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剃头匠

更新时间:2019-08-23 08:31:19

剃头匠

剃头匠 诗网 著

连载中 朱诺欧阳兰 贵族小说 种田小说 伦理禁忌小说 抗战小说 炼丹小说

主角是朱诺欧阳兰的书名叫《剃头匠》,这本书是作者诗网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我误打误撞继承师傅的职业成为剃头师,本来只想为街坊邻居处理处理一些灵异小事件,怎知在墓地撞女鬼被卷入阴谋漩涡,先是协助女道士复仇斩杀嗜血鬼母,阻止修炼鬼母之人修炼新鬼母后险些丧命,被救后竟与墓地借尸还魂的女鬼同居,一同杀敌奋斗,岂料半路又被黑煞夺舍……

精彩章节试读:

临兆街三十六号云笔斋,我坐在店铺里正聚精会神的打量前两天林宁送来的一幅字画。字画内容也没什么稀奇,就是普通的梅兰竹菊之一的兰花,上面还题了一句古诗。

打量这副字画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博学或者有什么高雅兴趣之类的,而是因为林宁送来的时候说这幅字画很适合挂在我店里,我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这东西到底为何适合挂在我店里。

正要拿回去放着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在店门前停下,我不由得侧头看过去,只见欧阳兰从车上急匆匆下来。

“哦哟!大小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我放下字画颇感兴趣的迎上去。

欧阳兰推门而入往旁边的竹椅一坐,神色严肃道:“少废话,我有事找你。”

我是清楚欧阳兰的火爆脾气的,她匆匆忙忙的赶来还这么严肃,想必是真的有事情,于是我也不打算继续调侃下去。

“什么事?洗耳恭听。”

欧阳兰双手撑着下巴,撅着嘴巴想了一会儿道:“我奶奶最近老是嚷嚷着头疼,还老是说什么升天之类的话,去医院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但就是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整天神神叨叨的。我想会不会是那啥的事情,你应该会有办法的对吧!”

我听完忍不住笑道:“这事你应该去找道士啥的,我就是个剃头师而已,管不了那么多的。”

说到剃头师我还有话要说,实话讲我只是个不入流的剃头师。两年前我还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湘西一带盛行道士和剃头师,我本不欲扯入其中,奈何一次意外结下了有缘人,也就是带我入行的师傅,他总说我有慧根,硬是缠着我让我跟他学法术,我多番推迟不成就打算跟随便了解看看,本身也是好奇。

那之后我有空便跟在他老人家身后出行一些去除鬼崇的活动,对剃头师一类的职业有了大体了解。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我竟然在这方面表现出了些许天赋,而且本身对这个职业的排斥感也不那么强烈了。

师傅他老人家撒手人寰后托梦让我接手他的职业,恰好我那时工作不顺,索性就接下了这云笔斋,于是鬼使神差的就做了剃头师。

跟师傅出行的那些日子攒了不少名气,这些时日日子倒也过得去。

欧阳兰定定神:“我不相信那些臭道士,有多少斤两不知道,但开口就是漫天要价,更何况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怎么个不简单法?解释解释。”

“除了我奶奶以外我最近还老梦到叔叔家一个出车祸死去的女儿。我跟她从小没什么交集,过年过节也都是点头之交而已,暗里说我不会梦到她才对。”

我抱手思忖了一下:“确实是有些蹊跷,你奶奶除了说升天外还念叨什么?”

“还有她在清醒的时候一直说我那个表姐总说自己头疼。”

“那这个表姐跟你梦到的那个是同一人吗?”

欧阳兰摇摇头:“不是,所以我才觉得奇怪。你就坦白说了吧,到底去不去?”

我翻了个白眼,以欧阳兰的个性我若说不去她还不得扒了我的皮,想想最近店里也清闲,索性跟她去一探究竟。

“去去去,大小姐发话了我岂有不去的道理?我这里的规矩想必你也知道吧!”

“规矩?什么规矩?”

我摆摆手,就是要你眉心一滴血。

说道眉心一滴血,这也是从师傅那里传承下来的规矩。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这也是这间店存在的前提和价值。

欧阳兰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于是又继续解释道:“规矩是道上定的,你可千万别给我提啥条件啊!”

欧阳兰没再说什么,端坐在椅子上道:“取吧!”

我拿出一道符,轻念一句咒语,符纸立刻化为一根青色细针直飞向她的眉心,下一秒一滴深红色的血渗了出来,不多不少刚好一滴。

我将那滴血放入一盆清水里,再祭出一道黄色符纸,符纸立刻在盛满清水的盆上方燃烧起来,接着很快化为灰烬落入盆中。

我口中念念有词,结了道手印击向盆中,盆中清水慢慢变得浑浊,接着出现了一张惨白的年轻女子的脸。

“你梦中的那个人是她吗?”我指着盆里那张脸问欧阳兰。

“对对对,就是她,我堂姐。”欧阳兰说完惊恐的站到一边。

就在这时,盆里那张年轻女子的脸冲我诡异的笑了一下,我心一惊立即将祭出一张黄符将阵法大乱。

这个女的不简单,居然能识破我的法术。

不过现在再不简单也得去会会了,我胡乱收拾一下问欧阳兰:“你这个堂姐事后埋在那哪里记得吗?”

欧阳兰想了一下道:“记得,似乎跟我表姐一样的都埋在镇南公墓。”

“好了,先带我去你奶奶那了解一下情况。”

欧阳兰点头,我们随即叫了辆出租车赶往她家。

欧阳家的宅子不打不小,采用欧式风格。只是往日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的豪宅此时在屋子的西南角多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这黑气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危害性,看来这应该就是欧阳兰奶奶行为异常的原因了。

“朱诺,你在看什么?”到了院子欧阳兰碰碰我胳膊问道。

“没什么,赶快进去吧,赶时间。”

接着我来到欧阳奶奶的房间,一个蓄着胡子年纪约莫四五十岁的男人和保姆正在照顾风言风语的老人。

“大伯,这是我朋友,来看看奶奶。”

欧阳兰介绍后我跟他点头示意,随即目光移向不停念叨的老人。

“静静、头疼……你们这圈狼心狗肺的人……”老人胡乱念着这些疯话,我小声的问欧阳兰:“静静是谁?”

“就是我那个表姐,欧阳静。”

我点点头走到老人身边,伸出手在空中快速画了一道符朝老人的头指去,老人立即狰狞起来,那张苍老的脸时不时闪烁一个幻影,我用力定住,下一秒幻影消失,老人昏睡过去。

“好了,她暂时没事了。”

跟欧阳兰的大伯再打了声招呼我拉着她走出来:“事情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还得去你这个表姐的墓地一趟。”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欧阳兰好奇道。

“就是你死去的表姐意念加在了她身上而已,看来你那位表姐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

欧阳兰似懂非懂,但识趣的没有多问。

就在我俩正要赶去镇南公墓的时候林宁突然打电话过来:“朱诺,你不在店里又跑去哪了?我还有事找你呢。”

我看了眼欧阳兰回道:“我在帮兰兰办点事,你要一起来吗?”

林宁是林氏集团的千金,跟欧阳兰是也是好朋友,我想着让她跟来应该没什么事,只要到时候遇到事情让她们离远些就行了。

林宁来了,穿着吊带背心裙,阳光下她的肌肤被照得发光,这清凉打扮瞬间吸引我的眼球。

“看什么呢小liumang?干正事!”欧阳兰看到我直勾勾的眼神握着拳头在我眼前晃了晃,我心虚的移开目光,心说这么有料看两眼怎么了。

欧阳兰是个比男生还能打的豪爽阳刚美女,第一次遇到的时候我就吃过她的拳头,男子汉不与女子计较后来我就不敢造次。

相反林宁则是那种大家闺秀,举止谈吐中透露着教养和女子的温和俏皮外表也是令人赏心悦目。我一直搞不懂性格迥异的两个人怎么能成为好朋友。

不过眼下我是每太多时间去纠结这些了。已经接近黄昏,得赶快去镇南公墓才行。

镇南公墓虽说是公墓却没人看守,这里属于郊外,天还没黑就阴风阵阵,西边那微弱的阳光被公墓里的死寂吞噬。

欧阳兰给我指了墓的位置之后便和林宁躲到外头去了。

我只身一人走进公墓,刚进墓门那瞬间整个墓地瞬间被一种黑暗冰冷的气息包围,周围开始有脏东西在蠢蠢欲动。

我祭出一道青色符纸化成一股金黄色的屏障,这才朝欧阳静的坟墓走去。

走到一半突然感觉后面有一道森冷的视线盯着我,一转身那黑色瘴气飘然离去。还没转过头一股黑烟带在肉眼可见的冲击力直飞向我将屏障击碎,屏障挡住了大部分力,但我还是被余力震退几步。

墓地向来不是身干净地方,但没想到还会有这等货色。

我集中精力目视前方,下一道攻击随之而来,我往旁边一闪,当即祭出一道玄色符纸,符纸道空中幻化为三道黄色锋利的剑朝我视线锁定的目标击过去。

黑影别击中后翻滚了一下随即消散。

我嘴角上扬,心道这等货色呀想与我交手,若不是我此行来有要事要办铁定和你们好好玩一玩。

说是这么说可我心中不免疑惑,我很少会来镇南公墓,刚刚那东西明显对我充满敌意,这到底是为什么?

刚刚那一击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脏东西也退到一边伺机而动。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种田小说
  3. 伦理禁忌小说
  4. 抗战小说
  5. 炼丹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剃头匠或者回复书号4999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