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

更新时间:2019-10-11 10:15:39

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

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 六月雪 著

连载中 秦沫秦川 空间小说 探险小说 励志小说 王妃小说

独家新书《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是来自六月雪最新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秦沫秦川,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一日结契,她是留念人世的小小契鬼;梦归故土,她是来客,还是归人?大漠公主、不死木偶、夜半孩啼、鬼族遗址……一步一路,是寻回前世记忆的归途,还是通向未知地狱的死路?白梅藏袖,他是最洒脱的鬼君;雪夜白头,他此生所愿,不过同归白首。红楼飘雪、幻境遇故人……是一见钟情的相遇相知,还是苦等三生三世的久别重逢?一步一擦肩,是命定的邂逅,还是注定的无缘相守?失去元神的上神,孤独守护千万年的鬼族之主,这是一场历险,也是一段成长

精彩章节试读:

契鬼

一日结契,终身不离;恩怨两清,去留随意。

八月未央,路面上洒了水,行人走在上面,依然像蒸笼一般。秦沫拖着行李箱,下了出租车,热浪袭来。她下意识地握紧了右手,手中玉佩微凉的触感,让人安定。

她急走了几步,穿过一条树荫小道,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整齐的独栋小楼。黛瓦白墙,篱笆围起来的小院,恬静如世外桃源。秦沫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地址,她的房子在最左边。她拎起行李箱,走过一段刚刚洒了水的泥泞小路。路程不远,但娇小的她拖着大行李箱,不免有些气喘。

秦沫刚从家里来到乔夕镇,全新的生活环境令人愉悦,可也让她有些不适应。还好,师父早就在这租好了房子——带小阁楼的两层小木楼,独栋独院,院里有一棵茂盛的柳树,长势极好;门前空地上有个一米多高的铁架子,上面摆着几盆开得正好的月季。

秦沫看着酷似老宅的小楼,心里不由放松了几分。

好似心有灵犀一般,随着秦沫心念一动,她的手机也微颤起来。拿起一看,屏幕上果真跳跃着某人头像。秦沫不免莞尔,愉快地按下通话键。

“是不是很惊喜呀?小木头,师父这次可是真正下血本了,你那栋房子比我们现在的房子好多了。”电话那端传来秦皈一中气十足的声音。

“房子再好,也是阴地。”一个微冷的男低音传来。

秦沫一惊:“师兄,那边的事处理好了吗?”

秦川随声应道:“还没有,我回来拿点东西。”

秦沫有些惊讶:“事情是不是很棘手?”

秦川声色清冷:“还好。”

秦皈一哈哈大笑:“哎哟,原来我徒弟是想为师我了。”

秦川声音一冷,道:“你想多了,我是担心小……我先去忙了,你们聊。”手机那头,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立即远去。

秦沫苦笑:“师父,你怎么又去招惹师兄了,上次的事好不容易过去了,你又想饿肚子了?”

秦皈一不以为然:“没事,上次出门,收获还不错,不会饿肚子的。”

秦沫一边和他们打着电话,一边打开了大门,走进了小木楼,一股阴冷的气息迎面扑来,让秦沫心神一紧,眼前的情景在刹那间变得迷离恍惚,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血玉,视线这才清晰起来。

电话里,秦皈一正在给秦沫讲着注意事项:“血玉一定不能放在离你太近的地方,你现在道行尚浅,不要急于使用它们。”

秦沫乖乖点头:“我知道了,师父。”

秦皈一续道:“你师兄应该下个星期就可以去找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

“师父,你又要闭关了吗?”秦陌有些惊讶。

“怎么?师父闭关你不开心吗?”秦皈一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腔调,开着蹩脚的玩笑。

秦沫急道:“我只是有些担心,这次,我和师兄都不在你旁边,你……”

秦皈一宽慰道:“好了好了,你这孩子就是容易多想,生死有命,师父也活了这么大岁数了。”

“可是,我和师兄都舍不得你。”秦沫心情有些低落。

“这话说得,好像为师铁定过不了这一关似的。”秦皈一宽慰地笑笑,“你呀,性子太软,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多问问你师兄,不然,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

秦沫眼眶微红:“我知道了,师父。”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聊及生死,秦沫乔迁新居的心情也不怎么好了。对于秦沫而言,秦皈一如师如父,是解救了她一生的人。可是,人终归会生老病死,最后能陪自己的又有谁呢?

秦皈一是道教传人,秦沫则是他的契鬼。

是的,秦沫已经死了,死了很久了。

打扫好房子,天色就已经暗下来。秦沫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套茶具。走到了小院里的柳树下,柳叶依依,柔软,青翠。

树下有一张石桌,秦沫走去坐下,将茶杯、茶壶等东西依次摆好。

上好的六安瓜片泡开,雾气袅袅,清香扑鼻。

周围很静,可以清晰地听见茶水入杯的声响。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秦沫放下手上的茶壶,嘴角展开些许笑意。这么快?我等的人这就来了。

来者是个年轻男子,身着简单干净的衬衣西裤。他信步路过,大概是察觉到了这个小院的变化,在篱笆门前停下了脚步,转身开始打量起来——那常年空着的房子里居然有了灯光,大门开着,院子里的柳树下隐约坐着一人。正当他想要看得更仔细一些时,柳树下的身影似乎也发现了什么,站了起来。

秦沫缓缓地踱出树影,屋外昏黄的路灯勾勒出她素雅的面容。不说秦沫生得倾城倾国,至少也算气质脱俗,清丽可人。柳眉杏眸,左眼下方有一颗细微的朱砂痣,颜色鲜艳,浅粉色的薄唇微微上扬,仿佛天生的一张笑脸。只是,她的脸色总是有些苍白,少了那么一点儿血色,或者说——人味。

“你好,我叫秦沫,今天刚搬过来的。”秦沫主动打了招呼。

那男子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原来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他连忙走近几步,站到秦沫跟前,拉了一下背上有些下滑的背包,开口道:“那个,不好意思,这里很久没人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着摸了一下耳朵,才接着说:“我叫安阳,住你隔壁。”

秦沫冲安阳微微一笑,打开了院门:“如果不赶时间,就进来坐坐吧,今后就是邻居了,还请多关照。”

安阳也不推辞,一边侧身进来,一边笑道:“秦小姐客气了,既然是邻居,何必说什么麻不麻烦的话。”

两人就到柳树下的小石桌边,坐了下来。

“秦小姐喜欢茶艺?”看着满桌精致的茶具,安阳忍不住发问。

秦沫摇摇头,随手给安阳倒了一杯:“我对这个不是很精通,是家里的老人喜欢,便偶尔看上几眼,略懂皮毛而已。”

安阳点点头,端起茶杯饮了一小口,唇齿留香。

“好茶!”

秦沫微笑着,不置可否。她装作不经意地看了看安阳放在一旁的画夹,随意地问道:“安先生是画家?”

安阳放下杯子,浅笑道:“我只是个普通的绘画老师,哪里称得上画家。”

秦沫微微有些惊讶:“可是,安先生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老师。”

安阳哑然失笑:“哦?那你觉得老师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秦沫想了想,道:“起码应该多笑笑,安先生太严肃了。”

安阳下意识地摸摸嘴角:“是吗?”

秦沫低下头,小声地问:“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啊?”安阳连连摇头:“不不不,是我自己想起别的事,走神了。秦小姐不必多心。”

秦沫松了一口气:“这样呀,我这人不太会说话,所以…”

安阳微微一笑:“应该是我太严肃了吧。”

秦沫偷偷瞄了安阳一眼,发现他神情还算轻快,这才释然。她可不想一开始就把事情搞砸了。

两人喝完一壶茶,又简单闲聊了几句,安阳便起身回家了。

秦沫也收拾了茶具,回到卧室,准备休息。

就像往常一样,她取下那块血色的圆形玉佩,放在窗台上。临行之前,师父特意让她带上这枚玉佩,她也没有多想,只是大约记得在哪本古籍里有提到‘血玉养魂,不忘前生’的说法。她如今只是一只契鬼,不能像凡人那样进食维生,只能依靠血玉每晚蓄积阴气,才能维持正常人的形态。所以师父告诫过她,白天血玉绝不可离身,夜里休息前则要放到窗台上,让它吸收大地阴气,以保证次日的正常活动。

忙了一天,总算可以休息。望着打扫干净、收拾整洁的房间,秦沫像小懒猫一般伸了个懒腰,舒坦地倒在床上。然而突然又似想起来什么似地,翻起来到处搜找,直到从行李箱里摸出一个木盒,这才安心地带它爬上床去。铺洒的月光中她打开盒子,盒子里正安静地躺着一支木簪;造型古朴,因为经常被人把玩,木簪已磨得光润,却在隐隐间透着一丝寒意。

自秦沫有记忆以来,这支木簪就一直随身。后来,她开始修炼道法,不知因何,师父将这支木簪收了去,并且找了一只檀木盒子锁了起来,一直放在自己房里。直到秦沫这次出远门才还给了她,还一再嘱咐,千万别让秦川知道,秦沫暗觉好笑,当时只一口答应下来。

然而现在想想,师父的前后举动到底有何深意呢?秦沫盯着木簪细细揣摩,记忆里种种欢乐的往事纷至沓来,不知不觉中已安然地甜睡过去,木簪也从手里滑脱,沐浴在枕畔的清冷月光中。

万籁俱寂,一缕月华透过血玉,恰恰凝结在木簪上。这支看似无奇的簪子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起来,浮向窗台上那块血玉。这时,一道纤细的身影从木簪里化形而出,它先飘到床头看了一会儿睡梦中的秦沫,然后,穿过窗户的缝隙,飞了出去...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全文 第1章 第一卷 契鬼 第一章
  • 第2章 第一卷 契鬼 第二章
  • 第3章 第一卷 契鬼 第三章 (推荐)
  • 第5章 第一卷 契鬼 第五章
  • 第6章 第一卷 契鬼 第六章
  • 第7章 第一卷 契鬼 第七章
  • 第8章 第二卷 木偶村 第一章
  • 第9章 第二卷 木偶村 第二章
  • 第11章 第二卷 木偶村 第四章
  • 第13章 第三卷 树上的孩子 第一章
  • 第14章 第三卷 树上的孩子 第二章
  • 第15章 第三卷 树上的孩子 第三章
  • 第16章 第三卷 树上的孩子 第四章
  • 第17章 第三卷 树上的孩子 第五章
  • 第18章 第三卷 树上的孩子 第六章
  • 第19章 第三卷 树上的孩子 第七章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探险小说
  3. 励志小说
  4. 王妃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程小苑

回复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或者回复书号20678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