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我家狐仙大人

更新时间:2019-12-29 16:35:24

我家狐仙大人

我家狐仙大人 奋起的叶子 著

连载中 苏璃胡曜辰 讽刺小说 贵族小说 搞笑小说 抗战小说

精品好书《我家狐仙大人》是来自奋起的叶子所编写的女生灵异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苏璃胡曜辰,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被警告过,冬天千万不能用舌头去舔放在室外的铁,否则舌头会被黏住,十分痛苦。我家是东北的,那里冬天冷,爷爷为了让我长记性,还给我讲了个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被警告过,冬天千万不能用舌头去舔放在室外的铁,否则舌头会被黏住,十分痛苦。我家是东北的,那里冬天冷,爷爷为了让我长记性,还给我讲了个故事。
我爷爷是闯关东时,带着全家来的东北。那个年代,老百姓生活不好过,缺衣少粮。尤其冬天最难熬,经常是自己家的粮食不够吃,还有山里的黄皮子来偷食,让生活雪上添霜。
黄皮子狡猾,加上东北有黄皮子能成仙的传说,本地的村民都怕黄皮子报复,所以被偷了粮也只敢咒骂。
可爷爷是外来户,他本就不信那些,再加上家里人都要饿死了,被偷两次粮后,爷爷忍不了了。他在日本修的铁路上涂上一层鸡蛋壳,下山来觅食的黄皮子被鸡蛋液的香味吸引,去舔钢铁上的鸡蛋壳,热乎乎的舌头碰到冰凉的钢铁,瞬间就被粘住了。
舌头被粘住,黄皮子本能的挣扎,用力的往外拽,直到舌头连带着肠子肚子都被拽出来,黄皮子死透了,舌头也没从铁轨上拽下来,鲜红的血与内脏混在一起,散落铁轨旁,死状惨烈。
爷爷把黄皮子的尸体捡回家,家里有了肉吃,有了皮毛保暖。一开始还有村民骂爷爷做法残忍,会惹怒黄大仙,家里遭报应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爷爷的报应没有来,反而天天有肉吃。村民们看着眼红,一个个也大胆起来,效仿爷爷的做法,用鸡蛋液去黏黄皮子。
那段时间村里家家飘肉香,铁路旁的血腥气一天一夜的冷风都吹不散,来村子里偷食的黄皮子越来越少,而能听到山上动物哀嚎声音的人却越来越多。
后来,报应来了……
最早出事的是我妈。我满月时,我妈带着我回娘家,却失踪了。一天后,我的哭声引来了寻找我妈的人,我妈死在了山上,身体布满了青紫的掐痕和血淋淋的咬痕,还沾有动物的皮毛。村里人说,我妈是被黄鼠狼糟蹋死的。
我爸信了村民的话,连夜逃出村子,不管家里人,独自逃命去了。第二天一早,我家门外的柳树上挂了一张人皮,是我爸。人皮完整,像瘪下来的气球,挂在树枝上随风摇摆。如同院中在风中摇晃的黄鼠狼皮一样。
我奶奶当场被吓死。
爷爷没有着急办葬礼,而是选择了上山。他把我交给村长照顾,说要上山去找黄大仙,他拼了那条老命,也要给苏家留下我这一条根。
就在大家都认为爷爷是去送死的时候,爷爷却一身是伤的回来了,他还拿回来一块玉牌,给我戴在了身上。
等我稍大一些,懂事了。爷爷就把当年黄鼠狼报复我家的事讲给我听,并且告诉我,“玉牌供奉着一位大人物,有他在,黄大仙不敢再来作祟。玉牌一定要贴身佩戴,并且谨记两点,一,玉牌不可摔碎。二,玉牌不可沾染你的血。”
为了活命,我把这段话记得牢牢的。
有了玉牌之后,我平安长大,家里也再没发生过诡异的事情。就在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能平安度过的时候,却出事了。
三天前,我出了车祸,一辆轿车闯红灯把我给撞了,我被撞飞出去,身体抛入空中又狠狠的往地上摔。
眼看着地面越来越近,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不想死!
身体飞出去,我下意识的伸手握紧了胸前挂着的玉牌。
就在我要摔在地上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双冰冷的大手托住了我的身体。大手并没有接住我,但却缓解了我往下摔的冲劲。
我摔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来。
血水模糊我的视线,在我昏死过去之前,我看到有人走了过来,他低头凑近我的脸。他的动作在外人看来是在查看我的伤势。但在我眼里,那张脸靠近我时,却变成了一张尖嘴獠牙的动物脸,猩红色的眸子死死盯着我,唇角勾起一抹报复性的冷笑。
那张脸是——
黄鼠狼!
黄鼠狼来杀我了!
我觉得我死定了,就算没有被车撞死,黄鼠狼也不会让我继续活下去。
我眼前一黑,失去意识。就在我以为我再也醒不过来的时候,我却感觉到一阵窒息的痛苦感。
这种痛苦在这种时候是让我觉得欣喜的,毕竟死人不需要呼吸,我还要吸气呼气,至少说明我还活着。
我猛地睁开眼。
入眼是一张帅如谪仙的男人脸,黑色及耳短发,皮肤白皙,鼻梁高挺,薄唇抿着,带着浅浅桃花的颜色。最漂亮的是那一双眼睛,勾人的桃花眼,如墨的眸子似浸在溪中的黑宝石,坚硬而明亮。
此时男人站在我床边,正低头看着我,那双勾人的眼眸中映出两个小小我的身影,宠溺暧昧的姿势,给我一种自己被放在他心尖上的错觉。
“醒了?”男人轻笑,整张脸更显妖孽。
我看着这张让人喷鼻血的帅脸,突然悲从心中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男人看到我哭,微怔了一下,稍后不解的问我,“你哭什么?”
“我都死了,还不许我哭一哭吗!”我抬手胡乱抹了把眼泪。
这一动作,我哭的更凶了。
都不疼了!我被车撞了,就算没要了我的命,那也得一身是伤,稍一动作就得疼的死去活来的才对。可现在我的身体完全没有受伤的感觉。没有骨折,甚至皮外伤都没有。
果然,我已经死了!我才二十二岁,人生才刚开始,连场恋爱都没有认真的谈过……
我慢慢的止了哭,看着眼前的帅哥,突然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
男人没有防备,被我猛地向下一拽,身体跌下来,压在了我身上。
我脸颊一红,但转念一想,我都死了,还管那么多做什么!
我心一横,抬头,向着男人的薄唇亲过去。
男人微侧头躲开我的吻,低头看着我,桃花眼闪烁戏虐的光,“你这是在勾引我?”
我脸烧的厉害,故作镇定的道,“那又怎么样!”
老娘死都死了,还怕勾引个男人?!活着的时候没享受过帅哥,死了就别委屈自己了。
男人轻笑出声,他低头,唇凑到我耳边,略带暗哑的嗓音传入我的耳中,“女人,记住,我叫胡曜辰,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了。”
话落,他张开口,含住我的耳垂。
酥麻的感觉瞬时传遍我的身体。我初经情事,身体在他的撩拨下颤栗不已,脑子里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是鬼,那他是什么?
不过,胡曜辰并没有给我机会问他,他封住我的口,沉身而入。
撕裂般的痛感瞬间袭来,疼得我眼泪往外飙,身体绷得紧紧的。
胡曜辰抬手轻抚我的后背,边安抚我,边哑着嗓子命令,“放松点,把自己交给爷,爷让你舒服。”
我疼的厉害,没理胡曜辰的浑话,哭着问,“死了也会疼么?”
“死了?”胡曜辰唇角轻扬起,笑得高傲轻狂,“我刚刚救下的人,谁敢再来取你的命!”
闻言,我脑子嗡的一声。
我没死,是被他救了。他能救我的命,也能让我这一身伤立马消失,拥有这样的能力,那他能是人么!
我越想越害怕,下意识去抓脖子里挂着的玉牌,却被胡曜辰抢先了一步。
他抓住玉牌,用力的拽下来,不屑的瞥了一眼后,随手扔了出去,“这种脏东西,不要再戴了。”
我眼睁睁看着玉牌摔在地上,碎成两半,心跟着猛地一颤,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胡曜辰没给我太多时间想别的,他猛地挺身,眸色略显不悦,对着我道,“这个时候还想其他事情,该罚!”
话落,他加大动作,粗暴的如一头猛兽。
我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直到失去意识。
再醒来是被手机吵醒的,我迷迷糊糊摸到枕头边的手机,“喂?”
“苏璃,韩大师的画展,你还来不来?”好友江秋兰的声音传过来。
我是学美术的,今天约了江秋兰去看画展。只是,我都出车祸,得多大心还能去看画展……
想起车祸这事,我突然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出租屋的床上,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在地板上留下一道光影,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我几乎要以为昨夜只是一场梦了,直到我看到摔在地上,碎掉的玉牌。
我想下床去把玉牌捡起来,但身体却特别的疼,好不容易才下了地,将玉牌捡到手里。
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出了车祸,身上却连个皮外伤都没有。胡曜辰救了我,我本该谢谢他,可他竟然把我睡了!最要命的是,我连他是个啥玩意儿都没搞清楚,我俩就睡了。而且玉牌是我的护身符,现在玉牌碎了,黄鼠狼能放过我和爷爷么……
“苏璃!”江秋兰的喊声把我的思绪拉回来,“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着好友的声音,我突然很想哭,我打断她的话,“秋兰,我好像见鬼了……”
不管胡曜辰是不是鬼,反正他肯定不是人。而且,我不仅见了,还和他睡了!
我正打算把昨天的经过给江秋兰讲一遍的时候,手指突然一疼。我低头看过去,是玉牌的断裂面把我的手指割破了,鲜红的血从伤口溢出,沾染在玉牌上。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贵族小说
  3. 搞笑小说
  4. 抗战小说
  •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它的特征是用嘲讽的表现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极落后和腐朽反动的事物。在艺术表现上,这类小说充分调动各种讽刺艺术手段,用夸张、巧合、漫画式描写等手法突出被描写对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强烈对比,极其简洁尖锐地把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引发读者从中得到否定和贬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悦,达到警诫教育或暴露、鞭挞、抨击的目的。

  •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

    作者:时妩

    穿越小说

  • 高价甜妻很撩人
    高价甜妻很撩人

    作者:满月

    都市小说

  • 我在灰烬中等你
    我在灰烬中等你

    作者:安朵朵

    现情小说

  • 爱若灿烂星辰
    爱若灿烂星辰

    作者:易弦歌

    现情小说

  • 让世界臣服
    让世界臣服

    作者:黑色毛衣

    都市小说

  • 不良魅妃惑君笑
    不良魅妃惑君笑

    作者:六月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鹦鹉看书

回复我家狐仙大人或者回复书号5655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