼睛。
刚将手放在慕云浅胸口,正打算解开衣带的宋庆丰措不及防的被吓了一跳。看到床上的人醒了过来,唇角露出邪恶的笑容:“醒了好,本少爷还不想碰个木头呢!”说完,手就要去摸脸。
云浅整个人还不是很清醒,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房内会出现个男人。看着越来越近的手,猛的抓住,在宋庆丰愣神的时候,挥拳对着他的面部大力打了一拳。
“啊……”正面被击中,宋庆丰痛的捂着脸滚下床。
感觉有温热触感,睁开眼,看到自己双手上全都是血,整个人又慌又怒。
“贱-人,你竟敢打我!”宋庆丰擦了一下鼻子,见血还是止不住,猛的起身疾步走上前,就要去抓慕云浅。
见他冲过来,云浅直接一脚踹了过去,被踢中肚子的宋庆丰,顿时觉得五脏六腑被挤压,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酸水,双膝跪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肚子,不能说话。
不是说慕云浅常年生病,身子羸弱,风一吹就倒的吗?那这么大的脚力,是从哪里来的?
守在门外的丫鬟,听到里面传来的动静,身子抖了一下,有些疑惑的歪头。那种事,动静这般大吗?
稍稍清醒一些的云浅,脑子里突然传入不属于她的记忆,令她整个人头疼的很。忍不住扶额,侧坐在一侧消化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不过就是睡了一觉,怎么就变成别人了?
话说这个身体的主人混的也太差了吧?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来吐槽了!明明是个白富美,偏偏混的连大户人家的一等丫鬟都不如。
看似光鲜亮丽,在府上受尽宠爱,可那些都是带毒的啊。
不然,也不会这身子中了慢性毒药,已经亏空了五脏六腑,奄奄一息了。
这身子都这样了,竟然还能被人惦记着,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云浅扫了一眼房内桌上放着的熏炉上。
无色无味的催情药物,换成旁人可能闻不出什么。但,换成她就不是了。这等小伎俩在她祖师奶奶面前班门弄斧的,真的好想给她一缸子,每天换着让她用,准保她飘飘欲仙,想死都死不成!
“想泡我?”整理好大脑中的记忆之后,云浅来到宋庆丰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不知为什么,宋庆丰觉得眼前的慕云浅与他昔日见过的,还有传闻中的相差太大。他竟从对方的眼里里,看到了一丝邪气!
“今个你祖奶奶就陪你好好爽一爽!”云浅话音落下,抬起脚将宋庆丰踹翻,还不等他有所反应的时候,对着他的裆部狠狠的踩了下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从宋庆丰的嘴里喊了出来。
“爽不爽啊?”云浅足下用力,珍珠镶嵌的绣鞋狠狠的踩在那个位置上碾压着,见他竟疼的昏厥过去,又下重了脚力。
生生将宋庆丰疼醒了,口中渐有白沫冒出,两只眼睛已经开始泛白,距离休克也差不多少了。
“宋少爷,宋少爷?”屋内动静太大,守在门外的丫鬟忍不住推开房门轻声喊着。
见无人搭理,壮着胆子胆子朝着寝室走过去,云浅身形一闪躲在房门后面。
刚迈入,云浅一个手刀披晕了她,随后很是不怜香惜玉的将人扔在宋庆丰的身上。
耳朵灵敏的她,已经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且还有不少。
啧啧啧,真是为了毁了慕云浅,下血本了呀。
云浅嘴里啧啧出声,看了一眼房间里的香炉,唇角一勾。指尖寒芒一闪朝着二人刺去,随后便体贴的将房门关紧,从窗户翻了出去。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很期待哦!
云浅跳出窗户后,直接翻了院墙从上面跳了下来。落地后帅气的用手指轻撩额前的碎发,对着自己的空气刘海吹了吹,痞气的很。
正打算离开,感觉到一股杀意袭来,猛的回头。
身后站着一对主仆,距离她约莫十步左右的距离,令人头皮发麻的气息是身着墨色的男子。
他身上的气息身为医者的她最敏感,那是亡者的气息,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会出现的那种气息。不但如此,他身上还带有血腥味,而且是杀了不少人才会有的血腥味,这味道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酷刑。
这人怕是从尸海中游出来的吧?
危险,此人十分的危险。这是云浅告诉自己的第一个感觉。
不过,那又如何?这人……
云浅站在他们二人的对面,看着墨衣男子一眼,嘴角痞痞的笑了:“公子真是命大啊,都已经是油尽灯枯的身体了,还能……”不等话说完,对面的男子眼神一沉,带着灭顶的杀意刺了过来。
云浅暗叫一声不好,身体已经本能的做了反应。等她跳开原地时,地上已经叮叮叮的出现几支袖箭。
“我去你个祖宗八代的,姐姐我不就说个实话吗?”云浅看到那几支袖箭之后,瞬间炸了。
指着对面的主仆大骂。
只刚骂一句,对面的人再次出手。这次直接来个暴雨梨花针。我太阳他个爹爹啊,云浅心里一边骂着,一边狼狈的躲着。
只是两招,整个人就好像被人蹂躏一般,狼狈的很。
作为老祖的她,多少年没有这般狼狈了?现在却被一个千年的后生给逼迫的这个样子,云浅炸了。
刚准备给他苦头尝尝,一抹自己的腰间,恍然想起来她现在根本就不是千年前那个名震天下,令人敬仰的老祖了。现在,她特么就是个谁都可以踩一脚的小白菜啊!
尴尬的嘿嘿笑了两下,看着对面的男子露出谄媚的笑容:“这位大侠,你应该懂得我既然能看出来,就说明我的医术不简单啊!我可以帮你……啊!”
话音落下,对面的男子手一挥,身边瞬间闪现一个侍卫,对着云浅举剑劈了过来,吓的云浅忙躲开。
只是她高估了这具身体,没几下,就累成了狗,整个肺都快要炸了。这让以前威风八面的老祖,要抓狂了。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她一个老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喂,我可是好心告诉你,你命不久矣,你竟然……”云浅抓狂。她可是难得好心提醒这人,竟然还不领情?!
要不要这么拽?
“你再多一言,留下你的舌头!”凌厉的眼神,令人心神一俱,云浅怂了。
怕了怕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去你母亲的,以后最好别求我!
云浅想到这里,笑了笑,对着对面竖起两根中指,转身走人。待走了三四步之后,仿佛身后被人追似的,加快脚步遁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鹦鹉看书

回复偷心凰妃或者回复书号5747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