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古言 > 神医嫡女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12-08 19:43:53

神医嫡女倾天下

神医嫡女倾天下 菲溪 著

连载中 沈璃茉上官子阑

精品好书《神医嫡女倾天下》由著名作者菲溪所编写的古言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璃茉上官子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本是相府嫡女,却因歹人陷害被送往山间,十年之间刺杀不断,亲娘死了,奶娘死了,但凡她身边的人,统统都没有好下场!沈璃茉不甘心,一朝重返,发誓要将那些欺她辱她的人统统踩在脚下。刁蛮任性的妹妹?打断一条腿看能不能学会重新做人!心思歹毒的姨娘?一针扎得你下不来床看你还怎么出去作妖!见利忘义的生父?层层连环套将你卖掉看你帮别人数钱痛不痛快!这一世,我,沈璃茉,要做人上人!

精彩章节试读:

  “嗖!”

利箭破空。

锋利的箭羽擦着沈璃茉的发丝,射中了一旁的茶杯。

“砰!”

茶杯应声而裂。

“谁!”沈璃茉兀自将掌心的玉佩收回袖中,猛地从椅子上站起了身,漂亮的凤眸中闪过一抹寒芒,只是一刹那,原本应该她坐下的位置上,只留下一枚黑色暗镖。

有毒?

看来,她等的人没来,不该来的,倒是来了!

她,沈璃茉,相府嫡女,本应享尽娇宠,却因为母亲的亡故,被冠上不详之名,从小便被送到山间,只有奶娘跟了出来照顾她。

十二年,她和奶娘相依为命,过着凄苦的日子,可即便如此,相府里那些恶毒的人还是不肯放过她,竟然派了杀手暗杀她。

她眼睁睁看着奶娘死在她面前,而她被师父救下,逃过一劫。

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发誓,一定要报仇!

“你们进去看看,那个小孽种死了没!像她这种被赶出来的灾星,早就该和她那短命的娘亲一起死了!”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道刻薄的声音,紧跟着就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

从脚步声判断,来者足足有七八个,而且都是习武之人!

看样子,这一次重回相府,势必会迎来一场硬战了。

眼中的寒芒更盛,沈璃茉伸手握住了一旁的玉笛,莲步轻移、不退反进,挥动手中玉笛犹如手持一挂绿色瀑布对着那七八个人迎了上去。

“你……”

这七八个人本来是打算来个瓮中捉鳖,在他们看来,即便是刚才那几箭没有射中沈璃茉,她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可是现在……

眼前这个满脸煞气,仿佛沐浴着死亡气息的少女,哪里是什么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

这分明就是一尊杀神!

“嗤!嗤!嗤!”

沈璃茉手中的玉笛飞舞着,里面的短剑不断的划过这七八个杀手的身躯,仅仅只是片刻,一半的杀手便倒在了地上。

死不瞑目。

这些杀手虽然不是绝顶高手,但也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可在沈璃茉的手中,却走不过一招。

“不、不要杀我们……”

剩下的杀手面面相觑,口中喃喃求饶,脚步已经向屋外跑了过去。

“聒噪。”

沈璃茉的口中溢出一抹冷笑,手中的玉笛飞快的划过,前面的几个杀手接连发出惨叫,倒在了地上。

在沈璃茉踏着这七八个人的尸体,白衫染血的走出了草屋。

“你、你怎么……”

站在外面的两个嬷嬷瞪圆了眼睛,指着沈璃茉,张开了口,却在沈璃茉逼近的时候,脸色惨白的连一个字也无法继续说下去。

因为沈璃茉的眼神太可怕了!

那样的眼神,完全不像是一个闺中小姐该有的眼神,倒像是江湖上那些饮血的杀手。

就算是她被放养在山间十年,也不该是这样啊。

可嬷嬷还来不及思考原因,沈璃茉玉笛内的短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我、我们……”

两个嬷嬷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恐。

可是她们背后的人,她们也同样不敢得罪,否则不止是她们要死,恐怕连她们的家眷都无法幸免。

“嗤!”

见她们两个不说话,沈璃茉也不废话,直接手起剑落,刺穿了其中一个嬷嬷的喉咙,两人离得很近,鲜血从脖颈上喷射出来直逼另外一人,温热的液体,瞬间攻克那人最后的防线。

“我再问最后一次,是谁,让你们来的!”

剩下的那个嬷嬷哆哆嗦嗦,抬手正想用袖口擦一把迷糊住眼睛的同伴的血渍“是……是相府的苏……!”

“嗤……”然而话音未落,脖子便被一剑捅穿了,和脖子一起歪倒在一侧的,还有她袖口沾满鲜血的碎布料。

沈璃茉面色平静地收回利剑,皱眉摇了摇头,啧啧道:“看来你主人还不曾教过你,背叛主人的狗,早晚会被端上饭桌!”

拂袖转身。

沈璃茉的视线从两个嬷嬷的身上掠过,看向了不远处的屋子,手心慢慢摊开,里面有一枚白色的雕花玉佩,这是那人走的时候留下的。

“我等不了你了,也许……你也从没想过回来。”。

直到握着玉佩的手指渐渐发白,沈璃茉才松开了手,眼中的不舍、茫然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风华绝代的笑容和自信的低喃。

“我沈璃茉,回来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白色的长衫在空中掀开冷冽的弧度,沈璃茉的身形在山间飞快的穿梭,很快就下了山,回到了京城。

熙熙攘攘的人群、吵吵闹闹的叫嚷,一切陌生又熟悉。

收敛了一下心绪,沈璃茉按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相府门前,径直走了上去。

“站住!什么人!”

门口的侍卫见她衣衫染血、发丝凌乱,直接上前拦住了她,却在看到她绝美的容颜时,微微晃了神。

这张脸,和祠堂里摆着的那位,简直一模一样,莫非……

沈璃茉身披一件破衫裙,上面沾着大片大片的血渍,长发垂肩,松松垮垮地用一根草木棍固定着,风一吹露出一张苍白的脸,上面还沾着两滴凝固的鲜血。

明明身体羸弱得像风一吹就要倒下似的,却总给人一种阴森森冷冽的气质:“我是相府的小姐。”

“相府的小姐?”

侍卫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个老嬷嬷便已经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沈璃茉一圈,语气刻薄的说道:“胡扯,我们相府只有两位小姐,如今都在府上,何时又多出来一位?也不看看你这浑身的寒酸气,也配冒充我们相府的小姐,赶快走远些!”

“我……沈璃茉!”

声音不大,却足够面前的二人听到。沈璃茉飞快的看了那个嬷嬷一眼,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眼中划过一抹寒芒,却很好的隐藏在眼睑下。

“沈璃茉?”

“沈璃……”听到这三个字,嬷嬷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个色度,惊愕地用手捂住嘴巴,左右看了一眼确定祸害未从口出才拍拍胸脯对着侍卫吩咐道:“你们两个,给我看好她,我去去就回!”

该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