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好书网 > 灵异 > 鬼女

更新时间:2019-03-22 15:00:43

鬼女

鬼女 佚名 著

连载中 陈春喜甘妹 神怪小说 逆袭小说 民国小说 英雄救美小说 幽默搞笑小说

高质量小说《鬼女》是来自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春喜甘妹,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我八岁那年,下毒毒死了我爹。我爹是个烂赌鬼。我出生当天,他待在赌桌上,把我大姐输给了邻村的老瘸子。我大姐当天晚上就被那老瘸子强行带走了。当时,我大姐只有十六岁。在我们那越生越穷越穷越生与世半隔绝地方,女子命贱如蚁,赌场上买卖人口现象很常见。任凭我大姐哭的撕心裂肺,任凭我娘呼天抢地,也没哪个邻居多管闲事。老瘸子是个虐待狂,不到半年时间他就把我大姐活活折磨死了。我大姐被带走的那天晚上,我娘上吊死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八岁那年,下毒毒死了我爹。

我爹是个烂赌鬼。

我出生当天,他待在赌桌上,把我大姐输给了邻村的老瘸子。

我大姐当天晚上就被那老瘸子强行带走了。

当时,我大姐只有十六岁。

在我们那越生越穷越穷越生与世半隔绝地方,女子命贱如蚁,赌场上买卖人口现象很常见。

任凭我大姐哭的撕心裂肺,任凭我娘呼天抢地,也没哪个邻居多管闲事。

老瘸子是个虐待狂,不到半年时间他就把我大姐活活折磨死了。

我大姐被带走的那天晚上,我娘上吊死了。

家里,一下子就只剩下我和我二姐两个丫头。

我二姐去赌桌上找我爹,被我爹嫌晦气一脚踹的半天直不起身。

村里讲究入土为安,喊不回来我爹,有邻居帮忙用草席裹了我娘,把我娘埋在了后山。

等我爹终于回来,我娘已经入土为安两三天了。

我爹骂我是丧门星,拎起我的腿把我狠狠摔到地上,还不忘记再朝我啐上一口。

我爹那一摔,直接把我摔断气了。

二姐摸黑哭着把我抱到后山上,在我娘的坟边给我挖了个坑。

就在我二姐把我放进坑里埋到一半的时候,命大的我又活了过来。

二姐把我抱下山,等我爹走了才敢回家。

我爹后来知道我又活了之后,虽然没有再次弄死我,但也根本不管我。

比我大八岁的二姐为了养活我,到处去求有奶水的女人喂喂我。

靠着我二姐的嘴甜勤快,我没有被饿死。

二姐和我相依为命的活着,日子过的很苦。

每次我爹回家,是我最恐惧时间。

他动辄就会打骂我和我二姐,我和我二姐不敢反抗也反抗不了。

为了让我少挨打,只要一看到我爹进门,我二姐就把我藏到床底下,独自承受我爹的打骂。

我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的时候,总是会想,如果我爹死了多好。

等我爹走了,我才敢从床下出来。

每每看着二姐外露皮肤上那青紫伤痕,我会忍不住哭个不停,二姐总是笑着安慰我说,一点都不疼。

我那时候认为,最糟糕的生活,也就是要面对我爹的生活。

我没想到,在我八岁那年秋天,我爹会把我二姐给卖了。

我爹说,他早就想把我二姐卖了,只不过我二姐原来太小没人买。

二姐带着我连夜逃出了村子,然而最终还是被我爹捉了回来。

不想被我爹卖掉,二姐用刀子划花了自己的脸,我爹暴怒,把我二姐活活打死在了我面前。

我哭昏在二姐的尸体面前,我恨死了我爹。

后来的一天,我下毒毒死了我爹。

看着我爹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满嘴白沫,我心中惊惧同时,也有解脱的痛快感觉。

等我爹死透,我哆嗦着坐在饭桌上,去吃我爹没来得及吃完的被我下过毒的饭菜。

活着太累,我不想再活。

然而,我却没能死掉。

或许是桌上剩下的有毒饭菜太少,我只是肚子绞着痛了一会儿后,就再没有多余感觉。

一次没死成,小小的我已然没了再次***的勇气。

腿软脚软着绕过我爹的尸体,我出门告诉村里的人,我爹死了。

没谁追问我,我爹的死因,村里很快来了几个人帮忙处理我爹的后事。

男尊女卑的地方,女人死了会直接下葬,男人死了则要在家停尸七天后才会下葬。

我爹的尸体被摆在了堂屋里,有人交代我,我需要为我爹守灵七天,并把我收拾成披麻戴孝模样。

当人们散去黑夜来临,恐惧感觉席卷而来,我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我泪流满面却不敢哭出声来。

我杀了我爹,我怕他死了也不放过我。

第二天,我正呆呆坐在院子里时候,村长带陶姑过来了。

陶姑六十多岁穿着整洁的白衣黑裤,脑后梳着长长的辫子。

村长看起来对陶姑很是恭敬,这让我很是讶然。

看到陶姑朝我走来,我手足无措连忙从地上起来。

陶姑温柔声音说,她想借用我爹的尸体为姑婆屋的人当尸首,问我同不同意。

我没听懂陶姑的话,不过也立刻点头同意下来。

陶姑拍拍我的头说声乖,也就和村长一起离开了。

我站在大门口看着陶姑的背影消失后,去找人问陶姑是谁。

人人都嫌披麻戴孝的我太晦气没谁搭理我,我不再多问什么,回家的路上,我对陶姑是满心的羡慕。

黄昏时候,陶姑又来了。

跟着陶姑一起的,有几个村民,还有几个同样是白衣黑裤脑后梳着长辫子的女子。

陶姑让村民替我爹穿上古装新郎服,她带来的一名女子换上了古装血红嫁衣,其余女子则是在我家堂屋贴上大红喜字并点燃了两根红蜡烛。

陶姑拿出一张红纸,写上我爹的生辰八字再写上古装嫁衣女子的生辰八字后,口中念念有词把红纸搁在两根红蜡烛中间。

接下来,随着陶姑一声吉时到,村民们把我爹的尸体架了起来,和那穿着古装嫁衣的女子开始拜天地。

死人和活人拜堂成亲,怎样都是件令人惊悚事情。

我站在堂屋门口胆怯不已盯着我爹那一直耷拉着的脑袋,唯恐这一折腾再把我爹给折腾活了。

拜堂结束后,我爹的尸体被脱了新郎服重新摆在了堂屋里,和我爹拜堂的女子脱了嫁衣披麻戴孝跪在了我爹的尸体旁边。

写着生辰八字的红纸被点燃后,喜字被撕掉,红烛换成了白烛。

陶姑招呼我过去,让我跟那披麻戴孝的女子一起守灵。

有伴一起守灵对我来说当然好,我麻溜跪在了那女子身边。

陶姑带着其余人很快离开,我家里,就剩下我爹的尸体,还有我和那女子。

那女子看起来挺害怕的,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讲话。

从和她的交谈中我知道,她叫陈春喜,家是邻村的。

陶姑是自梳女,陶姑今晚上带来的女子都是自梳女。

自梳女,指的把头发像已婚妇一样自行盘起,以示终生不嫁独身终老的女性。

自梳女也称妈姐或姑婆,人们称呼自梳女都是姓氏加姑字。

自梳女多群居在一起,她们居住的地方称为姑婆屋,陶姑是她们那姑婆屋的主事人。

自梳女都是金兰姐妹,大家相亲相爱互相扶持,没谁敢轻易欺负抱团的自梳女。

想成为自梳女要经过自梳仪式,我也可以让陶姑给我自梳。

在得知我也能成为自梳女,我满心激动。

陈春喜让我稍安勿躁,说等我爹下葬后,她会带我回姑婆屋,再问我,我爹是怎么死的。

陈春喜的问题让我的激动心情瞬间荡然无存,我瞟一眼我爹的尸体,支支吾吾说我也不清楚。

我已经找到了生路,我不想让谁知道我杀人了,免得陶姑会不收我做自梳女。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有一种生叫做半死半生,还有一种生叫生不如死。

等到我爹在家停尸七天终于下葬后,我收拾好几件补丁衣服也就准备和陈春喜一起回去姑婆屋。

陈春喜的家人这个时候找来了,想让她在家住上一个晚上后再回姑婆屋。

陈春喜想让我跟着一起,她家人并不同意,说我一家人除了我之外都死绝了,我太丧气了点。

陈春喜拗不过她家人,迟疑着还是独自跟着她家人离开,临走时候叮嘱我别乱跑,向我保证她会在第二天过来接我。

我迫切想要逃离我的家,我想要立刻去姑婆屋,不过看到陈春喜那为难模样,我迟疑着还是点头说好。

在陈春喜离开后,我坐在大门口直到天黑才回屋。

我不知道姑婆屋在哪里,我唯一的一次离开村的经历,还是我二姐带我逃跑的那次。

我只能等陈春喜回来接我。

家里空荡的瘆人,回到屋里我直接躲到了床底下,不敢大声呼吸。

堂屋里有动静突兀传来,惊的我毛骨悚然瞬间屏住了呼吸紧闭了双眼,在听到随即传来的一声猫叫后,我才长舒一口气睁开眼睛。

我这一睁眼不打紧,黑暗中,我竟是看到了我爹的脸。

我爹的脑袋倒立着,双眼直勾勾盯着我。

我颤抖着使劲往后缩,我爹没有动静,就那么直勾勾眼神盯着我。

等我退无可退,我爹的脑袋从我视线中突兀消失。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爹没有再次出现,四周死寂一片。

在这样坏境下,我颤抖的更是厉害,目光时时关注床底外侧。

我那个时候才意识到,我的夜视能力居然那么好,我的双眼竟是能清晰看见黑暗中的任何。

良久后,我的眼神余光不经意间看到,我爹不知道何时也已经到了床底,他穿着古装新郎服就待在我的右侧。

我情绪***,尖叫一声快速从床底爬出去,再冲进院子冲向大门。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从外面推开,陈春喜双眼呆滞面无表情赤脚走了进来,她的身上,竟是又穿上了那身血红嫁衣。

我猛然停下动作转头去看,我看到,我爹正脚尖垂直地面悬空着朝我逼来。

猜你喜欢

  1. 神怪小说
  2. 逆袭小说
  3. 民国小说
  4. 英雄救美小说
  5. 幽默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