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官场 > 被指定官婿后,青云直上!

更新时间:2024-07-10 09:06:55

被指定官婿后,青云直上!

被指定官婿后,青云直上! 平和心境 著

连载中 周天元赵玉安

高质量小说《被指定官婿后,青云直上!》由著名作者平和心境所编写的官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天元赵玉安,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官路艰难,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但是仕途也简单,只要你站对了队、用对了人、找对了方向,将无往不利。且看官家上门废婿周天元如何只手补天裂,从乡镇起步,逆转人生,青云直上!

精彩章节试读:

  初见这位美女记者,周天元不由一呆:好标致的白领丽人!高鼻梁、长睫毛,嘴唇小巧单薄,下巴与脸颊形成完美无瑕的弧度。

  尤其是在和陈海林说完话后,她抬手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周天元明白了,这个女人也许不是最好看的,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将她自身的气场发挥到极致,这就是魅力。

  这位美女记者看了看周天元,上前一步,伸手想要和周天元握手,

  周天元立即伸出自己的右手。

  两手相握,美女记者笑道:“周主任,我叫赵玉安,接下来辛苦你了。”放开手,赵玉安又对陈海林说道,“谢谢陈书记的安排。”

  陈海林摆了摆手,笑道:“赵记者,你随意,我这边还有领导在检查工作,就不陪你了,让周天元这几天陪你。这边山林风景不错,你可以好好看看。”

  陪同美女记者的好事为什么会轮到自己的身上?周天元刚开始也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后来他才知道,太安县的副县长和安监局的领导、还有清元煤矿的老板都希望赵玉安不要多呆在煤矿这边。

  再说,接下来便是双休日,这些人下午就会打牌、晚上再喝酒唱歌洗浴,陈海林对周天元并不放心,以这样的借口让他离开是最好的。

  再说,在记者面前还是少说话为好,省得被报道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另外,赵玉安看着养颜,但是又不能密切接触,还不如搂着漂亮的陪侍女唱歌跳舞,为此这些人都不愿意进行陪同。

  说实话,农村并没有什么好看的,而且还存在着明显的脏乱差现象,周天元便只好带赵玉安去附近山林转悠。

  为了改善伙食,村民会在山村中进行下套捕捉野山鸡、野兔。在转悠过程中,两个人还见过好几只野山鸡到处乱串。

  赵玉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高兴的手足舞蹈,甚至还要去追野山鸡和野兔。

  周天元看的有些懵,觉得城里人真的是吃饱了太闲!

  赵玉安虽然玩的高兴,但是有一点失算了,上山的时候忘了换鞋,所以一路下山的时候,不时要歪倒,好在被一旁的周天元及时扶住。

  周天元经常锻炼,身体很壮实,同时还非常注意分寸,他只是借给赵玉安一条胳膊。赵玉安每次倒向一旁时,周天元肌肉紧绷的胳膊总能让她化险为夷。

  大半天下来,赵玉安上山时的心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刚上山的时候,赵玉安的心态是带刺的。

  周天元边走边向她讲起私人煤矿野蛮开采不仅浪费资源,而且还严重污染环境,只能进行彻底关闭。

  龙观镇大多数农村是典型的丘陵地带,适合种植粮食的地方很少。

  周天元认为邻近山林的农村可以发展茶叶、水果种植、鸡猪养殖等等,同时还要建设稳定的销路、树立品牌意识,从而提升经济收益。

  还可以发展山地高尔夫、森林狩猎等特殊旅游业。

  赵玉安刚开始看到陈建峰时,只觉得他长的帅气。可是接触时间长了,就会不由自主佩服他。

  她觉得周天元是一个自律、聪慧、勇敢、乐观的年轻男人,是一心为民着想的基层干部,让她的写作思路一下子转变了。

  开始时她想着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的角度来写,但是农村基础设施落后大家都知道,这个立题没有新意。

  这几年有个很火的名词叫做小镇青年。这些人由于是独生子女,敢想敢干,赚钱不多,但是敢花钱。只是远离家乡外出打工,不仅亲情容易缺失,而且由于开支大积钱不易。

  如果能在家门口很好进行就业,切实搞好乡镇振兴和发展,这些小镇青年便能发挥更好的作用。

  为了体验乡镇干部的生活,赵玉安决定借宿在龙观镇干部的单身宿舍里。

  明天是双休日,大部分乡镇干部回县城了,空着的女宿舍很多。

  周天元特意从农民那里借来全新的、太阳下暴晒过的薄棉被。

  闻着被子上棉花的味道,赵玉安感觉非常舒适。

  由于上山转悠有些劳累,周天元打算休息时,突然接到了黄宛玲打来的电话。

  “天元,那个女记者要喝酒,由于事先没有准备,我给她拿了大家平常喝的米酒,她还要我陪着她喝,怎么办?我喝了一点,头晕晕的。” 黄宛玲在电话里小声说道。

  周天元闻言一愣,说道:“你没喝多吧?”

  “我没喝多。我说要上厕所,才出来给你打电话,怎么办?要不你过来陪她喝。”黄宛玲进行提议。

  废什么话?大晚上的,让我一个单身男人去陪一个单身美女记者喝酒?

  黄宛玲酒量其实还可以的,怎么会感觉晕晕的?明显是不想陪赵玉安喝酒罢了。

  当然,陈海林要求自己陪好赵玉安,陪酒也应该算是其中一项内容吧,于是他便说道:“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赵玉安的宿舍此时门没有关紧,周天元走进去,看到赵玉安裹着衣服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吃着花生米,和白天干练的记者形象真是天差地别。

  “你怎么来了?”赵玉安看到是周天元,笑着问道。

  “我同事说你喝多了,让我过来看看,我看你喝的差不多了,睡觉吧。”周天元劝说道。

  “那个女同事说这是农民自酿的酒,纯粮食的,喝了不上头,不过这酒应该有些后劲吧。我现在就想喝醉,然后大睡一觉,明天早上醒来,什么事情都烟消云散。来,再陪我喝点。”赵玉安虽然面若桃花红,但是说话条理清晰,不像是喝多的样子。

  周天元走过去,坐下说道:“没想到赵记者是个喜欢喝酒的人,早知道我让陈书记给你准备点好酒。”

  赵玉安摇了摇头,将玻璃酒瓶递给了周天元,示意他喝点。

  周天元看了看现场,除了两个酒瓶,连个酒杯都没有,另外一个酒瓶里的酒已经喝光了,赵玉安的意思是让周天元对瓶吹。

  周天元尴尬的笑了笑,拿起空酒瓶,倒了一些酒进去,然后将酒瓶还给赵玉安,举起酒瓶,和赵玉安对碰了一下。

  赵玉安又笑了笑,然后灌了一大口。

  喝完,赵玉安将酒瓶放在地上,抱住头,手指插在头发里,接着手回到了脸上,捂住了脸,身体不断地抖动着。她真是喝多了,至少周天元是这样认为的。

  当赵玉安将头发都捋到了耳后,看向周天元时,周天元看到了赵玉安眼神里那种强烈的想法,这种想法不可言明,但是让周天元心悸不已。

  自己是留还是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